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拂晓刺杀 第十八章 计施苦肉

;

万人杰走也不是,留亦不甘,他面向何敢,低促的道:

“老何,这赵老大最是刁钻难缠,那越素素更是喜怒无常,女阎君一个,弄不巧能叫他们活剥了,你帮我讲句话,我且脱身要紧——”

何敢使了个眼色,悄声道:

“你别瞎他娘慌张,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赵家人亦非豺狼虎豹,还能生吞了不成?放大方点,有我替你遮拦着。”

这时,赵家二位已走了过来,赵大泰上下端详着万人杰,金鱼眼转动不停:

“久不相见啦,我说妖花子哪,你和老朋友一朝面就待脚底抹油,敢情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生怕有人揭底,嗯?”

万人杰满面堆笑,打恭作揖:

“约莫有年把没遇上了,赵老大,上一次还是在小诸葛那里喝春酒见的面,呵呵,这一向可好?赵老大你是越发精神兴旺,体气丰健啦……”

赵大泰嘿嘿一笑:

“我倒不怎么样,反正日子总得凑合着过,我说妖花子,你最近又在哪里发财呀?”

万人杰忙道:

“一双毛腿到处转,替人跑路,受人差遣,赚几文赏钱将就着糊口,赵老大,不怕你见笑,一尊穷神老是扛在我肩头,苦来兮。”

赵素素半眯着眼接口道:

“今天一大早,莫非是想来这儿冲着我们赵家姑爷捞几文?”

呆了一呆,万人杰愕然道:

“二姑奶奶的话我不懂,赵家姑爷,谁是赵家姑爷?”

用手一指何敢,赵素素笑吟吟的道:

“喏,你与何敢叽叽喳喳谈了这一阵子话,还不晓得他就是我们赵家未来的新姑爷?”

万人杰迷惘的道:

“何敢?那,那赵家娘子又是哪一位?”

赵素素又一指赵小蓉,笑得越发高兴了:

“这不就在眼前,怎么样,一对儿配得挺体面吧?”

万人杰先对赵素素打了个揖,又向何敢、赵大泰、赵小蓉三人重重抱拳:

“恭喜各位,贺喜各位,这真是一桩天大的喜事,所谓珠联壁合,鸾风和鸣,正是天设地配的一对,男才女貌的一双,万人杰这边厢有得礼颂,哎,乃何赵结姻,五世其昌,英雄淑女,相得益彰!”

何敢站在一边,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心里不停的暗骂——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三句不离本行,姓万的饭讨久了,连说吉祥话也带着数来宝的味道……

这一招,却把赵素素和赵大泰逗乐了;赵素素老怀欣慰,不住拍手:

“好,好,妖花子赞得好,又贴切,又妥当,你们瞧瞧,这小两口儿,可不正是天设地配,男才女貌么?大泰呀,赏!”

赵大泰一叠声的答应着,顺手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塞到万人杰腰带里:

“纹银百两,联表谢意,妖花子,就讨你个好口彩啦!”

万人杰虚虚推让了一下,紧向赵素素哈腰谄笑:

“二姑奶奶,多谢厚赐,多谢厚赐……”

赵素素笑意不减,望着万人杰道:

“人家都说你这花子惹厌,到处刺探隐私,挖人壁脚,借而讹财勒索,今日一见,传言也未必可信,瞧起来,你还蛮会奉承的……”

万人杰垂手恭立,打蛇随根上:

“二姑奶奶明鉴,有人背后说我坏话,我不计较,江湖环境原本复杂,就像个大染缸,一旦脚踏进来,恁是多么本质白净也得染上点颜色,只要问心无愧,何妨尽其在我?而且嘴在别人身上,又哪能对得住呀?好在还有像二姑奶奶这般明察秋毫,讲公道话的前辈先进主持正义,便让那些烂舌头去瞎喳呼呼……”

赵素素颇为受用的点头道:

“说得也是,嗯,说得也是……”

一拍万人杰的肩头,赵大泰眉开眼笑:

“好老小子,有你的,大清早就碰上你这个喜来报,我妹子同何敢算是有福了。这可是个好兆头哇!”

