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自己找老公 第十章

站在纽约最好的表演舞台上,林纲和他那位世界知名的大提琴手师兄一起站在舞台上,深深一鞠躬,感谢台下漫天价响的掌声。

这临时增加的大、小提琴双重奏,凭借的是两人的深厚友情,而非事前的安排。

林纲立即步下舞台,毕竟今晚是他师兄的大提琴独奏会,不是他的,他不该霸占别人的舞台。

大老远的,唐雨鄂已经飞奔向他。

「老公,你好捧!」

「谢谢!」台上他所演奏的帕格尼尼的「二十四首小提琴随想曲」的其中一段,为的是献给他挚交的大提琴手师兄,也是为了她。

而就在两人要从后台走回观众席,继续聆听表演会,却有人挡住他们的去路。

「对不起。」林纲客气的说。

唐雨鄂则一脸雀跃的看着她那才华洋溢的老公,根本没去注意到其它人。直到林纲那一声对不起,才让她转过脸──

「牛叔?」

在这全是外国人的城市里,牛若愚那一身唐装及身后那一堆黑衣人,不论站在哪里,都突兀得叫人很难忽视他的存在。

「雨鄂小姐……」牛若愚哭笑不得。

「牛叔,您怎么会在这里?」唐雨鄂太过开心,开心得忘记牛若愚出现,对于跷家的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我是来接妳的。」牛若愚的眼神瞟向她依靠的林纲。

他当然对林纲不陌生,在调查林纶的身世时,林纲也是调查重点。

「来接我?」唐雨鄂此时才回过神,牛若愚开口说要来接她,这表示爷爷掌握了她的去处。

霎时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拉着林纲转身就跑,「老公,我们走!」

可她一转身,眼前又是一大排的黑衣人。

「雨鄂,怎么了?」林纲不明白现下是什么情况。

「牛叔!」唐雨鄂转过身来看着牛若愚。

「雨鄂小姐,妳知道老爷的脾气,他说请你回去,那……」牛若愚一脸为难。

「我不要,我不回瑞士!」她的嘴翘得老高。

「不回瑞士、不回瑞士!老爷现在在林家,我们回林家,林家在办小小姐的喜宴呢!」牛若愚怕极这个大小姐的脾气,她要拗起来,可不好应付。

「我知道,我从林家跑出来就是不想见他。牛叔……从小您最疼我,您知道我回去见爷爷,我们一见面就会吵架,他要是一生气,血压又会升高,您……」硬拚不过,只好使出撒娇功,对付这一向疼她、又心软的牛若愚。

「小姐……妳也知道老爷的脾气,他都知道妳和姑爷在纽约了,如果妳不跟我回去,事情会越弄越僵……」

「我不,我就是不要!」她拉起林纲就往前冲,不信有谁敢拦她。

「小姐……」

可没一分钟,他们便被人墙团团围住了。

「牛叔……」

「小姐,对不起,我是奉命行事。」牛若愚万般无奈。

「雨鄂,没事的,我们早点回去也好,是该见见爷爷了。」林纲一脸笑意劝说,当起和事佬。

「我回去只会和他吵架嘛!」她的态度软化不少。

「他是爷爷,我们不跟他吵架,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不要急。」

因为林纲的几句话,居然让雨鄂小姐乖乖点头,而且展露出美美的笑容,这……眼前是他从小看到大的雨鄂小姐没错啊!

「好,牛叔,我们跟你回去!」

★☆★☆★☆

他们坐唐家的专机回台,这一路牛若愚差点瞪凸了眼。

因为那从小什么事都没做过,连喝杯水都要人倒的唐雨鄂,居然腻在林纲的身畔,又是递茶水、盖被子,又是撒娇,完全像个小女人,往日在家里颐指气使的神态全不见了。

在飞机上睡个好睡,她带着甜甜的笑容,拉着林纲走进林家。

在林家客厅里等着他们的自然是唐家老爷子,唐赢。

而且明明来做客的,可是林家大厅里一个林家人都没有,只见他一身标准唐装外加一支龙头拐杖,身边站着一堆黑衣人,活像香港黑社会老大。

唐雨鄂没被这阵仗吓到,一脸开心的拉着林纲走向唐赢。

「爷爷。」林纲居然是第一个开口打破僵局的人,然后轻声对她说:「雨鄂。」提醒她叫爷爷。

她这才乖乖地叫了句,「爷爷。」

「我还以为妳不会说话了。」唐赢怒气难消,拐杖在地毯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我……」唐雨鄂正想顶嘴。

