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海上历险 第五章

番外篇

一声尖叫从厨房响起,没过一会,就见厨娘气冲冲地拎着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小表走出屋外。

“你这个小杂种,要我说几次才明白,不准随便给我进厨房!”

小男孩拼命的挣扎。“放开我!不要抓我啦!”男孩抬起瘦弱的脚朝厨娘的膝盖踢了一脚,厨娘吃痛松开了手。

“小杂种,你敢踢我?看我怎么修理你——”一个泥块砸上她的脸,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小杂种!你不可以这样骂我!”以前不懂得那三个字的意思,可现在懂了。

“还说你不是小杂种?你有父亲吗?”

小男孩挺起胸膛。“当然有!”他虽没见过父亲,但母亲说他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

“那你父亲是谁?叫什么名字?”厨娘跟其他围观的人讪笑地问道。

小男孩霹出骄傲的神情。“我父亲是一个大贵族,是一个公爵。”

周遭安静了半晌,随即爆出了大笑声。

“听听这小表说什么?他父亲是一个贵族,而且还是个公爵呢!”

“哈哈,如果他父亲是公爵,那我不就是国王的孩子了?”

“梅丽那女人还是那么坚持说让她大了肚子的家伙是个身份尊贵的男人呀?”

“就是呀!这么多年就是不肯说实话,-连对自己的孩子也这样骗?”

“她就是爱说谎!”

小男孩握紧拳头。“不!我母亲说的是实话,我的父亲真的是个贵族!”

“是吗?若你父亲真的是贵族,为什么你跟你母亲都只是住在破烂的小屋子里,食物和衣服还得靠我们施舍,如果你真有父亲,为什么他不好好照顾你们母子?让你们吃好的、穿好的?”

小男孩语塞,对此他无法反驳。

“也许这小表说的是真的,他或许不是杂种,但他可能是某个贵族的私生子。”。

私生子?这三个字头一次进入小男孩的心灵中。

“管他是不是?!”厨娘擦起手。“小杂种,我警告你——”

“我不是小杂种!”他愤怒地大喊道。

“我警告你!别再进我的厨房捣蛋,否则我连剩菜剩饭都不留给你!听到没有?”厨娘说完后,便转身走进屋子。

“我不是小杂种,我不是、我不是,我有父亲的,我母亲不会骗人……”小男孩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流下眼泪。

旁边有人听到笑道:“小表,如果你真有父亲,不就把他带过来给我们瞧瞧,我们见到了就会相信你母亲说的是实话!”

“真的吗?”小男孩抬起脸。“只要我找到我父亲,你们就会相信我说的话?”

“当然!只要你找得到!”说完,又是一阵大笑声。

小男孩转过身往家的方向跑,对!只要找到父亲就好,就可以证明一切了!

当他到家,用力推开破旧的门扉,正要叫唤母亲时,却发现屋内有个穿着打扮得干净、光鲜亮丽的女子。

“你是……?”

“孩子,你回来了!我一直到处找你呢!””母……母亲?”男孩用力眨眨眼睛,无法相信眼前像仙女一般美丽的女子竟是自己的母亲。

“快!快来!……哎呀!瞧你全身弄脏成这个样子,这怎么得了?来!赶快去洗澡,把身体弄干净。”他母亲将身上华服褪下,伸手爱怜地轻抚那衣料。“还好没坏,还能穿……”

小男孩被塞进木桶,很快地就被一堆泡沫淹没。

“儿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父亲要来了!”

他睁大眼睛,又惊又喜。“真的吗?”

“真的!”母亲露出梦幻般的神情。“街上都在说呢,等下他就会到了,所以我赶紧跑回来梳装打扮,要带你去见见他!”她用力地将儿子耳后长年累积的污垢都洗掉,他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别吵!你也要干干净净的,不然你父亲会不喜欢的。”

全身的皮像被搓下一层般,隐隐作痛,上下红通通的,但他从没感觉到这样的干净、清爽过,母亲为他修剪头发,为他穿上从没见过的干净、漂亮的衣服,镜中的他就像他曾看过的贵族小孩一般。

他母亲露出满意的笑容后,然后才再度妆点自己,在这过程,他一直睁大眼睛,看着他母亲像施展魔法一般,完全不再是印象中那个阴沉、不快乐、邋遢、不做任何打扮的母亲,摇身一变成为最美丽的女人。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像是魔法般的那样难以置信。

母亲带着他走过街道,投向他们的视线都是惊讶、困惑的——没有人认出他们是谁?

头一次,他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昂首阔步地走在街道上。而不需再承受那些带刺般的轻视、鄙夷的眼神,他感觉好快乐呀!

