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心疼情动 第九章

唐士尧看着季莹莹开心地朝他送来一个微笑,心中那处她专属的角落,再度为她的笑容而悸动。一身嫩绿的她,像春天里的一抹新芽。

雄性动物天生具有支配欲望——他完全承认这个观点。莹莹总习惯以他的意见为意见,彻底满足了他心中属于大男人的部分这样柔情似水的她,几乎让他忘记了要她独立的念头。

他可以爱她、宠她,却不想让她依赖他而活。

说他想太多也罢,然则——婚姻是要携手到老的,他毕竟大了她十二岁。有些路,她还是要自己走的。

几个客户上前和他攀谈,打断了唐士尧的思绪。

宴会应另一头的季莹莹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忙着和唐仁祥讨价还价。

“你又骗我!你不是说再也不喝酒吗?”

“才一杯酒死不了人的。”

唐仁祥从命地接过季莹莹手中的开水,不无懊恼地看着他的酒被侍者拿走。

“你要活得比谁都久,就得先调整自己的饮食习惯,太辣、太刺激的东西都不能吃。”

“没有麻辣锅,人生有什么意思!”唐仁祥像个孩子一样地抱怨着。

“不许吃麻辣锅。”她再度耳提面命着,把刚才拿的水果盘递到他手里。“水果有益身体健康。”

“今天这种场合,美食当前,你居然要我吃水果?!”唐仁祥夸张地看着那些水果——活到八十岁了,什么东西没吃过?他只是喜欢娃儿管他的那种认真模样。

今晚是“唐朝”成立一周年的酒会,有现场演奏的轻快音乐,有香槟美酒,有名流士绅,还有唐辛诺的最新一季服装展以及季桦的现场演奏——

撇开唐士尧公司的高知度不谈,唐辛诺是亚洲知名的设计师,而季桦则是个红遍欧亚的大提琴演奏家,因此,这场酒会里,挤满了等候访问与拍照的媒体。

“唐朝”是公关公司,而这场宴会也确实达到了成功宣传的效果。

“娃儿,你怎么不学着和人交际应酬?有一堆青年才俊盯着你瞧。”唐仁祥和季莹莹躲在沙发中吃着水果,一起观看着场内的衣香鬓影。

“你明明知道我只喜欢士尧大哥,别人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况且……这种场合我又不熟。”她可以和同学们自然地相处,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生活圈、共同的话题,但是要她和这些陌生人谈些不着边际的话……她想,还是算了吧。

“如果已经决心不看别人了,就赶快和士尧生个孙子给我抱抱。你们的生米什么时候才煮成熟饭啊?”唐仁祥对着唐士尧摇了摇头——

“手脚真慢!”

“你又来了,我们才交往没多久啊,而且你保证不再乱发问的。”季莹莹赧红着颜,轻轻跺了下脚。

“我有说我不问吗?”唐仁祥装蒜地看着她——他不过是前天刚问了一次嘛!“人老了,记忆力就差了。”

“才不哩!你专挑医生不准你吃的东西吃,还说记忆差。”季莹莹揶揄着他。

“我就是记性不好,才不知道哪些不能吃嘛!”唐仁祥笑得很得意。

季莹莹忍俊不住地笑出了声,正巧和抬头看向这边的唐士尧视线对个正着。爷爷拉起她的手,朝唐士尧挥了挥手。

唐士尧窝心地将这一老一少的笑容收到心里,也回以一个微笑。

虽然他不清楚她为什么偶尔还会皱着眉发呆,但他确信现在的她是快乐的。

恋爱让她更加美丽——那对眼眸总泛着水亮的光芒,那浑身绽放的纯页美丽,让他总忍不住想亲吻她,以确定自己是她喜悦的来源。

“唐士尧,站在你爷爷旁边和你挥手的年轻女孩是谁?”朱永达梳了个油光水亮的发型,随着唐士尧的视线看到了季莹莹。

“皮肤挺好,身材也不错,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想咬她一口。不知道满二十岁了没有?”已有妻室,却仍然绯闻频传的企业家第二代王子辉如此说道。

莫说女人讨论起男人七嘴八舌,男人群聚时也是同等的吵杂。

“唐士尧,你也透露点消息给大家嘛!”朱永达自以为俏皮地用手肘撞了下唐士尧。

“现在的年轻女孩子玩起来很疯,也够放得开。”多喝了几杯的王子辉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恣态。

唐士尧看了他一眼,眼中的锐利让王子辉的酒意清醒了泰半。

王子辉子笑了两声——一定是自己看错,斯文有礼的唐士尧怎么会有那种暴戾的表情嘛!

