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水仙花之恋 第10章

一大早,芙妮雅原本心情不错的想找萝拉聊天,但却在春之馆的门口被全副武装的守卫阻挡在外。

“大胆,你们是新来的吗?也不打听打听清楚,竟敢阻挡我的去路,活得耐烦了是不是?”芙妮雅大声的说。

“殿下,抱歉,这是陛下交代的,任何人都不准踏人春之馆。”

“那所谓的‘任何人’应该不包括我吧!包何况我又不是恐怖分子。”

尽避芙妮雅如此讲,但那些吃过她的亏的人一定不会这么认为吧!然而这些姑且不谈,以芙妮雅堪称“特异”的个性说,愈是不能做的事她偏要做,愈是不能进去的地方她偏要进去瞧瞧,于是守卫表示彻底执行国王命令的同时,芙妮雅顽固地冲上前去,大喊:“我倒要看到底谁能挡得了我。”

夸口说下这些话的芙妮雅,绝没料到下一刻阻挡的人就出现了。

“芙妮雅,一大早在春之馆外嚷嚷什么呀!”亚历出现在芙妮雅面前,而且是从春之馆内走了出来。

“皇兄!?”一时芙妮雅吃吃惊得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亚历。

虽然亚历并没衣衫不整,但人是一大早自春之馆出来就已够让人想入非非了。

“你昨天晚上是在春之馆过夜的吗?”芙妮雅明知故问。

“没错呀!你认为有何不妥吗?”亚历坦然的承认。

“哦!一定是个缠绵悱侧的夜晚吧?”芙妮雅趁机调侃亲爱的皇兄,以报他昨日的中伤。

亚历只是笑而不答,芙妮雅见状继续说道:“我想再过不多久,我们艾达姆斯宫会有一场盛大的婚礼了。”

“没错,一个月后!而且要特别的!”

“天哪!皇兄,你这是在整人嘛!历任的皇室婚礼可都经过半年以上的筹备,一个月?就连织一件婚妙的时间都不够呢!而你竟要求-个特别的婚礼,这根本是为难人。”

尽避荚妮雅如此说,但亚历却以不容妥协的口吻说道:“我不管,最多不能超过两个月,一定要有一个最完美无瑕的婚礼呈现在我面前。”

“哼!皇兄你也用不着猴急啊!反正你们现在的情形不就和结婚没什么两样,婚礼可以慢慢来呀!”

亚历斜睨着芙妮雅道:“就因为如此,我才急着结婚呀!我不要有任何不利萝拉的流言传开。”

芙妮雅总算明白了皇兄的用心良苦,而且皇兄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前阵子玛姬已经将萝拉和达尔斯的事传开了,如果萝拉在结婚前就怀孕的话,总会有不利于萝拉的流言流窜,甚至她的孩子会被怀疑是否为国王陛下的骨肉,总之,对萝拉平民身份而成为皇后的人都在等着看好戏“好吧!我赶赶看。”

“芙妮雅,麻烦你了。”亚历诚恳地说。

“哎呀!皇兄你别那么客气嘛!只要你和萝拉有情人终成眷属,就比什么都更值得欣慰了。”芙妮雅还真有点不习惯皇兄客气的态度哩!

虽然有许多人认为平民出身的萝拉不适合母仪天下,但芙妮雅却不那么认为,而且她还认为萝拉平民的身份对苍之国是有利的。自小生长于深宫的国王陛下,或许会忽视了民间的疾苦,这时候由民间出生的皇后正可以补其不足,他们俩可以共同创造一个新的苍之国,到时候这个公主和雷恩鲁又会在何处呢!

“萝拉醒了吗?”芙妮雅问了一个与心里所想的完全不符合的问题。

“她还在睡,你别去吵她,让她多睡一会儿。”亚历脸上有一抹温柔的笑容。

“那多可惜呀!我本想要好好的取笑她一番呢!”

“萝拉就快成为你的后盾,我不许你再没大没小的。”一副兄长教训妹妹的口吻。

“那又如何?我也许不会喜欢一个皇嫂,但我喜欢萝拉,不管萝拉是不是我的皇嫂,我对她的态度也不会有所改变。”

“你那是什么逻辑呀!”亚历没辄地叹了口气。

“反正我保证放过她,这样皇兄你该放心了吧!”

