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满分二娘 第六章

“庄主的伤口已经在结痂了,这两日会开始觉得痒,庄主记得千万不要抓,免得再流血。”替他上了药后,纪丝儿细声叮咛。

“嗯。”路靖麟接着取来药膏,握住她的手,细细帮她抹匀双手。

这几日都是如此,她替他换好药,他接着便为她的手抹上药膏。

擦了这种药膏几日,她原本干裂的手已细嫩了些,约莫再擦上三、四个月,就能拥有一双润白的玉手。

垂目看着他的脸上透着认真的神情,纪丝儿细长的眸里流漾的笑意甜得醉人,唇角轻轻弯起。

不经意扬眸见着她脸上含羞带怯的笑靥,路靖麟眸色不由得一柔,下意识地轻啄了她粉色的菱唇。

纪丝儿登时赧红了双颊。天哪,他方才对她做了什么?!

见她粉颊染上两抹红霞,路靖麟低声道:“对不起,我唐突了。”他克制不住自个儿想亲近她。

她满脸通红地摇首,“……没、没关系。”心头又喜又羞,一股说不出的欢欣宛如在胸口处炸开。他亲了她,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那么一点儿喜欢她?她能这么想吗?

她柔顺的模样令他忍不住心生怜爱,握住她的手,“丝儿,等我伤好了之后,我们就——”

他话未说完,就被一道尖锐的嗓音打断——

“靖鳞,你在做什么?”走进寝房的路老夫人,看见两人的手交握在一块,脸色倏地一沉。

纪丝儿吓得赶紧缩回手。

路靖麟睇向母亲。“娘,您怎么来了?”

“我让人炖了些补汤给你送来,”路老夫人眸色微凛地瞬了纪丝儿一眼,“你方才为何拉着她的手?”

“我在替丝儿上药。”他不疾不徐地回答。

“她哪儿受伤了?”

“她的手太粗糙了,我向大夫拿了药膏让她擦。”

“不过就是个丫头,你拿药给她也就罢了,还亲自帮她擦药,这像什么话?”路老夫人不赞同地道。

“娘,丝儿不是丫头,我打算等伤好了,要娶她为妻。”路靖麟说出方才要对纪丝儿说的话。

此话一出,不只震惊了路老夫人以及随她而来的黄大娘、小倩、玉梅,连纪丝儿也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细长的双眸。

“你说什么?!”路老夫人怀疑自个儿听错了。

路靖麟面不改色地注视着母亲,“我想过了,那日既然是丝儿捡到了我抛出去的手绢,所以我打算痊癒后要娶丝儿为妻。”

“荒唐!靖麟,你可是堂堂连云庄的庄主,岂能娶一个丫头为妻!”路老夫人斥道。

“娘,丝儿能捡到我抛出的手绢,可见这是上天替我安排好的缘份,至于她是什么身份,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他的心意,他深刻的感受到了。

路老夫人沉下脸,“依她的出身,怎么配当咱们路家的媳妇?娘不准你娶她进门!”路家的太祖曾位居当朝宰相,即使是族中子弟,也有不少人在朝为官,她绝对不允许儿子娶这种低贱的女子为妻,那会辱没了路家的门风。

纪丝儿杵在一旁,被他的话给惊呆了,半晌仍回不了神。

他说他要娶她为妻?!一定是她听错了,不可能有这种事,可为什么老夫人的脸色那么难看?

见母亲一再拿她的出身来刁难,路靖麟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丝儿是清清白白的姑娘,怎么会不配当路家的媳妇?”

“你要娶也该娶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岂能娶她这种卑贱的女子?”路老夫人蹙凝眉心,满脸的不悦。

她没有听错,他真的要娶她!但路老夫人的话彷佛锥子般打进她的耳里,让纪丝儿垂下首,难堪地掐紧了五指。

不喜母亲一再针对她的出身讽刺,路靖麟语气微沉,“娘所说的门当户对指的是像丽娘那样的出身吗?”谢丽娘是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然而她性情骄纵跋扈得让人难以忍受,最后甚至做出红杏出墙与人私逃的丑事,让他颜面尽失。

听他提及谢丽娘,路老夫人语气一滞,“我……娘的意思是说,你若想娶妻,该娶一个温婉贤淑、知书达礼的女子,不能随随便便地挑个丫头。”