唐士尧轻扬了下嘴角,深邃的眼瞳像平静的台风眼——平静得让人松懈,却随时可能旋转出巨大的风浪。

他想把这些男人的眼珠刚出来!莹莹不是可以任他们品头论足的物品。他听到自己放在身侧的手掌关节发出了喀啦的紧绷之声。

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强迫自己微笑——他等着这些人对他怀着一份内疚。公司的业务永远不嫌少。

“想认识她吗?”他的笑容毫不真诚。

“当然想!快叫她过来!”个个摩拳擦掌地打算进行一场猎艳。

唐士尧朝季莹莹招招手,让她过来。在她犹豫时,他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学习独立自主,当然可以从小处的交际做起。

是该让她熟悉一下这个圈子的时候了,她是该多了解、知道一些社会百态的。

季莹莹在爷爷的加油声中,握了一杯爷爷塞给她的鸡尾酒,慢慢地朝唐士尧走近。她不是不习惯人群,只是对这种不同于学生族群的人有些……陌生罢了。

这就是商场上的应酬吧?

季莹莹紧张不已地看着唐士尧,在距离“他们”两步之外,打住了脚步。

“跟大家问好。”唐士尧说道,静静地看着她。

“大家好。”季莹莹强迫自己向一群陌生男人点头微笑。

“小姐的芳名是?”王子辉问道。

“我叫季莹莹。”她有礼貌地回答着,端庄的表情就像个模范生,只是她的手心正不断地冒着冷

汗,身子也悄悄地朝唐士尧的方向挪动了下。

那个男人的酒味好重!

“季小姐还是学生吗?还是已经在上班了?”朱永达伸出手,紧握住她冰凉的小手。真可爱!

“我还在读书,现在在‘唐朝’打工。”季莹莹动了动嘴角,不自在地想怞回自己的手,偏偏这个一身发油味的男人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她求救地看了唐士尧一眼——

唐士尧笑着向她说道:“你的头发乱了,稍微整理一下”

朱永达不情愿地松开手,季莹莹则很快地怞回手。低头将顿边的发丝拨回耳后。

“唐朝都是些人才,想必莹莹小姐才华洋溢。”王子辉笑着问道。

“没有,我还不是很专业。”季莹莹的身子已经碰到了唐士尧,他却依然没有主动带起话题的意思。

“你在哪一部门工作?改天我们公司有一项形象广告要交给‘唐朝’,你跟着唐士尧来开会,到时候,我请你吃顿饭”王于辉如是说。

“谢谢你,可是我……”季莹莹小脸皱成一团,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我不……”

“你不会是想拒绝我的好意吧?”王子辉皱着眉,朝她摇了摇头。

“不是的,只是我能力不足,还没有资格坐上会议桌。总经理,你说是不是?”季莹莹有些埋怨地瞟了唐士尧一眼——

他根本是故意让她应付这些的嘛!

她很有潜力嘛!唐士尧宠爱地朝她一笑,瞬间转换的神情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唐士尧伸出手,亲密地将她拉到身侧,公开地表态——她是我的人。

“这几位都是商界有名的经理,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她是你的……”众人诧异地追问。

“莹莹是我的女朋友。”唐士尧握紧她冰冷的小手,紧锁住她的视线。“过一阵子,我会请大家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

季莹莹楞楞地看着唐士尧唇边的笑意——

他从来不曾在外人面前特意提起两人的情侣关系的,他从没提过什么订婚宴的事啊,难道他已经认定她了吗?

未婚妻,多么让人想微笑的三个中国字啊!

喜悦在心头漫开了来,她的笑容一如清晨绽放的水莲,攫取了所有人的视线。

看着唐士尧温柔地吻了下她的脸颊,这两个男人的表情顿时变得极度不自在——这下好了,当着人家未婚夫的面调戏她。亏得唐士尧沉得住气。他们面面相觎地看着唐立尧将下颚置于季莹莹的头顶,温柔地抱着她——

成熟男人的睿智双眼对衬着女孩的稚气犹存,竟形成了一种奇特的相称感。

“恭喜。”朱永达轻咳了一声,首先开口说道:‘更有你的!到哪去找这么一个年轻又迷人的未婚妻,艳福不浅。我改天摆一桌祝福你们。”

“算我一份。”王子辉干笑两声。

“士尧见什么时候向你求婚的?小泵娘。”朱永达问了这么一句。

“不久之前。”季莹莹害羞地笑了笑,顺着腰间的大掌更靠向唐士尧的身子。在平复了心中的惊愕后,她的颊边就一直挂着可人的笑靥。

“你就这样爽快地答应他了?”王子辉看着季莹莹,愈看就愈是吃味——他怎么就遇不到这类型的女人?

