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万年小乖乖 第七章

五年后

从公司大楼走出来,纪琳琳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今天她有事比较晚下班,没想到已经六点半了。

看来待会儿回去之后。肯定又会挨念了。

果然,回到租屋处,她才刚开门,马上听见一个稚女敕声音喊道:"妈咪,你今天好晚喔,你明明说会早一点回家的。"接着,说话的人儿咚咚地跑到玄关处迎接她。

"对不起,今天的工作比较多。"纪琳琳边将高跟鞋放进鞋柜里边回着。

"好吧,那就原谅你。"小小人儿很能体谅妈咪的辛苦。

知道被原谅了,纪琳琳温柔笑着地蹲下,那小小人儿马上跑进她怀里。

"妈咪,欢迎你回家。"

纪琳琳抱着心爱的女儿,亲了下那粉女敕女敕的脸颊。"妈咪的宝贝,你今天乖不乖呢?"

她不客气的点头。"很乖。"

纪琳琳被她给逗笑了。"既然这么乖,那么今天晚餐不管你想吃什么,妈咪都答应。"

"太好了,那我想吃可乐饼,可以吗?"

"当然可以。"

纪琳琳又亲了下女儿,看见沙也加走过来,她站了起来。"沙也加,今天辛苦你了。"沙也加是个中学生,她的学校就在女儿就读的劫稚园附近,因此她以钟点方式聘请沙也加陪着女儿,在她放学时顺便带女儿一起回家,直到她下班。

沙也加也住在这栋大楼,她是房东洋子小姐的女儿,洋子小姐几年前和先生离婚,跟她一样是个单亲妈妈。

沙也加腼腆地笑着。"不会,小语她今天很乖。"

"妈咪,你看,连沙也加姐姐也说我很乖吧。"小小脸蛋上有着骄傲。

真是的,一点也不懂得谦虚的个性和某人还真是很像。

"阿姨,那我先回去了。"

"今天谢谢你,明天也要麻烦你。"

"好。"

"沙也加姐姐,再见。"

"再见。"

沙也加回去之后,母女俩一起走进客厅里。

纪琳琳看着和室桌上的画。"你刚刚在画画吗?"她用中文问着,她也教了女儿说中文,并要求女儿在家里时都说中文。

"嗯,沙也加姐姐说我画得很棒喔。"

纪琳琳看着女儿的画,是画小朋友在玩游戏,就如女儿所说,她画得很不错,是个小小画家呢。"嗯,画得很好,你把它画完。"

"好。"纪语坐下,继续画着。

看着女儿画画,纪琳琳一脸心满意足。

到日本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和严律森结婚两年,她始终没能怀孕,所以在两人短短一个星期的恋爱试用期间,她根本就没想过避孕,也因此有了小语。

以为自己和严律森的缘份,随着她离开台湾,已经划上句点,不料她却有了他的孩子,这样的新缘份,还真是奇妙呢!

记得知道自己怀孕,她真的很惊喜,当下便决定生下肚子里的小宝宝,因为那是严律森的孩子。

不过突然有了孩子打乱了她原本的人生规划,她只能向松并教授道歉,无法当他的助理,然后在怀孕七个月时,回到台湾。虽然她有日本居留权,但这是她和严律森的孩子,她希望孩子在台湾出生,拥有台湾国籍,相信在天国的爷爷也会非常高兴她这个决定。

记得她回到台湾,好友唯琪到机场接她,见到她大腹便便的模样,惊讶得当场呆住,回过神后心疼的骂她很笨、很傻。

她笑笑地接受好友又傻又笨的批评,内心真的很高兴自己有了严律森的孩子,怀孕期间,她每天心情都很好,天天期盼孩子能健康出生,也许因为她是满怀喜悦迎接孩子,因此小语从小就是个爱笑的孩子,非常可爱。

小语六个月大时,她又回到日本,一来她无法安心在台湾居住,很怕哪天走在路上遇到熟人,会被知道小语的存在,再者,她回到日本继续进修。

看着女儿,她的五官很像她,但眉宇之间却跟严律森一模一样,或许正因为如此,小语的个性一点也不像她,反而有着她父亲那股自信骄傲。

她并没有让严家任何人知道小语的事,因为女儿是她的,她想过了,也许她永远不会让他们知道小语的存在,又或者等女儿够大了,可以理解大人的世界,那时她才会告诉她,她父亲是谁。

当年,在公公婆婆预定回台湾的日期的一个星期后,她主动打电话回台湾给两位老人家,电话那端,公公一直要她回台湾,甚至追问她在日本的住址,她安抚着疼爱自己的公公婆婆,挂上电话吋,始终没有透露自己住的地方。

