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心变 七、恶灵作怪人心大变 为救万民作别地球

古庙的石室中,维持着极度的寂静。

过去的经过,由伊铁尔讲出来,小部分由李豪补充,辛开林一直在用心听着,在那一小时多,听伊铁尔和李豪两人的叙述过程之中,他整个人,如同堕进了一个梦幻的境界中一样,等到他们两人讲完,辛开林仍然未能从这样的境界之中醒悟过来。他还是呆呆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李豪看到了他这种神情,又性急了起来,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去看那个神!”

辛开林又呆了一会,然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李豪。

他看着李豪,又是半晌不出声,实在是他心中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他终于开了口,指着李豪,道:“你这头蠢驴子,你为什么不早对我说?”

李豪翻着眼,道:“我看你只顾埋头赚钱,赚钱,多了还要再多,谁知道你对这种事情是不是有兴趣?你凭良心说,如果我早对你说了,你会怎么样?”

辛开林呆了一呆,才叹了一声,道:“是的,我会说你在梦呓,根本不会相信!”

李豪听得辛开林这样说,一阵激动,老朋友毕竟是老朋友了,在这样的情形下,根本不必说什么假话。他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抱了辛开林一下,辛开林也大力在李豪的背上拍了一拍。

两个老朋友之间的芥蒂,到这时候,可以说完全消除了,但是这绝不表示他们两人之间的歧见已经消除了。辛开林指着像塑像一样,坐着一动也不动,甚至连双眼之中也一点没有神采的寇克,大声道:“伊铁尔先生,寇克可以说是给你害成这样的!”

伊铁尔想要分辩,可是他还没有开口,辛开林陡然一挥手,不让他开口,道:“我绝对不会让同样的情形,出现在甘甜的身上!”

伊铁尔还未曾来得及有反应,李豪已经道:“甘甜和寇克不同,她合乎条件!”

辛开林冷笑了一声,道:“所谓合乎条件,那只是你们的想法!伊铁尔也曾经认为寇克合乎条件。”

李豪又按捺不住怒意,道:“可是那沉睡的——”他下面一个神字还没有出口,辛开林已经道:“就让他一直沉睡好了!地球上没有他,地球上的人一样在过日子,为什么一定要他醒来?”

辛开林的话才一说完,伊铁尔的面色,已经变成苍白,对他来说,辛开林的话,是他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叛逆语言,他已经用手按住了腰际悬着的那柄小弯刀,而且手指节发响。这表示他真的已下定了决心,不把这把小弯刀拔出来则已,若是拔出来的话,一定一下子,就会把刀子插进辛开林的心脏去。

李豪也愤怒得讲不出话来,伸手指着辛开林,道:“你……你……”

辛开林知道自己的处境并不是很好,虽然他曾在大风大浪中翻过筋斗,但是他一生的经历之中,从来也未曾有过如今这样的经验。然而,他坚强的性格,使他在这样的情形下,保持镇定。

他的语调变得更沉着,道:“请原谅我讲话直率,我必须提醒你们,你们的情绪,都受一种狂热的宗教情绪的影响!”

李豪吼叫道:“住口,刚才我在叙述中已经说明了我的认识,神,其实是来自外星的高级生物,他比我们高级得多,他所代表的文明,可以令得地球人象蚂蚁一样!”

辛开林仍然十分沉着,道:“是,我承认这一点,可是你平心静气想一想,一群蚂蚁,按照蚂蚁的方式在生活,会欢迎在蚂蚁之中,忽然来一个人去干扰它们吗?”

伊铁尔变声道:“神会改变世人的生活!”

辛开林道:“肯定会,已经有这样的记载,是向好的方向改变,还是向坏的方向改变?”

伊铁尔和李豪都怔了一怔,一时之间,答不上来,辛开林又道:“就算是向好的方向改变,是对谁来说?对神来说,是好的方向,对地球人来说,就未必好!”伊铁尔的声音更严肃,道:“这是什么话?神的方向,一定是好的!”

辛开林冷笑了一声,道:“这是你的想法,因为你是神的信徒,可是世界上有更多人不是信徒,你有什么权利剥夺他们的自由的意志和自由选择的权利?还是你准备用你手中的利刀,去强迫他们接受你的意旨?”

当辛开林在这样说的时候,伊铁尔腰际的弯刀,已经一半出鞘了,即使只是一半出鞘,也可看出那是一柄极其锋锐的利刃。

伊铁尔停了一停,道:“神只要醒过来,自然会使世人都成为他的信徒!”

辛开林叹了一声,道:“他来自另一个星球,对我们所知实在太少,已经有很多……

神,来了又回去,是因为对世人的失望,只有他留下来,想要改变世人,两位,这是他单独的愿望!是的,世人在变,那是一种自然的变,一种因环境的变迁所造成的转变。

我不否认人心越来越坏,但是人心美好的一面,难道不是一样被保留了下来。美与恶的斗争,是一直在进行着的,不要对人太悲观了!”

李豪挥着手,道:“我们不必讨论这个问题,问题是,一定要有人唤醒神,而甘甜是唯一的人选。”

辛开林又愤怒又激动,道:“即使会害了她,你们也不顾?”

李豪道:“就算她变得和寇克一样了,也没有损失,她本来就是一个白痴!”

李豪的这一句话,真正将辛开林激怒了!

辛开林发出了一下愤怒之极的吼叫声,在他的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这样愤怒过,他涨红了脸,紧握着拳,叫道:“她是人!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们不能把她当作工具,随便利用她去做不可测的事!”

他把这几句话重复叫了两遍,才喘着气道:“我决不会让你们这样做,你们会后悔,至少我就不会把那十八颗宝石还给你!”

他指着伊铁尔,激动得手指在发抖。

伊铁尔的神情,冷得像冰盘出来的一样,道:“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你不肯还那十八颗宝石,可能导致甘甜行动的失败,那就是你害了她!”

辛开林呆住了。

刹那之间,他心念电转,凭他丰富的处事经验,设想着可以阻止伊铁尔行动的方法,可是却没有一个方法是有用的。他不交出那十八颗宝石来,伊铁尔一样要行动。他个人的力量,绝无法阻止,而就算他能施加压力,使巴基斯坦政府出面来阻止这件事,也一样不成功,至少在时间上,是来不及了!

