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拂晓刺杀 第 三 章 妖丐婴煞

何敢叹了口气,道:

“我正是在解决这件事情,金铃姑娘。”

金铃尖锐的道:

“用什么法子解决?央他、求他、给他钱、和他妥协、接受他的讹诈?”

何敢沉沉的道:

“就是这个意思,金铃姑娘。”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金铃瞋目切齿:

“什么?你你你——何敢,你居然如此软弱无能、畏缩?你怯,你就这么熊、这么没有骨格?好,你怕他,我不怕,我非杀了这老匹夫不可!”

何敢急切的道:

“听我说,金铃姑娘,你且莫冲动,我自有道理!”

金铃猛一跺脚,脸色泛青:

“你有道理?你还会有什么道理?何敢,要卖你卖你自己,休想沾上我!”

何敢搓着手道:

“唉,越说越不成话啦,我还不是在为你打算?我——”

那边的万花子颇不耐烦的打断了何敢的语尾:

“老何,你们窝里反起内哄乃是你们的事,我这桩义务你可是要不要我尽呀?再磨蹭下去,花子我一拍**走路,到了那时,只怕二位就后悔莫及罗,我他娘一旦吆喝起来,嗓门包管小不了!”

何敢大声道:

“用不着出言威胁,万花子,今天算你狠,你就开价吧!”

万花子忽然攒眉大息:

“也罢,说起来你这趟也是苦差事,担的风险不小,彼此乔属老友,我又何忍搜刮过甚?算了算了,我便抬抬手,只收你象征性的一点钱……”

何敢急问:

“多少?”

伸出一根指头,万花子道:

“不多,这个小数目。”

何敢瞅着对方那根又粗又长的手指,忐忑的道:

“一百两银子?”

万花子从鼻孔中“嗤”了一声:

“娘的,你老何狗眼看人低,真把我当讨饭的来打发?”

舐着嘴唇,何敢呐呐的道:

“那么……是一千两?”

万花子摇摇头:

“再往上高抬一点就对啦。”

愣了一刹之后,何敢像是猛古丁被人踢了一脚般跳将起来:

“你是要一万两?”

万花子笑吟吟的道:

“小小的万把两银子,却可买来你一路顺风,无忧无虑,更进一步说,不啻是二位买了两张保命符,呵呵,这区区之数,却维护了两条生命,委实太划算了!”

何敢凸突双眼断声咆哮:

“个狗操的万人杰,你他娘横吃竖吃,吃到我姓何的头上,我憋一口气也就认了,你偏贪得无厌,狮子大开口,竟然要讹诈我万两银子?你知道我保这趟镖一天多少钱?我便把全身上下加骨头片下来卖,也卖不到你说的这个数,万人杰,你是要逼得老子铤而走险,大家玩完!”

万花子万人杰冷冷一哼,沉下脸来:

“少在我面前哭穷,姓何的,你是给也不给?”

何敢厉声道:

“要这个数,干脆先要我的命!”

万人杰阴例侧的道:

“老何,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何敢暴烈的道:

“你唬不了我,姓万的!”

说着,他微退一步,展现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右掌平举向前,掌心向外,左掌沉至小肮,竖立如刀,一双豹子般的眸瞳毫不稍瞬的注视着万人杰的两眼,只是这么一个功架的转换,周遭的空气便宛若凝结起来,恁般无形的杀机,亦仿佛化做浓血腥味沁透进了人心……

万人杰的额门上青筋浮现,呼吸不由逐渐争促,他干咽着口水,犹在不似笑的笑着:

“老何,你他姐是要玩真的?冲着我老花子亮出你那‘地狱门’的起手式,你也拉得下这张睑?咱们老哥俩犯得着为了丁点小事拚命?老何,你是越混越毛躁啦!”

何敢缓缓的道:

“是你逼得我无路可走,万花子,人急上梁,狗急跳墙!”

连连摆手,万人杰忙道:

“别急别急,有话好说,老何,咱们可以商量,可以商量嘛……”

何敢怒道:

“你开的这个价码是吃人不吐骨头,又如何商量?”

万人杰赶紧道:

“老何,咱们好兄弟,好朋友,我便退一步,减一千两!”

何敢“呸”了一声:

“减一干两?万花子,现在是你把我当讨饭的打发了?”

干笑着,万人杰十分勉强的道:

“那么,减两手两如何?”