“丝儿就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好姑娘。”明白母亲的门户之见很深,路靖麟试着劝她,“娘,咱们路家已经够家大业大,无须再娶个名门千金回来锦上添花。”

见儿子神态坚持,路老夫人退让地说:“你若喜欢丝儿,可以纳她为侍妾,这娘不反对。”

“我要娶她为妻不是妾。”他郑重表示。

“靖麟,你要想清楚,你娶个婢女为妻,将来她要怎么躁持连云庄这么大一家子?她能镇得住府里头的那些下人吗?”她隐忍着怒气想说服儿子打消娶纪丝儿的念头。

“我相信丝儿有能力成为连云庄的当家主母。”

见儿子心意坚决,丝毫不听她的劝,路老夫人再也压抑不了怒气,怒目瞋向纪丝儿。

“你说,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蛊惑了靖麟,让他如此荒唐地非娶你不可?”

“我没有……”纪丝儿无辜地猛摇首。他真的说他要娶她为妻,他真的说了!她的心激动地轻颤着,汹涌的喜悦涌上心头。

“你还敢说没有,那为什么靖麟会突然改变主意想要娶你为妻?”路老夫人寒着脸质问。

“我……”细长的眸儿怔怔地看着他。他肯让她留下来服侍他,她已经很高兴了,她也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动了这个念头?

见母亲一再逼问纪丝儿,路靖麟不悦,开口替她解释,“娘,这是我的意思,在这之前,丝儿还不知道这件事。”

跟在一旁的黄大娘在路夫人的耳旁低声说:“夫人,您瞧我没说错吧,这丫头手段很厉害,才短短几天就迷住了庄主,令他非她不娶,若是让她再待下去,只怕整个连云庄都要落进她的手里了。”

闻言,路老夫人神色一厉,下令,“小倩、玉梅,把这丫头给我带走!”

两人听命立即上前左右架住纪丝儿。

路靖麟怒喝,“有我在这儿,谁敢动她?给我放手!”

被他一喝,又在他冷鸷的眼神瞪视下,小倩跟玉梅吓得不由自主地松开手。

路老夫人又急又怒地道:“靖麟,这女人留不得,她会害了你、害了咱们连云庄啊!”

“她不会害我,更不会害连云庄。”这些日子的相处,让他相信她是真心对他好。

“才短短几天她就迷得你非她不娶,还让你违抗娘的意思,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留下来?你给我清醒一点,看清楚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娘,丝儿并没有迷惑我,等你再多了解她的为人,就会知道她真的是个好姑娘。”他只是受了伤,脑子没坏、眼睛更没瞎,丝儿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他看得很清楚。

见儿子仍然执迷不悟,路老夫人决然道:“娘绝不答应你把这样的女人给娶进门,若是你真要娶她,除非踩着娘的屍首而过!”话毕,她怒气冲冲离开。

黄大娘与小倩、玉梅也连忙跟着出去。

见路老夫人带着怒气离开,纪丝儿不禁担忧地出声。

“庄主,您不要为了我而惹老夫人生气。”方才涌起欣喜的感觉,在他们母子俩不欢而散下,瞬间全变成了惶惶不安。

路靖麟低叹一声,“我不知道娘的门户之见这么深。”

“老夫人说得没错,丝儿确实配不上庄主。”她垂下螓首轻声表示。他有这份心意她已万分高兴,不敢奢求能成为他的妻子。

不喜她如此轻贱自己,路靖麟正色地道:“你不要介意娘方才说的话,我说要娶你为妻是当真的,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决定,过一阵子我会说服娘答应这件事,你放心。”

注视着他的眼眸,她呐呐地问出心头的疑惑,“为、为什么庄主会突然想娶我为妻?”他这几天是很疼宠她,可是她没有料到他竟会动了娶她的念头。

“我几天前不是说过了,我要你留在我身边。”难道她以为他只是信口说说?

莫非那时,他的意思竟是……她不敢置信地望住他。“庄主那时已打算要娶我了?”

