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为吃卖身 第一章

三更半夜,饥饿感悄悄袭来。

“好饿,不知道厨房里还有什么吃的?”刚上完茅坑的小女孩抚著肚皮,准备绕过前厅到厨房找吃的。

她边走边咬著挂在胸前,用红线吊著像一串糖葫芦的白色石头,这是她无意间捡到的石头,後来爹把石头磨成葫芦状,娘说是避免她饥饿时没东西吃给她做的。

“这么会吃,将来谁娶了她谁倒楣。”

“怎么办,照她这样吃,我们家迟早会被她吃垮。”

自门缝透出微弱的灯光,屋内传来父母的咳声叹气,门外小女孩犹豫著该不该推门而入,要去厨房一定要经过前厅,迎著夜晚的冷风冻红了她的鼻子,她搓揉臂膀,双腿早已站得发麻。

“我跟红芳苑的李管事熟,他常来买包子,我看问问他红芳苑缺不缺姑娘,拜托他给我们找个好的门路。”

“你要把她卖掉?”

“难不成你要留著她,等她把我们家吃空?送人别人也不见得愿意收养她;给她找婆家,光看到她那么会吃就吓跑,更别提她要嫁人还得给她准备嫁妆,这又是一笔开销。”

“可是她毕竟是我们的亲生骨肉,而且她年纪还那么小,根本什么都不懂,那么早把她送到妓院好吗?”

“你以为我愿意呀!只是我们自己都快养不活,我们仅靠卖包子维生,还要养五个小孩,若她不是那么会吃便罢,怪只怪她命不好,投胎到我们家。”又是一阵长声吁叹。

“好吧,你是一家之主,你看著办吧!”

爹娘在交头接耳说些什么呀?怎么那么久都不回房去睡?她真的好饿,可是从门缝看去,他们脸色似乎很沉重,表情很严肃,要是进去吵到他们,说不定明早就没包子吃,还是不要惊扰到他们好了。

算了,就饿一晚,明早再来找吃的。

忽然,一阵诱人的肉香飘入她敏锐的鼻子,她不自觉的开始移动脚步走向香气来源,来到了後门,未关阖密实的木门透了一道月光进来,只见门槛前矮阶上一群人正在分食。

“大熊,这只鸡腿给你先吃,小丁,这鸡翅给你……”为首的是个看起来没比她大多少的小男孩,一双灵活的大眼睛透著慑人威严,“不可以抢,每个人都有份,不够的我们等会再去王大户家拿。”

王大户是镇上有钱人,为人贪婪霸道,强取豪夺,还曾经买包子不付钱,所以,她讨厌王大户。

“好啦,大家快一点吃,吃完了才有力气干活。”

看他们狼吞虎咽,害她口水直流,她也好想吃。

隔著一道门,只要一推开就可以拿到,热腾腾、香喷喷的食物就在她眼前,她好想伸手去拿。

“走吧,我们去找吃的。”霍地那个小男孩站起,吓得她缩回头躲在门後,生怕被他发现她在偷看。“大熊、小丁你们跟我来,其余的人先回破庙睡,阿猫、大牛,我不在,由你们保护弟兄。”他神色若定的指挥。

“是。”众人回话。

真的好威风!小女孩听著门外充满威严的青嫩嗓音,要是她就不敢那么大声说话,一方面她是姑娘家,说话要轻声细语,隔壁刘姊姊是这样说的;另一方面说话太大声肚子容易饿。

真的好饿!

门外没有了声响。

她悄悄凑近一只眼,木门外冷清清的街道上空荡荡的,早已不见刚刚那群小孩的身影,她打开木栓,推开门,东张西望。

他们去哪了?倏-,她想到她好像听到他们要去王大户家。此时,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声响,她拿起胸口的假糖葫芦含进嘴巴里,真的好饿。回头看屋内灯火未熄,爹娘还在讨论大事,她根本没机会去厨房找吃的。

她转回头,考虑片刻,反正饿得睡不著,不如就跟去看看凑热闹,看他们想做什么?

±±±

往王大户家的路上,冷清清的都没什么人,她很快就发现三个人影在王大户家围墙外鬼鬼祟祟。

她躲在街角暗处窥看,但好奇心驱使著要她挨上前。

他们在干么?

