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一见钟情的祸水 第十章

“紧急消息由台湾传出,商业钜子苏采棠身染重病,全球股市陷入空前震荡,损失在三天中已累积超过美金兆元以上,全球各地的金融市场哀鸿遍野,各国的总统及财政总长都相继跳出来信心喊话,以稳定——”

“艾曼达集团总裁苏采棠目前病况未明,德国方面已片面宣布他病逝的消息,全国股市又再度重挫——”

“总裁生死末卜,艾曼达集团并未出面辟谣,苏采棠本人也行踪不明,集团摇摇欲坠,全球金融市场因而乱成一团。”

乔小绿拼命转着手中的遥控器,各家电视台都用头条新闻来报导此事。

“怎么会?他怎么可能会突然生病?!”她愕然不已。

她霍地由沙发站起来;太突然了,不可能的!

抓起话筒按下一组熟悉的号码,按到第五个数字时她又慌张的将话筒挂回去。不行,她得立刻回台湾一趟!

街回房里,翻箱倒柜终于翻出了护照。

六神无主的胡乱抓了几件衣物往旅行袋里塞,她抓着袋子就冲向大门,可在扭动门把的那一刹那,她顿住了。

她能回去吗?好不容易逃避到澳门来,再回去可以吗?

她答应爷爷不再见他,就算回去了,也无法见他啊……

旅行袋砰的一声由她手中滑落,硕大的泪珠跟着滴下,握着门把的手沉重到她几乎握不住,怎么也无法使出力气转开,她开始不住地低声啜泣,一声一泪,漫无休止,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怎能这么做?!你想毁了艾曼达、毁了苏家、毁了我吗?”苏民宗对着孙子怒不可遏的咆哮。

苏采棠坐在桌前,瞪视着前方,置若罔闻。

“你究竟想怎么样?!”苏民宗看见他一副冷漠不在乎的样子,心都凉了,痛心的问。

“这个问题爷爷还需要问吗?”他衣着凌乱,两眼布满血丝,脸上的胡碴也多日未刮,憔悴落拓的模样前所末见。

“你连自己都想毁了?”这是他那耀眼骄傲的孙子吗?苏民宗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没错。”他竟回答得相当干脆。

“你!”苏民宗气结。“就算你想毁了自己,也得把公司给我救回来,我要你公开露面辟谣,证明你好端端的没病,更没死!”苏民宗怒火中烧的说,想不到这小子会放出自己染病的消息,企图弄垮艾曼达,这小子疯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谁说我没病?我确实病得很重,重到几乎不能正常生活,你应该看得出来才是。”他冷冷的说。

自从绿绿走后,他没有一天能够安然入睡,他无心工作,更无心活下去!

“你!好,你这不肖子孙如果想看我死,就放任公司垮吧,等艾曼达真的垮掉的那一天,就是我死的一天、”苏民宗说完怒极的甩门离去。

苏采棠紧绷着脸庞,一股深深的疲倦感袭来,让他阖上了双眸,他不想伤害爷爷,但是他没有办法,失去了绿绿等于失去了世界,如果他所拥有的一切阻碍了他的幸福,那么,他宁可放弃一切,只求她回到他身边。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小绿,你到底跑哪去了,你知道苏采棠找你找疯了吗?!”咖啡厅里,小梅一看见好友后立即生气的数落。

“你没有告诉他我约你见面的事吧?”乔小绿马上紧张的问。

“没有,你要我别说的不是吗?”小梅看着她消瘦不少的容貌,觉得心疼。

她吁了—口气。“嗯,谢谢你。”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声不响就消失了?”她不满的追问。

“我……”她为难的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与苏采棠去一趟法国回来后就修成正果要结婚了?你这样突然消失成了落跑新娘,你知不知道苏采棠他——”

“他怎么了?”乔小绿立刻张大眼,心急的问。

“你没看新闻吗?全世界都在报导艾曼达集团总裁病危的消息——”

“这件事是真的吗?”等不及小梅说完,她急着追问。

“应该是真的吧,不然都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有出来澄清,放任公司无止境的损失,再这么下去,庞大的艾曼达帝国可能真的会瓦解。”