说实在的,亚历还是对这位古灵精怪的皇妹没有什么信心,为了不使芙妮雅去打扰萝拉,他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芙妮雅,你和我到冬之馆来,我有事交代你去办。”

“天哪!”芙妮雅已知道了皇兄的企图了,她能偷偷溜吗?“我能拒绝吗?”

“不能!”亚历斩钉截铁地说道,嘴角隐约浮起一抹邪恶的笑。

“哦!”芙妮雅真懊恼于自己的多嘴。

苍之国的淘气公主首次尝到了“祸从口出”的苦头,等着她的恐怕会有堆积如山的工作吧!芙妮雅深知此次她那敬爱的皇兄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当萝拉从幸福的梦中醒过来时,只感到心情有了一些改变,和亚历只是片刻的分离,但她的脑海想得全是他了,想一直待在他身边。

正当萝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雪儿捧着一大束水仙花自门外走了进来。

“这花是……”

“是陛下亲自去采的,还叫我们立刻送到您房里呢!”雪儿充满欣羡的说,心里也有些不解,因她的主人没为一位妃子如此费心过,他最宠爱的妃子也没有过。

雪儿找了个大花瓶,将花插在上头,回头问萝拉说:“这位陛下很奇怪吧!”

“咦!会吗?”萝拉反问,“亚历很奇怪吗?”她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她也没见过其他的国王呀!“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算了,就当我没问吧!我不打扰您了。”雪儿行了个礼,退出了寝宫。

“这女孩……她才奇怪呢!”萝拉纳闷的喃喃自语。

萝拉轻轻地抚摸水仙花的花瓣,记起昨晚他曾经向亚历说及她背后水仙花胎记的故事,今早他送这些水仙花应有特别的意义吧!

“萝拉——”芙妮雅好像阵风似的闯了进来,笑嘻嘻地对眼前美丽的人儿说道:“今天有点不一样哦!”

萝拉霎时羞红了脸,“哪有……”

“嘿!原来是多了这盆水仙花。”芙妮雅走近那盆植物,笑颜如花地望着萝拉。

明白自己被捉弄的萝拉这下子脸更红了。

“你可不许向我皇兄打小报告哦!我刚刚被处罚呢!”

“处罚?”

“是呀!皇兄罚我作好多工作,抄录一些很紧急的文件,多得我一整天都做不完。”“可是,你怎么还有空来找我聊天。”

芙妮雅往床上一躺,只以一只手支撑着道:“哼!还不简单,我趁皇兄不在时,将工作一股脑儿全丢给雷恩鲁,就跑出来啦!”

“那雷恩鲁大人岂不是太可怜了。”萝拉直替雷恩鲁叫屈。

然而,芙妮雅却相当不同意,道:“他才不可怜,他假如不愿意的话大可向我抱怨呀!但他不会这么做,因为在他心里清楚主子与臣子之间的阶级。”

萝拉心想要如何帮助芙妮雅,让她的爱情早日成功,便说:“需不需要我向亚历提一提?或许他能劝劝雷恩鲁。”

芙妮雅的回答是摇头,并说:“不用了,我自己的事会自己解决,皇兄插手只会让事情更糟,如果我连这么点小事都无法解决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好自傲的了,萝拉,你只要快快乐乐的等着做新娘就行了。”

“可是……”

“唉!没什么可担心的。一切不都雨过天晴了吗?皇兄已将你们的终身转交由我来办,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圆满的婚礼,而且也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说完,芙妮雅不禁笑了,萝拉这一举世无双的美丽佳人,理所当然也会是最美的新娘以及最美丽的皇后,哪还需要特别强调。

“你在笑什么?分享一下如何?”萝拉眼底充满了好奇。

芙妮雅只是突如其来地抱住萝拉朗声说道:“我已经在期待这场世纪婚礼了。”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两个月后的某个晴天,亚历所期待的世纪婚礼隆重地举行了。

苍之国因为国王陛下的婚礼四处都有庆祝活动,而王都也在婚礼的前几天就挤满了前来道贺的各国代表,他们所送的贺礼更是堆满了艾达姆斯皇宫的贮藏室,那些贺礼的安置问题竟也挺伤脑筋的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苍之国的国王陛下亚历只好命人清理荒废巳久的秋之馆,而将贺礼暂时安置在那里了。

