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血红的偶像 尾声

弧状的岛形,地势忽而高耸、忽而平坦,并且共存著岩壁、洞穴等天然景观,还有苍翠大树围绕其中,地形极?特别,而且非常有利於藏匿。

正因为地形的特殊,佟准与新的合夥人才决定把召唤研究所的总部设於此处,以利往後“厮杀”时,可占地利优势之便。另外,他们还加强了总部建筑物的设施,保全系统更是使用了最严密的设计。

除此之外,还有长短枪枝、狙击手、手榴弹,连机关枪都摆在暗处以便使用。阵仗虽夸张,却不得不陈设,只因敌人并非正常人类。

“所长,东方迷丛真会找上门来?”都近月了,东方迷丛却一直没有动静,教人忍不住猜测,他是否对水滴丧失了兴趣?

“他会来,他一定会来的!而且我要他非来不可,唯有逼他现身才可以擒住他。”佟准也在孤注一掷,他有把握,水滴将是控制东方迷丛的唯一利器。

副所长还是不敢太乐观。“他的超能力很可怕,我们该怎么制住他?”

“他的超能力有缺点,只要我们忍过一分钟,他的超能力就会消失,回复到正常人状态,到那时候,他拿什么跟我斗?更重要的是,我手上握有水滴,只要把水滴推出来,保证一个子弹都不必使用,他就得认输!”

“所长有把握?”副所长虽提出问题,但他心里却很佩服佟准的先见之明与老谋深算。

他得意一笑,道:“我计划了多年,全部的心血全赌在这一次,当然要把每一个步骤都设想妥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出在水滴身上,她居然拒绝跟他合作!哼,没关系,她抗拒不了多久,一旦擒住东方迷丛,不信水滴不投降!

“所长运筹帷幄的本领真是高竿,我佩服。”

“放心吧,虽然东方迷丛从我手中逃脱过两次,但事不过三,我绝对不会容许第三次失败发生。”佟准十分有把握地下了结论。

水滴靠在窗边,看著窗外的新景物。青山翠绿,阳光普照,景致极优极美。可惜在这片美丽的景物之下,潜藏著恐怖的危机。

美丽的表相背後总是藏污纳垢?

为何那么多人习惯用虚伪欺天瞒地?

她的自由被掌控著,她没有办法逃离准伯伯的监控。

“东方迷丛,我们是不是永远都见不著面了呢?我很盼望你来兑现承诺,送我戒子呢!”她幽幽喃语。在失去自由後,总不断怀念起跟他相处的每一个过程。“东方迷丛,你会来吗?你能来吗?这地方布满了陷阱与危机,你该来吗?你敢来吗?!”

她叹息著……

“现在的我好比落难公主,一心期待屠龙英雄现身相救。”她边想边笑自己天真……不,是耍白痴。身处危险境地,她竟然还满心满脑的童话情节。

“这样的水滴怎么值得被他爱?!好怪,东方迷丛为何会爱上我?好奇怪、太奇怪了……”她再度失笑了。

这世上不自量力的人还真多,不衡量自己的斤两就敢跟他挑战,难不成……他们以为他的心地变善良了。

“少爷。”古愿冬离他一步距离。自从接到薛立莫的通报,确定水滴被软禁的讯息後,少爷并没有大发雷霆或是下达救人指令。他反而异常安静,安静到令人毛骨悚然。

“愿冬,问你一事,倘若我不理会水滴,你会不会认为我绝情?”语气依然平静。

古愿冬吞了吞口水,因为他决定把性命豁出去搏一搏。“少爷的问题让我觉得……很多余。”话一说完,他动也不敢动。

要知道,向来以自我为中心,要宇宙随他意念转动的东方迷丛,是不容他人抓住心思的。

东方迷丛逸出一抹无害的微笑。“愿冬,你的胆量有变大的倾向。”