「雨鄂……」一听见林纲轻柔的呼唤,她再不高兴也只有闭嘴。

「怎么?妳把雨给弄昏还跷家,连个去处都没说,这些事妳难不成都有理?」

「那你不分清红皂白就要把我嫁掉,这样就对了吗?」

「我不对?我有什么不对?妳已经二十二岁,本来就可以结婚,帮妳找户好人家,是我这个做长辈的责任,我哪里错了?更何况我是随随便便就把妳嫁掉吗?这林家可是我千挑万选,而纶儿的人品、才能,有哪一样不好?妳居然还弄昏雨?」

「迷昏雨是你逼我的!」

「那跷家也是我逼妳的?」

「本来就是!我不走,难道等着你回来再随便把我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吗?」

「什么随便?女孩子家的婚事本来就是由家里的长辈做主,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我还指腹为婚哩!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由你的安排,该学什么、该懂什么。我讨厌这样!雨乖巧,你骗得了她,可是我不要,我的人生、我的婚姻、我的男人,由我自己决定!」

「妳、妳……这是有教养的人所说的话吗?什么妳的男人?妳的婚姻一定要我说了才算!」

「哈、哈,来不及了,老公我已经自己找好了,而且我非常的爱他,我要定他了!」

「没有我答应,谁也不能是妳的丈夫!」

「哼!我们结婚一个多月了,证婚人还是你最喜欢的林纶,你有本事改变吗?」她笑着反问。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改变不了的事!」

「你错了,我就是你永远无法控制的!」

「妳!」唐赢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让他苍老的脸看起来更加凶恶。

「雨鄂……」林纲试图缓和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

「老公,是他太过分,我就不信他有本事拆散我们!」

林纲真不知道过去那二十二年来,这对祖孙俩是怎么生活的?每天这样吵吗?

「这世界上还有我办不到的事?」唐赢趾高气扬。

「你能拿我怎样?」唐雨鄂根本是在火上加油。

「若愚,把她给我捉回瑞士去!」唐赢真是气疯了。

「你敢!」唐雨鄂跟唐赢同样的火爆脾气,不是任何人可以改变的!

嗯……或许有一人可以。

「有什么我不敢?」唐赢嘴角的那抹笑,叫人看了不寒而栗。

唐雨鄂这才发现,这老恶魔不是在开玩笑。

「若愚!」

「老爷。」牛若愚应声。

「还不把她给我带上飞机!」

「这……老爷……」牛若愚左右为难。

「我嫁给他了,你不可以把我捉回去!」

「妳跟着我姓唐,我没点头,妳什么人也不能嫁!」唐赢和孙女摃上了。

「你敢!」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敢』两个字!若愚!」

「老爷……」

「快!」唐赢不耐的催促着。

「不!」即使再三反抗,但抗议无效。

「爷爷……」林纲不得不开口。

「我回瑞士了!」他被唐雨鄂气炸了,已顾不得其它。

就这样,唐赢带着唐雨鄂坐上专机回瑞士。

「老公……」生平第一次,唐雨鄂觉得她的心碎了。

「雨鄂!」

★☆★☆★☆

任何林家人都没法子想象,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包括唐雨,这个林家的媳妇,唐家的小千金。

「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林纶手拥着娇妻问着双生哥哥。

「不管怎样,我都要跟雨鄂在一起!」

「这亲家老爷的脾气可真……」洪珊珊第一次怀疑她将林纲和雨鄂的行踪告诉唐赢到底是对还是错?

