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擒意难逃 第十章

冯承烈才刚步人大宅的大厅,就见到咏烈急忙地向他迎过来。

“哥,你有没有看到吼儿”

“吼儿?我不晓得。怎么?她不在宅子里吗?”他的声音也急了,那时吼儿从小木屋跑出来时,他明明跟著她,见她进了大宅才放心的离去啊!现在咏烈这么问他是什么意思了

“我和征岳哥刚回来,想看看吼儿今天休息了一天,有没有好一点,结果却找不到她人;好奇怪,都快过了吃饭时间,怎么连胡伯和惠慈姨妈也都不见了呢?”咏烈四处张望著。

严征岳拉著她,“你别急,也许吼儿去散步了,等会儿就回来了。”

“是吗?可是全都这样没交代一声,会让人担心啊!”

冯承烈淡然地道:“他们都是大人了,你还怕他们会走丢吗?”

“胡伯和惠慈姨妈是不会,可是吼儿可难讲,她才刚来岛上,搞不好会在森林里迷路。”

咏烈越讲越慌,仿佛真有其事。

“她恢复记忆了。”停顿了一下,他才决定说出口。

“真的!太好了!”咏烈不禁欢呼起来,这样吼儿和哥哥不就又有希望重燃起爱的火花了吗?

严征岳直直盯著冯承烈瞧,“那你还让她单独一个人?”不过严征岳心里想的,可不是像未来老婆那套,什么有情人终该成眷属,而是想到她是否也记起了四年前有人想害她的事?“我担心……”

话还没说完,冯承烈也发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免低声诅咒起自己的粗心大意。“该死!应该马上将她送回台湾的。”

咏烈被吓了一跳,哥他怎么了?

此时门口有一阵骚动,一个白影子出现,雪霁浑身湿淋淋地跑了进来,嘴里还咬著不知道什么东西,来到冯承烈脚边磨蹭著,好似讨赏的小狈。

“雪霁,你嘴里咬著什么?”他伸手将它衔著的东西拿起来,奖励似地拍拍它的头。

“是吼儿的紫水晶项链!不是被沈如媚丢到湖里了吗?雪霁,你好厉害,这样都能找得回来。”咏烈眼尖看到,不吝啬地也赞起这只通晓人性的大虎来。

她一把将项链从冯承烈手上抢了过来,“哥,你好小气喔,这条妈妈的项链我以前跟你要了好久,你都不给我,原来是送给吼儿了。”那天在湖边没机会,不趁现在好好取笑哥哥一番,更待何时。

你已经有一条了!他心想,即是指她的虎眼石项链。当年,吼儿跟他说咏烈有这么一条项链,他后来细细思索,竟然发现……算了,反正父亲已经过世,长辈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咏烈,别闹了,还我。”冯承烈恼怒道。

“还你就还你,反正你到时候一定会给吼儿,我再跟她借,到时候要怎么看都可以。”咏烈对哥哥做了一个鬼脸。“唉,吼儿到底去哪了?”

然而此时雪霁却赢咬著冯承烈的衣角,依照他们一人一畜多年相处的默契,他顿时觉得不对劲,看著雪霁。

雪霁见引起了他的注意力,立即往外跑:冯承烈心念一动,难道,它想带自己去哪里吗?

撂下一句,“你们继续在这里等吼儿。”

说完,人和老虎的影子就消失在门后。

JWJXCJJWXCJJWXC

再睁开双眼,钱乡发觉自己被捆绑住手脚,在地上动弹不得,就著微薄的光线,依稀辨认出这里应该就是自己四年前来过的那片断崖上凹下去的平台。

在月亮照射下,张惠慈的脸上没有血色,就像是僵尸一样的吓人;而胡伯站在背光处,压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他们俩还不知她醒了地讲著话。

“你确定吗?雪霁真的没有跟来?!吓死我了,当我们经过湖边看到它时,以为承烈就在附近……”张惠慈频频张望著。

“你醒了?”胡伯没有回应她,眼尖地发现,钱乡已经睁开眼了。

“你们……到底想怎样?”

“吼儿,本来我也不想置你于死地。”胡伯向她走近,“可是你惠慈姨妈说你恢复了记忆,这下你可不能怨我,这全是你自找的。”

“你在说什么?”