闲言,古愿冬为自己松了口气,却想替佟准哀悼。那傻子,怎么会认为斗得过“神只”呢?东方迷丛对他的放纵只为嬴得水滴的芳心,他的心思只会为她而转动,谁能活、谁能胜,全在水滴一念之间。

“不过认真细想,我的问题确实多余且没有意义。”东方迷丛取笑自己的无聊。

“少爷何时要行动?”佟准的行踪他们一清二楚。

“我的忍耐也到了极限,是该行动了。”

开始了。

空气里有著不寻常的躁动,连安静的云朵都开始变化飘移,不再平静。

环境的变化影响了众人的情绪,隐约中总觉得有大事即将发生。不管是召唤研究所的成员,或是训练有素的黑道人物,每个人都下意识地开始警戒,一种恐怖的氛围不断在扩散中。

“把水滴带出来。”佟准赶紧下达指令,倘若今天的怪异气象是出自东方迷丛,那么就是水滴该出场的时刻了。

不一会儿,水滴被拎了出来。

她直视著佟准,不发一语。

佟准露出笑容,努力地解释道:“水滴儿,你不要责怪准伯伯,其实准伯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不领情呢?”

她不答腔,一双清澄杏眼瞅著他瞧,眼睛一瞬也不瞬地,逼得佟准尴尬地别过脸,不敢与她对视。

“你乖乖站在我身边,要是东方迷丛来了,你要负责把他留下来。”他只能狼狈地下令。

“你要杀死他吗?”她终於开口。

“不,我不想他死,我打算运用他的超能力,所以你要负责说服他听从我的命令,倘若万一……万一他不受控制,我也没有办法,只好下毒手。”

水滴难过地道:“佟伯伯,听我最後一次劝,不要跟他斗,你斗不赢他的。”她担心的是佟准。

“不准对我没信心!”佟准无法接受被轻视,眼神变狠。“要是他不听话,我保证你们一定会死一个,永远都见不著面!”

“死一个?阴阳相隔?”她以前并不在乎死亡这件事,但不知怎地,只要想到永远见不了东方迷丛,她就会喘不过气来。

忽然间,空气又开始起了不正常的波动,一股无形的能量似乎在敲打著天地。

但太阳仍高悬天际,金黄光芒也照映而下,这种奇异的躁动让?人的情绪更加不安。

东方迷丛出现了!

他缓缓走来,步伐自然悠闲,浑身上下散放著夺人魂魄的独特气息。然而,微笑的唇瓣却化?尖锐的利剑,直射向与他对峙的敌人。

他摆明了不把处於战斗状态的敌人们放在眼中,自若的表情正是在嘲笑所有的戒备全是多此一举。

尽避枪枝、子弹、手榴弹一应俱全,亦是人类肉体所无法承受的致命武器,但……他们忘了吗?他不是人类,就算他的超能力只能维持一分钟,不过对付这些人绝对绰绰有余。

该怪佟准没有找来大批国家正规军队。唯有大张旗鼓地运用战争武器对付他,他才会死的惨烈些。

想是佟准顾忌水滴尚未研发出新药剂,导致他不敢大肆张扬,深怕被占了便宜,於是只能暗地找黑道助阵。

只是,黑道人物能奈他何?

见著东方迷丛,佟准胆怯了起来,立刻把水滴押出来当人质,好逼他就范。

“你……东方迷丛!你最好束手就擒,否则害了水滴,後果你自负!”佟准抢先威胁他。

“你来了。”见到东方迷丛,水滴满心欢喜,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身处险境。他平静的表情给她力量,他一定可以替她挡除危险。

“是啊,我来了,我来带你走。”东方迷丛示意她耐心等候。

“你走得了吗?”佟准狂吼。他们到底有没有把他摆在眼底?“水滴的性命掌握在我手上,你没瞧见吗?”

东方迷丛终於正眼看他,薄唇勾起魔性的笑,疑惑地反问:“佟准,你怎么会天真地以为,用水滴就可以威胁我?”