辛开林的手心冒着汗,汗珠很快地从他的鼻尖和额头上渗出来。

伊铁尔目光冷而硬,李豪挥着手,道:“你是怎么一回事?甘甜只不过是一个白痴女孩子!”

辛开林陡地转过头去,望向李豪,他双眼中射出来的那种愤怒的光芒,令得李豪陡然震动了一下,这个一生脾气暴烈,什么也不怕的人,也不由自主,在辛开林的那种眼光之下,感到了震惊。

辛开林用听来极其嘶哑的声音,向李豪呼喝:“你知道什么?”

李豪吞下了一口口水,没有出声。伊铁尔道:“辛先生,这里的事,不是你的力量所能阻止的,你应该已看到了这一点!”

辛开林的身子不由自主发着抖,连带使他的声音,也有点发颤,他道:“我……知道!”

伊铁尔的声音听来缓和了一些,道:“我们让你知道了一切经过,是希望你能够谅解——”

辛开林陡地吸了一口气。这时,他已经有了决定,所以他的神态镇定了许多。他一挥手,打断了伊铁尔的话头,道:“我不谅解——”

伊铁尔皱了皱眉,道:“那只好很抱歉,不能为了你,而妨碍我们的行动。”

辛开林的神情,已变得十分沉着,他缓缓地道:“那十八颗宝石,我还是可以拿出来!”

伊铁尔和李豪,在刹那间,都现出诧异的神色来,不知这辛开林何以又改变了主意,他们想插话,可是辛开林立时作了一个坚决的手势,不让他们开口。续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他讲到这里,顿了一顿。伊铁尔道:“在不知道你的条件之前,我无法答复。”

辛开林把声音压得十分低沉,听来更给人以坚决的感觉另一表示他的条件,是不能讨价还价的:“甘甜去叫醒那个睡着的神时,我要在她的身边!”

伊铁尔的喉际,发出了咯地一声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李豪忙道:

“这恐怕不行……”

辛开林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坚决,道:“我要在甘甜的身边!”伊铁尔的颈部,看来有点僵硬,以致当他转过头,向辛开林望去之际,颈骨甚至发出了一阵轻微的格格声来,他望定了辛开林之后,道:“这样,有什么作用?”

辛开林道:“至少,如果有类似发生寇克身上的意外发生之际,我可以帮助她。如果你不答应,那么,请相信,虽然我无可奈何,但是我会尽我一切的力量来阻止这件事!”

伊铁尔叹了一声,道:“你让我们考虑一下。”

辛开林立时道:“在你们考虑的时候,我要和甘甜在一起。”

伊铁尔点了点头,走向石室的门口,打开了门,用辛开林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叫了几声。然后,他作了一个请辛开林出去的手势。

当辛开林推开石室,向外走去之际,他看到好几个人,包括身型异常高大的巨灵在内,神色凝重地向石室走来。一看到了他,就侧身让路,神态十分恭敬。

辛开林再向前走,就看到阿道和甘甜一起出来,甘甜一见到他,大声欢呼着,奔了过来,双臂一伸,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身子也尽量向他靠了过来。辛开林也感到了一阵无比的快慰。他抱住了甘甜,在甘甜的耳边低声道:“来,我们出去走走!”

天色,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段时刻,在黑暗中看来,天际的星星,似乎也带有一种极度的神秘和暧昧。辛开林和甘甜并头躺在地上。他们所躺着的地方,是那四根巨大的石柱的中间。

在黑暗中看来,那四根巨大的石柱,笔直地耸立着,指向天空,天空是一种接近黑色的深蓝。辛开林望着无穷无尽的苍穹,心中在想,曾经来到过地球,又离去了的那些神,究竟是从这许多星球中哪一个来的呢?更可能,他们来自遥远的,肉眼所望不到的一个不知名的星球。宇宙是如此浩渺,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根本无法窥视它的奥秘于万一。

甘甜只是枕在辛开林的手臂上,看来已经睡着了,但当辛开林侧头向她看过去时,却看到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长长的睫毛,却还在轻轻地矗动。显然她没有睡着,只是在享受那份宁静。

令到辛开林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在有过了那样的惊涛骇浪似的经历之后,这时他的心境,也十分宁静,他知道,这份宁静,是由于他和甘甜在一起才获致的。他把手臂让甘甜枕着,他的手轻轻抚摸着甘甜丰腴柔润的手臂,那使他感到无比的舒适。已经有多久未曾有这样的心情了?大学时期,和初恋的女同学,并排躺在草地上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情。

辛开林觉得自己巳完全回到了过去,重新得到了逝去的那种日子的快乐。这并不是一种虚幻的感觉,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受。

他知道,在常人的眼中,甘甜只不过是一个白痴女孩子,但是在他的心中,甘甜却是他以后的生命,要是没有了甘甜的话,事业上的成功,财富的积聚,那才只不过是一种幻觉。

辛开林感到了极度的满足,现在,甘甜就在他的身边,就在他的怀中!

他略转了转头,极轻地在甘甜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甘甜的睫毛,颤动得厉害了些,辛开林低声道:“别装睡了!”

甘甜顽皮地坐了起来,睁大眼,道:“我不是装睡,只是靠着你,好舒服,叫人想睡。”

辛开林涣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掠开了被微风吹拂在甘甜脸上的发丝,低声道:

“甘甜,伊铁尔他们,会叫你去叫醒那个……神。”

甘甜现出害怕的神情来:“不,不要……我害怕,那个……神……可怕得很!”

辛开林扳过她的脸:“我知道你害怕,可是到时,我会和你在一起。”

甘甜一时之间,有点不明白辛开林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只是眨动她明亮深澈的眼睛,辛开林解释道:“我和你在一起,一起去叫醒那个神,不论有什么事发生,我都在你的身边。”

甘甜高兴起来,她爬起来坐着,在朦胧的晨曦之下,辛开林面对着甘甜的笑容,他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这种感觉,令他把甘甜紧紧搂在怀中。而他的感觉,又迅速传给了甘甜,甘甜也紧紧地回搂着他。

天色渐渐明亮,等到朝阳的光芒,照在他们两人身上之际,那种暖洋洋的感受,更令人的舒适扩大。辛开林全心全意地把自己浸在这种安宁之中,虽然他听到有脚步声向他传了过来。他仍然一动不动。

脚步声在他的身进停止,辛开林睁开眼来,看到身边多了几个长长的影子。这时候,甘甜真的睡着了,辛开林不等来到他身边的人开口,就低声道:“轻点,不要吵醒了甘甜。”

他听到李豪不以为然的闷哼声,又听到了伊铁尔的声音:“辛先生,我们已经商议好了,接受你的条件,让你和甘甜在一起。”

辛开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在沉睡中的甘甜。阳光可能令甘甜感到不适,她看来微皱着眉,辛开林举起手来,放在甘甜的脸前,替她挡住了阳光。

伊铁尔又道:“你得离开这里几天,抱歉,甘甜不能和你一起去,你想快些再见她,就得赶快把那十八颗宝石带回来!”