也许公公婆婆听出了她的不愿意说出,因此后来并没有再追问,之后公公婆婆移民去了美国,而她在特定的节日会寄上卡片,五年过了,她和严家有所联系的,就是每年的一张新年贺卡,和偶尔的电话问候。

至于严律森,虽然网路发达,住在日本也可以知道台湾的事,但她并没有特意去注意有关他的任何新闻,倒是每年来日本看她两、三次的好友唯琪,总会跟她提起严律森的事,不过都是批评的话,例如说他是个坏蛋,但事业怎么会做得那么成功!纪琳琳一点也不讶异,因为他一直都是个出色的男人。

让她困惑的是,五年来他居然只有过一次绯闻,而且没有再婚。

不过他是不是有女友,为何没有再婚,那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宝贝,这辈子她满足了,没有任何奢求,只希望小语平安健康长大。

在取得了硕士学位之后,她很幸运的找到了目前的工作,而小语也在一年前离开托婴中心,开始上幼稚园了,其实她也可以不用工作,可是她并不想动用那笔赡养费,也许可以留给女儿,现在她有能力赚钱养她。

"你在这里乖乖画画,妈咪去厨房做可乐饼。"

"好。"纪语点头。"妈咪,我可以吃两个可乐饼吗?"

"没有问题。"

"总裁,您现在要直接回饭店吗?"

"对。"

走出会议室,严律森身旁的助理马上打电话让楼下的人将车子准备好。

一年前太仁集团成功的收购了日本一家营养食品企业,这是他这一年来第三次来日本的东京。

走出办公大楼,车子已经在大门口等候,正要上车的严律森忽地瞄到从对面大楼走出来的下班人群里,闪过一个他非常熟悉的面孔。

他的心猛地震了下,会是她吗?

"总裁?"严律森身旁的助理不知道总裁为何看着对面的人潮不上车。

"我有点事,你先回饭店。"

说完,严律森大步地跑向对面去,身后的助理则是一脸困惑的看着他。

从斑马线走到对面,现在正值下班时刻,大街上到处是人,严律森知道想要在这里找人,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他就是不想放弃,努力从人群里寻找着当年飞走的那只蝴蝶,他的前妻,纪琳琳。

严律森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找了几遍,始终不见那惊鸿一瞥的人儿,难道是他的错觉?可是他明明就看见了……

也许他真的看错了,纵然知道她住在东京,但东京何其大!严律森正打算要放弃,转过身,看见纪琳琳手上提着纸袋,从一家面包店走出来。真的是她!

严律森站在大街上,很多人从他身旁经过,还有不少人转头看着他,但完全不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的视线始终在那多年不见的人儿身上,内心有着无法形容的喜悦,那比收购任何一家公司都还要来得叫他撼动和兴奋。

然后,她也看见他了。

"律森?"

从面包店走出来,纪琳琳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正东京召见严律森,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看错了,但那双看着她的黑眸,视线是那么样的浓烈,让她不禁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他也是这么看着她的。

心跳得非常快,她看见他走向她,只能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

"嗨,好久不见。"严律森神情沉敛,但那微扬的嘴角透露了他的心情。

"好、好久不见。"纪琳琳有些心慌且心虚的点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到日本工作。"

"是吗?"她感到自己的手心因为过于紧张而冒汗。"很高兴见到你,不过很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尽管他不知道小语的事,纪琳琳还是有些害怕被他发现,也许他不会在乎他们的女儿,但她就是不想让他知道。

严律森不是没有看见纪琳琳脸上那抹不太想见到他的神情,但他很想见她,而且好不容易遇见,他一点也不想就这么让她离开。

"等一下!"他走上前,"一起暍咖啡。"

"什么?"

"你不是说了,如果我们在异地遇见,要坐下来一起喝杯咖啡,难道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他提醒着她当年说的话。

纪琳琳当然没有忘记,只是她没想到他居然记得她况的话?可是她急着回家,虽然有沙也加陪女儿,但可以早回去她还是想早回去。

"你有事?"

"对。"

"那好,把你的电话和住址留给我,反正我会在东京待好几天,有空我会去找你。"

什么?他要去找她?纪琳琳心跳得非常快,她当然不能让他去找她。"其实我没有那么赶,我们去喝咖啡。"

两人就近的走进一间西式餐厅。

听见纪琳琳只点了杯咖啡,严律森微皱了下眉。"别只点咖啡,现在是晚餐时间,叫点东西来吃。"

"没关系,我不饿,你吃就好,喝完咖啡我就走了。"结果严律森山跟她一样只点了咖啡,表情不悦地将菜单交还给服务生,纪琳琳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她不是说了,如果他饿了可以点东西吃吗?