“当然可以!你不是深爱水滴吗?你舍得让她出意外?让她死去?”倘若不在意,当时水滴中毒时也就不会放她回来,更遑论他此刻还现身来救佳人。

“我是爱她。”东方迷丛温柔地说著。这是特意送给她的爱语。

明明听过几回了,但每次总会被震撼到迷醉恍惚。

佟准得意洋洋地道:“这就对了!既然爱她就好好听话,不然你会害她出事。”

东方迷丛冷睇佟准。“倘若我不肯听话呢?”

“你怎么可能不听话?”佟准有十足十的把握。“我知道你爱她爱到无法由自拔,否则不可能三番两次饶过水滴,我了解你的心思,所以你也不必白费工夫地装傻。听我劝,乖乖就范,否则我会杀死水滴。”

“你那么想杀她就杀吧。”东方迷丛听烦了。

“你……”佟准大吃一惊。“你别以为用这招有用,我不会上当!”他有把握,东方迷丛最後一定会就范。

“我没兴趣跟你对辩,我只是想告诉你,想杀水滴,无妨;拿她的性命威胁我,没用。”

“你……你不重视她?”难道是他估计错误?

“不,我很重视她,也只会重视她。倘若她因为爱我而死,我亦会公平地回报她同等级的爱。”他说的轻松,却代表著生死与共的坚决。然後,绝俊的脸庞被噬人的阴影吞没,寒瞳射出渴血的光芒。“只不过,我会先整肃你,之後再去陪她。”

“你……你……”冷意不断地由脚底板窜起,蔓延至全身,佟准支支吾吾地接不了话。

“你还要跟我斗吗?佟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你,怎么会赢?”

“呵、呵呵,我不会上当……我不会被你的几句话吓著!”佟准心如擂鼓,胃不断翻绞。

“佟伯伯投降吧。”缄默不语的水滴开了口,言谈间,对东方迷丛的决定是全盘的接受与相信。

在很早之前,就在她第一次准备解剖他之时,东方迷丛就说过,他们是同一种人,拥有同一款生命历程的人。既然心灵相通,自然会有相同的作为,他的决定并不令她意外。

佟准胆寒,恐惧感全往脑门冲!

“不……”佟准狂叫,突然转身用力掐住水滴的脖子。在他碰触到水滴的一瞬间,狂风倏起,刮起的风势卷成涡漩状,直向前冲。这股强大的能量第一个攻击的目标就是碍眼的枪械与保镳。随著狂风扫过,轰隆隆的声音响彻云霄,从未预期会见到这种阵仗的黑道人物全傻了眼,自保都来不及,遑论攻击对手。

风速不断增强,而且狂风像有生命般地只袭击固定区域,会有这种状况当然是因?东方迷丛的操纵。不一会儿,粗厚的树木折断、枪械乱飞,埋伏於暗处准备狙击东方迷丛的黑道分子也不断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有几个人还被狂风吹起,摔落在远方。

佟准傻眼。明知他有超能力,但他却乐观地以为,单单用水滴就可以逼他就范,没料到……

砰……

枪声响起,狂风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一分钟过了,脸色苍白的东方迷丛仍有气力扣下扳机,将佟准的手臂打出一个洞,让他疼痛地跌坐於地。

血不断地从佟准的手臂上流下,染红了大地。

“下一枪,就是你的脑袋。”东方迷丛有礼地告知。

“不……不……不要……不要杀我……”颈间的寒毛全竖立起来,他不断哀嚎狂叫。

“不要求饶,太难听了,难听到让我觉得恶心,更想封住你的口!”左紫右黑的眸光散出杀气,枪管直指他嘴巴。“好吵……”

“不要杀人!”水滴连忙扯住东方迷丛的衣袖,小手包握住他的手。“不要!我不喜欢。”

东方迷丛侧首,温柔的表情只许她瞧见。“他欺负你。”

“饶过他吧!就当是送我重生的礼物。”在佟伯伯掐住她的那一瞬间,对他的情分就断得乾乾净净了。“我不想在重生的这天又染上血红绝色。”她央求道。

“是吗?”