辛开林听得伊铁尔这样说,心中感到好笑。和甘甜相比,十八颗宝石算得了什么?

他摇着头,道:“不必我去,我把保险库中的密码告诉李豪,李豪可以处理这种小事。

我,留在这里,陪甘甜。”

辛开林的回答,很使别人感到意外,李豪失声道:“天,你真是认真了?”

辛开林缓缓地道:“是的,老朋友,我真的认真了!”

辛开林的手,继续为甘甜遮着太阳,他昂起脸来,望向李豪,伊铁尔和另外几个人,看到辛开林的神情,没有人会怀疑他的那句话:他真的认真了!

当天上午,李豪就离开了古庙,带着辛开林的授权书。有了这份授权书,他可以代辛开林处理这个庞大企业组织中的任何事务和辛开林的个人事务。

伊铁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辛先生,在甘甜还没有完成她的神圣使命之前,请你别被坏她圣洁的身份!”

辛开林当然明白伊铁尔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微笑着,道:“你放心!”

辛开林并没有进一步解释,他的心情,只有他自己了解。当他初次看到甘甜的时候,甘甜丰满成熟,像是随时可以滴出蜜汁一样的胴体,的确会给他以极度的诱惑。可是到了现在,情形已经开始转变,他觉得自己和甘甜之间,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心意相通,和甘甜在一起的那种、平静、舒适、愉快、满足,几乎全是精神上的,任何肉体上的诱惑,相形之下,又变得微不足道了。

伊铁尔在李豪走了之后,就没有再露面,把他自己关在那间新发现的石室之中,专心一致去研究上一代祖师留下来的记载,找寻使睡着的神醒过来的法子。其余的人,也不来干扰辛开林和甘甜。

辛开林和甘甜在一起,享受着快乐的时光之余,有时也会去看看寇克,寇克仍然一动也不动,看来他的生命只像植物一样。

辛开林也见到寇克的妻子雅蒂,雅蒂很沉默,辛开林劝慰着她,她只是默默地听着,视线一直停在她丈夫的身上,任何人都可以在雅蒂的眼神中看出来,这个像植物一样活着的男人,是她的全部生命。雅蒂可能并不知道许多有关爱情的形容词,但是她不必知道,她已经用她的生命,全心全意在做。

辛开林也已下定了决心,即使召集全世界的医生,也要令寇克复原,当然,他更知道,寇克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是神的所赐,他在想当甘甜面对那个神之际,是不是可以向他求求情,令寇克复原。

辛开林也想到了,如何培养寇克的儿子——阿道。这一点倒十分简单,以他的财力而论,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那天下午,傍晚时分,李豪驾驶的小型飞机,冲破了山谷的寂静,停在神庙之前。

日子过得飞快,简直就像是——分钟一样,已经三天过去了。

辛开林感到紧张,紧握着甘甜的手,靠着石柱,站着伊铁尔和巨灵,从神庙里走出来,李豪提了一个手提箱,走下飞机来。

伊铁尔向李豪追了上去,两人交谈了几句,一起向辛开林走了过来。

辛开林道:“你们去办你们的事,到最后一刻,才来叫我!”

伊铁尔和李豪都没有说什么。李豪只说了一句:“企业中的一切都顺利。”

辛开林笑了起来:“不管你是不是相信,李豪,我对于企业中的一切,一点也不关心。”

李豪扬了扬眉,和伊铁尔一起走进了神庙之中。辛开林不但不关心企业的顺利与否,甚至也不关心伊铁尔有了那十八颗宝石之后,怎么样处理。这几天,他根本连想也未曾想到那只木箱中是什么东西,这是他多少年来,每天要想上几百遍的事。

他所关心的只是:当那一刻终于来到的时候,甘甜会遇到什么意外?

这几天,甘甜看来,也分外沉静,不像以前那样顽皮,像是懂事了许多。她依在辛开林的身上,——声也不出。

夕阳已经沉下山去,映起一大片一大片的晚霞。辛开林道:“我们向前去走走!”

甘甜柔顺地点着头,他们互相挽着,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天色迅速黑了下来,回头看去,四根石柱已经成了朦胧的影子。

他们慢慢向前走着,当天色迅速黑下来之际,他们挽得更紧。

当他们发觉到,四周围一片漆黑,他们也走出了相当远。向神庙所在的方向望去,只看到几点闪烁的灯光之际,夜已经相当深了。

这样的浓黑,本来会使人产生恐惧感,可是这时,辛开林反而觉得,让黑暗把自己和甘甜紧紧裹起来,反而有一种安全感。他们停了下来,靠在一块大石上,一动也不动,甘甜像是一只小猫一样,只要靠着辛开林,就有无比的满足。

辛开林闭上了眼睛,甘甜的气息,呼在他的脸上,令他感到有点发痒,他正想伸手向自己脸上去抚摸一下之际,手才抬起来,却陡然僵住了?在那一刹间,他有极其奇异的感觉,感到就在他和甘甜的附近,多了一个人!

四周围静到了极点,静得他不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甚至也隐约可以感到甘甜的心跳。他实实在在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可是,他却感到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而且,他也立即想到,这种感觉,他曾有过一次,那是几天之前,他在黑暗中飞驰向神庙,半途中自马上摔下来之后的事。

那一次,在慌乱之中,他伸手乱抓,还抓下了一幅像是丝织品的东西,那幅东西,在和甘甜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中,已不知道给他抛到哪里去了。

这时陡然又有了这种感觉,令得他心跳不由自主加剧。甘甜显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只是感到了辛开林的心跳在加剧,她把手按在辛开林的心口。辛开林把手加在她的手背上。他不敢现出太惊惶的神情来,怕甘甜受了惊。他尽量使自己的动作缓慢而镇定,慢慢地转头,向左首看去。那正是他感到有人在黑暗中隐匿着的地方。在黑暗之中,他实在看不到什么,只是极勉强地可以看到几块大石的影子。

然而,他却感到,那个人,正离他越来越近,那种感觉,简直令人遍体生寒,毛发直竖!