何敢唇角的疤痕扭动,目光如火:

“万人杰,你准备出手吧——”

大叫一声,万人杰吼道:

“何敢,你少他娘冲着我使横卖狠,我万某人可是被唬大的?你、你说,你到底要出个什么价钱?”

何敢伸出一只巴掌:

“五百两。”

这一回,轮到万人杰像是被人猛踢了一脚似的跳将起来:

“五百两?何敢,你简直是在侮辱于我,我姓万的走南闯北,出生入死,是个响当当的角色,这一上线开扒,却只扒得区区五百两?你,你他娘真把我‘妖花子’万人杰看扁了?!”

何敢泰山不动的道:

“就算五钱银,也是我何某人的血汗所得,凭空给你挖去,你还有什么好委屈的?万花子,不出力不劳心的便宜事,你犹嫌多嫌少?”

万人杰粗暴的道:

“姓万的从来没接受过这等价码,何敢,五百两贱烂银子,你就自家留着买药吃吧!”

何敢淡淡的道:

“全心领受——五百银子还能买到几支上好人参哩!”

青竹棒虚空挥了一下,万人杰威胁着道:

“好,我这就走,姓何的,你等着瞧,我这一走之后,你马上知道厉害,你们将会发现步步荆棘,处处艰险,不独是‘八幡会’追兵涌集,道上希望邀功领赏的朋友也必纷至沓来,合狙并袭!何敢,到了那时,我看你还能保着这姓金的女人走出多远!”

沉默了好一阵的金铃,这时幽冷的开了口:

“何敢,初时我们一起动手杀了这老匹夫,就不会在白耗功夫之后还留下同样的麻烦;人间世上有许多情况的发生便注定了永远不变的结果,姓万的先是要挟,继则讹诈,在目的不遂后跟着就扬言报复,这乃是典型的刁徒嘴脸,下流手段,对付这种人,只有一个最有效的方法——灭口!”

万人杰怪笑道:

“好个心狠手辣的婆娘,你当我是泥巴做的,一捏便碎?来呀,我他娘人就站在这里,你倒是过来灭我的口试试!”

何敢表情残酷,深深吸了口气:

“万人杰,我本来念在素识份上,不想流血搏命,彼此也留个将来再见的余地,可恨你先是起念贪婪,后则用心恶毒,任我百般迁就退让,你愣是不肯包涵,如今更竟打算通风报信,泄我行迹,好使那一干强价大敌围杀于我:万人杰,你既然如此组情绝义,势必置我于死地,也就怪不得我先发制人了!”

万人杰觉得背脊有些泛冷,两手手心也在冒汗,他却仍在硬着嘴道:

“没有三分三,还敢上梁山?何敢,你无须一再以动手相胁,我姓万的是干什么吃的?

打打杀杀的把戏吓得住我?”

一侧,金铃尖声道:

“我们动作要快,何敢,务求将他一举击杀!”

何敢的“地狱门”起手式又展现出来,他阴沉的道:

“放心,姓万的撑不了多久!”

万人杰突然有种唇干舌燥的感觉,喉管里像被掖进一把沙,连腔调都变嘶哑了:

“何敢——你是真要干?”

何敢冷然道:

“这还有假的?”

万人杰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了若干回忆,就仿佛许多张活动的图片在迅速掠现——他想到三年以前,在一个荒湖边亲眼目睹何敢以一己之力诛杀湖舟帮十一名舵主的往事;他又想到有一次经过路州道,在旷野间巧遇何敌独斗虎岗七雄的情形;最近的一遭是在年半左右吧,何敢一个人搏击“金刚堂”的双掌门黑白两金刚……那真是一场按一场的决战,是力的拚斗、技的较量,是胆识、心智、韧性所融汇的竞赛,而用猩赤的鲜血、横飞肢体,冰寒的锋刃来显示其过程,以生命的存续判定其结果,除了这些亲自看过的,更逞论那极多的残酷传说了!好像九命无常真有九条命,九命无常真是催魂的无常君,以他的“地狱门”,以他难以抗衡、疾若闪电的“响尾鞭”!

用力摇摇头,万人杰似乎也在用力摇掉盘踞脑海中的好些个魔鬼般的回忆,他伸手抹了把脸——亦顺便抹掉额门上的冷汗:

“何敢,这价码……不能再升一点了?”

何敢平板的道:

“一分钱也不能升。”

金铃急叫:

“杀掉他,何敢,杀掉他!”

万人杰叹了口气:

“不一定杀得了我,但我却冒不起这个险,姓何的有九条命,我只有一条……罢了罢了,五百两就五百两吧,权当拿去买几支上好人参进补……”

何敢道:

“一言为定?”