看来秋之馆已经不是什么禁地了,对于萝拉的调侃,亚历拥着萝拉回答:“是啊!秋之馆是要让我俩所生的王子们住的地方,那里将来会有许多孩子的欢笑声,怎么还会是禁地。”

萝拉和亚历互相凝视着对方,两人想的是同样一件事,想像在秋之馆如茵的草地上戏耍的王子——和他们的小孩。

“亚历,万一我生不出继承王位的王子呢?到时候……”随着婚礼的接近,萝拉愈来愈担心自己无法成为一个称职的王妃。

亚历曾经表示只纳萝拉一个妃子,但,万一没有继承人,他也不得不向形势低头吧!万一事情真到了这地步,萝拉知道她也没理由反对,可是一想到亚历抱着其他女人就令萝拉心如刀绞。

“萝拉,我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如果我们真的没有继承人的话,可以让芙妮雅的小孩继承王位,只要我们能一辈子厮守在一起,这便足够了。”

“亚历……”听了这些话,萝拉的不安消失了。

每个人都说亚历是个冷漠的人,可是对萝拉而言他却是世上最温柔的人。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那是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当主持婚礼的神官宣布萝拉成为苍之国的皇后时,全场臂礼的群众莫不欢声雷动,这是一个新世纪的开始。

“芙妮雅,我所要求的‘特别’婚礼呢?这和平常的皇室婚礼并没有两样啊!”

亚历不满意地询问皇妹,还真像一个特别挑剔的顾客哩!

芙妮雅则是耸肩答道:“皇兄,你迎娶平民女子为妃,这点就是开皇室的先例,够特别的了,至于萝拉……我会给她一个特别的惊喜,毕竟好戏还在后头,你就耐心地慢慢看下去嘛!”

芙妮雅总会有一些开脱之辞,其实她曾经认真想过一些在婚礼上恶作剧的点子,但还是害怕国王陛下会生气,因此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只好作罢。

“芙妮雅,你要给我什么惊喜?可以先透露一些吗?”听了芙妮雅的话后更增添了萝拉的好奇心。

“不行!我若事先透露就不算是惊喜了,所以你还是慢慢期待吧!”

然而,英妮雅并没打算让萝拉等太久,当婚礼完成,新婚的国王和皇后回到属于他们的城堡时,看到了芙妮雅为她美丽皇嫂所安排的惊喜。

在城门口站着-个中年美妇人,竟是葛雷夫人,萝拉的母亲。

“妈妈!”

“孩子,你好吗?”葛雷夫人露出了慈爱的眼神。

萝拉向母亲飞奔而去,半年的思念全化成一串串的泪水,在这一刻倾泄而出,萝拉就像个孩子般在葛雷夫人的怀里大声嚎哭,不过,这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亚历也深爱感动的以眼神称赞皇妹这次的安排,他走向萝拉揽着她的肩道:“萝拉,你们母女能相见真是太好了。”

“嗯!”萝拉兴奋地点头。

“陛下——”

葛雷夫人行了个礼,心里惊讶于国王陛下如此年轻,她的女儿竟嫁给了这个俊美的国王,成为苍之国的皇后,半年之前又有什么理由阻止这一切呢?

“对了,妈妈,你会留下来吧!”萝拉殷切地问。

“是呀!你就留下来。”亚历也接着说道。

“不!”葛雷夫人摇头,“我觉得住在梦幻森林里比较习惯,只要看到你幸福地生活着,我就安心了。”

“那就多留几天好吗?”萝拉退而求其次。

“这……就要看达尔斯的意思了,是他带我来的。”

“达尔斯?!”

一提到达尔斯,萝拉的内心就充满了内疚,她忘不了自己伤害达尔斯真心的事。

“是啊!达尔斯他很客气的对待我,还说见到我的你一定会很高兴,虽然你辜负了他,但他还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他在哪里?”萝拉的心似乎动摇了。

“我安排他在城堡里休息。”回答萝拉的是芙妮雅。

萝拉随即转而向亚历请求:“亚历,我想……”

“你尽避去做你想做的事吧!”萝拉的话还没说完,亚历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谢谢你,亚历。”

萝拉想去见达尔斯,想向他道谢。

聪明的芙妮雅也猜出了萝拉的意图,她看着萝拉三步并作两步地前去找达尔斯,刻意嘲笑占有欲极强的皇兄道:“皇兄啊!其实你很不想让萝拉去找任何男人吧?”