胡伯摇摇头。“你本来可以不用死,只要你一直不记得四年前的事,可是你现在恢复记忆,应该也想起当初我们要杀你的事吧!这样怎么还能放过你呢?”

“当初为什么要杀我?”钱乡间。“我一直不明白我是哪里得罪了你?”

“要怪就怪承烈那孩子为什么喜欢上你!”张惠慈此时开口道:“我刚刚在宅子里讲的还不够明白吗?”

“你说目标是方千语和我,那为什么连承烈的父亲也会死?而且承烈还受了重伤?”钱乡不停地和他们说话,拖延他们下手的时机,想乘机找破绽。

“那是意外!”胡伯的眼神闪烁著,让她直觉地认为事有蹊跷。

“你是故意的吧!”然而没料到的是,她自己随口说的话,引起了张惠慈对胡伯长久以来的嫌隙。

张惠慈盯著胡伯,“她这样讲是什么意思?”原来不是只有自己怀疑姐夫的死不是意外。

胡伯不想在这当口自己人起内哄,“你别听她乱讲,我说过那是意外。”

钱乡见到他们正闹得不可开交,觉得此时机不可失,眼珠子转呀转地想着脱逃的法子,眼角不经意地一瞥,看到腕上那装有暗器的手表,指针已经故障不动,但希望手表的麻醉针功能还正常就好,还好双手是被缚在前头。

瞄准眼前人影,右手手指一按,一道银光闪出——

张惠慈吃痛的回头一望,不敢相信自己竟中了暗算,是……吼儿?

太好了,这手表真不是盖的,看到不支倒地的张惠慈,心想解决了一个敌人是一个,虽然剩下的这个更棘手。

胡伯见状,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眼露凶芒,残忍的一笑,“也好,省得等一下我还要自己动手。”说完,他双眼直接对上钱乡的,“接下来,就换你。”

“你……你想怎样?”她的声音微微颤抖,想故计重施,然而这回任凭她再怎么使劲的按,手表皆毫无动静。

“你别乱来,伤了我一根寒毛,承烈和咏烈不会放过你的!”希望搬出这两个救星有用。

没想到胡伯一听却嗤之以鼻,“承烈?你以为我会怕那孩子吗?我和他还有笔帐好算呢!”

钱乡不解,“什么意思?”

然而胡伯却置若罔闻,像陷入回忆般喃喃地自言自语著,“我要你在死前喊著冯承烈的名字,当你死去,可是他却无能为力的样子,那是多么美的画面啊!”胡伯永远都记得当自己发现咏烈她妈妈尸体的那一刻,她就像睡著了一样。惠兰啊!他心爱的女人。

“你变态!”

“我不是,冯承烈才是,他杀了惠兰,我的惠兰。”胡伯笑声凄厉,钱乡忍不住捣住了耳朵。“那种连母亲都要害死的人,凭什么得到幸福呢?”

“你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母亲!”她反驳道。

“哼,那时要不是他把我和惠兰的事,告诉老爷,惠兰根本不会死!”

“你错了,承烈并没有杀死他的母亲。是张惠慈杀的,因为她嫉妒自己的姐姐……”钱乡还记得张惠慈在她昏倒前时说的话。

“哼!我才不信呢!”胡伯打断她的话。

“你为了逃过一死,连这种谎都编的出来!”

“我才没有说谎呢!”这一切都是事实啊!

胡伯接近她。“告诉你也无妨,就算冯承烈什么也没有做,我也要他痛苦一辈子,因为他是冯纲的儿子,那个抢走惠兰、害我亲生女儿不能开口唤我一声爸爸的混蛋的儿子”

“你是说,咏烈她是……”天啊!光想就令人胃痛。

“没错!她是我的女儿。”胡伯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咏烈她在等我回去呢!现在尽要杀了你,我就可以回去照顾咏烈了。”

“咏烈才没有像你这种心狠手辣、疯子似的父亲。”她真为自己的好友不值。

他冷笑,不跟她计较这番话,反正等会她就有苦头好吃了。“受死吧!不过在你死前,先给你看场好戏。”胡伯拿出一支笛子,吹了起来。

不久,一只有箸橙色毛皮、黑色斑纹的大老虎走了出来,头上的新月斑纹很明显。

“柔柔?”他想干么?

