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你是我的天使 第十章

钱涞正在教“青空”说话。人家说鹦鹉是挺聪明的,可是她教了它一早上,它还是只会叫自己的名字。

奔野不准她出门,他说她身体不好,需要调养,可是她就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调养的。

像昨天,天气那么好,阳光又充足。钱涞乾脆把被子都搬出来晒了,洗了那堆原本要送去洗衣店送洗的衣服,又把里里外外都清理了一遍。劳动之后,身体变得好舒服!可是奔野却不高兴了,难道他不喜欢家里保持得乾乾净净吗?

她顺了顺头发,开始清理“青空”的笼子。

隔着栏杆,有一个少女看着她。

她真是好美啊!好像天使一样,绮蓝看到她都呆住了。她本来是想找方法进齐家的,可是却看见了她。哎呀!

美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画,果然没错,即使是低等的人类。

钱涞把那堆排泄物用报纸包住,丢进了垃圾袋,一抬头就看见她了。那是一个有着俏丽褐色短发的女孩子,年纪应该是二十岁上下。

“你好!有什么事吗?”她似乎站在那里很久了。

“我……我……”这个美人的声音也好好听哦!真是太羡慕了。“我是齐恒炀的表妹,我叫绮蓝。”

“我姓钱,单名一个深字。”虽然说不在意,可是她介绍自己时总是怪怪的。

“我可以叫你”小涞“吗?”这个女孩子八成是齐恒炀的什么亲戚朋友吧!

当然是指人类世界的。绮蓝猜测。

“可以啊!”钱涞替她开门。“恒炀并没有告诉我你要来的事,他正好不在家。”

他当然不会说,他还巴不得她不要来呢!“我知道他不在。”就是知道他不在,她才来的。

“是吗?”钱涞微笑。

“嗯!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啊!”绮蓝是来打探消息的。“你认不认识青空这个人?”

“青空?”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是啊!好怪的名字是不是?”绮蓝叹了一口气。

在整个紫系家族中,就她的法力最差,根本上不了抬面。可是她那好面子的爷爷偏偏叫她来杀人,她是很为奔野着迷,不过她也好怕奔野的冷酷无情,他总是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里。

更何况奔野的法力太高强,任何魔族人进出人类世界他都能察觉,所以她们也只能趁这个机会,藉着来人类世界见沓的机会,寻找育空并杀了她。然而,她的问题也在这,青空是何许人?她并不知情,只知道杀了她就能当王子妃。但是前六个比她厉害几百倍的姐姐全部无功而返,想必青空是个很厉害的人吧?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毛毛的,可是她还真舍不下奔野,哎!哎!

“你找她干什么呢?”钱涞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我要杀她”好像不太适合说出来。

“我只是有事要麻烦她。”嗯!这样解释没有错,麻烦她死,好让自己当上王子妃。

“原来如此。”

“好吧,那我要走了。”

“你不等恒炀吗?”钱涞觉得这个女孩子有问题,可是她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也许她该留下这女孩。

“我才不等!”绮蓝摇头。奔野已经下令不准她来,她才不要待在这里等死。

她潇洒的挥挥手,目光停在钱涞手上的那个戒指上。“那不是魔戒吗?”她记得它应该戴在奔野手上的。“是奔野给你的吗?”

“是啊!”她的表情变得好怪异。她怎么了?钱涞有不好的预感。

“你是人类吧?”她看起是人类,虽然她身上一点气也没有,应该是魔戒的力量。

“难道你不是吗?”钱涞反问。她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你是人类?”绮蓝飞在半空中,头发飘了起来。“我不懂奔野为什么会把魔戒给你?”他既然把魔戒送给了最低贱的人类。

又一个超能力者?‘你也喜欢奔野?”老天!她的竞争对手已经太多了吧?