万人杰像在这片刻间里老了很多:

“不定也得定了,老何,算我倒霉。”

从腰板带里数出几张银票,何敢拈在手指中,加强语气道:

“保证不泄漏我们的秘密?”

万人杰无精打采的点头:

“你知道我的规矩,老何。”

递过手中银票,何敢笑了起来:

“这才叫老朋友,但凡有进帐,大家腥腥手,落个有福同享不是好?贪图过了份可就伤和气了,万花子,你说对不?”

万人杰惨兮兮的一笑: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不对么?”

等万人杰垂头丧气的离开之后,金铃立时爆发开来,她指着何敢的鼻尖,模样活脱是要吃人:

“何敢,我要你为此事负完全责任,你是患了失心疯,得了痴呆症,你这个不知轻重的莽夫,不知死活的愣头,你为什么不杀那姓万的?你是故意放他的生,你叫他出去泄我们的底,让我们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何敢,你看吧,‘八幡会’马上地提统追临,杀手云集,你令我好恨、好悔、好不甘……”

何敢瞪着眼道:

“你说完了没有?娘的,这么漂亮的女人,一旦泼起来也真够瞧的……”

金铃愤怒得面庞都微微扭曲了:

“何敢,我费尽心机的找到你,原是指望你能保我的命,照现在情形看来,我这条命就快送在你手上了!”

何敢也冒了火:

“金铃姑奶奶,你开口讲话可得有凭据,不该单以自己的想法来衡量全盘的事实,你怎么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你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问问我如此施为的因由?”

金铃咬着牙道:

“你还有什么意见、有什么因由?你拥下这么一个大纰漏,我看你如何来收场!”

何敢靠近了些,尽量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那万人杰万花子,功夫不见得如何出类技萃,但是却有一项特长——非常了不起的轻身术;假如我们朝他下手,他可能不敌,然而他却有本事逃走,以他在轻身术上的造诣,我实在没有把握追上他,只要他一旦脱出我们钳制,那才真纰漏大了,这就是我一直不愿豁开来干的原因……”

金铃仍然青着睑道:

“姓万的只拿到区区五百两银子,你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不甘不愿,难道说他这一走就不会再出卖我们?”

摇摇头,何敢道:

“莫说只拿了五百两银子,即使他收下五两银子,也算我们付了代价,他得了酬金,就有保密的义务,这是大家在外头混世的规矩,万花子是老江湖,断不敢冒此不韪触犯禁忌,否则,他就难立足于两道了!”

形色稍稍缓和了点,金铃却悻悻的道:

“规矩是规矩,人心是人心,姓万的在这种灰头土脸的情境下,你敢打包票他不会暗中搞鬼,向‘八幡会’摆我们一道?”

何敢肯定的道:

“如果万花子还想往后混的话,他就绝对不可能走这条蠢路子,再现实一点说,这样做对他毫无益处,万花子一生都不会干没有益处的事!”

金铃道:

“不见得,官玉成也会给他报酬。”

何敢笑了:

“在他收了我们的银子以后,他有胆量再去向姓官的开口?他不怕‘八幡会’掀他的底、控他的根?官玉成只要问他一句——为什么不在发现我们行踪的当口先去报信,却在我们远离此处已久才往通告?这样一来,万花子又何以为答?他两头要钱的把戏还瞒得住?我说金铃姑娘,万人杰老奸巨滑,精得出油,他会傻到自己打个绳结往自己脖颈上套?”

细细寻思了一会,金铃似乎想通了,但还有点不放心:

“可是……他只要到那一点银子,心里一定呕。”

何敢笑嘻嘻的道:

“白手捞鱼的事,五百两也不算少了,他不是说过吗?足够买几支好参进补啰!”

傍黑时分,天上有几点疏星,半弦月。

冷清清的小镇甸,冷清清的小客栈。

何敢要了两间客房,紧临在一起的两间客房;金铃进入客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小二打水沐浴,何敢没这么多讲究,先弄上一壶老酒,几碟小菜,自顾自的在前堂里浅酌起来。

他才只喝到第三杯酒,店门口跳跳蹦蹦的走进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孩子右手上拎了个小瓦罐,左手上拿着一只长竹杆,走动间两条冲天辫子摇摇晃晃的,衬着他那张红喷喷的嫩脸蛋儿,十分惹人喜爱。

坐在柜台后的胖掌柜淡淡望了这孩子一眼,没有做声。

前堂中只坐着何敢一个客人,那小娃娃先冲着何敢娇憨的一笑,走进前来,一边高举着小瓦罐:

“大爷,要不要来点油炸蚂炸?刚炸出锅的,又脆又香,个个带得有蚂炸子,弄一碟下酒,最是适口适味了……”

何敢哈哈笑道:

“好张伶俐小嘴;我说你这小娃儿,你卖的蚂炸是什么价钱,怎么个称法呀?”

