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拂晓刺杀 第十二章 巧刃伏尸

这边一直注意着情况进行的金铃,不由暗暗叫好,颇为兴奋的抑声欢呼:

“谁说女人是弱者?何敢,这一下你可瞧见了吧?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照样被一个妇女揍得鼻塌嘴歪,而且还是空手太白刃呢!”

何敢皱着眉道:

“你且莫高兴太早,金铃姑娘,我看这其中透着蹊跷……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基于对同性胜利的维护感,金铃有些不以为然的道:

“何敢,你是看到你们大男人吃了瘪,心里不是味?输赢已经明摆明显的搁在眼前,还有什么蹊跷?其复杂性又在何处?”

摇摇头,何敢道:

“起先,我们业已判断过这两位仁兄翦径打劫的可能性不太大,一定有另外下手的原因,如此,他们对于目标本身的强弱必然早有估量,不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事实证明他们愣是以弱凌强,自找苦吃,金铃姑娘,你想想,天下岂有这样的糊涂人,岂有这样不合情理的驴事?”

金铃微显迷惘的道:

“叫你这一说,连我也有点糊涂了,的确不该有这样反常的情况发生才对,然而,那两块宝货却硬是这样做了,莫非他们是皮肉发痒,安了心找打挨?”

何敢缓缓的道:

“所以说其中透着蹊跷;咱们不用急,且等着好戏吧。”

金铃嘴角一撇:

“我可不只是等着看戏,何敢,假设那个女的有什么危险,或者叫人摆了道,我得去帮她一把,总不能眼瞅着一个独身女子被坑啊……”

何敢苦笑道:

“如果接下来的场面不在我们眼皮子之下出现呢?你还跟在人家**后头去追根底不成?金铃姑娘,现在我们可惹不起麻烦!”

瞪了何敢一眼,金铃悻悻的道:

“真没有同情心,连半点侠土风范都不带!”

何敢咽着唾沫道:

“金铃姑娘,我们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而且,你已经不觉得饿了么?”

用手轻抚腹部,金铃失笑道:

“许是饿过头啦,倒没有先前那种难熬法……”

何敢忽然使了个眼色,金铃急忙望向山脚下,嗯,那妇人已把她的毛驴牵回,又好整以暇的将头发衣角扯理平顺,悠悠闲闲的斜坐上驴背,神情之潇洒,就好像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金铃有些失望的道:

“她要走了……”

何敢淡然一笑:

“早晚会有热闹,可惜我们看不成啦。”

驴背上的妇人顺着小径往下溜,看光景是要转到山脚的另一边去,可是,那头小毛驴才走出几步路,异变即已发生——妇人在驴背上猛的摇晃起来,她似乎想要努力坐稳,却在几次的摇晃之后软塌塌的滑跌下地,仰睑躺着更一阵阵的不住痉挛!

正在目送中的何敢与金铃都不禁愣住了,金铃憋住呼吸道:

“她受了暗算,何敢,她已遭到暗算!”

何敢镇静的道:

“受了暗算不会错,问题是什么东西以什么方法暗算了她?我竟然连丝毫征兆都不曾察觉!”

金铃低促的叫:

“何敢,你看!”

草丛深处轻手轻脚的钻出三个人来,是三个男人;其中二位赫然就是方才挨打逃跑的一对宝,只这片刻前后却把衣裳换了,另一个满面红光的大块头,看模样像是他们之中的领导人物,三个人一出现,并不马上趋前,他们远远站着,十分谨慎的注视着那个妇道的动静。

拨开干沟边的枯梗,金铃小声道:

“正主儿上场了吧?”

何敢道:

“难说,但这个大狗熊的身份显然比其他两个要来得高。”

金铃迅速的道:

“我们该怎么办?”

何敢兴味缺缺的道:

“如果你要问我,我的意思是什么也不办,金铃姑娘,烦恼皆为强出头,尤其我们目前的境况,实在不能再捅纰漏……

眉梢子扬起,金铃温道:

“你不管我管,何敢,亏你还是个大男人,是个闯道混世的大男人!”

何敢耸了耸肩,闷声不响了;伸手拦事,讲得好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侠义胸襟,然而一个拦不好便是仇怨牵连,枝节横生,说不定后半辈子都不得安宁。但这些话此时此地又如何向金铃谈起?人家一个姑娘都有这份侠情,你何敢总是昂藏七尺的男子汉,作兴扮这等孬!

现在,那三位仁兄开始慢慢向女人躺着的地方靠近,又经过一阵专注的观察之后,那满面红光的大块头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倒是好大的嗓门:

“力向双啊力向双,你他娘在头年活活打死了我的老婆,今天我就要向你讨还公道,我不但要你老婆的命,犹要叫你戴一顶终生摘不掉的绿帽子!”