万人杰一派谦虚:

“应该应该,其实是我沾了各位的喜气……”

一直不曾再开口的赵小蓉,轻轻靠近何敢,微仰着脸儿问:

“不全是来报喜吧?何敢,我们只听到后半截儿,好像还有坏消息?”

何敢勾动着唇角,呐呐的道:

“情况不怎么妙,‘八幡会’业已倾巢而出,誓言要与我硬拚到底,如今怆们大批人马已到达‘尾村’,就是力向双住处不远的地方……”

赵小蓉深情的望着何敢,道:

“你放心,何敢,我们生死全在一起!”

何敢有些不好意思,自觉面皮又在发烫,回答也有些含混不清:

“我明白……我,我没有不放心……”

赵素素笑容顿敛,气也变为冷硬:

“我说妖花子,‘八幡会’可确实把他们好样的调齐了待豁上干一场?”

万人杰必恭必敬的道:

“绝对不假,二姑奶奶,我的消息来源相当可靠,而且,我也亲眼看到了他们瓢把子金光照在‘尾村’出现,还神气得紧呢!”

哼了哼,赵素素凛冽的道:

“是欺我们这边人少?我倒要卯起来试试,看到末了哪一方坍台!”

赵大泰也火辣的道:

“这些年来‘八幡会’吃横粮吃惯了,以为天下同源都得矮他三分,奶奶个熊,此番正好趁着机会和他们一决雌雄,来个彻底了结!”

干笑一声,万人杰小心的道:

“敢问赵老大,这一趟,‘赵氏剑门’来了几多好手?”

赵大泰道:

“三个,喏,不全在这里?”

万人杰咽了口唾沫,十分谨慎的道:

“贵门只到了三位,按功力说呢,个个高强,照人数讲呢,就未免稍嫌单薄了一点,要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赵大秦眉梢扬起:

“不见得吧?光凭何敢一己之力,就能把‘八幡会’整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如今再加上我们三人,‘八幡会’还有多少便宜可占?”

万人杰倒是不怕忠言逆耳,他十分恳切的道:

“赵老大,话不是这样说,何敢先前之所以屡有斩获,一在‘八幡会’过于轻敌,二在何敢使用狙击游斗的方法得直,三在‘八幡会’力量分散,未能集齐,现下情势却已大不相同,他们非但是有备而来,且行动一致,芒锋所指,锐不可当,这边若不妥思应对之策,鹿死谁手,恐怕未敢预料……”

赵大泰嘴里说得把握十足,其实也是替自己争颜面,“八幡会”气焰之盛,份量之重,他怎会不明白?此番若不是为了替何敢拚命,叫他去与“八幡会”架梁,他还真得仔细琢磨呢。

赵素素侵吞吞的开口道;

“妖花子的话也有他的道理,咱们可别犯了‘八幡会’同样轻敌的毛病,须知满饭好吃,满话难说;‘八幡会’能成今天的气候,亦非易事,自然有他们不比寻常的条件,要如何对付才算合适,大伙该多动动脑筋!”

赵小蓉低声道:

“二姑,我认为何敢以前用的法子最好,奇袭狙杀,分而歼之,如果正面列阵抗拒,我们这边的实力未免不足……”

赵大泰眨着眼道:

“是不是赶紧回去加调入手前来助阵?”

赵素素道:

“回去调人,时间上怕已不及,人家不会光坐在那里傻等,刚才妖花子不是说过了吗,‘八幡会’业已紧锣密鼓的在搜寻我们啦!”

忽然,赵大泰直瞪着万人杰,锥子一样冒出两句话:

“我说妖花子,你却是怎生找到此处的?”

言下之意,乃是透着另一个疑问——会不会是替“八幡会”探路卧底来的?

万人杰如何体悟不出赵大泰的弦外之音?他猛觉心腔子收缩,冷汗涔涔:

“赵老大,你千万不要瞎起疑心,冤枉了我;我能找到这里,也是巧合,二姑奶奶不是昨天到东边那个市集去买吃食么?我恰好在摊子上喝老酒,一眼瞥及,这才偷偷跟了过来,目的是为何敢传送消息,我所以不敢显露形迹,就是生怕引起各位的误会——”

赵大泰道:

“那么,你又如何知晓何敢是与我们在一起?”