“你根本不配拥有魔戒!”绮蓝有点生气了。奔野一向是那么高傲,从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里。而现在却把代表着正室地位的魔戒送给了人类。即使钱涞再美;也只是人,不配和他们在一起的。方才对钱涞的好感全化成了怒意,她或许不太聪明,但是解决一个人类的能力还有。

“配不配得上是奔野决定的吧,又不是你。”钱涞讨厌她的态度,她或许是奔野的表妹,却不是能侮辱自己的人。

绮蓝将双手并拢向钱涞射出了一道蓝光,钱沫想用手抵挡,手上的魔戒形成了一个巨型的防护罩将蓝光弹开。

“你竟敢反抗!”绮蓝好火。“你竟然敢反抗我!”太可恶了!打输魔族也就罢了,她绝不能败给人类,尤其是她的竞争对手。

“你到底是谁?”她绝不只是奔野的表妹而已。

“哼!我是魔族紫系军团乘雷将军的孙女!”

瞧她一脸得意洋洋,魔族?又是黑道吗?“那又怎么样?”才不理她虚张声势的话。

“你!”钱涞的不屑令她喷火。‘你这个人类凭什么说大话?”

什么人类不人类的?“魔族又有什么了不起?”刚才她那些蓝光不也只是做做样子吗?

“魔族当然了不起!’绮蓝昂起头。“我们统治着人类所不知道的其他空间,我们的寿命是人类所不能想像的,我们的法力是……”

好无聊!钱涞根本不想理绮蓝,她一点也不想睡在外头。

“喂!”她竟然趁自己在发表高论时走掉了。“我看你根本不知道奔野的一切吧!”

“你说什么?”钱涞不喜欢她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耻笑自己的无知一般。

“你果然不知道。”绮蓝笑着。也许她弄不死钱涞,但是至少可以向钱涞炫耀一番,她实在很喜欢谈论自己的背景。她喜欢看到别人眼里羡慕的眼光,然而,在她讲述完一切之后,钱涞却没有任何表情。

“喂!你该不会被吓住了吧?”绮蓝飞了下来,停在钱涞面前。

好机会!钱涞抓住她的手腕,给了她狠狠的一击。她抱着肚子坐在地上,正好让钱涞有时间把她给绑起来。

看着她眼中的愤怒不安,钱涞忽然发现自己的血中也流着好战的因子。钱涞冷笑,拿了一块抹布塞在她嘴里,她的废话实在又臭又长,真令自己厌烦。

“没有人教你别小看人类吗?别人我是不知道,但是惹我生气的罪可是很重的。”

绮蓝害怕了,她说话的口气跟奔野好像。

奔野和任迄风一走进客厅就觉得不对劲,这屋子里有别的人,而且是魔族人。

“奔野!”

别说话,小涞会知道的。他看了任迄风一眼。

钱涞从厨房走了出来,锅里的菜全部都上桌了。

“你们回来了?”

“是啊!”正想要迄风去看看动静,但是现在并不是好时候。

钱涞微笑。“我等你们好久了,今天我抓了一个想要偷袭我的笨女人,她就在后面,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齐恒炀直觉她不高兴。

“她好像是你的表妹,叫什么绮蓝吧!”她故意接上一句。“魔族紫系军团乘雷将军的孙女,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

“你一个人就抓住她?”任迄风真不敢相信。虽然那个叫绮蓝的丫头是差了点,但是她也还是个魔族人耶!

“轻而易举。”钱涞大概可以猜到他在想什么。

“小涞,我……”奔野就知道不对劲。“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她应该已经知道一切了。

“吃饭吧!菜都凉了。”钱涞依然堆着笑。然而这就是她不对劲的地方,她没有生气的举动。

“小涞!”他试着拉她的手。“你没有生气吧?”

“我该说什么才好?”钱涞看着他。“我应该说非常感谢您的宠幸吗?王子殿下?”说完,她气冲冲的跑上楼,才关上门,用身体抵住,就发现了齐恒炀站在她面前。

是的,她忘了他有法力的。

“我没有骗你。”

“对,你只是不告诉我。”她苦笑。她早就知道他

不是个寻常人,他的能力太特殊、太怪异,而且他还有两个身分,常常有来历不明的人要攻击她。可是她却总是替他找理由,只是单纯的想和他在一起就好。

她不想去追究那些她所不明白的事,她害怕去打破目前的现状,然而还是有人会对她说,她还是会知道。

“小涞!”奔野抱着她。“你别哭,别哭嘛!”