「纲儿,毕竟是我们做小辈的不对,娶了人家的千金,却还没上门提亲,这事是我们理亏。」林长平叹口气。

这对双生儿子都一个样,娶了老婆,他这家长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就连大媳妇长得是啥模样,他到现在都没见过。

唉!年轻人的事,他也不想多说了。

「我知道,爸。」林纲对父亲有着很深的歉意。「我想,我还是去瑞士一趟。」

「也好。」

「把雨鄂带回来!」洪珊珊可不能平白少了这么一个「有钱」的媳妇。

「对,见了面,跟嫂子好好说,让她多依着爷爷,应该就没事了。」林给他在一旁出主意。

「大哥,那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以免爷爷不让你进去时可以用。」唐雨这时才开口。

「对!别像我一样被关在门外。」这可是林纶的经验谈。他还低头对唐雨说:「妳最好再画张地图给大哥,免得大哥找不到嫂子的房间,那么大的宅子,要找个人可不容易。」

只有去过瑞士唐家的人,才知道唐家有多大!

★☆★☆★☆

瑞士,唐家园庄。

「放我出去!你这个老恶魔,我都已经成年了,你凭什么关我?放我出去,你们守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聋子啊!我命令你们放我出去,听到了没有?你们看着我……」

她真的被爷爷关了起来。

打从她一进家门,就这样大吵大闹,不曾停过,让唐赢即使坐在他的大龙椅上,喝着他最爱的碧螺春,脸色都没法子好看一点。

「老爷子……」牛若愚面对着一样牛脾气的一老一少,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若愚,你看看,成什么样子?没规没矩!明明她和雨都是我一手带大的,为什么她就不能像雨一样听话呢?」

「这……老爷,龙生九子,各个不同,大小姐跟小小姐,、一个是火,一个是水,各有不同脾气。」牛若愚还在努力想帮祖孙俩和解。

「唉!我也不是不讲理。你说,林纲这孩子我那天也见到了,人品、相貌我都顶喜欢的,虽然是个拉琴的,但是个好孩子,只要雨鄂低声点,我能不答应吗?」唐赢虽然嘴巴上不饶人,但其实心地顶好的。

「是,老爷,您还不知道吧?这大姑爷的琴艺可是出了名的,林家夫人在他六岁时就让他学小提琴,从小到大得过无数的奖,是我们华人世界的第一把交椅!」

「是吗?」这些事唐赢真不知道。

「可不是吗?你看这是人姑爷的资料。他的收入虽然比不上咱们做生意的,但那些大小奖项所累积的金额,就算他和雨鄂小姐全不靠家里,日子也可以过得舒舒服服。」

「是吗?」唐赢这下子真的对林纲大大的改观了。

「还有……」

「还有什么?」

「纲姑爷在门外站了好几个小时,雨小姐偷偷把大门钥匙给他了,可是他都没用,直说要在门外候着,等您消气了,肯见他,他再进来。」

「是吗?」

「这人都还在外面吹风呢!」

「那不快把他叫进来!这小子我顶喜欢的,只是怕他那么文弱,怎么制得住雨鄂这个野丫头?」

「老爷子您放心,我打小看雨鄂小姐从没听过谁的话,可我从纽约把她接回林家的时候,在飞机上,她对纲姑爷可是言听计从。那天在林家,若是有机会让他跟雨鄂小姐说说话,雨鄂小姐决计不会那么顶撞老爷子。」

「是真的吗?」

「我不敢说瞎话!」

「那好。若他真能叫雨鄂给我道个歉、认个错,那我就认了他这个孙女婿!」

「我这就去!」

★☆★☆★☆

林纲在牛若愚的带领下,终于见到唐雨鄂。

但被关着的唐雨鄂可没闲着。

「雨鄂!」

「老公?你来了?!我……」她手上捉着一堆不明物体,一见到他,急着奔向他。

「我当然会来!」林纲真想念他的小妻子,即使两人才分开几十个小时。

「呜……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呜……」说着,眼泪啪啦啪啦的往下掉。

这情景叫站在后面的牛若愚看傻了眼。

在他印象中,雨鄂小姐把别人弄哭是常有的事,但她掉眼泪……这可是前所未见!