季莹莹尴尬得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说“是”太不懂得含蓄;说“不是”又违背她的本意,可是她总不可能告诉这些人她有多高兴唐士尧向她求婚吧?

“你要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别让他太早把你吃得死死的。你喜欢什么首饰,赶快要他全都捧到你面前。”王子辉怂恿着她。

“我不喜欢戴首饰。”季莹莹看着自己光滑的十指,一身粉绿的衣料外就是颈间那串银色的项练。

“我说士尧兄啊,你打哪找来她的?认识多久了?”朱永达在心中叹了口气——身边的女人动辄要车子、房子……现实得很!

“我们认识十多年了。她十三岁那一年,我爷爷就用唐家的项练把她链住了。”唐士尧低头理了下她的发丝,喜欢她身上沐浴后的婴孩般纯净气息。

“来,为士尧和他的小情人干一杯!”王子辉大声说道。

季莹莹和大家一起举起了酒杯,轻轻地喝了小小的一口--干么把这么多种酒全调在一起,纯果汁不是很好喝吗?

“妹妹,怎么才喝了一小口?你看我们的杯子都见底了。”一股油气冲到季莹莹鼻间,她直觉地屏住呼吸,以躲开朱永达的气味一一好呛人!

“我不会喝酒。”她咬了下唇,感觉到唐士尧的大掌轻拍着她的背以让她放心。

“不过是一杯鸡尾酒,把它喝完嘛!不然就不够诚意喔!”希望看到小美女醉态的男人们,以中国的干杯文化来催促她。

“她是真的没有酒量,我代她喝了。”唐士尧拿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到唇边。

“你和她不一样。”朱永达不满意地摇摇头。

“你若真的要替她喝,就得是三杯威士忌。”

季莹莹慌张地看着唐士尧——威士忌不是种烈酒吗?

她急忙拉起唐士尧的手,一鼓作气地将鸡尾酒全部饮尽。

“爽快!看在你家小美人的份上,我分公司开幕的宣传,也交给‘唐朝’了。”朱永达喝了一声采。唐士尧则关心地望着她开始泛红的脸颊。

“其实没那么难喝。”季莹莹握着他的手,勉强地笑着。

“是啊,你很快就会爱死酒的。酒会让你忘记许多不如意。”王子辉又为季莹莹拿了一杯酒。

季莹莹苦了脸,却又不敢摇头拒绝,顿边泛着不自然的红晕,显示了她的不谙酒性。

“她对酒精过敏,你们就别闹她了。”唐士尧接过王子辉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来了!”现场突然一阵喧闹,记者们突然蜂拥至出口处,相机的闪光灯一再地闪起。

“发生了什么事?”几个男人跟着好奇地观看着。

唐士尧没和他们瞎起哄,一迳揽着她退到了角落,低声对她说:

“你不必谁说什么就做什么,三林威士忌对我是小事,一杯鸡尾酒对你却是大事。”唐士尧喂她喝了杯柠檬水。

“我不知道你的酒量这么好,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硬逼着我喝,我不喜欢他们。”她踮着脚尖在他耳边说道。

“我也不喜欢这些懂得吃喝嫖赌的企业第二代,我不过是想提前让你知道一下这个圈子并不如大家想像中的那么光鲜亮丽。你啊,太老实了。”

“对……不起。”她捣住自己的嘴巴,俏皮地吐吐舌头。“嗯,我会改进的。”

“我知道你已经在改进了,至少你刚才没对他们说‘对不起’。”他亲密地搂着她,两人才抬头,便看见季桦一身白色紧身礼服,像摩西分开红海般地走过人群朝他们走来。

“姐姐来了。”季莹莹轻声地说着,看着姐姐和爷爷打了声招呼,看着姐姐神情自若地在闪光灯下微笑说话,无力感随之攀上她心头。

“唐士尧,你该不会也认识季桦吧?”王子辉凑近唐士尧问道。

“她是莹莹的姐姐。

“不得了!一家出了两个这样的美女。”朱永达匆促地丢了个微笑给季莹莹,目光又忙着吞噬季桦的身影。

季桦走到他们面前,伸手摸摸季莹莹的脸。

“你的脸怎么红通通的?”