甘甜感到了他的惊恐,道:“怎么啦?”

辛开林把她抱得紧一点,道:“好像有人……在我们的身边。”甘甜四周看了一下,道:“没有啊!”

辛开林嗯地一声,道:“没有,最好!”

他一面和甘甜交谈,一面用心凝视着,他是那么用心在凝视,以致令得眼睛也病了起来。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极其模糊的人形。那人形几乎是不可捕捉的,与其说是他看到了,还不如说是他凝视太久,心中又以为有人而产生出来的幻觉。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想问谁,可是他才一开口,就听到了声音,那是一种十分细微的声音,辛开林真疑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还是只是感到了,那声音在道:“别去叫醒那个睡着的人,让他一直睡下去!你为什么不带着你心爱的女人离开这里?”辛开林陡地一震,失声道:“你是谁?”

甘甜抬起头来:“你在和谁讲话?”

辛开林一怔,道:“你刚才没有听到有人说话?”

甘甜又把头靠向辛开林的胸口,道:“没有,静得什么声音也没有。”

辛开林刚才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声音,这时,他更可以肯定,那只是一种感觉。就在他一怔间,那声音又令他可以感到:“你不必问什么,听劝告,赶快离开这里!”

辛开林不是没有考虑过,他可以带甘甜离开,只要能够逃出这个山谷,整个世界全是他们的。而伊铁尔对他们的监视,也不是如何严格。

可是辛开林却是一个极守信用的人,他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再加上那个在神庙的神,实实在在,也令得他感到极度的迷惑!一个来自外星的人!他也愿意看到这个人的醒来!

在黑暗中,辛开林缓缓摇了摇头,他立即又感到了一下叹息声和语声:“真可惜,这个来自第六银河系的人,会给你带来灾害!”

辛开林陡地一震,第六银河系,那是什么意思,他又想问对方是谁时,声音又令他感到:“我和他是邻居,是和他们一起来的,我倒很喜欢你们这个小星球,你们这些人多可爱,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随便把你们怎么样,可是如果那家伙醒了——”

辛开林本来,绝不想惊吓甘甜,可是这时,他陡然向前,伸出手去,黑暗中,他似乎又抓到了什么,可是立时又被挣脱,随着声音,远飘了开去:“听劝告,听劝告,别遵守什么诺言,带着甘甜走,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拦你们,多为自己着想一下,何必只为别人打算?”

辛开林的心跳得更剧烈,虽然他感到的那个声音,是如此诡异,但是却每一个字,都打进了他的心坎之中!是的,他想,何必遵守诺言?要是他早就打开那只木箱,知道了箱中的,是神庙中最重要的一件东西,那么反过来他可以控制伊铁尔,而不会让伊铁尔控制自己了。是的!何必考虑别人,多为自己着想一下,多好!

辛开林想到这里,不由自主,陡地叫了起来,道:“对!”

他忽然之间高叫了一声,令得甘甜吓了一跳,又抬起头来,道:“什么?”

辛开林再想感到那声音,可是却已感不到了,同时,那种有人在身边的感觉,也己消失了。

他思绪十分紊乱,一时之间,他对发生的事,无法整理出一个头绪来,当甘甜问他之际,他盯着甘甜,低声道:“我们离开这里!”

甘甜呆了一呆,道:“我……还没有做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去叫醒……那位神!”

甘甜在这样说的时候,显然很害怕和很不愿意去做这件事,但是在她简单的心灵之申,她还是认为这件事,是必须去做的。

甘甜的这种态度,令得辛开林的心中,感到了惭愧,但是这种惭愧的感觉,却一闪就过,他也没有向甘甜进一步地解释,要为自己打算多一点。而且,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对,自己为伊铁尔他们,已经做得够多了,不须再为他们做事了。

他紧握住笆甜的手,道:“听我的话,趁现在没有人,我们去弄两匹马来,回到文明世界去,我会给你一切快乐,我们……”

甘甜望着辛开林,现出极讶异的神情来,看她的情形,像是望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辛开林有点不敢和她的目光接触,略转过头去,仍然紧握着甘甜的手,一起向外走去,他们绕过了神庙的建筑,来到神庙的后面。辛开林知道在庙后的空地上,有着许多匹马。

天色仍然是那么黑,当他们来到马群的附近时,马儿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辛开林摸到了一匹马,把缰绳交在甘甜的手里。牵着马走了几步,又拉住了另一匹马,他先托着甘甜上了马,然后自己也跨上了马背。

甘甜低声道:“不告诉伊铁尔叔叔了?”

辛开林压低声音,道:“不告诉他们,何必为他们做事,要为我们自己做事!”

甘甜再没有说什么,辛开林轻轻一拍马股,马向外慢慢走去,甘甜也策着马,紧紧跟在他的身边,他们悄悄地绕过了神廊,那四根大石柱,在黑暗中看来,仍然是那样给人以震慑的感觉。

就在他们快来到石柱前之际一眼前陡地一亮,至少有二十几只火把,同时突然亮了起来。火把的光芒突如其来,令得他们乘坐的马吃了一惊,急嘶着,人立起来,甘甜发出一下惊叫,已从马上跌了下来,辛开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甘甜一跌下马,他忙也下了马,把甘甜扶了起来。他们才一站直身子,就看到除了高举火把的人外,伊铁尔、李豪、阿道、巨灵站在前面,每一个人,都以极诡异的眼光,望着他们。

李豪最先叫了起来,道:“天,辛开林,你想干什么?逃走?”

辛开林的脸上有点发麻,僵住了讲不出话来。李豪向前走出了两步,盯着辛开林,现出极讶异的神情来。李豪盯着辛开林的这种样子,令得辛开林几乎认为自己的脸上爬满了毒蜘蛛!

李豪的声音也充满了讶异:“你……究竟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辛开林勉力镇定,道:“没有什么,有什么事?”

李豪口唇颤动着,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过了半晌,他才道:“你变了!”

