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公子别嫌弃 尾声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七香亭里,刺史大人贾全忠正独自品茗,桌上各色瓜果糕点齐全。他遥望明月在池面上波光粼粼地摇晃出另一个月盘来。这月,是赏得有些寂寥,不知道他等着的几个人,何时才会到呢?

才想着,一道听起来无比意气风发的声音响起,“哈哈,果真是我拔得头筹!”接着便看到秦关雷携着一名眉目间有些冷意的女子出现,而他续又说得眉飞色舞,“没想到我出生抢得快,连娶妻也快人一等。”贾全忠微微一笑,他的媒人大礼少了他这一份他早就知晓了,公主闹事皇上改为他赐婚一事他在朝中自然清楚!正要招呼他俩就坐,又未见人影先闻声响的听到一串笑声。

“大哥,此言差矣,你并未抢先小弟我一步。我和我的小娘子早来了,在池边赏月呢!”御骄搂着不太合作一直想挣开的娇妻出现,贺遥虹还在闹别扭,不满对于他们打赌的事,自己居然被蒙在鼓里。

“还有我们、还有我们!”喊这话的是一名女子,众人疑惑地转头一瞧,只见个健步如飞的爽朗少妇拉着辛格跑来,嘴里还不住嚷着,“快点、快点,慢了输了赌约你去娶公主,我怎么办?”

喘吁吁地来到亭子里,金银儿对大家有礼一笑,”大家好,我是银儿,辛格是我相公。”玉禅心和贺遥虹也漾出笑意,微微颔首。

“一、二、三…咦?辛格,你不是说总共有四个兄弟吗?怎么只有三个女的……”金银儿张望了一下,看到贾全忠,看着他直笑,喔,大哥你完蛋了,你没找到娘子喔?呵呵,你要被皇上指婚了,听说公主都很可怕,前阵子才有个丑公主被嫁往突厥和亲,嫁不出去的才会嫁给番邦……”

辛格叹了口气,嫁不出去的才会嫁给番邦?!那她自己算什么?“银儿,他不是我大哥。”金银儿搔搔头,“不是喔,我才奇怪这几位公子看起来都这么年轻,怎么你们大哥会是个老伯………”

“哎呀!又晚了一步!”秦海棠的声音响起,众人视线又被转移。他手牵着一名恬静俏佳人走进亭子,“早知道昨晚别贪玩,来这睡,包准得第一。”

秦关雷笑道:“你不是慢了一步,是慢三步。”他瞅瞅各个义弟身边的人儿,再回头看了玉禅心一眼,“不过也无妨,我们全赢了。”

御骄笑盈盈地来到贾全忠面前,有礼一揖,“贾大人,劳烦你上这来一趟了,虽然你做不成媒人,有空还是请过府来喝杯水酒。”

贾全忠迭声大叹,苦着脸看着眼前的几对,心里直埋怨着他的月老梦碎七香亭呵……可瞧着瞅着,心下又释怀开来,他最大的心愿还不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眼见他们郎有情、妹有意的浓情蜜意,不正是最好的结局!亚伯拉罕夫人说的对,皇上赐嫁都不见得能觅到这般好良缘呢!

他笑了笑,“恭喜各位公子赢了赌注、娶了娇妻,看你们这样,我都想回去陪陪我那老来伴啦!老夫先告辞了。”

众人也不多留,人在城里,总会有再碰头时候。秦关雷握了握娇妻的手,“再多留京城几日,和我兄弟们聚聚。”

她有些不依,手抚上自己微突的小肮,“也罢,都被你哄上京来了,也不差这几天。”

“有阿雨和阿醉在,你尽可放一百二十个心,玉壶山庄不会倒的。”她哼了声,“玉壶山庄是不会倒,我怕倒的是他们。”

他宠溺地凑近自己的脸往她颈边磨蹭,在兄弟面前不必害羞。“倒了就倒了,我给你靠!”

秦海棠突地在他耳畔笑意浓厚地道:“别羡煞嫦娥了,瞧瞧月盘儿多圆!”

秦关雷与玉禅心相视一笑,举头望月,但愿年年他们都能共享此份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