金铃竖着一双耳朵倾听,却有些不解的问:

“这家伙在叱呼什么?好像提到一个人的名字……”

何敢的表情业已有了变化,从原先的毫无兴致转为带几分有趣,他低笑着不住摇头:

“天地是何其大,又是何其狭隘啊!世事是多么无常却又有多少早经注定;他娘的,人活着,真不知何时何处就会遇上些奇事!”

金铃疑惑的望着何敢,怔怔的道:

“你怎么啦!何敢,说起话来竟有些疯疯癫癫?”

何敢咧着嘴道:

“这桩事以后得空再告诉你,金铃姑娘,好叫你知道,我已经改变主意啦!”

金铃睁大双眼:

“改变什么主意了?”

一搓手,何敢道:

“这桩闲事,咱们要管!”

“噗哧”笑了出来,金铃道:

“只要我一伸手,你不管怕也不行。”

山脚下,那大块头约莫担心夜长梦多,动作快得很,他扯开嗓音大吼:

“小九,歪嘴子,你们两个分别到前后两头给我把住风,我就在这里幕天席地消遣了这娘们再说,我完了事,你们再跟着上!”

那两位嬉皮笑脸的回应着,分开两边放风去了,大块头又狂笑起来,一边迫不及待的替自己宽衣解带,同时朝在地下的妇人走近。

金铃干呕了一声,又惊又怒的道:

“这不要脸的混帐,他,他竟打谱要强暴人家!”

何敢颔首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刚才一上来这家伙就先表明他的心意啦,娘的,居心却是歹毒,还想轮着上哩!”

金铃啤了一声,蓦地长身而起,身形连打了几个踉跄,却去势极快的奔向山脚之下。

何敢操了揉面颊,也沿着干沟的另一边匆匆抄了过去。

碎石土块的滚落,随着金铃的势于一起到达,正待行其好事的大块头反应相当机灵,他猛的回头探视,同时已向一边移开三步。

金铃大概是饿久了身子虚,只这一阵奔掠居然令她气喘吁吁,额角透汗,一张面庞也泛了青白;她抚着急速跳动的心脏,呼吸急迫的叱叫:

“你,你这个下流的东西,还不给我姑娘滚到一边?”

大块头先是颇为意外的愣了一下,随即又磔磔怪笑起来:

“好一个葱白水净的花姑娘,你这是干啥?想打抱木平,拦下你家曲大爷的好事,抑或怕你家曲大爷玩一个不过瘾,自愿投怀送抱来了?”

金铃愤怒的跺着脚,伸手遥点着对方鼻尖:

“满口污秽的无耻匹夫,光天化日之下,竟图施暴于一个软弱妇女,你还要不要股,算不算人?真正禽兽不如!”

大块头不以为然的嘿嘿笑着,这一接近,金铃才发觉对方不但满面红光油亮,而且横肉累累,暴眼塌鼻,一副凶像;她又咬着牙厉声斥骂:

“枉你披着一身人皮,行为却不似个人;有仇有怨理该明着摊开明着解决,岂能像你这样暗箭伤人?你要是还有半分人味,就不会起这种卑鄙心思……”

大块头猛的暴喝如雷,掀唇露齿,两眼红光如血,模样活似一头噬人的狗熊:

“住你娘的嘴!他娘的皮,你这雌货算什么玩意,敢半截腰里冒出来教训老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要不好生收拾你,还叫你以为曲大爷的事体容易坏得——歪嘴子、小九,你们给我过来,且先把这个贱人剥了再说!”

早就闻声靠近的那二位一声轰喏,双双奔回,叫小九的这个生得津头鼠目,形容猥琐;另一个可不是嘴巴有点歪斜?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将地下的鬼头刀拾回手上,现在正亮晃晃的对着金铃在比划呢。

大块头粗烈的道:

“不知打哪里钻出来这么一个臭娘们,居然有胆上线开扒,踹我的事,这践人不管是何来路,都留不得,你们把她放倒后随意处置,但记住一定要灭口!”

嘴不关风的那歪嘴子乐呵呵的道:

“放心,曲爷,包管她跑不了!”

小九也色迷迷的道:

“多谢曲爷赏赐。”

金铃冷冷的道:

“先别往好处想,世间不如人意的事情可多着呢!”

大块头恶狠狠的道:

“不用充壳子,就算你有三头六臂,曲大爷我也能一口水把你生吞了!”