“啊!”乔小绿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

它无法克制地全身战栗起来。他真出事了,他真出事了……

“小绿,你先别担心,也许是外界的误传,你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看见她心乱如麻几乎要昏倒的模样,小梅赶紧劝她。

“我……”她慌乱地喘息着。“小梅,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请你帮忙。”

“我能帮什么忙?”小梅讶异的问。

“替我去一趟苏家,我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真的出事了吗?”她抓苦小梅的手,六神无主的说。

“那里是你家,你怎么不自己回去一趟,况且他如果出事了,最想见到的应该是你吧?”小梅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那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因为我……我答应过爷爷……”她说出了自己处境。

“什么,爷爷竟然这么对你?!”听完她的话后,小梅气愤得很。

“爷爷……也是不得已的,艾曼达不能没有继承人。”她落寞的说。

“可是这也不是你愿意的,他该要谅解才是,而且他疼了你这么多年,难道都是疼假的?”

“不,我相信爷爷是真心疼我的,只是我配不上苏大哥……”

“够了,既然爷爷这么对你,你又何必关心他孙子的死活……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个死心眼的人,如果没有确定苏采棠的死活,你是不会安心的,我替你走一趟就是了。”小梅说的气呼呼之际,看见她泫然欲泣的神情,立即投降的叹了口气。

“谢谢你……”话还没说完,乔小绿眼泪已滚滚而下了。

小梅既无奈又心疼,实在不知该拿这对苦情爱侣怎么办才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没事吧?”阳光灿烂,小梅小心的端详着躺在躺椅上的人,心惊的看见他灿烂的神采荡然无存,整个人跟小绿一样消瘦不少。

这两个人果然是一对苦命鸳鸯。

“不好。”苏采棠只吐出了两个字。

“你该不会真的得了绝症吧?”这也太突然了。

说实在的,她不太信。

“身体上的绝症没有,心理上的有。”他苦笑。

“唉!”她听得懂他的话,不由得叹起气来,原本来这里前多少有些气怨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让小绿这么委屈的走避,但现在看到他这副情伤的模样,任何埋怨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显然他的日子下北小绿好过。

“谢谢你专程来探望我。”虽然憔悴,他还早保有礼貌?

“这是我的荣幸吧?听说你不见任何人,会愿意见我,真让我很讶异。”

他勉强扯动嘴角,“你是绿绿的明友……说不定你会带来绿绿的消息……”他极度期盼的望向她、

小梅心虚的吞了口口水;“没有,我还是没有小绿的消息。”

“是吗?”他表情明显的浮现失望,眼神又变得黯淡无光。

她见了实在不忍,又答应某人不能说什么,可话放在心里,十分痛苦。“呃……我说苏先生,既然你没有得到绝症,干么不出来澄清一下?你公司都要倒了耶!”她忍不住问。

“何必澄清,如果倒了能让绿绿没有负担的回到我身边,那就让它倒吧!”苏采棠无所谓的说。

“如果艾曼达真的倒了,爷爷就更不能接受小绿了,她会没有负担才怪!”

他眼睛微眯,“你知道绿绿为什么消失?”

“呃……不太清楚,我猜的啦,哎啊,我只是关心你所以过来探望,既然你死不了,我就先回去了。”差点露馅了。说完她连头也没回就溜了。

苏采棠缓缓睁大黯沉的眼眸。“志鹏。”

“苏先生。”海志鹏由阴暗处走出。

“她出现了。”

“是,我会盯紧梅小姐,乔小姐一出现我会立即通知您。”

“谢谢你,但是请你暂时别惊动她。”他目光亮下亮,全身血液似乎又开始流动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太好了,他没生病。”乔小绿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庞终于有了血色。”嗯,不过他脸色不好,就跟你一样憔悴。”小梅无奈的说。

“是吗……”她的胸口又是一阵心痛的紧缩。

他果然也过得不好……

“艾曼达集团因为陷入总栽病危的危机里,目前的损失已难以估计,不少员工忧心饭碗不保,在日本出现了街头暴动,在纽约甚至有一名男子承受不了投资破产的压力跳楼身亡,马尼拉也有家庭企图自杀被救——”电视新闻又传来最新消息。

乔小绿神情慌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侮皱着眉,叹口气。“他说他想搞垮艾曼达,”

她瞪着好友。“他疯了?”