小孩子露出两排细密洁白得有如小扁贝般的牙齿道:

“一个铜板五只,大爷你是今天头一趟生意,开市大吉,我算你每个铜板六只,大爷你要买多少?”

何敢干了杯中酒,从怀里摸出块碎银子,笑吟吟的道:

“这里约莫有三钱银子,小娃儿,我统统给你买了吧,余头也不用找啦,呵呵,好一个开市大吉!”

小孩子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连声道:

“多谢大爷赏赐,多谢大爷关顾。大爷,你老别沾了手,我先用筷子夹一只给你尝尝,包管又香又脆又新鲜——”

何敢夸张的吸了吸鼻子:

“好香好香,一定适口适味……”

那小孩将瓦罐摆到桌上,用手掀开罐盖,推向何敢面前,边以稚嫩的嗓音问:

“真是香吧?大爷——”

其实何敢一点香味也没有闻到,他正打算凑近瓦罐一点,那小娃娃左手一双竹筷竟未伸向罐口,却叫人做梦也想木到的碎然插向他的两眼,同一时间,那只瓦罐亦当头砸来。

距离如此接近,又是在全无防范的情形下,再加上那小凶神的动作这么个快狠老到法,何敢仓促中实在难以躲避,他本能的猛力上身后仰,左臂暴横于面,刺来的这双竹筷便“扑味”一声透过了肘肌之内。

当头砸到的瓦罐子只一凌空,里面的东西业已洒抛出来,哪里是什么油炸蚂炸,居然是一罐子的蜈蚣,而且还是那种具有奇毒的金线蜈蚣!

何敢的反应迅疾得无可言喻,在仰身横臂的刹那,整个人已斜转腾空,有如一个大风轮般“嗖”声回旋,漫天的金钱蜈蚣四散纷飞,那小孩子也急忙倒蹿而出!

顾不得臂肘间插着的那双竹筷,也顾不得身上好几处蜈蚣螫咬的刺痛,何敢人还未曾落地,“噼啪”暴响中一条赤红色的牛皮长鞭已怪蛇般凌空飞扬,直取那小凶神!

小家伙的身手极为不凡,鞭影才起,他已一连翻了七个空心跟斗,移换了七个不同的角度!

何敢双目尽赤,他大吼一声,手中的赤红皮鞭不再发出“噼啪”之声,只见长鞭骤闪,鞭梢子带过空气,竟是尖啸如泣。

小家伙觑准来势,刚刚又一个跟斗翻起,明明由上而下的一条鞭影却蓦然幻化为十六条红带,破空纠舞,交互穿织,像是一下子把每一寸容身的平面都分割了。

那样痛苦的嗥叫决不似从一个十余岁的小孩子嘴里发出,只见小家伙的身体翻腾滚跌,在一溜溜喷洒的鲜血中辗转哀嚎——一鞭一蓬血、一鞭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一鞭一声鬼哭狼嚎!

正狂怒出手中的何敢猛的想起了什么,这个想法使他不由打了个冷颤,脚步一转,他发了疯似的扑向后面——那两间连了号的客房。

两间客房的房门都是关着的,而且很静,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经验的累积和某一种在灾难来临时的特殊心灵感应,使何敢有了突兀的动作——他不冲向金铃的房间,更不进入自己的房间,反而直扑向甬道尽头的门扉,薄薄的一扇木门在他怒牛似的飞撞下立刻四分五裂,外面是一座后园,一座非常简陋的后园,没有什么花草树木,椰树亭台。感谢老天,就因为没有这些选眼的东西,何敢一眼便发现在半弦月暗淡的光辉照映下,一个粗大的身影正准备跳越矮墙,很明显,那影子背上还背负了另一个躯体。

何敢的视觉反应,与他脑中意念的成形,出手的动作完全连成一气,当他察觉了那人,一柄蓝汪汪的弯月形回旋刀已暴飞而出,刀锋回转着以极快的去势斩向那粗大的人影,只听到撕裂空气的“嗖”“嗖”刺耳音响,对方已怪叫着一头倒翻回来,连背负着的另一个躯体也掼摔于地!