就在两人对话的当口,那歪嘴子悄不吭声的从侧面摸上,摔然扁过刀背砸向金铃后颈,左脚倏伸倒钩,意思是顺势再将金铃绊上一跤。

金铃的身子突兀跪了下去,看样子是想冲着大块头叩首,这一跪,膝盖却正好项在歪嘴子左腿关节上——歪嘴子一刀砸空,跟着被钩倒地下,要不是小九挺刀来救,他这条腿就只怕非断不可!

微移半尺,金铃劈手击拍那小九的刀背,正在对方抽刀挪位的须臾,她旋身靠肘,“吭”的一记已把小九撞出五步,手捂胸口,差一点没闭过气去。

大块头却一点也不紧张,宛如他早就了解这两个手下的本事稀松,也像早知道金铃会占上风一样;他面孔扬起,皮笑肉不动的道:

“难怪要管闲事,原来有两下子,好贱妇,且叫你试试你这几下子对我曲大爷灵不灵光!”

金铃重重的道:

“比起这两块废料,你也不会高明到哪里——若是技艺精湛的角色,何须用明毒手段去坑人?!”

大块头狂笑一声,道:

“曲大爷的行事法则不必向你解释,贱妇,曲大爷的功夫,倒可以令你好生领受!”

于是,后面草丛里传出何敢的声音,懒洋洋的声音:

“慢来侵来,我说曲大爷,对付一个葱白水净的花姑娘,又是以众凌寡,又是车轮战,像话么?你们三位也不怕丢了我们男子汉的颜面?”

大块头神态微变,急速转身,何敢正朝着他对面而立,脸庞上也是那种皮笑肉不动的表情,其所显示的促狭味道犹要入木三分。

累累的横肉颤动了一下,大块头恼怒的问:

“你,你又是谁?”

指了指那边的金铃何敢神色自若的道:

“花姑娘的朋友就是我;曲大爷,你高姓是曲,我小姓称何,你是大爷,我是不才,但是,不才不玩你这种把戏,大爷对一个妇道竟这般霸王硬上弓法,也未免叫人难以尊敬……”

姓曲的一脸红光透着杀气,他瞋目咆哮着:

“好小于,看来这不是一桩巧合,乃是你们早就设计妥当的圈套,行,老子决不含糊,力向双在哪里?叫他滚出来,老子一遭成全你们便了!”

何敢笑眯眯的道:

“力向双不是受了伤么?如何能到此地来?”

这姓曲的大块头呆了呆,想想不错,然而眼前的场面,若非力向双早已知情且做好如此安排,却怎会有恁般突兀意外的变化?莫非力向双本人未至,乃是托请了朋友代为布下陷阱相坑?他越想越气,口沫四溅的大吼:

“不管姓力的来了没有,老子且先拾摄了你们再去找他算帐;这个小小的阵仅唬不了我,照单全收也便是了!”

何敢摸着下巴的胡茬子,道:

“曲大爷,先不说你收得下收不下,你叫曲什么来着?不妨报个万儿听听。”

姓曲的重重一哼,火辣的道:

“不要再演戏了,你们与力向双乃一窝蛇鼠,捻成股的烂污,岂会不知道我‘火狮子’曲有福是你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何敢在脑子里思索着“火狮子”曲有福这个人,却是没有什么印象;他微微一笑道: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仇恨,使得你对待他的浑家如此心狠手辣?”

曲有福脱口就骂:

“力向双那杂种头年杀死了我的老婆,我当然也要他老婆的性命来做抵偿!”

何敢“哦”了一声,道:

“他为什么杀你老婆?另外,他也用你同样的手段对付过尊夫人么?”

曲有福窘迫俄顷,马上又愤怒起来:

“你是哪个龟洞里钻出来的邪盖三八?你有什么权力查问我这些事情?他姐,你找铝寻开心的主儿了!”

另一头的金铃已开始不耐,冷冷的发了话:

“何敢,同这种丧心病狂的混帐东西有什么可说的?下手摆平了才是正道!”

曲有福狂笑如雷:

“来未来,你们这双瞎了眼迷了心的狗男女不妨并肩子上,试试我曲大爷怕也不怕?”

何敢目光扫过地下的妇人,她现在的情况似乎稍有好转,人已不再痉挛,但是仍然躺在那里不能动弹;叫小刀与歪嘴子的两个愣货还呆呆的站在一边,两个人脸上是同一副愁苦不安的表情。

金铃又在催促:

“别磨蹭了,何敢,早早完事,我们还得赶路。”

何敢笑笑,道:

“好,你罩着那一对废料,我专来侍候我们的曲大爷!”