“是啊,他为了你疯了!”小梅感叹的摇头。

“他……”

“不过也许他有理智得很,事业垮了,爷爷就找不到理由说艾曼达需要继承人之类的话拒绝接受你了。”

“不,不能这样,他有责任的,他怎能这么自私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再这样下去会天下大乱了!”

“可是你要他怎么办?你再不出现,我想他真会生病,到时候还不是一样会天下大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你!”

“人家说的是事实嘛!”

“你不要胡说!”

“我哪有胡说,人家说红颜祸水说得一点都没错,我想大概没有人会猜到这次金融风暴的起因竟是一个女人,你一个人真是害死大家了,破坏力此一颗原子弹还猛!”小梅啧啧称奇的说。

“小梅!”都什么时候了,小梅还有心情消遣她!

“好嘛,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收拾残局?”

“我……我也不知道”她的心乱成一团。

“你真不愿意去见他?只要你出面,相信事情立刻就能平息。”

“可是我……答应过爷爷……”乔小绿绞着手,不安的低下头。

“那就没办法了,你就继续当你的祸水让天下大乱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台湾区数十万名受艾曼达风暴影响的员工,今晨爆发大型的街头抗议,抗议集团总裁不出面澄清生死之谜,放任集团败坏,一名员工竟当众要引火自焚,幸亏及时遭到制止——”

“啪”一声,乔小绿关掉电视,心里七上八下的无法平复。

事情越来越严重了,他真的想毁了艾曼达。

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小梅说得对,她是祸水,都是她害了大家,但是她也不想啊,却不知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她极度心慌意乱,此时传来了电铃声,让她惊吓得跳了起来。

是小梅吗?她起身开门。“爷爷!”开门后她惊愕的呆住了。

苏民宗看了她一眼后,迳自走进房子里坐下。

“爷爷……”她嗫嚅的跟着走至他面前。

爷爷怎么会来呢?

苏民宗先是对着她叹了一声,接着无力地摇摇头。“小绿,爷爷是否错了?”

她也摇头,不知该如何搭话。

“你回来吧,回来平息这场风波吧!”他突然敲着拐杖说。

“您要我回去?”她惊讶的看着老人。

“没错。”

“爷爷,您——”她绽出惊喜的表情。

“等事情平息后,你再离开。”他严肃着脸立即又说。

乔小绿脸上的惊喜瞬间僵住。“您……”

“抱歉,我也不想这么对你,但是我没想到那浑小子会搞出病危这一套,他想气死我,我没办法只好先依他,等事情平息后我会想办法让你再消失的,至于你的帮忙,爷爷会补偿你,纽约华尔街上一栋三十层楼的金融大楼就送给你吧!”

“爷爷。”她忍不住制止的喊出。

“小绿?”他看向她柔顺的脸庞泛起愤怒的红晕。

她深吸几口气后才能情绪平稳的开口说话。“爷爷,我愿意帮助您平息艾曼达的危机,但我不要您的任何补偿,我只是担心,就算平息了这次事件,我如果再次消失,苏大哥他是不是又会——

“这个你放心,这回我会安排妥当,只要让你出个‘车祸’彻底消失,他就会认命了。”他残忍的说。

“啊!”她心惊。

“小绿,请你可怜可怜爷爷,只要你肯帮忙,爷爷愿意——”

“够了,爷爷!如果您对我还有一丝情分,就不要再拿钱来污辱我!”她克制住怒火,不让自己失控的对爷爷大吼。

“我……唉,对不起,爷爷知道自己太过分了,我只是……只是急坏了。”他垂下布满皱纹的脸,忧心歉意的叹气。

“我知道……”

