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三吻封缄 第十章

果然如无忌所料,从夏卡儿回来的四小时后,御人便唤他们进书房。

无忌一推开门,只觉烟味扑鼻。

御人看着他们,又点起一支烟,并未开口。

无忌也没说话,自动的找了张椅子,也点起一支烟。

翊航瞪大了眼看着他们,实在不懂他们在卖什么药。

“你们也说句话好不好。”他真快叫这股沉闷给逼疯了。“御,你到底决定如何?”

“我三小时后出发。”御人开了口。“老太爷那下了命令,要我回影岛做接位的准备。”

“接位?”翊航惊呼,若他没记错,影族继承者接位的同时也必须结婚,而老太爷前阵子也下了好几道金牌,要御回去选妃,怎么之前他都不理不睬,反倒在这节骨眼上说要回去?

御人淡淡的看他一眼,“你愈来愈沉不住气了,影族是我的责任,我非继承不可,但不代表我会接受他安排的那些选妃游戏。”

“那……”翊航承认自己真的变笨了。

“我要回去告诉他,我会继承影族,但前提是,我只会娶一个叫何紫菀的女人。”

“这招高。”沉默多时的无忌听了不禁露出笑容。

“喂……”翊航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们似乎把他当白痴耍。

“你还是没冷静下来。”无忌摇摇头,真不明白就连当事人都没事了,他这外人还在搅和什么。

“御回影岛和那只老狐狸谈判,无论过程如何,老狐狸必定会为了要他继承而屈服。一旦他答应,自然会私下派出大批人马寻找紫菀的下落,对我们也是项助力。”不忍看兄弟一副白痴样,无忌好心的解释。

翊航点头表示了解,“我已经让情报组去查她的下落,但有难从中作梗,效果不彰。”

无忌点头,这是必然的。

“需要我们做什么?”御叫他们进来,一定有原因。

御人看向两人,多年的情谊不是假的。

“在这之后,我应该就是忙于处理影族的大小事上,所以,我希望你们其中一人能代我去追查菀儿的下落,另一人则留在台湾,一方面负责掠影、夺影在台的所有事情,另一方面照顾林素妃。”

派自己的兄弟照顾菀儿最放心不下的人,这是他为她做的第一件事。

“至于谁留下,就由你们自行决定。”

翊航和无忌对看一眼,一起转向御人。

“没问题!”

“那莫峰呢?”紫菀的事查清后,莫峰便被押至刑堂。

“先带他到曲彤云坟上,然后依帮规了结。”

无忌点头,明白老大的肃杀之意。

翊航原欲开口求情,但一思及紫毙的伤痛,只得作罢。他拿过一旁的棋盘,“至于我们俩的命运,就以一盘棋来定胜负吧!”

无忌不可看否,两人对奕,决定了去留。

???

七个月后

“在哪里?”顾不得被风吹乱的头发,御人一下直升机便直直的朝翊航走去,劈头就问。

“在里头。”翊航也很急,这七个月来他试过各种方法,也走遍许多国家,就是找不到任何消息。后来他改变方法,转由对难下手,自从四个月前借由老太爷的帮助和花弄影直接搭线后,他更是卯足了劲盯着她,期望能找到紫菀的藏身之处。终于在这几天,查到了这间法国南部小镇的屋舍。

“花弄影三天前就进去了,到目前还没有人出来。”

其实他早该发觉的,因为在花弄影的行程中,每两个月固定会有三天消失,任他透过任何管道都追查不到。

御人看着眼前平凡的屋舍,双掌微微出汗。紫菀真的在里面吗?

回到影岛后,他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抗争,才将所有的莺莺燕燕驱离,而后便像颗陀螺似的旋转在全世界的影族产业中,但不可否认的,一闲下来,满心全是她的倩影,七个月了,他无法想象自己还能等多久,还能再埋藏伤心多久。

深吸了口气,他迈步向前,示意身边的人上前敲门。

等了老半天,仍是毫无声息,他看向翊航。

“里头真的有人。”翊航举手发誓,心里也颇觉奇怪。

“在外头等。”朝带来的人抛下一句,御人直接踹开门走进屋内。

“御……”翊航来不及阻止,只得摇摇头跟上。

“花弄影?”翊航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蓬头乱发的女人,真的是那个被他缠了整整四个月,表情却连变都没变过的超冷静女人。

“你终于来了。”弄影没理会目瞪口呆的翊航,伸手拉着御人就往里头走。

御人并没有甩开她的手。花弄影,不就是难的继承人之一?