曲有福突然闪前五步,五步的距离只见他一跨即到,双掌左右合拢,端的“如雷贯耳”;何敢却没有兴致和对方空套招,他不退反进,蓦地踏入中宫,“响尾鞭”的尺长铜柄石火般戳向曲有福的胸口——比掌式的合拢更要抢先于一瞬!

别看姓曲的人高马大,活像一头狗熊,动作之快却匪夷所思,就在鞭柄触体前的刹那,他一个斤斗漂亮无比的翻过何敢头顶,右掌倒挥,左掌由下往上回起,一阵无形的劲气已应式涌升,呼轰卷扬

“龙吟掌!”

何敢口中大叫,暴腾七尺,却仍被劲气边缘扫得身形摇晃,落地时几乎拿不住桩!

曲有福狂笑再起,掌影穿错包圈,在那波波的罡力纵横交织中,他的嗓门也宏烈得震人耳膜:

“不错,是龙吟掌,姓何的,你如今才知道曲大爷竟练得有这手绝活,业已是来不及了,好歹认命也罢!”

何敢在敌人汹涌激荡的劲道间隙中飞掠旋回,“响尾鞭”倏出倏收,赤褐色的鞭身弹射绕舞,有如连闪连隐的蛇电,他也沉着的打着哈哈:

“龙吟掌是龙吟掌,却还不至像阎王爷的催魂帖那般霸道,曲有福,练得龙吟掌,并非表示你已吃定了!”

曲有福招式更快更密,劲气澎湃四溢,卷得尘土齐飞,光景是打算将何敢几下子砸倒!

瞧着眼前的拚斗,金铃不仅颇觉意外,也相当替何敢担心,她忍不住叫着:

“何敢,何敢,你挺得住吗?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身形掣闪若魂影飘忽般的何敢回答得十分平静:

“不要紧,我说金铃姑娘,这龙吟掌力道雄浑,威势迫人是不错,却全凭一口内劲的运用催发,只要这一阵子不被打中,我们曲大爷便耗不多久了……”

十六掌立时串为一掌挥出,曲有福大吼:

“看你躲到几时——”

那十六掌虽是同时齐到,却分成十六个差距极其细微的角度,也就是说这十六掌的攻击位置随时都可变化互换,对手便要在相同的时间里应付不同的十六种侵袭,那曲有福的掌上功夫达此境界,亦算高杆了!

金铃睹状之下心腔急跳,失声尖叫:

“何敢小心——”

何敢的长鞭就在这眨眼之间也闪现出十六条鞭影,十六条卷云一样的鞭影,每一条翻腾绕旋的鞭影便封住敌人的一掌——两边的攻势立刻接触,裂帛似的刺耳声连串并扬,但见掌风挥霍激荡,长鞭穿射扭曲,何敢的躯体球般震上了半空,于坠落前的须臾才险极的一个斜身以脚沾地,却差点没一**坐下。

那“火狮子”曲有福居然半步没有移动,只直挺挺的站立原处,叫人疑惑的是形态不对;他凸瞪着一双眼球,大张着嘴巴,满面的横肉似是全扯向一边,脸上原有的红光油泽竟消失殆尽,如今的脸色是一片蜡黄,一片不该属于活人应有的蜡黄!

金铃僵窒了半晌,才猛然打了个寒噤风也似的奔向何敢身边,一面忍不住兴奋的欢呼:

“你赢了,何敢,是你赢了啊……”

何敢的气色也不见多强,白虚虚、青森森的透着那等衰竭,尤其浑身汗湿,喘息吁吁;他吃力的摆了摆手,没有回话。

金铃情不自禁的伸手替何敢在心口处使力搓揉,好低柔的道:

“真是事出意外,何敢,谁也没料到这个无赖泼皮竟具有那么好的一身功夫,可是,你还是胜了他,何敢,到头来你总是会赢……”

先前,何敢以十六鞭封对曲有福的十六掌,由于何敢日来体力虚惫,加以余毒在身,内劲方面就比别人差了一截,好歹封住敌招,吃亏的也一定是他,何敢获胜的方法是他除了同时展现十六鞭抗括对头的掌势外,还多出了一剑,在他身形翻舞间掩饰于肘底的一剑,那吐吞仿佛闪电的一剑——他藏隐在鞭柄中的“龙舌短剑”,整柄全送进了曲有福的肥硕肚皮之内。

没有人看清何敢的这一剑,不但金铃没有看清,包括挨剑的曲有福也同样不曾察觉,待到有了征示,一切也就终结了。

好一阵子,何敢才长长吁了口气,摇着头,嗓音暗哑的道:

“姓曲的功力甚高,他才一出手我就觉得不好应付,要不是豁立命使险招相搏,还不一定讨得便宜……他娘,这种角色,我怎么没听说过?”

