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一章

“妈呀,外面下大雨了!”

发现窗外陡然落下淅沥沥的大雨,上晋公司会议室里,准备开干部会议的主管们,人人脸上莫不是一片惨绿。

不是因为没带雨具,担心下班后会被淋湿,而是在这样的大雨天里,会发生比被淋成落汤鸡还更可怕的事。

“希望等一下老大进来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了。”主管人事的蔡经理,双手合十开始虔诚祈祷。

“你不要作梦了,气象局说今天这场雨会一直下到明天。”负责总务的何主任摇头叹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欸,把窗帘拉上,不要让老大看到外面的雨,不就没事了。”财务部姚经理异想天开的提议。

会议室内的众人用看白痴的眼神来唾弃她的无知。

“你以为拉起这里的窗帘,老大就不知道外面在下雨吗?”研发部钟经理投给她一记鄙夷的目光,很怀疑这么没脑筋的人,是怎么升上财务经理一职的。

见她一脸茫然,似是仍不知自己错在哪里,企画部万经理好心提醒她。

“老大来会议室,会经过一条走道,那条走道旁的那片窗户,你有办法去把它们全都遮起来吗?”

姚经理愣愣答腔,“那里又没窗帘。”叫她怎么遮?拿报纸糊哦。

“那就对了,所以,你拉上这里的窗帘有用吗?”万经理很有耐心的说。

“……没用。”想通这点,姚经理沮丧的垂下双肩。

就在他们谈话间,有人打开了会议室的门,里面的数人面色一凛,不约而同的微微屏住呼吸,仿佛即将面对什么恶灵似的。

“开始吧。这次的会议是由谁主持?”一踏进会议室,男人陰沉的神色便有点骇人,目光一扫里面众人。

“是我。”蔡经理举手,开始主持会议。

会议进行五分钟后,出现了第一个牺牲者。

“杨经理,你什么时候变成一头牛了,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牵着你鼻子走?”坐在首座的男人冷讽。

负责业务的杨经理战战兢兢的解释,“因为兆明是我们公司长期配合的经销商,所以我才会答应给他比较优惠的价格。”

“是吗?”男人略带磁性的嗓音,此刻宛如冰霜般冷冽,“我们长期配合的经销商那么多,你是不是也要全部都给他们折扣?”

“当然不是,因为兆明进货的量比别的经销商都来得多,我想给他一点折扣应该也不为过。”

“杨经理,你是今天才干业务的吗?你厚此薄彼,若是让别家经销商得知这件事,大家也闹着要比照办理,到时候你打算怎么解决?”他的语气冷峻得让人喘不过气。

杨经理绷紧了神经,手心沁出了冷汗。

“我、我明白了,我会马上取消给兆明的优惠价格。”

接下来,连主持会议的蔡经理都无法幸免。

“蔡经理,你最近是不是很爱吃草莓?”

“没有呀。”蔡经理一脸莫名所以,不解自家总裁大人为何会突然关心起他的喜好。

“那你怎么会应征进来那批吃不了苦,整天只想休假的草莓族?”

“我……”蔡经理一时哑口无言。

接着,每名主管在做报告的时候,都难逃他严厉的批评。

会议室内,弥漫着一股窒人的低气压,所有人都在竭力忍耐。

其实,甘尔谦平时并不难相处,但只要一下起大雨,他就宛如被恶灵附身,瞬间变了个人。

没人知道原因,有人私下臆测,他其实患有人格分裂症,一到下大雨的日子,另一个人格便会跑出来吓人。

有人则猜测,在某个下大雨的日子,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这么讨厌下雨天。

也有人说,他心爱的女人在某个大雨中,抛弃他跟别的男人跑了,所以每逢下雨时,他的心情才会那么恶劣。

谣言有很多种版本,只有少数元老才知晓真正的原因,但这些元老们没人敢随便透露老大的私事。

会议结束已六点半,每名主管的脸上都如蒙大赦一样,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会议室。