“喂!”翊航颇不是滋味。见弄影开了扇门,拉御人走去,他连忙也跟了上去。

御人惊讶的打量着房内四周,这分明就是间小型医院嘛!正想询问弄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扇连接的门却开了。

“救活了。”冲出来的金发女子以英文大叫。

“真的?”弄影大喜,连忙拉着御人上前。

“够了!”御人甩开她的手,不愿再让人扯来拉去。

弄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清楚的表示若有选择,她根本也不愿拉着他,她径自前往询问医务人员。

“这是?”跟着进来的翊航又傻眼了,望着人群中央的两只透明保温箱,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形。

御人也看到了,但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那,上前拉住弄影,“紫菀到底在哪?”

弄影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随即指着保温箱中的孩子道:“很可爱吧?”

御人根本理也没理,咬牙问:“菀儿呢?”

“不喜欢小孩吗?”弄影仍是自顾自的说,不在意他那铁青的脸色及紧握的双拳。

“花弄影。”翊航担心的介入。

“我只要知道菀……”

弄影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他。“他们可是你的孩子呢!右边的是哥哥,左边的是妹妹,一个叫极,另一个叫瑶,这是紫菀早说好的。”

弄影嘲弄的看着眼前的大男人,原来精明冷静、沉稳不动如山的影族君主也有被吓呆的一天。

“你说什么?”御人五秒后迸出一道吼叫声,连带惊醒了翊航。

他的孩子?他居然有两个孩子?喜悦满足的感觉在他心里头滋长着,他当爸爸了,不由自主的看向保温箱中的小人儿,这就是他和菀儿的结晶……

“我说……”弄影还来不及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御人又是一声雷吼。

“她人呢?”

弄影这时完全收起嘲弄,不掩饰的显露出忧心。

“急救中。”

“在哪里?”刚衍生的喜悦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御人的心叫这个消息给打入了黑暗中。他不能失去她。

“我不认为……”

不等她说完,他转过身,决定自己动手找。

弄影冲过去站在门前拦住他,“你进去又有什么用,你根本帮不上忙,相信我,小柳是世界一流的医生,再也没人比她了解菀儿的身体。”

“让开!”御人没得商量的开口。

“不!我不能让你进去。”弄影也相当坚持。

“御,我们还是在外头等吧!”翊航扣住他,不让他妄动,弄影乘机按下封闭锁,使门变更为只能由内部开启的模式。

“妈的!”低咒一声,御人不给面子的甩开翊航。

“别忘了这是谁造的因。”弄影淡淡的在他身边提醒,随即带着两人到一旁的小客厅坐着。

“你还真优闲。”御人看着桌上摆的茶水和点心,不平的低哼。

“御。”翊航轻声制止他,由弄影的衣着及眼底的红丝看来,她应该是累了许久,并非御所想的那样。

弄影啜了口热茶,没理会他的针锋相对。连续三十小时没阖眼的事她不是没试过,只不过没有这次的累。比较之下,她真不敢相信目前手术室中的菀儿和小柳是怎样情形。

“菀儿昨天清晨进入手术室。孩子早产,我们来不及做好准备,再加上她自离开台湾后身体就一直没好过,情况如何我也无法断言,现在我们只能等了。”

“你们为什么要帮她躲我?”御人厉眼瞪视,对她们的做法十分不满。

“你这问题问得毫无智慧,各为其主不是吗?况且菀儿一入手术室我就放出消息了,要不你现在哪会在这。”

“原来你们是故意的。”翊航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的追查行动会突现曙光。

弄影看着一语不发的御人,“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目前只能等。四年前菀儿熬过了,我相信四年后她也行。”

???

让翊航先回去暂代职务后,又过了十二个小时,在这期间御人才看清掩在弄影那冷静面具下的担心、焦急以及无助,因为自己也是同样心情。

终于,手术室的门开启了。

“小柳!”弄影一跃而起,朝走出的柳摇青奔去,到的时候刚好来得及扶住她。

“她的情况如何?”御人心急如焚。

柳摇青看他一眼。

“我只能救她到这地步,剩下来就要看她自己了。”

“什么意思?”

柳摇青拨开他,转向婴儿房,她还不知道孩子是否平安呢。

“喂!”御人的大掌捉住她,执意得到答案。

“尽人事听天命。你可以进去陪她,但请依照里头人的指示做,她现在虚弱得很,别反倒害死了她。”

平静的说完,她淡淡抽回手,往婴儿房走去。

御人也没再看她,满心满脑只是紫菀,一径的往手术室走。

???

一大片的惨白,一阵阵仪器传出的声响,其他的,就是床前男子时而发出的低语。

“你还在生我气吗?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

“快醒过来吧,你难道都不想我吗?我好想念你的笑、你的声音、你的表情。醒醒吧,还有孩子们呢!你就算不想看我,但也要看看孩子吧!柳摇青说你这么拚命就是为了生下孩子,你又怎么能狠心离开。”

御人握着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的在她耳边诉说着离别后的思念,只盼床上的人能够张开眼睛,哪怕一瞬间也好,至少让他有那一丝丝的希望,拥有撑下去的勇气。

离手术结束整整七天了,床上的人却陷入永无止境的昏迷中,若不是一旁跳动的心电图证实她仍活着,他几乎认为她会就这么失去生命。

“快醒醒吧!别抛下我。”轻吻着她的手,他几度都欲落泪。

“我不能没有你。”

将她冰冷的手贴向自己的脸颊,御人低哑的唤着,只希望她能听见,能唤回她的神智,能再见到那一双灵活的大眼。

“我爱你,别离开我……”

???