“是啊!被自己所养的宠物给咬死,很讽刺吧?”胡伯得意极了。“不过谁叫你抛弃了它,它恨你也是应该的,要知道这四年来都是我在照顾它哦!”

“不!柔柔!我是吼儿!”钱乡不想相信。

柔柔走近了,身上的毛皮伤痕累累,有新伤,也有旧伤,那对曾经明亮的眼现在灰暗不已。

他吹起笛子,柔柔竟扑上前,一口咬住此刻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张惠慈。

它用力撕咬著她的颈项,鲜血喷了出来,一块肉叼在它的嘴上,钱乡看得都呆了。

“这几年,我在它身上可是花了不少苦心。”胡伯站了起来。“我相信它不会输给银光的。”

“银光也是你……”这么可怕的人竟然就在他们身边待了那么久?!猛兽有什么可怕呢?身为人却不是人的人才是更可怕的啊!

“吼儿!”冯承烈赶来了,雪霁对柔柔龇牙咧嘴地吼著。

“你来啦!”胡伯挺高兴的。“也好,就让你目睹这一切吧!”他将笛子折成两半丢到山崖下。

冯承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滚开!”他竟然敢动他最心爱的人?!不可原谅!

血从胡伯口中吐了出来。

冯承烈举起了枪,瞄准那只大老虎。

“不要!承烈!它是柔柔啊!我求求你不要!”钱乡拼命摇头。

“它已经不是柔柔了,吼儿!你不明白吗?”冯承烈也不愿意伤害它,但它己变成如同当年的银光,他绝不能让悲剧重演,一旁的雪霁虎视耽耽地瞪著同类的动静,它绝不容许柔柔伤

冯承烈先送钱乡回大宅,马上又赶回龙腹断崖处理他们的后事,不管怎么说,到底还是亲人一场。

钱乡变得沉默了,在经历这些大风大浪之后,她真的很怀疑自己的仔在价值。

世界万物活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无论是人也好,动物也好,或者是花草树木……真可以为了救谁,而牺牲了别人的生命吗?

没有人告诉咏烈整件事情的真相,只跟她说胡伯和惠慈姨妈傍晚散步时,不小心遭受到老虎的攻击,因此咏烈对于自己的身世,什么也不知道,大哭几场后就没事了。

“吼儿!你跟哥哥怎么了?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咏烈从窗子看到正要离开的冯承烈,走进房间对发呆的钱乡说:“我以为你们还很相爱的,我看得出来,你应该还是喜欢我哥的,可是为什么每次他来,你都不说活呢?”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生了这些事,还有他们之间四年的空白,都不是轻易就可弥补的。

“这儿天,我发现你都把自己沉浸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我不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丁,你为什么不能让一切过去呢?”咏烈的声音细细柔柔的。“难道你要放弃哥哥吗?”

放弃承烈?她抬起头。

不!怎么可能?她从没想过这个。

咏烈继续说道:“吼儿!我真是看错你了。我一直以为你很勇敢、总是往前看,过去的事发生了无可挽回,重要的是未来啊!”

“咏烈……”她是在害怕没错,怕到忘了未来是充满各种可能性,怕到忘了爱情赋予她的勇气……

见她不言不语,咏烈挫败地喊,“吼儿,如果你不想留下来,那还是趁早离开虎岛吧!别再伤哥哥的心了!”

钱乡笑了。“不!我不要走。”这一席活,终于让钱乡这几天的阴霾心情全一扫而空,“王子和公主就要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了,我怎么能走呢?”

“吼儿!”咏烈的眼里有著湿润,“你真不要脸,竟然说自己是公主。”嘴里取笑著,然而心里却在欢呼,太好了!

那可不一定啊!”钱乡呼了一口气。“搞不好真的公主还比不上我呢”

幸福不是每天都有,但是如果它近在咫尺,怎么可以让它溜走呢?

JJWXCJJWXCJJWXC

咏烈急急忙忙跑进客厅,冯承烈和严家三兄弟都在。“不好了!吼儿不见了。”

冯承烈站了起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望向他。

她去哪里了?该不会回台湾了吧!