“对!”她响哺自语。“哭是没有用的。”哭对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善,她木然的点头。

“我应该冷静的想一想。”钱涞挣开他的怀抱。

“你要去哪里?”他拦住她。他绝不能忍受她再次的不告而别。

“我要回家去。”欧阳琪琪和朱星亚都不会放过她的,她们太关心她,她无法静下心去想事情。

“小涞!”奔野按住门。

“奔野,你知不知道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时间对你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当我老了、丑了的时候,你却依然俊美如昔。”是的,眼前的他跟七年前的地完全没有改变。人生数十寒暑对他来说根本不代表什么。“而且,我们终其一辈子都要不停的逃亡,防着别人来追杀我们。”就像今天一样。但是她不会永远那么幸运,只碰到三脚猫。“到时候,我就变成你的负担了。”

“小涞,这些事我早就想过了,你知道我会保护你的。”即使和整个魔族为敌他都再所不惜。

“可是我却没有办法保护你。”爱一个人不是互相的吗?

“小涞,我会解决这些事的。”他要回去魔界,把以前的和现在的事都弄清楚。“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爱你啊!”

她从没有怀疑过他的爱,所以才没有不告而别。

“奔野,你给我三天的时间考虑一下吧!我绝对不会突然失踪的。”

“你不能骗我。”奔野淡淡的说,她的回答令他失望。

“当然。”她低下头。

他执起她的手轻轻一吻。“在这段期间,你绝不能脱下魔戒,它可以抵挡任何魔法,保护你的安全。”

原来不是绮蓝的魔法失灵,是它救了她。“好。”

不管她的结论是什么,她都还想再见到他。

×××

送钱涞回去后,奔野回到家里。

任迄风正在添饭,一桌的菜都快吃了个盘底朝天。

“喂,奔野,你不要突然出现好不好?真是吓死人了。”

他吃得倒是挺快乐的,他想。

“哎呀,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嘛,能吃就是福啊!”

真不愧是任迄风,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嘻皮笑脸。

“你吃吧!”其实他只是心情不好。

“你不饿?”

“吃不下。”

“你就这样回来了?”

“我在小涞家的周围全设下给界,任何人一进出结界,我都会立刻知道的。”

奔野正处于二十四小时的警备状态。

“就这么善罢干休?”任迄风问。

“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他要回魔界一趟,那里好像已经有什么好戏在等着他。

“你也知道我是在你这边的。”任迄风放下筷子。

“好饱哦!”一个人吃了那么多的食物。

奔野的眼睛瞥向一边。“那是什么?”是小涞的吗?家里没有任何喜欢草莓汽水的人,而且还有卡通图案。

“那是我的啦!”任迄风拿了过来。说真的,他实在丢不下手;也许现在是喝的时候了。他打开易开罐的技环。

呢,果然是甜了一点,不过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啦,草莓汽水……哎!

WwW

奔野回到魔界。他让任迄风留在人类世界保护钱涞。他走在白色的宫殿里,七年前的他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情吗?那时候他打败了陆笙回到了魔界,然而再回到人类世界时,有关钱涞的记忆却失去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险情?他开始揣测七年前的自己。

当年的他把魔戒送给钱涞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避免魔族的追杀吧?因此才隐藏了她的气,可是自己却忘了她。

莫非是奔野冷笑,一切已经有了答案了。

他是胜利者,他是回来要报酬的。

走进宫殿,一大群老人已经等候着了。

坐在路的尽头上王座的人,就是他的父亲震天,一个一万多岁的魔族人。

“好久不见了,儿子。”震天微笑。“你真是愈来愈会隐藏你的情绪了。”

虽然比起他还差很多,但是奔野还太小,仍然会进步,不像那些军团的领事者,真是愈来愈没用了。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奔野看着父亲。

“快点把你加在我身上的封印解除。”只有父亲才有这个能力,其他的那些老不死的根本无法封印他的记忆。

震天的笑意加深了。“不错嘛,才七年你就发现了。”他的力量真的可以期待。

“我不是来听这些的。”奔野的表情依然没变。

“当然!”震天左手一挥,前尘往事又回到奔野脑中。

wWW

七年前

“王子殿下,您真是了不起啊!”穿金白衣服的老人道。“竟然一个人就消灭了叛党。”

“是啊!是啊!”紫衣老人附和。

“住口!”奔野眼里的寒气吓坏了两个老人。真烦人,他与父亲说话何时需要人插嘴了?他面对着父亲。

“我不是回来邀功的。”

“你有什么事想说吗?”震天很好奇,他的儿子从没有向他要求过任何一件事。

“我爱上了一个叫青空的人类,我要和她结婚。”

奔野一点也不避讳的说着。

“什么?人类?”震天的嘴角有着笑意。人类吗?