“是吗?”听完翊航的叙述,无忌有着短暂的沉默。

之前处于旁观者清的情势下看着御与紫菀两人,只觉御动了凡心,找到了生命中共度的另一半,但他怎么也没料到紫菀之于御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她失踪后,他才亲眼看见御露出相识十多年来,从未让人探知的一面!直到那时亲眼看见,他才了解到御用情有多深。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紫菀了,却又是这种情形。

“御现在什么事也没法做,整天就是待在紫菀床边,我们进去他也不理。”电话另一头传来翊航无力的哀号。除了柳摇青,其他的人可说是完全近不了紫菀的身,包括弄影。

“我也拿他没办法,劝他休息也不肯,就是硬要留在那里陪她,连孩子也拖不动他。”

翊航悄悄的打量角落的医疗室,疲惫的抹着脸。若是早些时候,有人预测今日的景况,他的反应定是大笑三声。真的无法想象。

“随他去吧!”无忌也感染了他心情的低落,幽幽的开口。

表面上好像是软化了,骨子里仍是不易妥协的御人,还是顺着他的意吧。

翊航的反应是再叹一口气,口气十足无奈。“要不然我还能怎样?短期内我可能就是待在这,夺影和掠影就先麻烦你一肩挑了。”

“我知道。”

“还有,紫菀留了口信,不让何家人和林素妃知道她的情况。”

无忌不太能接受,因为他最了解林素妃的担忧。

“万一她病危呢?”

翊航苦笑的道:“先送孩子回去,等到孩子够大了,再对他们宣布死讯,将骨灰带回。”

“她倒想得深远。”无忌语带嘲讽。

“好啦!反正你记得就是了。”翊航没有闲情去探讨他不善的口气所为何来,匆匆的收了线。

无忌挂上了电话,静坐了会,决定还是尊重紫菀,随她吧。

按下内线,他命人准备,看来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他必须担任铁人兼空中飞人。

???

“御!你就好歹休息一下吧!”翊航站在他身后,几乎快流泪哀求了。

“走开!”只可惜御人仍是重复着那句话。

“御,别的不说,你也替孩子多想想,他们没有母亲在一旁照料已经很可怜了,连你这个做父亲的都责他们于不理,小孩子心里会怎么想?”

十天了,十天来御一步也没踏出这房间,更别提用餐什么的,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我没有不理,等菀儿好些了,我自然会照顾他们。”

他的孩子,菀儿拚命替他生下的血脉,他怎么可能不重视。

“御!”

“要我动手吗?”威胁淡淡的逸出口,御人的视线仍未离开床上那张苍白的小脸。

翊航豁出去了!

“动手就动手,我今天就算是用武力也要让你去休息。”摆好架式,他有着必死的决心。

御的肉体早已濒临倒下的极限,现今惟一支撑他的就是过人的意志力,看准了这一点,他选择武力相对,毕竟御已体力不支,一对峙上,很快就会倒下。

御人漾出冷笑,不是不明白他打着什么算盘,但他发誓会让他后悔。他正要出手时,却叫一丝轻微的声响给拉去注意力,以极缓慢的速度转过头,他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紫菀眨眨眼,只觉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被人一根根拆散过似的,难过极了。才想伸手拿开氧气罩,却发觉右手被牢牢握住,迷惑的转过头看向床旁,映入眼帘的人影吓了她一大跳。

好个流浪汉!满脸胡子,眼里全是血丝,皱巴巴的衣服,这人是谁?小柳想报复她也用不着找来这种看护吧!可凝神打量,却又觉得此人相当眼熟,尤其是那对眼眸……

到底是谁?

御人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终于醒了!一双大手忍不住哀上她的脸颊,替她除去了氧气罩。

“你……”怎么也想不起来,但他的陪伴仿佛天经地义般,紫菀只觉鼻子一酸,眼泪盈满眼眶。

御人突觉喉头梗住什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眼眶也红了,他不能自己的吻上她苍白的唇,以舌尖滋润她的干涩。

翊航无言的看着,静静的退了出去。

两人的唇相碰,紫菀看清了他眼底的释然及欣喜。她想起来了!