“你愿意帮爷爷的忙吗?”他恳求的问。

明知残忍,他仍执意这么做。

“为了艾曼达,为了挽救全球的金融危机,我愿意这么做。”乔小绿义无反顾的说,虽然知道回去是一种欺骗,但她别无选择。

苏民宗动容的看着她。他是汗颜的,也深知自己对不起她,但是不这么做,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回来了。”苏采棠对着面前的女人露出迷人的笑容,就像她只是出去旅行一趟回来般。

他一如平常的上前拥抱她,但只有乔小绿知道,拥抱她的手臂是颤抖的,他有些激动,除了她没有人看得出来。

“苏大哥。”她在他的怀里有些惴惴不安。

“回来就好,什么都不用多说。”他依旧笑得温暖。

“……好。”她柔顺的说,也确实不知该说些什么。

但是,下午他就搂着她出现在各家媒体上。

他震撼力十足的宣布他已经结扎,不打算拥有孩子,以后的艾曼达集团将采经理人制。

爷爷当场昏倒送医。

所有媒体乱成一团,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股市又将如何震荡,无人可以预知。

乔小绿盯着眼前笑得难解的男人,他的笑容她一辈子也看不腻,尤其他今天的笑让她感动又悲伤得想哭。

“为什么这么做?”

“我只要你。”

“但也不需要——”

“我知道是爷爷找你回来的,不这么做爷爷不会死心,我不要再次失去你。”他抱紧她,所有的酸苦情绪在瞬间爆发。

她咬着唇,晶莹的泪汹涌的滚下。“可是你这么做对爷爷太残忍了。”

“他终有一天会谅解的。”

“就算爷爷谅解了,苏家无继承人,艾曼达又会变成怎样?”她已经不敢想像后果了。

“不会有事的。”他肯定的说。

“为什么你这么有自信?”

“因为我早做了安排,就在你受伤之后。”

“我十三岁时,十年前?”

“没错,从那时候我就预料到有天要面对今天的风暴。”

“你——”她只能拉紧心弦,一句话也说不来。这男人对她真的太好了,好到她无以为报,好到她连悲伤都觉得幸福。

“别觉得对我愧疚,我心甘情愿的。”他温柔的吻去她的泪痕。

“但是我不能看艾曼达毁灭,爷爷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们的。”

“你知道纽特集团吗?”他柔声的问。”嗯,它是由美国希尔顿家族领导的集团,听说它的规模与影响力不输艾曼达,总裁艾蒙,希尔顿更是在业界以能力出众闻名……你怎么会问起这个集团?”

“我打算将两个集团合并成一个更庞大的新商业集团。”

“啊,如果两个这么大的集团结合,那全球的金融不都将控制在你们手中了。”乔小绿惊呼道。

“这就是利好,待会艾蒙就会宣布这个消息,并宣布新集团将以有能力的人担任总裁,以大家对艾蒙领导能力的信任,艾曼达的危机将会获得解除?”

“可是你不就让出了主导权?”

苏采棠笑了笑。“我从九年前就持续与艾蒙联络,甚至每年固定出国与他会面两次,而他也会定期走访台湾,这几年我们已经逐步敲定未来的合作机制,与他也建立了如兄弟般的情谊。

“他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衷心的祝福并且想帮助我。绿绿,这些年我工作得够辛苦了,我们所承受的压力也够多了,赚钱的事就交给艾蒙吧,我想犒赏自己带着你四处旅行,过着轻松的生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活。”

“你早就这么打算了?”她吃惊不已。”嗯。”

“不,我不答应,我不能让爷爷伤心,他如果知道你将艾曼达丢给别人,他会不能承受的。”

“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我真的累了,自从父母车祸过世后,我知道爷爷对我的期望有多高,所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讨他欢心。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伤害他我也心如刀割,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到还没遇见你之前,独自一人坐在公园的那种孤单空寂的生活,我真的好怕,没有人曾在我的脸上看到惧怕,因为我的笑容是最好的伪装,伪装到连我都几乎忘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他难受得皱起眉,双拳紧握到发疼。

“我不知道你竟然过得这么痛苦……”乔小绿不舍的抱住他。

“所以,让我任性这么一次吧?”