“嗯。既然叫你留在我身边,自然是打算娶你为妻。”

“谢谢庄主的厚爱,可庄主无须娶我为妻,丝儿也会留在庄主身边服侍庄主一辈子。”能留在他身旁她已心满意足,她从来不敢奢想能得到他的垂爱,如今他竟说要娶她为妻,这份心意让她不禁感动得哑了嗓,眸底氤氲起一股热气。

“那条红丝绢你还留着吗?”他忽地问道。

“嗯。”她低头轻轻颔首。

路靖麟抬起她的脸,见她眸里噙着泪,语气一柔,“那日我抛红丝绢招亲,结果被你捡了去,我想这或许是上天要将你许给我,才会让你拾得那条红丝绢。你不要因为娘方才那番话就妄自菲薄,在我眼里,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见她的泪滑落眼眶,他轻轻为她拭去。

“可是我……”她怔怔地凝望住他那双黑眸,这喜事来得太过突然,教她有些措手不及,且不敢置信。

“我昏迷的那阵子,你不是日日用嘴喂我喝药,你说,你不嫁我还能嫁谁?”他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宠溺。

闻言,她登时羞红了脸。

她娇羞的模样惹得他心动,路靖麟捧住她的脸,俯身覆上她的唇。

纪丝儿整个人震住了,惊疑地瞠大双眼瞪着近在眼前的他。

她的唇瓣甜美得让他留恋,让原本只是想浅嚐即止的他,下意识地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唇舌放肆地占领着她的,她整个人宛若要烧起来似的发烫着,脸庞嫣红。

这一刻若只是一个梦,那么她希望这个梦能一直延续下去,永远不要醒来……

她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他的颈子,青涩地回应着他的吻。

喜事来得太快,令纪丝儿一整天都有些恍恍惚惚,直到落在身上的那些疼痛,终于令她相信这不是梦,是千真万确的。

虽然被打得愈来愈痛,她的心里却是快活的,一心沉浸在路靖麟说要娶她为妻的这件事上。对了,那时他还吻了她,她下意识地抚摸着被他吻过的唇瓣,丝毫没有听见耳畔不停传来的辱骂声——

“你这个贱人,还不快招供你到底给庄主下了什么蛊,居然让他说想娶你!”狠狠踹了她几脚,玉梅愤怒地逼问。

“你还笑!迷惑了庄主你很得意是不是?哼!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小倩两指紧紧掐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拧,再狠辣地连甩她几个耳光。

纪丝儿被打得跌在地上,撞到了头,也咬破了舌头,嘴角渗出了血丝。

她抬眼静静看着她们,眸里却没有任何怨恨。

怒气难平,一把揪起她的头发,玉梅怒目瞋瞪着她,“看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妄想能够嫁给庄主,他只是暂时被你迷惑了心智,很快就会清醒过来,庄主绝不可能娶你这个下贱的丫头,你等着被赶出去吧。”

“没错,老夫人绝不会容许你留在庄里头的,等过两天,她就会让人把你撵出去,想嫁给庄主?你别妄想了!”小倩恶狠狠地踹打着她。

纪丝儿明白不管她说什么,她们两人都听不进去,见她们愈打愈凶狠,她起身想逃走,臂膀却被扯住,又重重跌回地上,身子立刻被不留情地踹踢着。

她们像想要打死她似的,一脚踹得比一脚还重。

她痛得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恍惚地忆及以前爹爹打她时的情景。

那时也是这样,爹粗暴地殴打着她,彷佛当她是仇人似的,一下比一下重,就好像她不是血肉之躯,不会疼似的。

打从娘死后,就没人疼过她了——不,现在又有人疼她了,庄主每天早晚都会替她上药,还特地让总管调了几个下人过来供她差遣,不让她再做粗活。

庄主真的很疼她,前两日看见她闲不住地帮忙做扫除的活儿,他便板起脸来轻责她,不准她再做那些事。

晚上他会在替她抹药后,将她的两手用布缠起来,等天亮时才准她拆掉。

他说:“大夫说擦了这药膏,约莫三个月就能有很大的改善,所以三个月后我要看见你有一双细柔的手。”

所以她们不疼她没关系,有他疼她就够了。

纪丝儿抱着头,缩紧了身子,菱唇轻轻地逸出满足的笑靥,带笑的双眸缓缓地阖上。

她不痛,她真的一点都不痛……

他亲口说了要娶她为妻,有他这句话,她好快活、真的好快活,哪怕最后只是一场空,也足够她回味一生了。

“你这该死的狐狸精还装死,给我起来!”小倩憎恶地再使劲踹了她两脚。

见纪丝儿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玉梅拉了拉她的衣袖,“欸,她怎么都不动了,该不会是死了吧?”