“少罗嗦。”亚历白了芙妮雅一眼。

心里面有着被皇妹说中心事的难堪,他确实不希望萝拉接近其他男人,尤其是萝拉曾经爱过的达尔斯。

萝拉会和达尔斯说些什么呢?这对皇室兄妹同时想着这件事。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苍之国的国王陛下和公主殿下渴望知道的谈话内容正在进行着。

“达尔斯,谢谢你将我的母亲带来王都。”萝拉果然在外厅找到单独一人的达尔斯。

“这是最好的礼物吧!萝拉,恭喜你了,你看起来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达尔斯也看见了那场世纪婚礼,他混在人群中看到在国王陛下身旁容光焕发的萝拉时,精神不禁为之一震,她竟比以前更美了,而达尔斯只能远远地痴望他心中的女神。

原本最接近的应该是我才对呀!达尔斯沉痛地在心中呐喊着,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是亚历陛下使萝拉更美丽了。

以前的萝拉像个随时会消失的精灵般柔美,而如今,柔美被一种坚定的神采所取代,她一定应是对亚历陛下生生世世不变的爱吧!达尔斯苦涩地想着,心中再度充斥着对主君的嫉妒之心。

“达尔斯,我希望你也能得幸福。”萝拉诚挚地说。

瞬间,达尔斯沉默了,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得到幸福的,因为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另一个水仙花少女。

但是,尽避如此,达尔斯也不想让萝拉心底有愧疚和阴影存在,因上他当着萝拉的面漫天漫地的撒下大谎:“我现在很幸福,前不久我便订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一位美丽又贤淑的名门千金,不久之后我们就会结婚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对达尔斯所说的话深信不移的萝拉由衷地说道。

又是一阵刺痛击向达尔斯,他实在无法以平常心看待萝拉的祝福。

“我还有些事要办,请原谅我先走一步。”

为了不让萝拉看出破绽,避免那美眸蒙上阴影,达尔斯只得选择急急忙忙、狼狈不堪的逃走。

殊不知有个小小的偷听贼,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了,而且那个人正悄悄地跟在达尔斯身后,伺机而动。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达尔斯,你不是有要事待办吗?原来是来这里当个砍树工人啊!你没有斧头也用不着以手乱砍呀!”

号称苍之国最聪慧的女人芙妮雅带着嘲讽的语气走向达尔斯。

因为好奇,所以芙妮雅偷偷地跟在萝拉之后进入城堡,将萝拉和达尔斯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她看着离开萝拉的达尔斯冲到后院,好像和那些树有仇似的猛捶打它们。

“殿下,偷听是不道德的喔!”达尔斯没有回头的说道。

“我知道!”芙妮雅没好气的回道:“但是,臣子偷偷爱着本国的皇后不仅是不道德,更是不忠的,这一点你应该非常明白吧!”

臣子?是啊!如今我只是萝拉的臣子,达尔斯心酸极了。

“我又能如何呢?人的情感若能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那么就不会有纷争了。”

也就是说,达尔斯根本不可能忘了萝拉。

“那未婚妻又是怎么回事?”

沉默代表芙妮雅心里面的答案完全正确的。

“根本没有未婚妻。”

其实芙妮雅该算是最了解达尔斯心情的人,但是她却无法苟同他的看法。

“说一个谎言要用十个谎言来圆谎,欺骗了萝拉总有一天会拆穿的,下次见面时你如何面对萝拉?”

“我根本不打算再来王都,不打算见萝拉,害怕自己会亲手摧毁了萝拉的幸福。”一直沉默不语的达尔斯突然大吼。

“对不起,达尔斯,我根本没有立场责备你。”

这场爱情争夺战之中受伤最深的是达尔斯,芙妮雅这个局外人又怎能全盘了解。

“我还不是将自己的感情问题搞得一塌糊涂。”她黯然的补充。

“雷恩鲁大人还没成为你的俘虏吗?”话题一离开自身,达尔斯就显得轻松自在多了,因此也能开玩笑地调侃芙妮雅。

“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脸皮太厚了,一直积极地追逐着雷恩鲁,但却也令他逃得更远,他的自卑感是我和他之间最大的障碍,或许我早该放弃他了。”