咏烈交给了他一封信。

“想要见你的心上人,到龙腹来。”

怎么可能?!一切不是都结束了吗?冯承烈急著要出门,严征岳拦住他,“怎么了?”

“吼儿有危险了。”他边回答边冲了出去。

其他人闻言,也想尾随而去,却被咏烈挡了下来,包括雪霁。“等一等,这是给你们的信。”

雪霁当然看不懂啦!其他人全凑了上来。纸上清秀的字迹写著——闲人勿扰。

“老天!这个吼儿!”严征忻叫了起来。

严征岳真心的笑了。这对饱受磨难的苦命情侣,终于要有个结局了。

他一把搂住咏烈,笑著对另外两个兄弟说:

“听到没有,还不快闪,我和我的准老婆要相亲相爱了!”

JJWXCJJWXCJJWXC

龙腹的洞穴传出黑烟。

冯承烈加紧了脚步,踏人洞穴里的第一眼,便看到钱乡正在升火。

“吼儿!”

“承烈!你来了!”钱乡喜孜孜的跑了过来,脸上有多处黑渍,真像只小花猫。“我好高兴。”

“你终于跟我说话了。”很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她的笑脸,他以为,他们之间完了。

“你不生我的气吧?是不是?”她抱著他,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冷落了你好久,对不起,承烈。”

他摇摇头,如果生气就不会每天去看她,如果生气也就不会以为她又遇到危险,急急地赶过来了。

他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倒是有一大包食物,饮水和两个睡袋。

“咏烈帮我搬来的。”来回了好多趟呢;

“为什么?”她想要干么?

“经过了这些事,我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想像得坚强,身边的人、事、物都是可以相信的吗?我好怀疑。可是咏烈说得对,那只是一些意外,只不过都发生在我身上罢了。”钱乡抬起头。“当我想通了之后,发现我还是可以去相信、去爱人,我真的好开心。最重要的是,我从没有失去你。”

“谢谢你,吼儿。”他知道自己也没有失去她。

“你还是这样。”一点浪漫的话都不说。“不过,这才是我的承烈啊!”

他轻轻的替她擦着脸上的脏污。

钱乡微笑,“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你也是,对吧?所以我才要到这里来,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

“我知道。”他知道她所指何事,深吸一口气后承诺道:“今晚,我会让你看我的脸。”

她点头。“嗯!我也这么想,如果你不让我看,以后我认错了怎么办呢?尤其是睡觉的时候……”她开玩笑道。

“睡觉?”什么意思?

“不是现在啦!是说以后,可能是结婚以后……”呃,真是越描越黑,害她都词穷

他从后头抱住了她,两朵红霞顿时飞上了她的脸。哦!真丢脸,听起来好像她向他求婚似的。

“你会认错人吗?”他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感觉是那么热切。

“当……当然是不会。”她变得结结巴巴的。“可……可是万一……”其实达一切都是嘴快惹的祸。“承烈!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看你的脸嘛!

他笑了起来,逗她很有趣。

“承烈……”

然而,他已经开始叙述起他的故事来了。

“我是个很黏母亲的小孩。”

钱乡静了下来,窝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我常常赖在母亲的身边。在咏烈出生时,我好生气,认为咏烈抢去了母亲全部的注意力,那一段时间,我气咏烈,也气我的母亲。”冯承烈叹气。“十岁那年的某一天,我无意间撞见了母亲和别的男人的奸情,我还看到她把我们家传的一条虎眼石项链,送给那个人,虽然我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的父亲。”后来因为钱乡告诉他,胡伯曾送了一条虎眼石项链给咏烈,证实那男人原来是胡伯。

“我气疯了,不顾母亲苦苦哀求,狠下心去向父亲告状。然后第二天,我母亲就自杀了,她服下大量的安眠药,像睡著了一样,只是再也叫不醒。”

钱乡握紧他的手,无言地安慰他。

“有一阵子,我很担心,或许是害怕吧!万一我和咏烈都不是我父亲的孩子,我该怎么办?”冯承烈又叹气了,“后来,请征岳帮我和咏烈偷偷做了检验。”他停顿了一下,才接著说:“才知道,咏烈她是胡伯的女儿。”

钱乡点点头,“我知道,胡伯说的。”

他讶异地挑起眉,但也没多说什么的继续故事。“我父亲也知道咏烈不是他亲生女儿,虽然他并不知道谁才是她的父亲。”他看到了她惊讶的目光。“可是他为了面子,什么也不说。就是在那时候,我忽然觉得咏烈真可怜。”

她推测道:“所以,为了保护咏烈,当你发现胡伯是咏烈的父亲时,你才会什么也不说吧?”