“我丢石头之後,屋里跑出人,小丁和大熊,你们看到人就跑,分两头跑,听到没?”小男孩严肃的道。

“好的。”

月光下,她看到三个人比手画脚,比带头的小男孩高大的孩子露出腼-的笑容。

“今晚王大户请县令吃饭,大部分的人都在前厅送县令了,除了负责看守的家丁,厨房里剩下很多饭菜。”

一听到饭菜两个字,小女孩眼睛都亮了,耳朵竖得好长。肚皮不争的气发出咕噜哀鸣。

“谁?”小男孩警觉的叫问。

怕被发现的小女孩紧张的蜷缩著身躯。

“喵。”一只野猫自屋檐跳下。

“原来是只猫。”小男孩语气明显的松口气。“好啦,大熊、小丁,你们准备了,要跑快一点。”

小男孩拾起地上小石头,朝围墙内使劲一掷,“铿!”的响声後,咆哮和狗吠惊动了整栋屋子。

“是谁干的?”门打开的瞬间,大熊和小丁在家仆持棍跑出屋後,收到躲在墙角的小男孩使的眼色便头也下回的跑开。

“又是那两个小孩,快追,你们这边,其余跟我来,这次绝不能让他们给跑掉。”一声斥喝,许多人自屋内追出。

咬牙切齿的吼声在黑夜中让人骇怕,“臭小表,还敢来,上次给你们逃掉,这次非抓到你们不可。”

一会儿全部的人都追了出来。

这时躲在角落的小男孩趁机大摇大摆的走进宅子里,小女孩东张西望了下,决定跟进去瞧瞧。

她小心翼翼的跟著小男孩绕过後花园到厨房,心中不禁讶异他对这屋子的熟悉,简直像这屋子的主人。

“真多好吃的。”只见他从锅子橱柜里拿出许多包子糕点,还有剩菜剩饭,看得小女孩口水直流。

趁他没注意,她偷抓了一个包子塞进嘴巴,接著第二个……

“你……”小男孩注意到木柜後的她,低喝一声。

糟了,被发现!小女孩大惊失色,直觉後退。

“别想跑。”他张牙舞爪的逼近,大手探向她,却没料到刚熄火的锅缘还很烫,手肘立刻烫出一块红肿,“啊,该死的!”

小女孩害怕的吞了下口水,连忙逃跑。

“站住。”快手一捞,抓住她的小手用力一扯,白胖肥嫩的手上掉下三颗包子,她圆睁著眼错愕的看著他,小男孩狰狞的道:“好啊!臭丫头你好大的胆子,敢偷吃我的包子?”

“谁……谁说这是你家的包子?”小女孩抬起清澈眼瞳,即使心底害怕的打颤。

“这是我拿的就是我的。”

“劝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要大叫了。”小女孩旋即扯开喉咙,“啊——”小男孩慌张的放开,她趁机挣脱,扭头就跑。

“别跑!臭丫头。”气急败坏的他扛起装了半满食物的麻袋,急忙追上去。

完了!她分不清东西南北,直觉的随手抓了东西扔过去。

“哎唷,该死的!”小男孩头上肿一个包。“臭丫头,我不会放过你,你给我逮著,我一定会把你头发割掉,手砍断……啊!”又凌空飞来一支锄头。

他急忙闪身,不料却撞到一旁堆得人高的柴薪,“轰隆轰隆”的整批木头垮下,他大惊的赶紧跳开,险险被木头压死。

这臭丫头肯定是他的灾星。

“有贼呀!”巨大的声响引来送完客的人。

“小七。”突然围墙外传来呼唤。

接著是杂沓的脚步声,“快来人。”有人发现了他。

小女孩连忙躲进树丛花圃。

“可恶!臭丫头,你就不要给我遇到,否则我会要你好看!”小男孩咬牙切齿,恨恨的喊。

他回头看後头冲来一群凶恶的家仆,正穿过长廊,趁著那些人还没追上来,赶紧翻墙逃离。

小女孩蹲在树丛中,目送著所有人追小男孩去,庭院里恢复一片寂静,她才缓缓的爬出树丛。

“那小表手脚真快,一下子就溜得不见人影。”

觑了觎门外的大人注意力全在搜索刚逃走的小男孩,她悄悄的半蹲身子,自众仆人背後逃离现场。

直到确定没人发觉跟上後,她掏出藏在怀中的包子,拍了拍。虽然差点被那精明厉害的小男孩逮著,不过,今天真是丰收的一天。

她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大口。

她边定边吃著,吃光了怀中包子,舔著手指的残香,还是有点饿,她反射性的想取下怀中的假糖葫芦,却落了空。

不见了!

她低头拉开衣服,她的糖葫芦不见了!

一定是掉在王大户的庭院里。回去了给爹娘发现送她的糖葫芦不见,肯定会发脾气,再要是给爹娘知道她半夜不睡,跟著人跑去偷东西也会大发雷霆,这下怎么办?

正当她烦恼不已时,忽然,黑云罩顶,她失去了知觉。

当她醒来,她身处一座山寨,一个土匪窝。

±±±

“乖徒儿,就是你!”齐非仁眉开眼笑。

历经千辛万苦,走遍大江南北,跋山涉水,终於万中选一的挑中这小男孩,也就是眼前被他五花大绑,倒吊在树上的毛头小表。

名为小七,没有姓,在黄树镇称霸。

“臭老头,你想干么,还不快放开我?”小七咆哮如雷,扭动著被捆成肉粽的身躯。

齐非仁站在树下品头论足的审视,这个在流浪儿中被他一眼相中的街头小霸王,他双目炯亮,唇红齿白,俊秀的脸庞蕴著坚强不屈的傲气和倔强,而且筋骨奇佳,是练武的奇才。

年仅十二岁却带领著数百来个小孩,有的小孩岁数还比他大,他有想法的领导流浪的小孩画定地盘,不畏外来侵略,甚至连当地乞丐都让他三分,俨然是孩子王,让人不得不对他竖起大拇指。