为什么会向达尔斯吐露心事,芙妮雅自己也不清楚,或者她是想找个人好好倾诉吧!最清楚内情的萝拉正沉浸在幸福当中,因此她才找上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达尔斯。

“你不会放弃他的。”达尔斯很笃定地说,“因为你是芙妮雅公主殿下,你应发挥死缠烂打的本事,让雷恩鲁无所遁形。”

芙妮雅几乎已经忘了达尔斯是个很有幽默感的青年,这阵子丧失了幽默感是因为萝拉的事情。

“是啊!照我的个性是不可能那么快放弃的,但是……”芙妮雅欲言又止。

“该不会有第三者出现了吧?”达尔斯打趣道。

第三者?芙妮雅脑中明显地浮现出春之馆侍女雪儿的身影,雷恩鲁对雪儿的注意令她不安,她已经派人去调查雪儿的事,相信不久就可以知道真相,她芙妮雅绝对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打仗?!芙妮雅自嘲地笑了,看来她的心里还是决定奋战到底。

“哼!第三者算什么?难道凭我芙妮雅会输给第三者不成?”

芙妮雅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那一股自信,此时流露自信眼神的她,刹那间比萝拉更美。

“我竟然不知道你有也如此美丽的时候。”达尔斯有些呆愣了。

芙妮雅不好意思地打了达尔斯后脑勺一记道:“少废话,对雷恩鲁的事我要重新计划计划,只要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达尔斯,我要你做见证。”

“呃?!”

芙妮雅扬起嘴角,深深望了达尔斯一眼,走了。

达尔斯啼笑皆非地摇头,芙妮雅和雷恩鲁的爱情竟要他做见证,难道她不了解他是多么的嫉妒天下的有情人。

再次摇头,达尔斯抬头望向一片晴朗的蓝天,他的心,可否有晴朗的一天。

书香@书香www.bookspice.com书香@书香

四年后,一声小婴孩的洪亮哭声响遍了艾达姆斯皇宫,苍之国那美丽的萝拉皇后在众望期盼下生了第二胎,继三年前生下了集亚历与萝拉光采于一身的王子后,今日他们又多了-个漂亮的小鲍主。

看了小鲍主后,在场的皇亲们一致认为这个小鲍主日后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丽佳人。

或许有人会怀疑,刚出生的婴儿还不都长成一副丑丑的样子,又如何肯定她是个美人胚子?关于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因为小婴儿的胸前有水仙花胎记。

和萝拉一样,苍之国刚出生的小鲍主是水仙花少女,不!应该说她是水仙花“婴儿”才更正确。

“天哪!她是水仙花少女!”

发出惊呼之声的是身为母亲的萝拉,此刻的她才深刻地明白了母亲葛雷夫人当时恐惧的心情,她只希望女儿能够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成长,但水仙花少女的诅咒……

亚历轻轻地抱起了襁褓中的小婴儿,眼看着爱妻眼底的感伤,他明白萝拉此刻担心的是什么,身为父亲,他又何尝不担心女儿未来的命运,然而……

“萝拉,我们的小鲍主一定会平安地长大,而且她也会找到属于她的真爱,就如同你找到我一般,她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待她的男子。”

“是啊!萝拉,皇兄说得没错。命运是靠人去开创的,你不就是这句话的实践者吗?”芙妮雅一边望向皇嫂,一边深情地看着雷恩鲁,当年她如没有坚持到底,也就不会有此刻的幸福了。

每个人都给了萝拉鼓励的眼神,就连三岁的小王子伊凡也凑着热闹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以他那童稚的嗓音说道:“母后,伊凡会保护妹妹。”

闻言,萝拉释然地笑了,有这么多人守护着她的小鲍主,她又何必去害怕那古老传说的诅咒。她抚摸爱子的柔发道:“伊凡,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母后的事,一定要永远保护着妹妹,别让她受到任何人的欺负喔!”

“嗯!”母后的话,小小的伊凡虽然无法理解,然而他还是用力地点头应允了。

看着这幅同享天伦之图,芙妮雅和雷恩鲁互视一眼,手拉着手走了出去。

水仙花少女的诅咒虽然可怕,但,只要拥有真爱,就能破除魔咒。

不是吗?

一完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