身形腾空的何敢右手伸缩,且恰好接住了绕旋回来的弯刀,在同一时间,他那赤红色的“响尾鞭”一抖笔直,宛如一根长枪,暴戳敌人额心!

那大块头来不及从地下翻起,仓皇间合身滚动,笔直的皮鞭蓦然弹扬,猛一下就把这位仁兄卷起三尺,又重重拖跌地下。

大块头喉中发出一声闷嗥,反手拔出一对又沉又利的板斧,然而不待他那对板斧分握,接头盖脸已挨了十三鞭!

血是红的,是热的,也是腥盐的,这位个头巨大的朋友可是在一刹间全体验到了,他丢弃了手上家伙,双手蒙着脑袋连滚带爬,嚎叫得如同一头正在挨剐的猪。

何敢只一挫腕,他的“响尾鞭”已“嗖”的一声缠回腰际,仅露出一截尺许长短的裹皮铜柄,他看也不看那个已被鞭笞得晕天黑地的仁兄一眼,只管走过去检机躺在一侧的另一个躯体。

那个躯体用一张白色的被单包着,何敢一伸手,触感就告诉他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赤luoluo的女人——男人决没有这么滑腻细致的肌肤;于是,何敢开始小心起来,他先撕开裹着头部的被单,虽然光线昏暗,映在眼前的那张面容他也熟悉得紧,不是金铃是谁?居然正在作海棠春睡之态哩!

长长吁了口气,何敢十分庆幸自己不曾砸了招牌,他先把那痛得半瘫于地的大块头点了穴道,再将晕迷中的金铃送回房内,瞅着房中木盆里漾荡的温水,何敢不禁摇头——洗澡有什么好处?

等何敢来到前堂,那小凶神早已纵影不见,只留下遍地的散碎物件,斑斑的血迹,店掌柜还和先前一样坐在柜台后面,不过换了个目瞪口呆的神情,仿佛是泥塑的。

何敢想问什么,又住了口,他注视着一路滴向门外的血迹,料知那小小子业已逃之夭夭,但他并不着急,后园里还留着另一位哩。

翻过那大块头的身子,何敢俯视着月光下的这张面孔,这张宽阔的、凶恶的、满是络腮胡子的面孔,这张面孔对何敢而言,十分陌生。

清清喉咙,何敢慢吞吞的道:

“先报个万儿吧,我说朋友。”

那人牛蛋子似的两只眼珠一瞪,其声也若牛鸣:

“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老子就是包达,‘熊哥’包达!”

何敢勾动着唇角,不似笑的一笑:

“‘熊哥’包达?不曾听过;我说包达,咱门不用急,一样一样来,你那伴当,呃,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那个毛头娃子,又是哪一路的神圣?”

闷声爆笑起来,包达似乎相当幸灾乐祸;

“十一二岁的毛头娃娃?嘿嘿嘿,好叫你得知他是何人,姓何的,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婴煞’白不凡;十一二岁?他快有五十岁啦!”

何敢呆了好一会,才不由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这“婴煞”白不凡的出身来历;白不凡的父母都是天生的畸型侏儒,生下他来体型也仍然长不大,在他六岁的时候投到西陲“长生娘娘”施小娇门下学功夫,施小娇的一脉武学十分阴柔奇特,不但走的是内家异途,更着重药物的培调和人体精华的摄补,久而久之,白不凡竟成了一个奇胎,像是永远长不大,老不了,看上去永远都似是十余岁的孩子,不但模样像,连嗓音也像,唯一不曾随着体形停滞的乃是他的心智,一个看上去十来岁的幼童,却绝对具有中年人的老到成熟,尤其这白不凡出身那样的家庭,那样的师门,性情便越发怪诞阴鸷,在黑道上,他是个传奇人物,行事应对极不易捉摸的传奇人物。

包达一听何敢在叹气,却不禁会错了意:

“你怕了?姓何的,我不妨把话摆明,但凡我们白大哥要对付人,就没有一个能逃过他的手掌心,你也不会有例外,今晚你躲得过,包管逃不了明朝——”

何敢忍着火气。

“包达,我和你们无怨无仇,自来河水不犯井水,你们却为何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我?

莫不成背后有什么人教唆纵使?”

包达突然大声道:

“姓何的,你就这样朝我问话?还不快快解了我身上的禁制,你当心我们白大哥随时就会出现收拾你!”——

幻想时代扫校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