这样筋骨奇佳,有领导天赋的小孩怎能埋没,於是齐非仁开始苦口婆心,威胁利诱的要他点头拜师,但都无法打动这小表的心。

最後眼看时间紧迫,他只好……

“亏你还说什么你是威吓一时的疯侠醉丐,我看是疯人醉汉。”小七悻悻然,眼睛机灵转著。

“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堂堂男子汉,四肢健全,当乞丐已经很可耻,不去讨食,年纪一大把,一脚都都踏进棺材里了还来干绑匪,嫌没有人为你送终就说一声,我会叫我的徒子徒孙去城隍庙里拿一副上好棺木……”

“呸呸呸,臭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关系,我会好好改造你、磨练你成人。”齐非仁双手擦腰,一副自信嘴脸。

“去,你老而不死不会找别人?大街上那么多乞丐随你去挑去找,你想要什么货色都有。”

“反正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他怕他时间不多了。

“臭叫化子,你这老怪物,老不羞,死老酒鬼,我死也不要拜你为师,劝你最好快放了我,否则我登高一呼,众徒子徒孙吐口水都把你淹死。”小七低咒,朝他吐了口痰。

齐非仁轻易闪过,笑咪咪的道:“别白白浪费力气,劝你乖乖听话认我做师父,不听话只是自讨苦吃。”

“谁要听你的。”小七咬牙切齿。

瞧瞧这怪老头一身褴褛,像个迈遢的老乞丐,身上还绑著可笑的十二个破麻袋,又没装钱,典当也没有店收。

而乞丐素来和他们街头混混是井水下犯河水,相安无事,谁知这老头一出现,就像好逸恶劳的癞痢狈整天黏著他,同情他那么老了,就算乞讨也不一定要得到饭,就下料一时善心大发招惹煞星,听听这老头说那什么疯话,倒吊他就为了收他为徒?

“我猜一定是你这糟老头武功太差,品行不良,所以才没有人要当你徒弟。”

开什么玩笑,他堂堂街头小霸王,有权有势,混得好好,人人当他老大,干么矮这糟老头一截?

之前是可怜他招收不到徒弟,又坚持报给食之恩,要他随便教什么武功,他随便学学安慰一下老人家,谁知这老头就得寸进尺。

甚至要他冠上他的鬼姓,什么齐小七,骑小七,那他一辈子下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不行!他要逃!

“你这红鼻子糟老头,我可警告你,我小七可不是被吓大的,你别以为你武功比我高一点,我就会怕你!”

“小子,你应该高兴我看上你!”齐非仁邪笑的掐了下他脸颊肉。“啧啧啧,看不出你一身细皮嫩肉。”在他半逼半哀求半讨好之下,资质聪颖的小七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学了几招,可是,他要的不只这些!

小七毛骨悚然,他该不会遇上吃人肉的妖怪!“你这死不要脸的老头,我哪里犯著你,你要这样对待我。”听说许多老头都有恋童癖,看他笑得诡异,他身上窜起鸡皮疙瘩,心里告诉自己不怕不怕,他可是黄树镇的老大。

小七倔强的扬起眉,“我在我的地盘当老大开心得很,不想拜你为师听懂没?”

“由不得你,我看上谁就抓谁,从今天起你是徒弟,我是师父。”齐非仁双手擦腰宣告。

本以为找一个没有武功,又没有念书的小表很容易摆平,只要拿糖果哄一下就可以拐回君山。

但,他错了!

这小表滑溜得像泥鳅,三不五时给他搞失踪,学轻功给他学到跑去躲,还好他机警在他身上放了千里香。

他可是自己费尽吧辛万苦逮来的丐帮继承人,没让他答应继承丐帮怎能让他跑?

五年前,为了避免帮中分裂,齐非仁临去时下了道命令,五年後年度丐帮总会时举办比武大会,以选出下一任丐帮帮主,这五年就让想当帮主的人准备。眼看今年丐帮大会就要召开,这小表还那么不识好歹的老跟他玩失踪的游戏,真要把他活活气死!

一定要强迫他立下字据,再把绿竹杖及帮主信物碧玉环塞给他,到时就算他想否认也来不及,然後他就可以逍遥去。

小七一个头两个大,“我说过我不会拜你为师!”

瞧瞧他说这什么话,教他武功活像求佛祖!他怎能如他意,“嘿嘿,你就认命吧!”拍拍他的头,齐非仁朗声大笑。

那笑声差点没震破小七的耳膜,苦於双手被反剪缚於身後,他没办法捂住双耳。想他横行霸道多年,而今真要命丧这疯老头手中?

蓦然,眼前一黑,他失去了意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