辛开林有点老羞成怒,道:“变什么,什么变了!”

李豪缓缓在摇着头,神情极之迷惑,道:“我也说不出来,可是……老朋友,你现在的样子,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你……脸上有这样的神情过,你……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

辛开林转过头去,李豪还在道:“或许,只有你自己才明白,在你心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李豪的话,可能是无意的,而这时候,他也真的感到迷惑。在火把的照耀之下,他所熟悉的辛开林,脸上所显露出来的那种自私、狠毒、无情的样子,真是他从来也未曾见到过的!

李豪的话,听在辛开林的耳中,却令他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一样,不由自主,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了一下。他自己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变化。他的心意完全改变了!在感觉到了那一番话之后,他的想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心意上的变化,反映在神情上,所以令李豪觉得讶异。辛开林也不知道该如何掩饰才好。就在这时,伊铁尔向前走了过去,神情看来十分严肃,道:“一切全都准备好了,当阳光升起,甘甜就可以开始行动!”

甘甜一直依在辛开林的身边,她望着辛开林,低声道:“我们……我们不要……”

辛开林知道现在要带着甘甜逃走,已经不可能了,他忙阻止甘甜说下去,大声道:

“我们要去叫醒那位沉睡的神!”

甘甜十分讶异,辛开林已经转过身,向着神庙走去。持着火把的人,有十多个在前面引路,李豪和伊铁尔走在他们的身边,其余的人,跟在后面。

辛开林的心绪十分乱,在未曾感觉到那番话之前,他对自己要做的事,十分清楚,应该怎么做。可是现在,一切似乎全都调乱了!

在他身边的李豪,不时用讶异的目光望向他,辛开林不敢和他的目光接触。

等到进了神庙,辛开林陡地一怔,甘甜也发出了一下呼叫声。

神庙殿堂之中的那些神像,还是和以前一样,看来东一个面一个站在殿堂之中,可是每一个神像的头部,那个凹陷进去的眼睛部位,却都已嵌上了一颗宝石,在火把的光芒照耀下,每一颗宝石,都发出夺目的光彩来,看得人眼花缭乱。

甘甜一面呼叫着,一面道:“真美丽!”

伊铁尔沉声道:“这是神的光芒,你们看……”

他手向上指着,辛开林和甘甜一起抬头看去,看到神庙的里部,现出了一个直径大约有两公尺的圆洞,从圆洞中望出去,可以看到天上闪烁的星星。

辛开林向伊铁尔望去,伊铁尔道:“这是令神醒过来的程序,当太阳升起,阳光从那圆洞中照射进来,就会发生一些变化,什么样的变化,并没有记载,然后,就需要钦兰,那是整个神庙中最重要的东西……”

伊铁尔讲到这里,拍了两下手掌,巨灵立时答应了一声,向内走去。伊铁尔继续道:

“看到那根石柱没有?钦兰,应该放在那根石柱之上。”

伊铁尔手向前指着,辛开林在这时,才注意到,在殿堂的中心部分,多了一根约莫三公尺高的石柱。这根石柱,是早已在的,还是现在才出现的,辛开林也不能肯定。

这时候,巨灵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双手高举,托着那只木箱。

辛开林陡地吸了一口气,多少年来,这术箱中放的是什么,他曾猜过几千次。现在,他已经知道箱子里所放的是一件叫钦兰的东西,但那究竟是什么呢?仍然是完全不可捉摸的。

多少年来的一个谜,就可以有谜底了,这多少令辛开林感到有点兴奋。

巨灵把木箱托到了石柱前,放了下来,伊铁尔双手高举,大声诵念着辛开林完全听不懂的经文。李豪和所有人都跟着诵念。然后,巨灵双手一分,把木箱拆了开来,揭开了木箱内的麻袋,辛开林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麻袋揭开之后,他不禁发出了一下呼叫声。那是一块透明的立方体!看来就像是玻璃一样!

但那当然不会是玻璃,一块这样的玻璃,重量一定要重得多!那只是一个透明的立方体。同样的透明立方体,在那间玻璃房间中有很多,这一块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李豪的神情也十分讶异,失声道:“这东西……就是最重要的钦兰?”

伊铁尔道:“神的一切,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李豪没有再说什么,辛开林也知道,伊铁尔的话,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也可以解释得通。来自外星的高级生物,科学上的成就,远远超过了地球上的人类,他们的一切,地球人自然无法了解。这情形,就像是把一具电脑放在原始人的面前,原始人绝对无法了解一样。

伊铁尔向前走去,恭而敬之,把钦兰捧起来,来到石柱前,由巨灵把他的身子托高,伊铁尔将钦兰放到了石柱上。

伊铁尔放好了钦兰,回到地面,转头向辛开林,道:“还是维持原来的决定。”

这时,辛开林当然有了另外的想法,可是他却也知道,自己带着甘甜逃走,是不能成功的,他只好吸了一口气,语音听来十分干涩,道:“是!”

伊铁尔双手高举,大声道:“太阳就快升起,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时刻,就要到来,一位沉睡的神,快要复苏,我们一起为能替神尽力而感到高傲!”

许多人随着伊铁尔一起叫着,辛开林抬头向上看去,从庙顶的那个圆洞中看出去,天空已经成灰白色,天亮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庙堂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沉醉在宗教的迷惑气氛之中,而当阳光自那个圆洞中射进来之际,人人屏住了气息。

自庙顶圆洞中射进来的阳光,散了开来,照在那十八具神像上,刹那之间,嵌在神像眼部的各种宝石,由于阳光的照射,折射出夺目的光彩来,那许多道折射出来的光彩,虽然来自各个不同的方向,但是显然,这些方向,都曾经经过精密的计算,因为十八股令人目为之眩,神为之夺的彩光,一起射向石柱上的钦兰。

彩光射进了钦兰之后,直透进去,在内部形成了一个一个变幻不定的光环。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这种奇异的现象弄得张口结舌,当每一个人,都自然而然,想要发出惊叹之际,突然,自地底下,传来了一阵震动。那是一阵隐隐的震动,连着一种听来十分闷哑的声响。

有几个信徒,茬震动发生之际,吓得俯伏在地上,伊铁尔也脸上失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震动律很快就停歇,只有在钦兰的内部,各色光环,仍然在不断地旋转,令人无法迫视。

除了甘甜之外,人人神情肃穆,甘甜却只是觉得有趣,依她的心思,真想去摸一摸那看来瑰丽得无可形容的钦兰。

但是她却又不敢造次,因为其余人的神情,太严肃了。

伊铁尔缓缓转过身,道:“甘甜,该你去唤醒沉睡的神了!”