这实在太有趣了。“你在求我吗?”只要儿子肯求他,他会答应的,他可以为儿子破例。

“我才没有要求你。”奔野绝美的容颜有着血腥的气息。“我只是来警告你们,你们在场的每一位,如果有人敢动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杀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小事。

原来奔野是来下挑战书的,震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呀!他怎么忘了奔野的个性?奔野跟他这父亲一样,有着永远不妥协的个性,绝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只是……“这就是你的方法?”

“我会保护她,为此,我不惜杀死任何一个人。”他重申。

“你是很英勇,法力也很高强,但是你真的可以保护她不受永世的追杀吗?”震天眯着眼睛看儿子。“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这看来似乎是个有趣的游戏。“我给你十年时间。”

“条件呢?”他父亲一向不是个好人。

“封印你对她的记忆。如果你能在不记得她的情况下又爱上她,而她也爱你,我会赐与她新生命,让她成为魔族的一分子。”条件是很苛刻,但是条件不苛,就没趣了。

在不记得她的情况下,又爱上她。

“怎么?迟疑了?是不是你没有信心啊?”

奔野想起了青空的笑脸,他是可以不顾一切的保护她,但是他怎么能让她过着担心受怕的生活?十年!他一定可以找到她的,她给他的感觉是那么强烈,和别人不一样,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再爱上别人。

“我答应你。”

震天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

WWW

奔野张开眼,过去的一切都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带她来?”震天已经认输了。

“等你撤消对她的追杀令。”他一直看那些女人不顺眼的,她们来人类世界的目的竟包含了追杀钱涞。

“你早就把魔戒送给她了?”真是了不起,怪不得那些人永远也找不到她。

“她一定是个不平凡的女孩子。”

奔野头也不回的走出宫殿。“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谢谢你了,爸爸。”

震天看着儿子的背影,其实在他提出那项协议时,他的心早就认定儿子的选择了。他只是在找一个方法,让他的儿子可以去破坏这些规范而已。

规矩啊!不就是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吗?

WWW

今天才第二天,可是钱涞就已经沉不住气了,她想见奔野、想跟他说话,而他竟然不在!可恶,她在门外张望了好一会儿,就是等不到他回来,又不甘心离去,只好坐在门外的篱笆上。

她叹气,自己根本离不开奔野,但是她又无法为他做些什么,真的好烦、好烦。

“青空!”随着一声叫唤,一个人影向她接近。

“奔野!”钱涞笑着抱住他,“你回来了!”

他刚才去了她家里,才知道她出门了。他猜她一定在这里,果然在这里就找到她了。“我想起过去的事了。”

“真的?”

“对!”就跟她说的一样,他们的相遇、相知、相守,全部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告诉我,你的决定。”

他轻抚着她的长发。

钱涞瘪瘪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奔野,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

“我父亲已经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奔野将所有的事全告诉了她。

她哭了起来,知道自己不会成为他的负担,她真的好开心。“这样就好了!

我本来就决定要跟你在一起的,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的,没有你在身边,这个世界就像是个炼狱一样。”她也是很自私的。

“青空!”她将他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了。是的,不管她是什么种族,他一定要和她在~起。

“至于我会早一步离开你的事。”她吸吸鼻子。

“其实,让你把往后的时间都拿来思念我似乎也不错。你曾经抛下我,让我等了你那么久,虽然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也该让我抛下你一次了。“让他也尝一尝那种滋味,那种每日都心疼的滋味。

她的话令他心疼,他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

“只不过,将来我老了、丑了,你也不能嫌我哦!”钱涞在寻求他的保证。

“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美的。”她似乎还不明白她已经将要变成魔族的入了。奔野没有点醒她,他抱着她转圈圈。

她将头靠在他怀里。好晕哦,过一会儿,她将自己的长发围上了他的颈子。

“说真的,我只有一样东西胜过你,那就是我的头发。”她花了好多心思保养,不想在外貌上全部都输他。

其实他一直认为她留着长发一定很美的。“你是我的天使。”

她咀嚼着他的话。“你是我的天使?”