看着空荡荡的室内,甘尔谦一双陰鸷的眼,瞟向窗外持续落个不停的雨丝。

良久,他才起身离开公司。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姊,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要出去呀?”江梓琪从二楼下来,发现姊姊杵在伞架边,一脸出神的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她赤着脚,踩着枫木地板走到她身边。

江梓绪收回眼神,望向妹妹,脸上挂起微笑。

“嗯,我跟珍珍她们约好了,今天要见面。”她从伞架里随手挑了一支浅米色的伞。

“雨下得这么大,我开车送你过去好了,你们约在哪里?”江梓琪瞟见屋外的雨不小,体贴的说。

她轻摇螓首。“不用了,你待会不是还要载妈去阿姨家吗?”

“还来得及,妈八点才要出门。我是怕你这么多年没回来,路都不认得了。”

江梓绪轻笑,“我打算到巷口搭计程车过去,你不用担心我会迷路。”

“那好吧。”见她坚持不让自己送,江梓琪也不再勉强姊姊,送她到门口。

撑开雨伞,江梓绪走进大雨里。

来到路口,平常总是随处可以见到的黄色车影,如今任凭她猛挥着手,却没有一辆愿意停下来,因为每一辆的车上都搭载了客人。

她只好往前走,看看到下一个路口,会不会有空的计程车。

陰霾的天空猛然传来一声闷雷轰隆乍响,她冷不防的被吓了一跳。

甫回神,便看见离她约莫六公尺远的地方,有个男人从一辆墨色的车上下来,他手里拿着一把黑伞,正要撑开。

当他颀长的身躯映入她眸心时,她胸口猛然狠狠撞了一下,没有多想,慌忙的就地躲进旁边的一辆车后,蹲下身掩住自己的身影。

她深深吸了几口气,想平缓胸口擂动得有些急促的心跳。

片刻后,她微微探出脑袋,窥探男人离开了没,眸光四下梭巡了一遍,没再见到那抹修长高大的身影,她这才慢慢踱出车后,摇首低喃,“我这是在做什么?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蚤动的心绪略略平息后,终于看见一辆空的计程车,她连忙伸手拦下,隐约听见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坐在后座,回头一瞥,蓦然看见那个她以为已经离开的男人,正举步追来,一如多年前她离开台湾那时一样。

她心头一震,连忙拜托司机。

“先生,麻烦开快一点。”

“那个人在追你吗?”司机从后视镜瞟见有个男人朝他们追来。

“……嗯。”她微微颔首。

司机大哥没再多问什么,一踩油门,不久就把他远远抛在后头,让男人无法再追上来。

江梓绪轻吐一口气,眸光没有焦距的投向窗外的雨中。

计程车就在她怔忡恍惚时,来到了餐厅,她走进去后,便看见有人在向她招手。

她一走近,柯珍珍便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梓绪,你这家伙,这几年想死我了!”

另一个好友苏蓉玉也热烈的拥抱了她。

“欢迎回来,梓绪。”

在两人对面坐下后,江梓绪含笑打量着她们。

“几年不见,你们两个变得妩媚又性感,我都快不认识了。”以前这两位好友总是一身T恤、牛仔裤的随便打扮,此刻两人薄施脂粉,各穿着一袭合身的裙装,显得女人味十足。

蓉玉浅笑着,将一头长鬈发拨往耳后,托腮瞅着她。

“倒是你,居然一点都没变。”她仍蓄着及肩的长发,搭配一身简单的素面衬衫与长裤,清纯的气质一如当年的模样,没什么变化。

“就是咩,仿佛时间只过了五天,而不是五年,一点改变都没有。”柯珍珍接着叨念,“你呀,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真过分!”