甘甜立时向辛开林望去,辛开林心想,事情已经这样,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向甘甜点着头,给甘甜一个鼓励的微笑。

然后,伊铁尔和李豪带着路,辛开林和甘甜手挽着手,向前走去。其余的人,都在庙堂之中,不断祈祷。

当他们四个人,来到那个圆筒中的时候,还未曾抬头向上看,就看到许多活动的,发出各种色彩的光团。那些光团,映在他们的脸上,令得他们的脸,色彩变幻不定,看来诡异莫名。

辛开林抬头向上看去,看到那些光团,是由玻璃房间之中,几组透明立方体所发出来的。

伊铁尔向着圆柱指了一指,甘甜向圆柱走去,来到圆柱的旁边,双手握住了圆柱。

辛开林忙道:“等一等!”

伊铁尔一怔,道:“我们早就讲好了的!一切全和记载中的相同,甘甜一定可以顺利完成她神圣的使命!”

辛开林闷哼了一声,道:“包括刚才那一阵震动?”

伊铁尔陡然一呆,辛开林逼问道:“你也不知道刚才那一阵震动是吉是凶,是不是?”

伊铁尔缓缓地道:“是,我不知道,我已经说过,神的一切行动,我们知道得实在太少了!”

辛开林还想说什么,李豪沉声道:“你要是害怕,就让甘甜一个人上去!”

辛开林的心中,混乱到了极点,黑暗中感觉到的声音,似乎又在他耳际响起:“多为自己着想一下,少为别人打算!”

如果多为自己打算,这时候他应该怎样?辛开林真的感到迷惑,而在这时候,甘甜突然现出一下惊讶的神情,抬头向上望,一面望着,一面已向上攀去。

辛开林一看到甘甜向上攀去,叫了一声,也奔了过去,一起向上攀去。

在下面的伊铁尔和李豪,紧张得屏住了气息,等到辛开林和甘甜攀到了一半的时候,伊铁尔开始喃喃的、急速的祈祷。

李豪一直抬头向上看,他看到甘甜先到了玻璃房间的底部,自房间内射出来,绚丽色彩的光芒,几乎将她全身都包围在内,令得在下面仰望向上的李豪,有点看不真切,看起来,甘甜也象是成了虚幻的人物一样。

然后,突如其来地,梯状物体垂下来,甘甜已经向上攀上去,而紧跟着甘甜的辛开林,只相隔极短的时间,也进入了玻璃房间。

李豪紧张得手心在直冒汗,他心中只想起伊铁尔的话:“对于神的一切,我们知道得实在太少了!”

辛开林和甘甜两人,进入了玻璃房间之后,结果会怎样,根本是无从猜测的。

李豪竭力想看清楚玻璃房间中的情形,可是色彩变幻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令得李豪用尽了目力,也看不清楚,他只看到朦胧的人影,挺立着不动,一共是两个,可是他甚至连哪一个是甘甜,哪一个是辛开林,都分不清楚,至于坐在椅子上的神,看起来更是朦胧。

在那一刹间,他真想也沿着圆柱,攀上去看个究竟。但是他还未曾有任何行动,伊铁尔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臂,道:“我们该到庙堂去,等候神的降临了。”

李豪吞了一口口水,道:“如果……和上次寇克一样,他们需要帮助?”

伊铁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不会的,上次太鲁莽了,这次,一切都依照指示进行,伟大的神,一定会醒来,带领人类进入神的领域!”

李豪再抬头向上望了一眼,两个朦胧的人影,仍然站立着不动,他叹了一声,和伊铁尔一起走了出去。

辛开林在向圆柱上攀去的时候,比在下面更加感到色彩强烈的光芒对视线的影响,他甚至无法看到就在他上面的甘甜,以致他要不时伸手向上,去碰触一下甘甜的脚跟,肯定甘甜就在他的上面,越是向上攀,光线越见强烈,直到他在感觉上,那些变幻不定的光芒,简直就象是实质一样,将他紧紧的包在里面。那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人象是陷进了实质的彩光之中!

然后,他陡然感到,自己抓着的,已不是圆柱,身子象是有什么力量向上托了一下,人已进了玻璃房间之中!

辛开林一感到自己已经进入了玻璃房间,立时伸手向旁,碰到了甘甜的手,他立刻紧紧握着。这时,他真的只能感到自己是在玻璃房间之中,因为看出去,除了变幻的色彩之外,什么也看不到。那情形有点象闭上眼睛,有许多不同的光彩在闪动一样,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背景的颜色是黑暗的,而这时,却只觉得明亮。

当他握住了甘甜的手之后,他想和甘甜讲话,可是明明开了口,却完全没有声音发出来,那使辛开林又震惊又着急。同时,他感到甘甜正在用力挣扎,想挣脱他的手。

辛开林叫着,虽然他全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是他还是叫着,他整个人,都象是陷进了一个噩梦之中一样。甘甜已经挣脱了他的手,他双手挣动着,想向前摸去。也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很柔和的声音,道:“你静下来,不要乱动!”

辛开林喘着气,不再动,可是他仍然道:“甘甜怎么了?我们又会怎样?”

他竭力想看清楚眼前的情形,但是却仍然只见闪动的光彩。那柔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情形很好,你先问甘甜,再问自己。”

辛开林一时之间,不知那声音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在一怔之间,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但是那种漆黑,只是维持了极短的时间,光亮又再出现,这一次,却只是柔和的,适合于人的视力的光线。辛开林看到,自己的确是在那玻璃房间之中。而且,正站在那个神的面前。

当辛开林看清楚这一点时,他心中的惊骇,真是难以言喻。知道除了地球之外的星球上,有着高级生物是一回事,面对着他,又是另一回事!