“你知道吗?即使我的记忆被封印了,我遗忘了你,但是在我的身体里,却有另外一个我从未放弃寻找你。”

所以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毫不犹豫的爱上她,因为他知道她就是他要找的人,他最重要的人。

“我知道。”她的睫毛上有着泪。她清楚地所受的折磨绝不会输给她。“为什么让我看见奔野?”他是可以选择的,她知道魔族的人不会轻易让人见自己真实的模样。但是他在大多数的时候都以养野的样子在她面前出现。

“因为我爱你,我想让你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就像那个时候,刚认识她的时候,他本来可以不理她的,可以变回齐恒炀,可是那只是他的另一张面具,那不是他。他喜欢看她眼里的自己,他知道她是真正爱着他,她明白他是谁。

钱涞收紧了自己的手。“我爱你。”是的,再也不要分开了。

奔野将她带进屋里,她的房间。

这只是一瞬间就完成的事。是的,她将会慢慢习惯这一切,他的表妹说他将会在人类世界待一辈子,人类的一辈子,等齐恒炀死了,他才会离开,那么她实在也可以满足了。

虽然她贪心的想要更久,可是能拥有他一辈子不也是种得来不易的幸福了吗?

别太贪心,钱涞。

她从他臂弯里探出头,意外的发现卧房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我的画呢?”她的那些画到哪里去了?她还记得她前天走时,它们正好好的挂在墙上。

“我收起来了。”全都放在客房了,他想留给她当画室。

“为什么?”钱涞不懂,那些画画得不好吗?

“因为以后有我陪着你了。”他吻她。他实在不想和那些画吃醋,那些画的都是他自己。可是,他不喜欢她说她没有那些画陪就睡不着觉。他喜欢那些画,因为那代表着她对他的思念,但是,现在他已经回到她的身边,他要她只看着他一个人就好。

她明白他的意思。这也就是她只画他的原因,从不把自己也画上去因为那时候画里画外,人儿都无法成双。而现在,她想把自己也画上去,让画里画外都成双。

他轻轻把她放在床上。

“你知不知道魔戒的另一个意义?”

钱涞摇头,从没听说过。

“魔族里戴戒指的男人代表着未婚,戴戒指的女人代表已婚。”他的戒措已经套在她手上了。“仪式很简单。”

“你是在告诉我,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下,我们就已经结婚了?”早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她套牢了?

“完全正确!我的王子妃阁下。”他亲了亲她嘟起的嘴。他压在她身上。

“今天是几月几日?”他弄得她好痒。

他不知道她问这些干什么。“今天是八月二十三日。”

他又开始吻她的颈子了。“现在是几点几分?”

“十一点五十九分。”

“等一下嘛,奔野!”她推开他,发现他依然是那么重。“你知道再过十分钟是什么日子吗?”

他摇头,现在的她好诱人,他根本懒得去想那些无聊的事。但是她又那么坚决,他将手放在她的两侧,撑起身子看着她,他还是压在她身上。

他看起来好懊恼,钱涞甜甜的笑了。她伸手将他飘落的银色长发把玩着。她听着时针滴滴答答的走动。是时候了。“奔野,七周年快乐!”终于满七年了。

这一刻起要迈向八年,之后一直下去。

“什么?

她知道他不记得了,但是她不在乎这种小事,只要他陪在她的身边就好了。

她提醒他,“七年前的这个时候,我遇见了奔野,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年,我也都要和奔野在一起。”

“青空。”她总是能感动地,用她的方法。

她拉了他,开始热情的回吻化“我爱奔野。”而他眼里的情意早已浓得化不开了。

“我也爱你。”

两人的身影在月光的照映下叠成了一个。

钱涞在人类世界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新郎是齐恒炀,婚礼简单隆重而且温馨,只邀请亲朋好参加。

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她同时嫁给了两个人,却没有犯重婚罪。结了两次婚,两个新郎都好爱她,她真是最幸福的新娘了,不是吗?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