“怎么可能?”听见妹妹的话,小倩愣了下。

两人对视一眼,玉梅慢慢地蹲下身,将她翻过来,想探到她的鼻息,但由于害怕,没敢太靠近。

“怎么样,还有气吗?”小倩连忙问。

“好、好像没气了。”玉梅吓得脸色一白,缩回了手。

“怎么会呢?”小倩也蹲下来,正要探出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交谈的声音,她神色骇然地缩回手,“快,把她拖进树丛后,不要被人发现了。”

姐妹俩一人拉一只手,将纪丝儿拖进一旁的灌木丛里藏起来,随即慌慌张张地离开。

月牙儿高悬夜空,路靖飞一路叫嚷着走进栖云阁。

“大哥、大哥,娘说的可是真的,你打算要娶丝儿为妻?”

“娘去找你了?”路靖麟放下手里的帐册看向二弟。

“嗯,她要我来劝你打消娶丝儿的主意。”他放眼梭巡纪丝儿的身影,结果发现侵房里只有大哥一个人。

路靖麟剑眉微拧。“所以你是来劝我打消主意的?”

“当然不是。”路靖飞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走过去用力拍了拍大哥的肩,赞许地道:“干得好,大哥,我支持你娶丝儿。”

他有些意外,先前靖飞还为了丝儿而与他闹得有些不快,没想到才没几天便释怀了。

留意到他投来的讶异眸光,路靖飞摸摸鼻子,“欸,大哥你干么这样看我?没错,我是喜欢丝儿,但是丝儿心里只有你,能嫁给你她一定高兴死了,她高兴,我自然也替她高兴。”

他迟疑了下,“靖飞,我……”

隐约明白他想要说什么,路靖飞抢先一步开口,“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倘若丝儿心里没有你,那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抢到底的,可她心里只有你一个,四四作坊独家制作纵使我想抢也抢不来,所以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而且咱们可是兄弟,丝儿能够嫁给你,我也放心了。”大哥的人品他比谁都清楚,纵使原本跟大嫂处不来,大哥也不曾在外头乱来。

所以他相信大哥一定会好好善待丝儿的。

看出他真的已经释怀,没有丝毫芥蒂,路靖麟神色也暖了起来,“我让你去办的那件事你办得怎么样了?”

提起这件事,路靖飞一脸得意,“办好了,老杨已经跟他们接头,这下子就等鱼儿上钩,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周震上当后气急败坏的表情了。”

“周震很多疑,叫老杨小心点,不要露了破绽。”路靖麟叮嘱。

“大哥放心,我没跟老杨透露太多,他露不了什么馅的,对了,丝儿呢,怎么没看见她人?”大哥要娶她,这会儿她一定乐死了吧。

“我让她去用膳了。”路靖麟望了眼窗外暗沉下来的天色,“都这么晚了,她也该回来了。”

他受伤以来,每日三餐都会有下人将饭菜送到他的寝房,那么多的饭菜他自个儿一人也吃不了,曾要丝儿一起吃,但她总是遵守着主仆的份际,不肯与他同桌而食。

但她去用膳一向不会花太久时间的,今晚倒是意外地有些久,已去了快一个时辰。

沉吟了下,他打开房门,吩咐外头的下人去找她。

不久,下人回报,“我上灶房那儿问过了,厨娘们说,没瞧见丝儿姑娘过去用膳。”

“你说她没到灶房用膳?”路靖麟站起身,剑眉蹙凝。“那其他的地方呢,可有找过?”

“都找过了,没人见过丝儿姑娘。”

“那她去哪了?难道……是娘……”思及什么,他脸色一沉,匆忙步出房门。

“大哥,你要上哪去?”路靖飞追上来问道。

“我要去娘那儿。”路靖麟凛着脸丢下话。

“你的意思是丝儿在娘那里?”

“娘今天本来要把丝儿带走,被我拦住了。”如今丝儿不见,最有可能就是在母亲那里。

路靖飞也想起不久前……母亲召唤他过去,极力反对大哥娶丝儿的事,还让他来劝大哥打消这个主意,看样子娘不太喜欢丝儿,她该不会命人把丝儿带过去为难她吧?这么一想,他也连忙加快脚步。

很快地来到路老夫人住的院落,路靖麟一进去便开口要人。

“娘,丝儿呢?”