“莹莹刚刚喝了杯鸡尾酒。”唐士尧代为回答后,看了那些又站回他身边的男人~眼,笑着对季桦说道:

“你特别赶来助阵,我这下可以确定今晚的宴会一定会上报了。”

季桦迷人地耸耸肩,白色礼服下的肌肤是迷人的小麦色。

“你要上报不用靠我吧?我只是让报上的版面好看一点罢了。”

季莹莹跟着所有人一块笑了,看着姐姐神情自若地和其他人交谈。

姐姐不是最讨厌喝醉酒的男人吗?为什么她在面对一身酒味的王子辉时,还是笑容可掬的?

“这些都是必要的交际,我的经纪人待会会用我的名义向他们募一笔赈灾的款项。”季桦低声在季莹莹耳边说话,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否则你休想我会和这群酒气冲天的男人说话。”

季莹莹点点头,看着唐士尧也挂着同样的客套笑容。

原来——每个人都戴着一层面具,只有她傻得不知道为自己加上一层保护色。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足下的高跟鞋。灰姑娘要在十二点前赶回家,是不是也因为受不了这种所谓的“应酬”?

季莹莹为着自己的无聊嗤笑出声,才开口想和唐士尧分享她的心情时,却发现他和季桦已经和那群男人开始谈论起某个她不认识的人物。

她悄悄地跎起脚尖,向后退了一步——没人发现哩!

她像个玩游戏的孩子一样,又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并将酒杯放回了服务生的盘子中。只是,心里的感觉是酸楚的——尤其是在她看见士尧大哥和姐姐相视而笑时。

季莹莹抿着唇,眼眶有些发热,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在人群中感到虚空,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笑得如此自在……

除了她和“他”之外。

正前方的唐话正朝她咧嘴一笑,扮了个夸张的鬼脸。他把酒杯丢给旁边的美女群,旁若无人的起身离开,引起一阵娇唤怒视。

季莹莹咬着舌尖笑了,心头上的一块大石颓落了地。她站在原地,望着唐辛诺一派自在地朝她走来一一他的表情摆明了不耐烦于这种场合。

她总算有个伴了!

“亲爱的公主,你在找你的王子吗?我合格吗?”唐辛诺伸手柔了柔她的发丝,故意挑眉摆了个恶人姿态,一头染成深褐色、齐肩长发在肩头拂动着。

“有人在拍照!”季莹莹眨了下眼,不适应那突如其来的闪光。

“很抱歉,俊美的服装设计师总是容易引起别人的注目。你要处变不惊,这样上报的模样,才会不太难看。我教你一个秘诀……”唐辛诺在她耳边说了一串话——

“懂了吗?”

“这样好吗?”她笑着捣住了嘴。什么馊主意嘛!

“有什么不好?被偷拍到歪

鼻斜眼的样子是很难看的。”唐辛诺顿边的酒窝调皮地闪烁着。“准备好了吗?”

“好了。”她很认真地点头。二哥的主意好像很好玩!

就在照相机再度想捕捉两人的亲密姿势时——唐辛诺和季莹莹同时回头咧嘴一笑,也同时举起手朝拍照的记者摆了个V字型。

记者吓得忘了按下快门,而两个大孩子则笑得撞成一团。唐辛诺笑得口渴,顺手捉了两杯鸡尾酒,递给她的同时也朝季桦的方向举了下杯,笑容有些挑衅。

“我不要喝酒。”季莹莹摇摇头,没发现唐士尧正皱起眉看着他们。

“多喝几口就习惯了!”唐辛诺不以为意地说道:“想不想离开这里?

“想。”她用力点头。

“知道后门在哪里吗?”

“你想干么?”也许是酒精唤起了她的冒险性格,她很快地用眼神暗示了侧门的位置。

“带你私奔啊!”唐辛诺耸耸肩,对她抛了个媚眼。

“可是你的服装表演还没开始啊。”她担心地说。

“随他去,就当我拉肚子到脱水好了,预备——跑!”他扯着她的手就往前冲。

乌鸦羽翼般的黑黝身影,拉着粉绿的娇悄身影狂跑的景象,成了当晚宴会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