辛开林明知道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来自不可测的宇宙的某一处的一个人,可是由于双方之间,智能上的距离实在太远,是以他在感觉上,和面对着神,并无二致。他勉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深深地吸着气。

那人仍然坐着,可是脸上却已有了表情,额正中的那只眼睛,正望着辛开林,他的眼睛之中,有各色的光芒,在不断变幻。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外星人,辛开林实在不知道怎么才好,他只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像绷紧了的弓弦一样,肌肉也为之僵硬。他要用尽了气力,才能转过头,向站在一旁的甘甜望去。

而当他看到了甘甜的时候,他更加讶异莫名,甘甜这时,正站在一大堆透明立方体之前。那些透明立方体之中,仍然有着变幻不定的光团在旋转。令得辛开林讶异的是,甘甜这时的神情,并不是一无所知,也不是单纯的好奇,而是一种十分成熟,胸有成竹,象是了解了一切情形之后的安详。

而且,她面对着那些立方体,看起来,就象是面对着什么人,在听对方的讲话一样,不时像是听懂了对方的话一样地点着头。

辛开林叫道:“甘甜!”

甘甜好象是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回答,仍然是专心一致地望着那些透明立方体。辛开林心跳得极剧烈,在这里的一切,全都深不可测了,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根本不是他所能想像的!他待要走向甘甜,那柔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别去打扰她,她正在接受我的指示!”

辛开林陡地吞下了一口口水,向着那人道:“你……你怎么可以同时和两个人讲话!”

柔和的声音道:“我不是同时向两个人讲话,而是同时使你们两个人,感到我在对你们讲话。”

辛开林并不十分明白,但是不等他发问,柔和的声音又响起:“这一次,你们选择的人很好,她可以完全接受我的指示!”辛开林在极度的迷惑之中,尽量镇定心神,道:

“你在指示她如何令你醒过来?”

柔和的声音道:“是的,我会醒来,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代地球上的人类,扭转恶灵给人类造成的变化!”

辛开林更加不明白,他反问:“恶灵?那……又是什么东西?”

柔和的声音像是有点愤怒,道:“恶灵,是我们的邻居,宇宙中各种各样的高等生物太多了,你其实没有必要去一一了解他们!”

辛开林陡然震动了一下,脱口道:“恶灵,就是和你一起来自第六银河系的……另一种人?”

柔和的声音嗯地一声,道:“我知道你已经遇到过恶灵,甚至令你改变了心意,忘掉了自己的诺言,他要你多点为自己打算,是不是?”

辛开林只感到身子一阵阵发凉,他思绪之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可是他却仍然捕捉不到中心,他的思绪紊乱到极点,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可是那是什么问题呢?那是什么问题呢?

他拼命思索,陡然之间,他捕捉到这个问题了:“那恶灵是和你们一起来到地球的?”

柔和的声音发出了一下如同叹息的声响:“是,也可以说是我们带来的。我们并不知道恶灵附在我们的飞船上来到了地球。直到后来,我们发现地球人开始变,变得和地球上的生物不一样,变得那样自私,那样狠毒,我们才知道,恶灵随着我们到了地球!”

辛开林闷哼了一声:“那是你们带来的恶果!”

柔和的声音道:“可以这样说,所以,当我的同伴,已经对地球人这样容易受恶灵的影响而失望,决心回去之际,我留了下来。本来,我早就可以展开驱除恶灵的工作,但是一个我一向信任的人,也受了恶灵的影响,做了一些对我十分不利的事,令得我的一切能力,无法发挥,这才耽搁了下来。”

辛开林听得手隐隐冒汗,他只是急速地吸着气,那柔和的声音接着道:“我的信徒,作了不少努力,但是恶灵的影响似乎越来越深,只有全然不受影响的人,才能担当帮助我的任务,这一次他们选对了!上次的那个人,想来也受了恶灵的影响,更对我不利,我己给了他应有的惩戒!”

辛开林的面肉跳动着,上次那人当然是寇克了。他有点嗫嚅,道:“那……恶灵……

是什么样子的?”

柔和的声音道:“真抱歉,我也不知道,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固定的样子,也可以是任何样子——这一点,是你无法想像的,他所发出的一种能力,可以随时随地,影响人类的思想活动,使本来纯朴、忠直、善良的人,变得邪恶、自私、刻毒!他甚至还会像人一样,和穿起衣服的人一样!”

辛开林感到十分苦涩,他第一次在旷野之中,感到有人接近他,他曾抓到了一幅像丝织衣料一样的东西在手,那自然是恶灵的另一种形态下,是一个穿着衣服的人一样了。

辛开林心中的迷惑越来越甚,他向甘甜看去,只见甘甜看来,像是正在迅速地领悟和记忆着什么,全神贯注。辛开林苦笑道:“如你所说,恶灵是这样飘忽和神通广大,你能用什么方法对付他?”

柔和的声音,听来变得语调十分坚决,道:“那是一场天翻地覆的大变化!”

辛开林在震动了一下之后,变得沉着起来,道:“那太玄妙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变化?”

声音听来已经不柔和,而是一种极度的坚决:“铲除恶灵的影响,在消灭恶灵的同时,使人类的心灵回复过去一样!”

辛开林缓缓地道:“恕我不明白,这样子,不是要地球上的人类,倒退到过去,好几千年前,甚至是好几万年之前!”

声音道:“可以这样说,那也没有什么不好,文明可以再度发展。”

辛开林越听越是吃惊,在这个神的面前,他深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可是有几句话,他还是非说不可,他挺了挺胸膛,以增加自己的勇气,然后道:“这样子的变化之中,地球上的人类,要丧失多少生命!”

神似乎对地球人的生命,并不当其一回事,以致声音听来是轻描淡写的:“现在,我还无法估计,一半?或许一半以上?或许,十分之九?”

当声音在提到一半时,辛开林整个人,已经像是浸在冰窑里一样,而听到十分之九时,他的心脏几乎要从口中直跳了出来!

他失声道:“那样,不是拯救人类,简直是对人类的大屠杀!”

声音听来甚至有点冷酷:“除了这样,没有法子消灭恶灵!”

辛开林陡地激动起来,突然之间,他的思绪不再紊乱,他已经想通了一切,是以语调也流利起来,声音也变得高吭激昂,他大声道:“何不将你和恶灵之间的斗争,搬到宇宙上去?不要在地球上进行?”

声音怒道:“什么意思?”

辛开林更激动:“你太低估地球上的人类的能力了!不错,人心一直在变,恶灵是在凭他的能力,在影响着人类的思想和活动,但是你也要知道,人类也一直在和恶灵对抗,善和恶的对抗一直在进行!”