“对不起,因为在那边很忙,除了读书还要兼差打工,所以这几年一直都没有回来。”江梓绪歉然的道。

蓉玉关心的问她,“梓绪,这几年你在那里过得好吗?”当年她匆促离开台湾后,便断了所有的音讯,没再跟她们连络,直到她前天回来时,才主动约了她们见面。

江梓绪替自己点了客简餐后,颔首说:“还不错,你和珍珍呢?是在工作,还是继续读书?”

柯珍珍回答,“我在工作了,蓉玉还在读研究所,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不会再走了吧?”

“嗯,不会了。我之前在英国的百士集团工作,这次是特别请调回台湾的百士分公司。”当年约定的五年之期一届,她便立刻束装返回从小生长的家园,不想再在异乡多待一天。

“噫,梓绪,你的脸沾到脏东西了,靠过来一点,我帮你擦。”蓉玉拿起湿纸巾,替她拭去脸颊上沾到的一块污渍。

“谢谢,可能是刚才躲在车子后面沾到的。”江梓绪不遐细想的脱口说。

“你干么躲在车后?”柯珍珍不解的问。

她秀眉轻拧了下,沉默须臾才说。

“我出来的时候……遇到他了。”

“他……”柯珍珍一愣,接着恍然大悟的瞪大眼。“你是说甘尔谦?那他有看到你吗?”

“可能……看到了吧。”否则应该不会对着她坐的车子狂追,他的个性看来似乎完全没变。

“那他没说什么吗?”柯珍珍皱了下眉。

江梓绪轻轻摇头,“他没有机会说。”

忽然间,三人不禁都陷进了往昔的回忆里,忆起了在那段飞扬的豆蔻年华时,她所经历的那场轰轰烈烈,最后却以遗憾和苦涩收尾的爱情……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五年前。

那一年,她二十一岁,他二十五岁。

“梓绪,这是下个月的轮休表,你填一下,我晚一点再过来拿。”

“好,谢谢。”从同事小美手上接过轮休表单,江梓绪搁在一旁,先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后,才拿起轮休表,看见上面大部分的同事都已经填好了排休日,她能选择的日期并不多。

她在这家高级的健身俱乐部兼差打工已经有三个月,每个月能休六天,但星期六、日,只能有一人排休,其余的时间则可以安排两个人休假。

她垂目看着表单,思考了下,选了六天,填完后抬头,这才发现柜台前杵着一名年轻男子。

她露出礼貌的微笑询问:“甘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她知道他姓甘,每个星期一三五,会固定在傍晚六点半左右,过来健身俱乐部做两个小时的运动。

他有一张俊帅耀眼的脸孔,配上一副高大健美的身材,俱乐部里不少女客以及女同事都很哈他,听说有几位女客,在他健身时,借故想跟他搭讪,却都遭到很难堪的拒绝。

她还记得小美昨天是怎么跟她说的──

“梓绪,你知道他对那女人说了什么吗?”小美是他的忠实粉丝,每次一提到甘尔谦,便一脸迷恋。

“不知道。”见她一脸兴奋崇拜,自己虽然不怎么感兴趣,却还是随口搭腔,“他说了什么?”

“他说,”小美兴致勃勃的模仿着甘尔谦当时的表情,摆起一张酷脸,冷冷的开口,“给我滚开,不要烦我。怎么样,他很酷对吧?”

“嗯。”江梓绪含糊的颔首。

“不想要的就直接拒绝,我最欣赏这种男人了,好有个性。”小美满脸仰慕的说。

是很有个性,但是却也很伤人。不过不想扫小美的兴致,江梓绪只是在心里这么想,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很明白小美正热烈的迷恋着甘尔谦,说出这种话只会让她不快而已。

其实小美早就有个交往两年的男友,对甘尔谦,她就像在崇拜偶像一样的崇拜他,倒也不曾妄想跟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站在柜台前,甘尔谦浓眉下那双犀利的眼神睐向她,丢下一句话,“星期四晚上七点,俱乐部门口见,我来接你一起吃晚餐。”