她看见邻桌几个女孩频频往他们这桌望过来,她知道她们是在看严律森,不只是她们,其实刚刚一走进餐厅,就感觉到很多女人看着他,从以前他就是个深具魅力的男人。

严律森一点也不在意那些无聊视线,他的目光始终放在坐在他对面的女人。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很像电影场景的对白。虽然老套,可是他真的想知道她过得好吗?

纪琳琳微微一笑。"我过得很好,谢谢。"五年前她绝对想不到他们真的会一起坐下来喝咖啡。

"当年你离开台湾之后,我父亲对我很不谅解。"

这一点她也知道。"对不起。"她猜公公后来移民去美国,多少和她离开台湾有关系吧?一想到这里,她就想向他道歉。

"干么跟我道歉,不关你的事,都是我的错。"服务生将咖啡送上来了,严律森搅了下没有加任何东西的黑咖啡,随即喝了一口。

纪琳琳没想到他居然会说是他的错,就她所认识的严律森,不太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五年不见,他依然英俊挺拔,眉宇之间更多了一点老练,让那张充满自傲霸气的脸庞,不再那么让人感到剑拔弩张,多了份沉稳的他,全身散发出三十五岁成熟男人的魅力,怪不得女人都会忍不住回头看他,如果不是两人以前经历了许多事,她猜自己也会被他吸引。

"对了,我听说你回到日本之后,并没有再进修,为什么?"

"我……"此时她的手机响起,纪琳琳看了下号码,是女儿打的。"对不起,我到旁边去接听电话。"

见他点头,纪琳琳拿着手机,走到前方去接听,小语打来问,有没有记得帮她买最爱吃的布丁蛋糕?她当然记得她的宝贝说要吃的东西。

回到座位时,纪琳琳决定要走了,因为和他真的无话可说,有一起喝过咖啡就好了,而且,她真的很怕他一直追问她在东京的生活,怕他会知道小语的存在。

"律森,不好意思,我必须走了,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

"刚刚是谁打电话给你?"他就是忍不住想知道。

纪琳琳不知道他为何会问谁打电话给她,也许只是好奇,但想起打电话给她的人,她笑得甜蜜。"打电话给我的人,是找这辈子最重要也是最爱的人。"她很爱宝贝女儿的。

严律森绷着脸,看着她的目光深沉得让人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因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纪琳琳才会感到很紧张。

"我走了,再见。"也许是太过紧张了,当她伸手去拿刚刚放在桌上装有布丁蛋糕的纸袋时,一个不小心,纸袋整个掉在地上,她吓了一跳的立刻蹲下捡起。

"里面的布丁蛋糕不知道有没有摔坏?"

"布丁蛋糕?"严律森扬起眉。"你的男人喜欢吃那种东两?"他记得她以前不爱吃那种东西。

"什么?"纪琳琳看着他,然后会意过来,知道他误会了她刚刚口中所说的那个最爱的人,但她并不打算澄清,就让他误以为是那样也好。"对,她很喜欢吃布丁蛋糕。"

看见纸袋里的布丁蛋糕并没有摔坏,这一次她小心拿着,微笑说道:"律森,很高兴遇见你,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快乐,希望你也是,我走了,再见。"

纪琳琳有点心虚的想快点离开,以防被那男人给看出什么,因此直到走出餐厅,她都没有回头,当然也没有看见背后那双黑眸一直紧凝着她,表情深奥。

离开餐厅,回到饭店的房间里,严律森一进门,便为自己倒了杯酒,大口饮下,试图缓和内心那有些激动的情绪。

在东京的相遇,让他真的感到很兴奋,然而想起那女人一脸幸福的说她已经有了最爱的男人时,俊颜绷得死紧。

他知道她一直和他住在美国的爸妈有联络,透过母亲每次打回来的电话,偶尔提到她的事,感觉她似乎并没有交往的人。

母亲经常从美国打电话给他,不外是问他有没有交往的对象,并催促他快点结婚生子,毕竟他是严家的独子,严家得有继承人,至于父亲,他已经不想管他了,当然也不会过问他再婚的对象。

如果父母亲知道五年来,他不想再婚的原因,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忘记过纪琳琳,心里面也只有她一个人,会不会气得昏倒?