母亲带他到镇上最高、最富丽壮观的屋子时,他心脏快的几乎要跳出来,难道他的父亲就是……就是……

屋外停满了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家的马车,屋内正举办热闹的舞会。

当门打开时,他看到母亲露出美丽的笑容,轻声细语地对门房说话,然后——他们就被迎接进去。

他睁大眼睛看着屋内一切,穿着华丽的人们,热腾腾、冒出香气的食物,引得他肚内馋虫大动,悦耳动听的音乐,让他仿佛置身在天堂。

母亲和他并没有留在那里听音乐享受美食,他们被带往一间装饰华丽的房间待着,在等待过程中,他就一直听着音乐,吃着美食,几乎忘了自己为什么来此?

等了好一会,门终于开了,一个高大、金发、有双蓝眸的英俊男子走进来。

是他吗?他就是父亲吗?心脏再度怦怦跳个不停,眼睛牢牢注视着。

母亲露出欢欣的表情,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弯身行了正式的宫廷礼,接下来,母亲对那男子说了一些话,轻声细语地,当母亲指着他,井招手要他过去时,他想母亲一定是在跟父亲介绍他。

“叫什么名字?”

“叫伊森……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帮他改名。”

“不!叫这个名字就好了。”

他等着,父亲会蹲下身子,张开手抱他入怀,而他一定会立刻冲进其怀中紧紧抱住他,告诉他——他会爱他,不会怪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来看他、照顾他,一起生活……

可他等了又等,那男人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点个头后就将注意力转回他母亲身上,男人将母亲拉进怀中,深深亲吻着,然后便带着他母亲离开,只留下他一人依旧待在那个房间中。

期待……从很高的地方落下,然后摔成很碎、很小、一片片的……只是他还是不死心的弯下身子,慢慢搜集起来,还有机会的、一定还有机会的……

只是——

他不明白母亲与父亲一起离去时,为什么不再看他一眼?。

后来——他与母亲就住进那栋豪华的屋子中,再也不愁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还可以念书、习剑,但父亲却不在,他没有同他们待在此,再度离开了……

母亲告诉他要听话、要争气,这样父亲才会喜欢他,常回来这边,所以他每天都很努力,希望父亲可以多看他一眼,愿意跟他说话、玩耍。

有一天,剑术老师说他天份很高后,父亲终于主动召见他了。

“孩子,你愿意发誓一辈子效忠于我吗!”

“我愿意、我愿意!”他开心地只想大喊大叫。

“很好!那你要好好地学习。”

“好!”

他更努力学习,只求父亲愿意再与他说话、再称赞他,甚至允许他可以叫他父亲。

又过了几个月,父亲又回来了,他一听到消息,便立刻跑到港口,准备去迎接他,他等了等,却不见父亲的船到来。

从白天等到黑夜,他失望的跑回家,那一晚,他辗转难眠,难过地睡不着,突地,他听见楼下有响声,心想是不是父亲回来了,便溜下床去,跑出房间。

屋外停了一辆马车,他趴在会客厅的窗口往外探看,那是父亲的马车,府内的管家站在外面跟车内的人说了一些话后,马车便关上门,车夫扬鞭。

不!父亲要走了吗?他连屋子都不进来吗?不和母亲与他打招呼吗?

看到马车往屋后驶去,他也朝后面的厨房奔过去,想从后门出去拦下马车。

那马车驶上了屋后一条鲜少人烟的小径,夜风寒凉,他穿着薄薄的睡衣,赤着脚跟在后面奔跑着,还好马车没有走很远,穿越过一片森林后有一栋屋子,马车就停在那里。

他气喘吁吁赶到时,刚好看到他的父亲从马车上走下来,手上正抱着一个小孩,然后有两个人探进马车中,抓下另一个男人出来,那个男人猛烈挣扎,抓他的人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缩了缩,发觉自己似乎看到不该看的事情,父亲若知道了,一定会很讨厌他、骂他的,所以他立刻转身跑回屋子里。

当他缩在暖暖的被窝里时,脑海中却不停想着父亲手中抱着的孩子,那是谁?会不会也是父亲的孩子呢?但……为什么不带到屋子里呢?可他忍不住嫉妒,因为父亲从未抱过他。

第二天,他发现全屋子里没有几个人知道父亲有回来过的事情,除了管家以外,他亦注意到,每到用餐时间,管家都会失踪,没人知晓他去哪里?

数天后,他独自一人穿过林子到那屋子附近,那屋子外头有好几个人看守,当门开启、有人走出时,赫然发现那竟是他父亲,怎么会?他还留在岛上没有离开?!

为什么?

他有种被背叛和欺瞒的感觉,父亲为什么不告知他与母亲回来的事呢?还有——在那屋子里的人是谁?那孩子好像得到他父亲较多的陪伴和照顾呀!

他想要弄清楚这一切!