万人杰忙道:

“自从老何借三位之助,在卧虎岗上大做了‘八幡会’一票,一夜之间已成了名人啦,只要附近地面上混世的角色,谁不清楚这件事?别人能知道,我岂不更有数?而二姑奶奶足踪所至,当然也就是各位落脚之处,这点小小推理,说起来实不为奇……”

赵大泰这才释然:

“娘的,你倒是精滑得紧!”

微微哈腰,万人杰表情十足:

“为了帮朋友一点小忙,费些心思总是免不了的……”

赵素素瞧着何敢,道:

“你有什么想法?何敢!”

略一沉吟,何敢道:

“前辈,我的想法,方才赵姑娘已经说过了。”

眼珠子翻了翻,赵素素道:

“在一个赵姑娘,右一个赵姑娘,也不嫌生份?迟早要结夫妻,嘴巴上犯不着这么拘谨,直叫名字比较亲切得多!”

何敢尴尬的道:

“是,叫名字,叫名字比较亲切……”

万人杰趁机拍上一马:

“老何,二姑奶奶可全是为了你,要是不关心,不痛惜,谁管你怎么称呼?你得好生开开窍,几十岁的人啦,别老让长辈大小事情都劳神……”

狠狠瞪了万人杰一眼,何敢问的话却一本正经:

“万花子,你见到力向双两口子没有?”

万人杰也装做没看见何敢那一眼之瞪,他摇头道:

“没见着;你为什么会忽然问起他们夫妇?”

赵小蓉似笑非笑的插进来道:

“只怕想问的不是力向双两口子吧?”

何敢苦笑道:

“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我有此一问,自然有我的盘算,照目前的状况而言,我们的处境相当艰险,能多找个帮手岂不更好?”

万人杰不解的道;

“老何,你是指力向双?姓力的不是和你有过节么?怎的找帮手找得到他头上?”

何敢定定的注视着万人杰,一眨不眨,目光中显示的神情极为古怪——有着无比的热切与殷盼,甚至近乎到威胁性了;万人杰退后一步,忘忑的道:

“干嘛这么瞪着我?老何,有话不妨直说,少摆架势……”

何敢正色道:

“可以再帮一次忙么?万花子。”

干笑一声,万人杰的回答极为小心:

“帮老朋友的忙,原是义不容辞的事,但我个人力薄才鲜,只怕能耐有限,万一砸了锅,可不是玩笑得的,所以……”

何敢打断了万人杰的话:

“你先别推托,万花子,只问你有没有心再帮我一次?”

灵慧的赵小蓉这时悄悄向赵大泰努努嘴,赵大秦会意的又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硬塞到万人杰手上,边笑妹妹的道:

“来来来,妖花子,这三百两银票且带着买壶酒喝,帮不帮忙是另一码子事,交易不成仁义在,总得先顾着你的难处。”

万人杰双手虚推着,连声打着哈哈:

“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就凭何敢同我的情谊,凭三位的金面,我姓万的还能不尽此棉薄?赵老大,厚赐不敢,厚赐实在是不敢……”

口中说着不敢,银票业已进了荷包,万人杰面不红,气不喘,冲着何敢一拍巴掌:

“老何,谁叫咱们哥俩这么要好来着?你的事,也就是我万某人的事,更何况尚带着赵府三位的交情?你说,有什么差遣要我去办?他娘水里来,火里去,就算两肋插钢刀,我姓万的也恁情认了!”

有钱可使鬼推磨,这句话真个一点不错——何敢皮笑肉不动的道:

“你倒是面面顾及,涓滴不漏,八方交情全卖遍了;万花子,这个忙,你是帮定-?”

胸膛挺起,万人杰意态豪壮: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老何我姓万的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来着?”

赵素素在万人杰肩膀上拍了拍,低声细气的道:

“妖花子,你只要好生巴结,等到事完之后,包管亏待不了你,眼界放远点,胃口充大些,三几百两银子乃是小食,一朝功成,有你吃喝不尽的辰光!”

万花子立即兴奋起来,胁肩笑道:

“多谢二姑奶奶关照,你放一千一万个心吧,但凡我能力之所及,必然全力以赴!”