五年了,他花了五年才让自己明白,他想要的女人一直只有她。

她离开的第了年,他并没有太多感觉,了不起就是感到烦闷罢了,因此他将时间和精力投注在工作上,试图忘记她,反正他会找到其他女人来代替她。

她离开的第二年,在找不到可以取代她的女人同时,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思念起她,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常去"深蓝海岸",也曾在半醉酒的情况下,和主动送上来的女人发生关系,但,始终无法获得满足。

她离开的第三年,方腾居然建议他去日本把纪琳琳找回来,还嚷嚷要他别死撑着什么大男人面子,不然等她嫁给日本男人,他会后悔的,他为什么要去找一个自己要离开的女人?他没有砸了方腾的吧台算他走运,但他也气得大半年不再去"深蓝海岸"。

她离开的第四年,他试图和他觉得不错的女人交往,也就是有着不小知名度的性感女明星杨安蒂,那是他这么多年来的一次绯闻,但一个月后两人分手,除了频频上报让他觉得很烦以外,他很清楚,自己对她一点也不动心,然后才知道,他一直拿很多女人来和纪琳琳比较的同时,不就代表着自己不曾忘记过她,那身影一直在他的心底。

他爱她,却把她逼得离开台湾?方腾替他分析了他的爱情,因为他不曾真正爱过人,一旦爱上就会变得有些钻牛角尖,特别是他们婚前发生了那样的误会,最后方腾再次劝他去日本找她回来。

不是说找她就找她这么简单,自从她去了日本之后,始终不曾和他联络,也没有动用过他给她的钱,就算和他父母亲联络,但也没有提起过他,让他莫名的感到有些胆怯起来,她是不是真的如她离开前所说。已经忘了他?

这一年来,他来日本东京多次,每次在路上,仙总是往车窗外看,想着如果有缘,他们会不会有天就在路上相遇了呢?

今天果真相遇了,但似乎迟了一步。那女人说她已经有了最重要且很爱的人了,还记得当她说这句话叫,表情足那么样的甜蜜,那发自内心的甜笑,让他明白,她不是在对他说谎,而是真的已经有了其他男人。

这些年来,一直将对方给放在心里,并念念不忘的人只有他,而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他,一阵强烈苦涩涌了上来,叫他难受得眼眶湿润起来,不得不闭上眼睛。

今天再见到她,他才发现自己对她的思念有多深,而她的不在乎、她的急急想离开,让一头热的他感到很受伤,以前,在他冷漠以对时,她是不是也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呢?

现在,他体验到她当时的心情了。

怪不得她会离开,并想忘了他,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也许他们之间真的缘份已尽……

同一个时间里,纪琳琳紧抱着女儿。

"妈咪,为什么你今天晚上一直抱着我?"纪语感到好奇怪。

"你不喜欢妈咪抱你吗?"无法对女儿说因为她今天见到她爹地了,心情很忐忑不安,因此才会紧紧抱着她。那个男人说他会在东京待几天,也许几天后她才会平复,不再感到不安。

"我当然很喜欢妈咪抱我,只是我已经长大了,你不用常常这样抱着我啦。"

纪语一副小大人口吻说着。

"你哪里大了,你才四岁耶。"这么快就不要妈咪抱抱了,想以前她不抱她还不行呢。

"可是我已经会自己刷牙洗脸,还会自己穿衣服,我已经长大了。"纪语骄傲的宣示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妈咪,你快点交男朋友好不好?"

纪琳琳看着她。"难道你干妈又对你说什么了吗?"这些年来,唯琪每次打电话来,总不忘要她快点交个男朋友,还老劝说,就算大入不需要,小孩总是要有个爹地吧!

小语有她这个妈咪就够了,没有把拔应该无所谓吧,毕竟她很爱她。

"小语,你告诉妈咪,你会想要有把拔吗?"

纪语想了下。"妈咪,你说的把拔,是像俊介他爸爸一样,会抱着他举高高,还会陪他去运动场赛跑,和他一起骑脚踏车,还会开车载他出去玩,是那样的把拔吗?"俊介是她班上的同学,他总是说他把拔怎样怎样。

听女儿羡慕的说着,纪琳琳知道女儿的答案了。

"我想要有把拔。"纪语非常纯真自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是吗?"

"干妈说,如果我想要有把拔,那么就要叫妈咪赶快谈恋爱,交男朋友,这样我才会有把拔。"

纪琳琳苦笑,她就知道是唯琪教她的!不过小语心里其实也想要有把拔,这个年纪的孩子,看见别人有把拔,会羡慕是一定的。

"小语,那你喜欢伸二叔叔吗?"伸二是洋子小姐的弟弟,对她和小语都很照顾,也曾说过喜欢她,愿意照顾她和小语,只是她一直拒绝他,小语会想要像伸二那样的把拔吗?

"伸二叔叔?"纪语想了下。"我不喜欢伸二叔叔。"

"为什么?"伸二明明就对她们很好。

"不知道,我就是不喜欢伸二叔叔,妈咪,你喜欢伸二叔叔吗?你想跟他谈恋爱吗?"纪语嘟着嘴问道,一脸很担心妈咪会那么做。

"你放心,小语不喜欢,妈咪就不喜欢。"若她以后真的要谈恋爱,那么对方首先要让小语喜欢他才行。

其实她租小语目前这样的生活也很好,她只要有女儿就够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