他点头。”我母亲的死亡,也带给了我很大的打击,其实我比任何人都不能接受这事实,一直深深自责着。有一天,当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时候,我竟然看不清这是母亲的脸,还是自己的脸。我对这张脸真是厌恶到了极点。所以我戴上面具,不是为了别人,而是避免自己看到,就是这么一回事。后来,四年前意外发生,我的脸受了伤,留下疤痕,面具,更像保护色似的拿不下来。”

“其实,她不是自杀的,是惠慈姨妈杀了她。”

“吼儿?”

“真的!”钱乡吐了口气。“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是吗?”冯承烈顿时觉得心上的那道枷锁不见了。“坦白说,我一直都觉得我母亲恨我,她才不会让我得到幸福的。”所以他和吼儿才会如此多灾多难,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

“你怎么这么想呢?”钱乡靠着他,想要分担一点他的悲哀。

月亮完全升上来了。

他拿下面具,脱下了上衣,让吼儿看他身上的伤。

好一会儿,钱乡都说不出话,那样的伤势不知比自己曾经有的严重多少。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他,“很痛吧?是不是?”

“为什么要哭呢?”冯承烈拍拍她,“反正我本来就讨厌这张脸。”这样也好。

他的话让她的心更痛了,“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让我离开你好吗?”

“我答应你。”

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从丢在一旁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放在她的手上。

“我的紫水晶项链!”她惊喜地喊,“你怎么找到的?”

“不是我,你该感谢雪霁。”

钱乡献上了自己的唇,“我还是要谢谢你。“

他很温柔地回吻她。

“今天晚上,我们不回去了。”她的手放在他肩上,头枕在他胸前。“我想跟你在一起。”

“吼儿……”他心动她的提议,可是这样好吗?

“好不好嘛!”见他久久不答,钱乡抬头,对上了十电的眼睛。“承烈……”

他的眼中闪耀著无法停止的欲望,他低头吻她,用热切的吻代替了回答。

这样狂热的感觉是钱乡从末感受过的,让她忽然觉得自己好渺小,好需要保护。

她躺在摊平的睡袋上,与他一起。.

黑夜,就要结束了吧!

JJWXCJJWXCJJWXC

一道光射了过来。

钱乡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冯承烈已经醒了。同她一起迎接曙光。

他将她拥著,早晨的气温有些凉,柔和的光线照在她雪白得略呈粉红色的身上,真是美丽极了。

“早安。”钱乡笑著揉揉眼睛,能第一眼看见他真是幸福。

“早安。”他亲著她的脸。

她转身,碰了他一下。“我们一辈子在这儿,别回去了好不好?”她撒娇道。

“为什么?因为这样?”

“当然不是你欺负我的这一段!”钱乡的脸红了起来。

“那么是这一段喽?”他轻咬她的脖子。

“承烈!别闹了。”她叫了起来,他却没有停手的意思。“承烈!”

冯承烈在她颈间笑了起来。“好吧!快起来穿衣服,我们回去吧!”那是真正开心的笑。

“真好听!”钱乡抱著他,他终于从过去走了出来。

“什么?”他没有听清楚。

她再说了一次。“你的笑声真好听。”

“谢谢。”冯承烈吻了她的唇,然后,他细心的为她穿衣,钱乡也乐得接受服务。

“承烈!”两人携手往回家的路上走去。“你想将来我们的孩子会长什么样子呢?是男的?是女的?”她已经想到以后的事了。

冯承烈静静的听著,不时地微笑。

前方,他们的朋友全聚了上来,接过他们手里的东西,一群人嬉闹著。

阳光,如此灿烂!

一完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