她愕了下,须臾才明白他的意思。

“呃,那个,甘先生……”正要开口拒绝,就见他说完便往里面走,也不等她的回答,仿佛认定她绝对不可能拒绝他似的。

江梓绪轻蹙了下眉心,觉得这个邀约来得莫名其妙。

会不会是她会错意了?她狐疑的心忖着。

因为在这之前,虽然常会见到他,但两人之间并没有交谈过多少次,他突然约她一起吃饭,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奇怪。

想到他适才的态度,说约她,倒还不如说是命令。考虑片刻,江梓绪便决定那天不会赴约了,因为从头到尾她可都没答应他什么。

小美走回来,看见她已经填好休假日了,从她手上拿过来看。

“梓绪,你怎么都休星期四?”

“那天比较少人休。”她是最后一个填单的人,能选择的日期并不多。

“欸,对了,刚才我看见甘尔谦好像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他说了什么?”小美睁着一双好奇的眼问。

“没什么,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不是有意想隐瞒,而是这种事若是告诉她,以小美的个性,没多久,全俱乐部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然而自己却一点也不想成为八卦事件的主角。

“他居然会跟你打招呼,好好哦!”小美一脸羡慕。每次她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看她一眼,微微点个头而已,连说声哈啰都没有。

江梓绪笑了笑说:“他可能今天心情不错吧。”

“嗯,好像是哦,我刚才看见他嘴角上扬,好像在笑的样子,不知道是发生什么好事了?”

“……”一念掠过,江梓绪旋即失笑的摇首。他怎么可能会因为约了她吃饭而觉得心情愉快呢?她未免太抬举自己了。

铃声响起,她接起电话,用着清亮的嗓音对着话筒说:“您好,这是绿野健身俱乐部,请问有什么事可以为您服务?”

见她在忙,小美旋身离开。

接着开始忙碌了起来,江梓绪很快便将甘尔谦的事抛诸脑后。

一直到星期四晚上,她突然接到一通气冲冲的电话,这才再想起来──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在搞什么?为什么没有过来?”

从话筒里传来的凶恶语气,让江梓绪呆了下,这才记起这嗓音的主人是谁。

“甘先生,我并没有答应你什么。”她心平气和的解释。心忖应该是俱乐部的人给他她的电话吧,希望这件事不会在健身俱乐部里引起什么谣言才好。

“你说什么?!”听到她的话,甘尔谦气炸了,他难得主动邀约女人,她居然敢放他鸽子。

“你那天说完那些话,也没有询问我的意思便走掉了,我来不及拒绝你。”

他气得咬牙切齿,“那么你昨天看见我为什么不说?”

“对不起,后来我就忘了这件事。”

“你、忘、了?!”他怒沉着一张脸,不敢相信这女人竟然这么无视于他。

“请问甘先生,你为什么会突然约我?有什么事吗?”听得出来他恐怕是气坏了,她的嗓音依然很平静的问。

什么事?“江梓绪,你是在给我装傻吗?”他的话从齿缝里迸出。

“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很虚心的请教。

“你这女人!”她居然说不明白他为什么约她,他会约她吃饭,当然是因为对她……甘尔谦恼得一拳捶向墙壁。

“喂、喂……”江梓绪纳闷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

她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约她呀,值得他这么生气吗?还气得挂电话。

正当江梓绪一脸不解时,另一头的甘尔谦火大的握紧了手里的银色话机。

“该死的,你敢给我拿乔,我下次要是再约你,我就……”原本想脱口说他就不姓甘,但是话到唇边,却硬生生吞了回去。

他讶异于自己竟然会这么没出息,居然还想再给她第二次的机会。

其实他之所以会注意到江梓绪,并不是在绿野健身俱乐部,而是在她就读的T大,同时也是他的母校。

三个月前,T大办了一系列的座谈会,邀请一些杰出的校友回去,分享自己创业或就业心得给学弟学妹们,那天他受到邀请,要参加其中一场座谈会。

由于提早来到学校,他便在校内逛了下。

来到以前就读的商学院附近,见到三名女孩一脸不善的拦下一名正低着头,边走边看着手里一本书的女孩。

“几位学姊有事吗?”她从书本中抬起头。

“江梓绪,你要不要脸呀,居然去勾引茵琴的男朋友!”拦在她左侧的女孩一开口,便鄙夷的嗔骂。

面对突来的指责,江梓绪不疾不徐的摇头否认。

“我没有做过这种事,不知道为什么学姊会这么说?”