「怎么会呢?我不是答应过妳,绝对不会放弃妳,绝对不会离开妳吗?」林纲轻柔的抚着她柔软的发丝。

「老公……」她仰起的脸蛋,看来就要吻上林纲──

「呃……咳!」牛若愚不得不出声,这么限制级的场面,他老人家可是无福消受。

「牛叔……」唐雨鄂自然是怪牛若愚不解风情,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呃……我是要跟纲姑爷说,老爷那里……」

「我知道,我会跟雨鄂去见他的,您放心。谢谢您了,牛叔。」林纲一进门,可是先去见过唐赢,而他自然也听牛若愚说了唐赢唯一的要求。

「什么事?」唐雨鄂好奇的问。

「我……」

在林纲回答她之前,牛若愚觉得他最好先走一步,他可不太相信大小姐是好说服的。

他出了门,林纲才敢大胆的将唐雨鄂给抱个结实,吻上她的唇。

许久,两人才分开,这记热吻稍稍解了两人的相思之苦。

「你到底跟牛叔说什么?」

「我说,我们不许再跟爷爷呕气,要去跟爷爷道个歉,赔个不是,怎么说我们都有不对,我们结了婚,他老人家都不知道……」

「他都不认你,你还这么听他的?」她立刻呛声。

「谁叫他是妳爷爷,他再有什么不是,我都要忘记,因为我爱他的孙女儿,而且是他最疼爱的那一个。」他宠溺的轻点她的鼻尖。

「再说一次!」

「什么?」

「你说爱他的谁?」

「傻瓜!妳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爱妳呢?」

「我知道,我只是想听妳说嘛!」她难得露出娇态。

「我爱妳,我爱妳,我爱妳……」

「我也爱你,老公!」

几经商量,唐雨鄂终于点头,去跟她口中的恶魔爷爷道歉。

只是──

她一把将林纲给推出她的房门。

「老公,你去跟牛叔说,叫他把飞机准备好,我一跟爷爷道完歉,我们就回家去。」

「那我们一起去。」

「你先去,我马上就来。」只留一条小小的门缝,叫林纲看不见她手上的不明物体。

「好吧!那你快点喔!」

「我马上到。」

她没有违背她对林纲的话,果然在林纲刚刚坐下来跟唐赢聊天的时候就出现了。

「雨鄂,快来。」

她带着甜甜的笑容,走到林纲的身边,一把将他拉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向后退。

「爷爷,对不起!」

她这一声对不起可是说得字正腔圆,而且异常响亮,再加上那近乎九十度的鞠躬。

「这……」

对唐赢和牛若愚来说,眼前的景象足以媲美世界七大奇景。

「好了,爷爷,您不许反悔,我已经嫁给林纲,我是他老婆了!」

「这……没错,我同意了。」

「那我们回家了。」

她说完这话,拉着林纲拔脚就跑。

「若愚,你看、你看,真是女大不中留,怎么也不吃个饭再走,这么急做什么?唉!不过这纲小子页厉害,居然有本事叫她给我说句对不起,还鞠躬呢!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物降一物』?哈……」

唐赢露出了好几天没见的笑容。

★☆★☆★☆

林纲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雨鄂要这么急着离开家。

「妳为什么要这么急?」

「不急不行!」唐雨鄂才一跳上飞机,就催促着飞机起飞。「快、快、快走!」

「怎么啦?我们家又不会跑掉,妳急什么?」

「我……你不许骂我喔!」她一副认罪的低下头。

「什么事?」

「我把房子给烧了……谁叫他要关我。」

这……

林纲这下不知该说什么?

「不能骂我!」

「妳……」

林纲能怎么办?他就是爱她不是吗?

唐赢……也只有要他老人家想开点吧!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