何敢靠近过来,赵素素、赵大泰、赵小蓉也自然围拢,将一个万人杰众星拱月般拥在中间,何敢低声传述着心法,万人杰一面细听,一边不住点头,只是头越点越慢,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僵硬,到后来,模样竟似如丧考妣了。

世事原是如此,没有耕耘,何来收获?那吃喝不尽的辰光,岂是容易得来?

金光照坐在堂房中间那张铺着虎皮的大交椅上——这张酸枝为料的大交椅,不但在总窑口里,到任何地方他都携带着,坐惯了嘛,而且不可讳言,这亦是权力的象征,人在其上,会感到更多的自信与满足。

这位“八幡会”的首脑人物,面孔方正,巨目隆准,古铜色的脸庞更显得严酷而冷沉:现在,他双眼炯然的望着站立于三步之外的一位仁兄:“妖丐”万人杰。金光照尖锐的眼神似乎能将万人杰的五腑六脏看穿看透,盯得姓万的额头冒汗,心如鹿撞,好似喉咙管都被什么钳紧了!

金光照的下手坐着马无生,马无生一张白惨惨的狭长脸盘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倒未朝万人杰打量,只是盯视着头顶一根横梁的某一点上,眼珠子动也不动,宛似横梁上的那一点有着极大学问等着他去研究也似……

另一位站在门边的就是崔寿了,几口不见,崔寿的模样推停了许多,眉宇唇角流露着凝形的毒气,看上去有几分发头上脸的味道。

此外,四名黑衣黑甲,壮位有如粘牛般的大汉一字排开于金光照后侧方,四个人一样的形容猛悍,一样的态势粗豪,四个人全是双臂环胸,有股子一触即发的功架。

微微吁了口气,金光照沉缓的开口:

“万人杰,你刚才说的话都是事实?”

打了把脑门上的冷汗,万人杰弓身哈腰,一派诚惶诚恐的样子:

“回大当家的话,想我万某人算是哪一号角儿?就老天爷给我做胆,我也不敢来欺骗大当家,我可没活腻味怎能拿老命开玩笑?”

金光照望了望下手的马无生,低声问:

“二弟,姓万的方才那些说词,你认为可信性如何?”

收回盯在横梁上的视线,马无生嗓调暗哑,有气无力的道:

“我看应该有几分实在才对,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还想活下去,既然想活下去,就没有理由来诳我们,这于他毫无益处。”

金光照又问门边的崔寿:

“你呢?崔寿,你又有什么看法?”

崔寿清了清喉咙,道:

“老二的判断不差,我们不妨一试,好在不论真假,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金光照上下端详着万人杰,冷硬的道:

“你说何敢同赵家人目前躲藏在风坡附近的一处石洞里?你说你是在临沟集喝酒的时候窥及赵素素的行迹方才循线跟踪探悉?”

万人杰连连舐着嘴唇:

“正是如此,大当家,万某所陈句句是实,字字无虚;一看到那老虔婆,我就知道机会来了,偌大一件功劳,怎能白白放弃?别人想拣还拣不到呢……”

金光照不带笑意的一笑……

“不过,赵素素功力绝高,轻身术又是超人一等,万人杰,即使你想跟踪,却跟她得上么?”

万人杰提高了腔调,是当仁不让的气概:“回大当家的垂询,我万某人艺业稀松是不错,唯有一桩长处,就是自小勤练提纵身法,且小有心得,在这一项上,对任何人都未退稍让!”

“哦”了一声,金光照尚未说话,马无生已要死不活的点着头道:

“当家的,万人杰没有夸口,他的轻功确然有独到之处,我虽未亲见,却早听人提过不少次数了。”

金光照颔首道:

“那凤凰坡,离着这里有五六十里路?”

万人杰忙道: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远近,大当家若相信我的禀报,我自愿为各位带头引路——”

摆摆手,金光照道:

“无须偏劳,我们找得着人引路,而在我们回来之前,恐怕还要委屈你在这里待上一阵,怎么样,你愿不愿意?”

万人杰十分肯定的道:

“为了证实我的忠实与诚心,我愿意待在此地静候大当家及各位的凯旋捷讯!”

金光照对这几句话很听得进,他这才算有了点带着笑意的笑容:

“很好;但还有个问题要请教——万人杰,你这么替我们卖力,更不惜冒险开罪何敢与赵氏剑门,你的目的何在?”