“御……”

沙哑破碎的嗓音有着无比的魔力。

御人将脸埋在她胸前,不愿她看见自己怯懦的样子,直到逼回眼中的泪,才又抬头,眷恋的重贴上她的唇,低低念着,“我好想你……”

紫菀的眼泪掉下来,经历最深沉的死别恐惧后,她才了解到自己之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幼稚,任何事也没有他来得重要,小小的误会又算什么。

“对不起……”她哭着道歉,为自己一时的意气之争而道歉。

“嘘,”他替她拭去泪珠,脸上也满是懊悔。“该道歉的人是我,对不起。”

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睡梦之中她一直听见一个令人心安的声音在对她说话。

“是你吗?”真的是他吗?那个高傲、不通人情的人对她示爱?看着他一脸委靡,他一直在这照顾她吗?

“是我。”将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很明白她的疑问指的是什么,在这一瞬间,两人的心意相通,再也没有距离。

“别哭了。”

紫菀露出了带泪的笑容,再次昏了过去。

不敢置信的看着素白小手落回床畔,御人扬声大喊——

“柳摇青!”

???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醒过来就没事了吗?”

柳摇青替紫菀盖上被,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好心情与一旁暴躁担心的男人正成反比。

“你说话啊!”

柳摇青看他一眼,决定不与他计较。

“她现在还很虚弱,谁叫你拉着她说话,还把氧气罩拔了,没死就算万幸。”

他的脸一下子刷白,愣在一旁话也说不出来。

“别一脸奔丧样,她没事啦!”不忍心再折磨他,柳摇青好心的说明。这一阵子他这高高在上的影族少主也真是受够了。

御人凶狠的眼神直视她,“说清楚。”

看着他蛮横的样子,柳摇青差点改变主意,幸而自己本身修养已臻纯熟,转念忍了下来。睡眠不足的人是会凶些。

“她大概再休养个了两个月便可恢复精神,但这一次耗损的体力太多,最好是找个地方让她好好的住上一年半载,将身体彻底的调理好,以免将来有后遗症产生。”

“哪里比较适合?”

“她现在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最好近一点,这里自是最好,若有突发状况,处理起来也较方便。”

“那就这里,我会让翊航和你谈让购事宜。”

柳摇青暗叹,菀儿一没事,他就恢复往日的强硬作风了。

“这就不必了,难还不差这么一点钱。”更何况这研究所是她的心血,哪有可能出卖。

“好好照料她吧,她现在的身体比琉璃还脆弱。”

???

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已经恢复平日装扮的御人。

“这样好多了。”虽然浑身没力气,但紫菀还是坚持表达意见。

他扯了扯嘴角,没表示这全是翊航叨念的成果。

“有没有哪不舒服?”

紫菀摇摇头,“只是躺得全身酸痛。孩子们呢?都没事吧!”

她话中有丝不安,自己昏过去前只听见一群人在急救的声音,完全没有小孩的哭声,该不会……

御人拍拍她的手,“别担心,孩子们很好。”

“真的?”

“一会我让人抱来给你看。”轻轻抚着她的脸,他高悬不安的心到此刻仍没完全放下。

“我和柳摇青讨论过了,你现在的身体虚弱得很,不适合旅行,所以我们先在这住半年,好好调理你和孩子们的身体,半年后若你的身体状况允许,我们马上回影岛结婚。”

“在这住半年?可是我想回台湾,我好想爸、妈……”念到一半,紫菀睁大眼,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结婚?”

“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御人笑笑,细心的观察她的情况,怕一个不注意,她又昏了过去。“孩子都生了,你还想不嫁吗?”

“我没想过。”紫菀低语,不太能够接受,结婚?那似乎是很遥远的事。

他扬眉。“没关系,你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想。”

她不信,他向来没耐心,更无法容忍别人拒绝的人,怎么可能会同意让她想上半年。

她有耐心的等着他的下句话。

“但是我们现在要先订婚。”不待她回答,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入她手中。

紫菀目瞪口呆的看着右手的戒指,这男人还是一样霸道。

“先生,你还没问我愿不愿意耶!”

他耸耸肩,“你不愿意吗?”

这算什么求婚词?

“我可不可以拒绝?”紫菀好甜蜜的问。

“不行,戒指已经戴上了,不接受退货,还有任何疑问吗?”

霸道!

紫菀没好气的打量他,没关系,耍阴的谁不会,反正她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可以好好“想”不是吗?看半年后她怎么对付他。

“没有吗?”御人咧嘴一笑,“很好。依照惯例,我可以吻新娘了。”话尾结束于胶着的双唇。

“那是结婚典礼!猪头。”紫菀硬是移开唇道。

“老婆,现在不是纠正我的时候吧!”

他正经且严肃的表情逗笑了她。

“是,我知道了。”俏皮一笑,紫菀主动献上热吻。

“唔!”御人满意的低哼,这还差不多!

阳光透过玻璃窗,金黄色的光芒细细的笼罩着床上相拥的两人,炫目而温暖。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