“她不在我这儿,你怎么会上我这儿来找人?”路老夫人有些诧异。

松开紧蹙的眉心,路靖麟缓声道:“我知道娘不喜欢丝儿,但成亲的事完全是我的主意,请娘不要为难她。”

“靖麟,你这是怀疑我把她藏起来了,不让你见她?”听出儿子的意思,路老夫人的嗓音不悦地扬高。

他沉默地抿着唇,目光定定望住母亲。今早母亲就有意想带走丝儿,让他无法全然相信母亲的说词。

见儿子的眼神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质疑,路老夫人不由得怒道:“她不在我这儿,难道你怀疑娘在骗你?”

见场面有些僵,路靖飞连忙出面缓颊,“娘别生气,丝儿突然不见,大哥只是有点担心,既然娘说她不在这儿,也许是在别的地方,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回去了,大哥要不要回去看看?”说着,他暗暗推了大哥一把。

路靖麟出声,“打扰娘安歇,靖麟告退。”说毕,便旋身离开。

路靖飞也匆忙跟了出去。

两个儿子都离开后,路老夫人蹙起柳眉,回头询问服侍她的黄大娘,“是不是你让人去把丝儿带走的?”

“绝没有这回事。”黄大娘嘴里说得信誓旦旦,目光却有些闪烁。

回到栖云阁仍不见纪丝儿的踪影,路靖麟召来总管,派出庄里所有的下人去找人。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静不下心地在寝院里来回踱着步,迟迟不见她的踪影,他心头有些慌。

一旁的路靖飞坐在椅子上,长指轻敲着桌面忖道:“若不是娘带走丝儿,那她会上哪去?难道她私自离开连云庄了?可是她没理由这么做呀,大哥都要娶她了,她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在这时候离开呢?”

路靖麟突然停下脚步,“娘曾当着她的面嫌弃她的出身。”这会不会就是她不告而别的原因?

“丝儿性子内敛而矜持,不像是受了一点委屈就受不了的人,何况她好不容易才能亲近大哥,要说因为娘的嫌弃就离开,我觉得不太可能。”说着,路靖飞突然抬眸望住大哥。

即使当日大嫂与人私奔,大哥都不曾露出任何情绪,而此刻,一向沉稳的他却罕见地露出焦躁的神色,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地在屋里徘徊着。

看来,大哥是把丝儿放进心里了。

怪不得以前什么都让他的大哥,这次说什么也不把丝儿让给他。

就在这时,李泰的嗓音传了进来——

“庄主,找到丝儿了。”

“她在哪儿?”路靖麟连忙迎过去,急切地询问。

“还不快把人扶进来。”李泰向后面唤道,只见两名婢女一左一右地将人扶进屋里。

在烛光下,看清她一身伤痕累累,路靖麟一愕,接着震怒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弄成这样?!”

“属下也不知,是有名丫头在西边发现到她昏迷不醒地躺在桂花丛下。”

看见她双眸紧闭,两颊又红又肿,左眼一圈瘀青,右额肿了个包,嘴角淌着血丝,路靖麟心口无端地一阵揪疼,拦腰从两名婢女手中抱起她,走进里面的寝房里,小心地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回头喝道:“还不快叫大夫过来!”

李泰赶紧出声,“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

握住她的手,发现她露出的一截手臂也受了伤,他将她的衣袖轻轻撩起,发现她整肢手臂一片瘀青,他眸色一寒,冷着嗓开口。

“李叔,派人给我查清楚,究竟是谁把她给打成这样!”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动了想杀人的念头。

“……是。”他沉怒的嗓音让李泰微微一怔,抬头便迎上二爷的眼神,他同样一脸愤怒。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丝儿打成这样,我非砍了他不可!”路靖飞咬牙切齿地道,见李叔还杵着不动,不禁沉下脸,“李叔,你站在这干么?还不快去把人给我揪出来!”

“这就去、这就去。”李泰嘴里应着连忙往外走,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床榻旁的庄主,心头忖道,看来丝儿当定路家夫人了,只是也不知哪个不知死活的人竟然把她打成这般。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