她点头。

双眸流转著对她的怜惜,他同意了。“好,我顺遂你的心愿。”

“谢谢。”笑意漾上她的眉眼。

他爱煞她开怀的表情,这一让他觉得很幸福!

东方迷丛招来古愿冬收拾善後,而接获指示的古愿冬立刻领带下属,将参与今日战役的敌人,全数关进召唤研究所的新总部内等候发落。接下来可要好好地做“教育”与“沟通”的工作,以後只要有人胆敢泄漏今日之事,必死无疑。

佟准等人大概作梦都不会想到,总部居然变成牢笼,还困住自己。

“好久不见,有想我吗?”东方迷丛拥住她,走到另一隅,在天空下细细吻著她的粉颊,这抹甜美的滋味,他期待好久了呢!

俏脸嫣红,她羞赧地点头道:“有想你,我曾经好害怕,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幸好你会想我。”他满意地噙住她的粉色樱唇,纠缠一番後才放过她。

她轻喘,素手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著他稳定的心跳。

“我当然会想你,知道吗?我忘不掉你眸中的悲伤,我更记得与你约定的承诺,我一直等候著你的到来,等著你来执行我们的约定。”话才说完,一抹黑紫交错的光芒闪进她眸内。戒子,是独一无二造型的戒子,而且还是一对。

“送你。”不多言语,他直接表示。

水盈盈的眼眸泛出泪光来,她哽咽。

“我实践了诺言。”东方迷丛知道自己终於打动她。

“我知道。”她接过独一无二的戒子。“我收下它,也执行我的承诺。”

她终於属於他。

又是缠绵的一吻,两人沈醉在情海里,许久後,才并肩前行。

“水滴儿,之後我们要怎么过日子才会有趣呢?”东方迷丛诡异地问著水滴意见。“不如,我们携手来颠覆这个世界好不好?你对掌控世界有没有兴趣?”

水滴皱起精致的五官,摇头道:“不!我才不要。”

“你不要?”他不解?“占领世界是很有趣的游戏喔!”

“一点都不有趣,统治世界会很麻烦,我不想过那种日子。”水滴义正词严地说道,并正视著他。“还有,我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你以後怎么勾引我、哄诱我、迷惑我,我都不会协助你恢复超能力。”她决定遵从薛立莫的建议。

“这么狠?”他只想笑。

“是,我是狠,而且这是我最新的执著,我会努力维持这项决定。”

“如此一来,我的超能力岂非成了半调子,永远没有正常发挥的机会?”他自嘲起来。“如果这是结局,那为何要让我与为不同?早该在我出生时,就让我当个正常人类,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虽然东方家族的长老没人可以命令他行事,但他不得不怀疑老天爷的玩笑未免开得太无聊。

“你先别妄自菲薄啦!其实你大大有用处的,我研究你的精神仍然会持续下去,不会荒废掉。”她兴致勃勃地诉说她的想望。“我告诉你喔,我打算从你身上挖掘出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用来造福人类,协助人类进步,你的地位不凡呢!”她仍得靠他研发新药剂。

瞧她兴高采烈的表情,东方迷丛忽然间懂了、也明白了。“原来我与生俱来的超能力,是为了认识你而存在,并不是为了什么皇帝大梦。”

“呃,好象是耶……”她不好意思了起来。

他挑眉,姿态狂野极了。“也罢,看来我只能认命了,谁教我落入你手中,只好由得你随意宰割我……”

好煽情的话喔!

“没办法,谁教你是我的『偶像』,我最爱、最爱的『超级偶像』!”她笑,清脆娇语响彻绿野间。

风极平、气极静,他们不是平凡人,却期许在未来的生命旅程里,只做平凡事。

全书完

编注关於楼寂灭的故事,请看花蝶系列。《我著魔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