在观察数日之后,发现他父亲再度离开了,他决定弄清楚一切事情,尤其是知道那小孩的身份。

晚上,他趁众人熟睡时,悄悄溜出去,那一天月亮又圆又大,林间的路清楚可见。

当他靠近那屋子时,出乎意料地发现屋外看守的人都睡死了,于是他便大着胆子走到窗户边,向屋内探头,但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他撒了一块石头当踏脚石,推开未上锁的窗户悄悄潜了进去,说也奇怪,他寻遍整间屋子都没有看到人,连房间也是空的,那个小孩子以及男人呢?难不成父亲在他没注意到时,已经把人带走了吗?

正当他失望的想离开时,低头一瞧,看见脚底下的木板似乎在发光,这才发现这屋子似乎有地下室,再仔细找了一遍,终于找到入口,虽然有点害怕,他还是鼓起勇气下去,只是当他打开门时,光芒突然消失不见,接下来,他便不醒人事了。

当他清醒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冰冷的石地上,身体被石头的坚硬弄得好不舒服,当他转过头时,却看见身边躺了一个小男孩,眼睛正紧紧闭着。

正是他要找的人!

跟那个男孩距离很近,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看到其长相,男孩年纪比他小,也比他瘦弱,脸色很苍白,最特殊的是有一头银色的头发,在烛光照映下,闪闪发亮,他很不情愿的承认,这男孩长的是比他可爱多了,可是他不服气,凭什么长的可爱就可以得到父亲较多的关注和喜爱?

他忍不住开口叫唤:“喂!你醒醒!”

但小男孩动也不动的,无论他叫了多少次、多大声都没用,那男孩子依旧闭紧眼睛。

“别叫他了!他不会醒的!”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身边响起,他吓了一大跳,转过头一看,一个陌生男人就站在他身边,正低头俯望他。

他大惊,被发现了?!想要爬起来逃跑,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为什么?

那男人定定看着他,没有说话。

鼓起勇气,抬头看着那男人,他长的并不可怕,相反地男人身上流露出一种亲切、会让人感到平和的力量,不过他脸上露出的忧伤和哀凄,叫人看了心头会闷闷的、不舒服。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语气温和地说道。

“伊……伊森。”

上下打量他一会,“你的父亲是谁?”

在听到他报出父亲的名号后,原本温和的脸庞,先是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随即咧嘴大笑,他则一脸莫名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何会有此反应。

“太好了!有救啦、有方法可解了!”那男人再度抓住他问道:“你的父亲真的是他?不是瞎说的?”再一次说出他父亲的名字要他确认。

“当然是真的!他就是我父亲!是这块土地上最有权势的人!”他怒喊道,绝不容许任何人质疑他父亲的身份!伸手指着那小男孩,“他又是谁?我父亲也是他的父亲吗?”他吐出一连串的问题,姐果那男孩是他的弟弟,他要告诉他,父亲不可由他一人独占,也要分给他。

“不!他的父亲绝对与你的不同!那男人轻轻抚上他的头。“不过你跟他有血缘关系,虽然只是远亲,但是……即使有一点点,也够了!孩子!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但如果不这么做,他无法再活下去,为了他,牺牲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无法救他,所以只能请你帮这个忙,就当……是你为你父亲的罪行弥补吧!”

在说什么呀?什么罪行、什么弥补?为什么他一句也听不懂?可还来不及开口问清楚,只见那男人举起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后,他便又昏了过去。

当他再度清醒时,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母亲正坐在他床边,一脸担忧地望着他,见到他醒了,高兴的抱住他,又哭又笑地说道:“太好了!你总算醒过来了。”

“我……怎么了吗?”好怪呀!他全身为什么会那么地虚弱,连一点力都使不上。”孩子,你整整昏睡了三天,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快担心死了!”

昏睡?不懂!难道这一切是那男人搞出来的吗?不过他没法想太多,因为母亲又温柔地抱着他,并轻声告诉他,父亲听到他的事情后要回来看他了。

他一高兴,便什么都不顾了,如果生病真的可以让父亲常来看他!他会很乐意常生病的……

后来父亲真的有来看他,看他一眼后没说什么就离开,到那间小木屋去……

他的期待再一次落空了……

一直到过了好些年,他才知道那一夜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他中了什么样的诅咒。甚至还为此许下了一个非完成不可的承诺……

“砰!”

门被用力推开,他从遥远的过去中渐渐清醒过来。

“你……是谁?”亚荻瞪着他问道,表情是全然的防备和难以置信的。

她知道了……

“抱歉,现在的我就是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他苦笑道。

他——终于再度恢复自由了,可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快乐感,反而像失去了什么一般……

如果那气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还会再跑去小木屋找那男孩探个究竟吗?

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因为他后来才知道,他父亲有很多、很多的孩子.跟他一起争着父亲的关爱,无论再怎么努力,他所能得到的依旧不会像他所期待的……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放弃,而现在——他瞪着那金发的少女,知道他是躲不过了,必须完成那该死的承诺不可,之后,他发誓,他将竭尽所能地去追求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一完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