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东帝戏蝶妃 终曲

秋意缠绵,山野间的豆麦已成熟了,薰风卷起落下来的豆叶,如同一只只耀眼的金色蝴蝶,翩翩飞舞。

一袭俭朴的布裙,秀发以荆钗绾起,蝶痕挽着药囊微笑地走着,绕过一大片青翠森林后,便听到淙淙流水声。

他的衣物和弓箭被随意地扔在地上,竹篓里有着几只中箭的肥美野兔,看来今天收获颇丰喔!她算算,这么多只,还可以送给隔壁的邻居加菜,他们一定很高兴。

他仍是个最剽悍勇猛的猎人,依旧沉迷于狩猎的激昂兴奋。只不过,他猎杀的对象不再是活生生的人,也不再是一个国家。

他在瀑布下冲洗身子,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身上,胸膛峻整宽阔,修长挺拔的双腿站在大石上,水花冲击着他,每一寸肌理是那么紧张有力,傲岸俊美。胸前有一些颜色已转淡的疤痕,那是爆炸时留下的,但并无损他的英气,他仍像是最漂亮的野兽。

背部的青龙烙印已消失了,他冲人爆炸的山洞里把步蝶影救出来后,那烙印便奇迹地消失。

二十年将至,上古四灵不再守护四皇子,而他命中注定要承受的死劫也终于偿还了。

收回紧盯住他的视线,蝶痕小脸晕红地低下头为他收拾好地上的衣服。

“蝶儿,过来。”不用回头他便知道她来了。“扑通”一声,他跳到水里,挥动着黝黑的手臂悠游起来,水花四溅,他宛如溪流里最灵活的大鱼。

“快过来。”他扬声命令着,醇厚的嗓音如诱惑。“水很凉,快来。”

她站在岸边,心里天人交战着,采药忙了天,那冰沁凉爽的河水的确是一大诱惑。但是,要她像他那样褪去衣衫地在荒郊野外悠游……

“快下来!”他由水里冒出来,湿透的长发贴服在脑后,露出刚棱轮廓,紫瞳精粲炫亮,灼灼地盯着她。

试探性地把一只脚深入水里,真的好凉好舒服,可是在这里?

她还犹豫着,他却矫捷地抓住她的脚踝。

“啊!”尖叫中,她整个人直直栽到水里。

他得意地狂笑着,奸计得逞地抱住她曼妙的身躯,上下其手,大吃豆腐……

“不要,轩辕焰!你放手啦,啊”又是一声惊叫。“不要!不要放手……我怕……”

衣衫湿透的她仅能紧紧地攀住他颈子,她虽会游泳,但这里的水位好深,她够不着地,双足只能踩在他脚上,两人身躯相贴。

他吻着她,由嘴儿、到脸颊、粉颈……湿淋淋的身躯紧贴着,需要更紧密火热的缠绵。

他邪气地呵弄她的耳垂,经过他的男性气息吹拂,粉颊涌上薄薄红嫣。“小蝶儿,你可真是害羞啊!到现在还不敢正视你相公的身子吗?嗯?”

他们回到山谷后,在师父的主持下完婚了,正式地拜天地,成为人生中惟一的伴侣。他不再是青龙皇子,不再拥有三宫六院,他只是她的夫君。

“别这样……”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两人倚在大石边,她望着他的眼,轻声问着。“焰,你会后悔吗?后悔为我放弃了荣华富贵,放弃封地,放弃皇子身份,到山野来成为一名平凡的猎户?”

一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事情能有如此美好的转折。被火焚后,他的伤势一痊愈便宣布退位,将东夷禅让给一仁慈睿智的部属统领。

他带着她离开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回到她自小生长的山谷里。

“我为什么要后悔?”他紧拥着她,两人额头相抵,气息交缠。“我放弃的,不是皇位,不是封地与荣华富贵,而是血腥、仇恨和杀戮,‘皇子’这个身份带给我的,只是诅咒。我只要你,蝶儿,你是我惟一真正拥有的。”

紫瞳依旧炫亮如炬,只不过,燃烧在其中的,不再是狰狞掠夺的火焰,而是热情与希望。

蝶痕无言地偎着他,感受他炙热的体温,她是感谢上苍的,曾经绝望地以为这条路再也走不下去了,曾经以为她对他的痴恋只是悲哀的宿命。

但老天爷却如此怜惜她,给了她一个最好的结局,给了她一个全新的轩辕焰。

不再冷酷嗜血,不再掠夺,不再轻贱生命,他懂得生命的可贵,懂得为她而珍惜自己。

温柔地挽起他的手,她道:“我们回去吧,我来烧一桌好菜让你跟师父和师兄下酒吃,他们最喜欢跟你拼酒了,今晚你们三个啊一定又会喝得酩酊大醉。”

她拉着他想站起来,他却强悍地将她压在大石上,坏坏勾起邪笑。“蝶儿乖,先给夫君我一个吻。”

她粉脸羞红地嗔他一眼,樱唇一噘便在他颊上落下一吻。

一吻完,她便想抽身而退,他有力的大手却紧扣住她的柳腰,反守为攻地狂吻她,将她吻得天旋地转,站不住脚地往水里滑……

“你,不要……你说你只要一个吻的……”

“那是刚才。”他戏谑的嗓音饱含欲望。“小娘子,我现在就饿了,你得负责喂饱我!”

水花四溅,在娇吟中,两个纠缠的人影慢慢变为一体。

在某些方面,他还是像头魔魁的野兽呵!

薰风吹拂,美丽的花瓣轻轻飘落到水面,绯红点点,粼粼水波中有着绝美的风景。

*****

若干年后,他们辗转听到了一个消息。

残暴无道的轩辕无极终于被激愤而起的暴民推翻,他放火烧了皇城,也一并烧毁了曾叱咤一时的苍宇皇朝。

对他们而言,那似乎是很遥远的事。山谷的生活平静恬淡,枫红叶落,又是秋风起兮,江水日日潺潺……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