马无生适时加上一句:

“说真话,别来些春秋大义,我们不听那套片儿汤!”

干咳几声,万人杰略带腼腆的道:

“是,我便坦陈直述,不绕弯抹角了;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要填饱肚皮才能往下活,活也有活得好,活得孬之分,这全非银钱莫办,我万某人一条劳碌命,两只飞毛腿,外带领着根打狗棍,无才无德,除了替人传传消息,送送口信,还有什么高招泥饭吃?所以么,嘿嘿嘿

金光照淡淡的道:

“想领赏金?我也知道你是打的这个算盘,万人杰,只要你告诉我们的话是事实,一等我们出动回来,不论有无斩获,绝对不会亏待你!”

万人杰赶紧抱拳打礼:

“多谢大当家赐赏!”

摸着刮得一片铁青的下巴,马无生又发话了:

“万人杰哪,不会我们人赶到那里,只剩下一座空城吧?”

万人杰恳恳切切的道:

“回二当家,在我来的时候,也就是今天一大清早,还亲眼目睹他们窝在石洞里,那地方清静隐密,照说是个藏身的好所在,但他们会不会临时起意,突然离开,便非我此刻能以保证的了!”

点点头,马无生道:

“倒也是实情,当家的,我看事不疑迟,这就调集人手抄过去吧?”

金光照沉吟着道:

“你看调哪些人去比较妥当?”

马无生想了想,道:

“如果何敢与赵氏剑门的人都在那里,则非全军出动不足以压制对方,但考虑万一扑空,则仍须预留后备人手,方可运用自如;因此,我们宜将大部主力调出,再留几个好手为接应,头尾相连,才不至乱了阵脚。”

金光照道:

“却是留谁在此地呢?”

马无生一派军师爷的味道:

“当家的自须亲临前锋指挥调度,我也必得一旁相辅,如今官玉成的人马正在距离凤凰坡不远处的六合圩一带巡搜,杨巧和他的手下也快要转回,我看就我们四幡出动,留下崔寿和勾小七准备接应……”

那一头,崔寿似乎不大甘愿:

“老二,你是知道的,前几天在卧虎岗上,我栽了一个大斤斗,连我最得力的两名爱将也一并横死,这口鸟气我是无论如何也吞咽不下,好不容易等到了报仇机会,你却把我摆在后边风凉,我,我可不同意……”

马无生叹了口气:

“崔寿呀崔寿,情势糟到这步田地,咱们又全是同生同长一条根,还有什么争长论短的?谁打前锋打头阵不都是为了兄弟报仇雪恨?我之如此调派,自有我的道理在,你千万忍上一忍,要以整个大局为重!”

崔寿咬着牙道:

“老二,我好恨啊……”

先是轻声咳嗽,金光照这才开口:

“崔寿,小不忍则乱大洪;老二说得对,仇恨是全帮的仇恨,耻辱亦是大家的耻辱,凡我‘八幡会’所属,哪一个不是身领神受,痛恶推心?你且当你份内的差事,好歹总有机会叫你出气也就是了!”

崔寿欲言又止,却只好转过脸去不再出声,瓢把子的吩咐,即等于是结论啦。

金光照头也不回的道:

“八流星何在?”

一排站立墙边的那四名彪形大汉齐声应诺,各自踏前一步,双双躬身。

金光照轻描淡写的下令:“立即派人前往知会官三爷,留在六合圩就地等待会合,另通报杨四爷,叫他马上率众转运,准备出发!”

四名大汉答应着鱼贯出门传令去了;金光照望向万人杰,严肃的道:

“我们不一定回来得早或是回来得晚,万人杰但你必须等我们回来才能离开,等一下崔幡主将替你安排暂住之处,你安心候着,我保证辰光不会太长。”

再次抱拳,万人杰说话就像吟唱:

“谨此预祝‘八幡会’旗开得胜,奏歌凯旋,金大当家威扬天下,举世无双!”

哈哈笑了,金光照自虎皮交椅站起,偕同马无生走向后室;万人杰这时才透了口气,却突然发觉连小衣都被冷汗湿透了……——

幻想时代扫校

;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