她看着他,心是痛的,却不得不摇头。“抱歉,我还是不能让你这么做,你必须阻止艾蒙宣布这件事。”

“为什么?”他愕然。难道她不想摆脱这一切,跟着他双宿双飞?

她忍着心痛。“爷爷说得对,你不能逃避责任,也许这就是你的、也是我们的命运,你不能将艾曼达交出去,我们已经这么不孝了,不能再这样对待他老人家。”

“你不赞成?”

“我……是祸水,竟然让你为了我做出这么疯狂的事,甚至还去结扎,我没有脸见爷爷,我该去向他请罪,当年我不该出现,更不该跟你回家,我成了爷爷的恶梦,枉费他疼了我这么多年,我该死——”乔小绿自责不已。

“该死的人是我!”

“爷爷?!”她惊呼,发现苏民宗不知何时竟然已站在门边。

苏采棠也是一愕。

苏民宗走到她面前,一脸的感动又懊悔。“小绿,是爷爷错了,你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是爷爷不好,爷爷根本是个自私又顽固的老头。”

“爷爷,您……”被他突来的话吓到,她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现在我才知道我给了采棠多大的压力,这几年他有多不快乐。”他看向孙子。“原来在你骄傲的笑容下,竟是生活得这么压抑,爷爷对不起你。”他的老眼湿濡,声音哽咽了起来。

“爷爷……”见他伤心的模样,苏采棠跪下了。“请您原谅我吧!”

乔小绿也跪下了。“不,爷爷,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变得这么不顾一切,我会消失的,我会遵守约定消失的,您原谅他吧!”她含泪磕头的恳求。

苏民宗阻止她继续磕头伤了自己,“孩子,他为了你都肯结扎丁,可见他有多爱你,爷爷也看破了,就算你真的‘消失’在这世上,我想我也只能等着失去这个孙子了。去吧,去做你们想做的事,爷爷不会再阻止你们了。”他老泪纵横的说。

“但是艾曼达……”

“艾曼达还是属于我们苏家的,只是换个人来帮我们赚钱罢了,没什么不好。”

“您真的同意?””嗯,我想这是最好的安排了,让我的孙子快乐,让我喜爱的小女孩有个好归宿,让事业用部同的方法延续下去,我早想开了,也不会造成这么多的事,老糊涂的我才是真正需要请求你们原谅的人。”

“爷爷……”乔小绿站起身,抱着老人喜极而泣。

“爷爷,谢谢您。”苏采棠也红了眼眶。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苏采棠注视着水亮宝石中灿烂的一点红。“水之火?!”

“嗯。”身着纯白新娘礼服的乔小绿笑得一脸幸福,而依旧璀璨夺目的“水之火”被镶在皇冠上,戴在她的头上。“美吗?”

“很美,就跟你一样美。”他笑得无比俊雅,脸上出现的是安心的神情。

“你不问问我,这颗钻石怎么会出现?”

他摇摇头。“苏家的东西迟早要回归苏家,更何况它一直都待在苏家,从没离开过。”

“你早知道它一直在我手上没遗失过?!”她一脸讶异。

“是啊,你只是在破坏了它后,气愤的将它藏起来了。”

“那你为什还要出五十亿想寻回它?”

“我想寻回的不是它,而是你,”

“啊?”

“傻女孩,你还不懂吗?你才是我最珍贵的宝石,五十亿只是一个数字,而你是无价的,五十亿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我有多么重视你,我渴望找回你的自信,现在看到你愿意拿出这颗已有残缺的宝石,我安心了。”

“安心?”

“是啊,我一直在等待你真正解除心理的障碍,唯有这颗宝石见光,才是我真正可以放心的时候,因为那代表你已走出束缚,我终于找回十三岁以前那个满鼻子雀斑的大眼女孩了,”他笑得温柔。

“苏大哥,我、我爱你!”

乔小绿激动得一把拥住他,哭得浙沥哗啦的,让他心疼不已,就要进礼堂了,可现在新娘子的妆全花了,恐怕得延迟进礼堂的时间了,但是他不在乎,只要是她,他愿意站在教堂前等她一辈子……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