拦在她右侧的女孩闻言,尖着嗓诘问:“你还敢狡辩!有人说,看到你前天跟茵琴的男朋友坐在一起吃饭,有没有这回事?”

即使对方咄咄逼问,江梓绪依然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答腔。

“学姊的思考逻辑有点奇怪,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便算是有什么暧昧吗?那么上次我看见学姊跟一个学弟并肩走在一起,莫非你们已经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

“江梓绪,你敢胡说八道!”那名女孩气得凝眉嗔目。

“我只是以学姊的逻辑来做推论,”见她气得一副想咬人的表情,江梓绪笑了笑说:“学姊也觉得这么说很不合理吧?”

陈茵琴这才缓缓开口,“我亲耳听他说过几次,他满欣赏你的,你敢说你跟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吗?”

江梓绪哂笑的反问:“我也亲耳听过系上、还有学校里很多男生,都很欣赏学姊的才貌,难道学姊跟他们之间也有什么吗?”

陈茵琴柳眉轻拧,却又无法生她的气,因为她话里听起来并没有贬抑之意。

“那怎么可能,江梓绪,你少乱说。”左侧的女孩替好友抱不平。

“没错,是不可能。那你们又怎么能只凭谢学长说过欣赏我的话,就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环顾脸色不善的三人,江梓绪从容的续道:“再说,那天我们之所以会一起吃饭,是因为当时餐厅里坐满了人,只剩下我旁边还有一个空位,谢学长只好坐到这边来,并不是我们刻意约好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骗人?”右侧的女孩质疑。

“我是不是说谎很容易可以查得出来,你们可以询问那天中午到餐厅去吃饭的人,就可以知道了。”她眸光瞬向陈茵琴,脸上带着友善的关心,询问:“学姊,你跟谢学长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争执?”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天谢学长问我,是不是就算不是自己的错,男生也必须低头道歉,女朋友才会开心?”

“他真的这么说?”陈茵琴脸色微变。

“嗯。”江梓绪微一颔首后,诚恳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学姊,如果是对方劈腿的话,那就不值得原谅,因为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很难戒得掉,但若只是一些小事情,实在不需要太计较谁对谁错,那对两个人的感情很伤。”

其实就算学长没说清楚,她也能从他那天的话里约略推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大抵是两人吵了架,女方要求男方道歉,男方认为错不在自己而不肯低头。

只是当时没想到,因为这顿饭,她竟会被当成第三者,无端卷入这两人之间。

“想不到你那张嘴倒是挺会掰的嘛。”左侧的女孩冷讽。

“就是咩,事情又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说得轻松了。”右侧的女孩也附和。

陈茵琴深看她一眼,微微颔首后,朝两名同伴说。

“我们走吧。”

三人离开后,江梓绪继续低首看书,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那份从容不迫与悠然自若的神态,令甘尔谦对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后来发现她在绿野健身俱乐部里兼差后,不禁留意起她。

愈注意她,愈发觉她就像不起眼的桂花,虽然容貌不算太出色,却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幽香,令他不由自主的受到她的吸引。

他曾一度想按捺住那种心动的感觉,但是在压抑了三个月后,那种感觉并未消失,于是他决定采取行动。

没想到第一次约她,她竟然就放他鸽子,这不知好歹的女人!

站在绿野健身俱乐部的门口,甘尔谦绷着一张俊脸低咒。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