声音冷笑:“是善占了上风,还是恶占了上风?你们太脆弱,根本没有力量对抗恶灵!”

辛开林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叫着,道:“有!有!人类有能力对抗恶灵,给我们时间,让我们发挥自己的能力,逐步战胜恶灵!人类一定可以达到这一个目的!你一定已沉睡太久了,不知道人类正一步一步,在向文明进步,许多凶残黑暗,已经是历史陈迹,早已在人的思想之中消失!有时有点死灰复燃,但那决不是主流!人类有光明的前途,决不需要照你的办法,用牺牲十分之九的人类生命,使人再回到洪荒时代,才能做到消灭恶灵!”

辛开林越说越是激动,神的独眼之中,射出了强烈的光芒来,令得辛开林无法向他迫视。辛开林的心中,害怕到了极点,可是他却鼓起了他所能聚集的勇气,勇敢地挺立着!

神的声音又传入他的耳中:“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辛开林嘶叫道:“我知道,我知道得比你清楚,我知道人类可以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你,作为来自另一世界的神,你可以影响我们,指导我们怎么做,把你的教义,在世上广为传播,但是别把地球作为战场,别让地球人回到洪荒时代!”神的声音听来令人不寒而栗:“迟了!当钦兰受了十八种不同力量的激光的照射,已经发动了我们储存的能量,我很快就可以运用这般能量,来实现我消灭恶灵的计划!”

辛开林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

那一阵震动,连伊铁尔也不知道的震动,是储存的能力在发动!而神可以运用这股能量,来实现他的计划!

辛开林紧紧地握着拳,一半或甚至十分之九的人的死亡!他真后梅为什么不早一点打开那个木箱来,把木箱中的东西毁去,而只是傻瓜一样,积年累月,对着那只木箱,去猜测箱中放着什么东西,当作是寸种娱乐!

只怕那是有史以来,代价最大的娱乐了!

辛开林只觉得自己的心直往内绞,正当他不知如何才好之际,甘甜忽然道:“这股能量,可以实现你的计划,也可以使你回到原来的星球去。”

辛开林陡然一怔,睁眼向甘甜看去,进入玻璃房间之后并没有多久,可是甘甜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美丽的脸庞上,充满了智慧的光辉,这时,她正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神,看来对于神,并无惊俱。

神陡地震动了一下,身子仍然在椅上,可是独眼中的光芒,不但更强烈,而且在不断地急速地闪动。

辛开林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在甘甜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甘甜继续道:“是的,不久以前,我还什么都不懂,是你在极短的时间内,令我懂得了一切的。现在我所懂的,已经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更多,我——”

她讲到这里,伸手向辛开林指了一指,道:“我同意他的话,让地球人自己来处理这场斗争好了,人类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恶灵的影响,会慢慢消失!”

神的声言听来是极其刺耳的,道:“你……你想怎么样?”

甘甜并不回答,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到了辛开林的身边,辛开林忙握住了她的手,心中的惊喜,实在不是任何言词所能表达的,他只是喃喃地道:“甘甜,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甘甜向神指了一指,道:“他给了我智力,其中经过,慢慢说不迟,我们会有太多的时间在一起。”

她说着,转过身去,将一块透明的立方体,转移了一个方向。神在这时,发出了一下可怕的怒吼声来。甘甜又转动了另外一个透明立方体,辛开林感到了一阵轻微的震动。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甘甜又回到了他的身边,道:“我们要和地球告别,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地球了!”

辛开林震呆了一下,更不明白。甘甜缓缓地道:“我已经把能量转移!使他能回去,而我们无法离开这里,只好和他一起离开。”

辛开林张大了口,说不出活来,甘甜道:“是的,这里根本是一艘远程太空船。”

甘甜向辛开林靠了一靠,声音极温柔,道:“我们如果不这样做,照他的办法,不知多少人会死亡,让他离去,人类才能自己解决问题!”

辛开林已经明白了,明白他和甘甜,和神会一起离开地球!这时,震动已渐渐剧烈,在那刹间,他想到了不知多少事,想到了他的财产,他的地位,然而,当他和甘甜充满情意的眼光一接触之后,他觉得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和甘甜在一起……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他和甘甜在一起!

辛开林自然地笑了起来,他笑得那么自然,那么欢畅,他和甘甜紧握手,道:“还是那句,不论你到哪里,我都在你的身边!”他们一起向神看去,神的独眼已闭上,甘甜道:“你现在应该知道,人,可以为了他人而不顾自己的,你对人类的前途,还是一样满有信心?”

神的独眼睁开一下,但立时又闭上。在他睁眼开来时,甘甜和辛开林,都想到神的目光是柔和的,充满了鼓励的。

震动已经更剧烈了。

在庙堂中的所有人,都感到震动,他们之中,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在各人都感到惶然之际,一下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令得人人都仆跌在地上。

当他们跌跌撞撞,奔出庙堂去的时候,只看到庙前,那四根大石柱中的一根,正迅速地升向天空,且石柱的尾部,喷出闪亮的火焰,石柱的顶部,则冒出如同阳光般灿烂的光芒来。

总共只是一瞥之间,震动停止,声响消失,石柱上发出的光芒,混进了阳光之中,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伊铁尔和李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定过神来后,己无法再找到那个圆筒。神和辛开林,甘甜,一起不见了。

他们曾见到石柱升空,李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感到神、辛开林和甘甜,已经离开了地球,他们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还会回来了李豪却全然不知道。

李豪在神庙中,又足足等了一年,每天,他都抬头望着天空,希望辛开林和甘甜会突然自天而降,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李豪无法再等下去,他带着阿道离开,回到了原来属于他的世界之中。

伊铁尔仍然领导着他那个教派,寇克的情形没有改变,雅蒂对着植物一样的丈夫,仍然心满意足。

心变的故事完了。

恶灵到哪里去了?或者有人会问。恶灵当然还在地球上,运用他的能量,使人心变得丑恶。不过,地球人也正尽一切力量,在和恶灵对抗。

地球人是胜、是败,不能由神来决定,要由每一个地球人来决定。

每一个地球人:你、我、他,每一个地球人。

你的决定,我的决定,他的决定,就是地球人前途的决定。

——全书完——

银城书廊扫描校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