金铃撇着唇角道:

“江湖之上,能人异土所在多有,姓曲的使有点功底,想也只是个坐地为恶的土霸,咱们哪能记那么多,知那么全?”

何敢咽了口唾液,道:

“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就凭这个看上去比我还粗的粗胚,居然摆得出龙吟掌的功架,你说这草莽世道,谁还敢小觑了谁?唉,朝后是越混越难混了……”

金铃笑道:

“想这么多干吗?过得一天是一天,犯不上如此感慨——”

到这里,她忽似记起了什么,急忙移目四巡,边狠狠的道:

“何敢,我只顾探视你,倒叫那两个小狈腿子逃掉了!”

何敢无精打采的道:

“我却看到他们两个开溜时的窝囊样,一个好像还湿了裤裆……算了,由他们去罢。”

金铃扶着何敢朝那妇人躺着的地方走过去,悄声道:

“这女人的丈夫你好像认识?”

何敢道:

“认识,还有过冲突,就在你那次中了迷药的晚上,我追到白不凡的住处逼要解药的辰光遇上的,我后来向你提过,大概你不记得了;那家伙叫力向双,也是一身好本事,却不料今天在此地反过来救了他老婆!”

金铃道:

“无论敌友,总不能见死不救,这亦算是功德一件,况且人家老婆也没把惹着你……”

来到那妇人身侧,何敢俯下腰来端详对方;三十来岁的年纪,五官清秀端正,体态丰腴肤色白皙,挺有几分官臣世家少奶奶的味道,这时,她仍双目紧闭,不过呼吸却已相当平顺均匀,何敢向金铃使了眼色,自己退到一边。

金铃会意的蹲下身去,轻轻出声:

“这位大姊,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妇人的眼睑微微颤动,终于缓慢的睁开,她毅动着嘴唇,语调模糊低哑:

“谢谢二位……我虽然身不能动,心里却很明白……我……我知道是你们二位救了我……”

金铃柔和的道:

“不必客气,像这样的事,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有血性的人遇上了都不会袖手旁观;这位大姊,你可明白你是如何遭到对方暗算的?”

妇人深深呼吸几次,以较为清晰的声音道:

“这叫终日打雁,反叫雁儿啄瞎了眼……老实说,我对医术颇有心得,尤其对于各种毒物毒性的效能及解用方法也下过一番功夫,万料不到今天竟着了那个曲有福的道……我在察觉中毒之后,待要自救已经来不及了……”

金铃不解的道:

“你是说你中了毒?但是,他们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法子给你下的毒呢?打你一从山脚那边转过来,我们就发现了你,事情经过全落在我们眼里,对方似乎没有下毒的机会呀!”

艰涩的笑了笑,妇人慢慢的道:

“二位可能看到我打退那两个狗奴才的情形了?他们穿的衣裳上就事先浸泡过毒液,属于沾肌之后毒质可极快渗透毛孔的那种速发性毒液,我没想到他们也会玩这一手,几乎就把性命送掉……”

金铃讶异的道:

“老天,只是沾上肌肤就会有这样的结果?世间真有如此阴邪的毒药?”

妇人疲乏的做了个“当然”的表情:

“不过,这类毒药的浸透性虽然快,往往不会致命,它只是令人麻痹、晕眩,暂时失去肢体的运用功能……要是我提早一刻发觉,他们便不能得逞……”

金铃极感兴趣的道:

“这位大姊,如此说来,你是有自救之道了?”

妇人沙沙的道:

“姑娘,烦你伸手进我的胸衣暗袋里将一只斑竹小避取出来——”

金铃依言而行,果然在对方购衣内摸出了一只食指粗细的斑竹小避,妇人又要她启开管头的旋盖,然后张口接下半管量的黑色药粉,跟着闭目不再开口。

何敢在一旁静立默观,示意金铃也站到边上去不要打扰人家,片刻后,只见那妇人喘息急促,汗出如浆,通体冒现淡淡的雾气,浑身上下衣裙顿湿!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妇人的情况又恢复平静,脸上气色也转为红润,她用力舒展着四肢,睁眼微笑间竟已能够自行坐起。

金铃拍手笑道:

“妙,妙,真是妙,这位大姊,你果然不愧是行家!”

妇人深深的望着金铃,又转眼注视着何敢,非常挚诚非常恳切的道:

“大德不言谢,二位的深思,潘三娘永志在心,日月轮转不敢稍忘!”——

幻想时代扫校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