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飞越情关 第十章

过了五日了,隆奇一直没醒过来。

部落里最高明的大夫们都尽了力,仍不见他清醒。

“胸口已经止血了,其余的只有尽人事听大命了,一定要小心照顾,不能让伤口裂开。”

大夫千叮咛万嘱咐之后,交给她一副药单。

“大夫,他什么时候会醒?”刘姨担忧的问。

“应该一、两天会醒,如果两天后还没醒,赶快来找我。”大夫看了看神色苍白的隆奇,担心他会因失血过多,而醒不过来。

“谢谢大夫,小翠,送大夫出去。”等到小翠和大夫走远了,刘婕的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滑落了。

她的胸口难受,仿佛刀也划伤了她。她倚在床边看着隆奇苍白的脸色,执起他的手贴住脸颊。

“隆奇,你要快点醒过来。”

以往只知道自己爱着他,不准别的女人接近他,总认为她的爱比他多,可是现在她知道,隆奇是用性命在爱她、在保护她。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头也没回的说:“小翠,照桌上的药单去熬药。”

每天喂隆奇喝的药,他几乎都没有喝进去,只能用外敷的药抹在他胸口。该怎样才能让他把药喝进去?好让他快点清醒过来?刘婕沉思着。

“公主。”

只是轻轻的一唤,刘婕就认出他的声音了,她缓缓回头。

“小……昭,你怎么在这里?”一直没见到小昭,以为他回边关了,没想到他又回到部落来,不怕被明孤抓住吗?

“我放心不下公主。”昭烈走近。

当知道汉军全军覆没,他没有脸回边关,只想见到她。

“小昭,你还是快走吧,被明孤看见就不好了。”她已经够烦恼了,小昭还跑来让她担心。

“我知道隆奇受伤了,就快死了。”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可以不要功名。

“隆奇只是受伤,他不会死的。”她相信隆奇一定会醒过来。

“你看他奄奄一息,不死也剩半条命了,难道你要一辈子陪在这种人身边?”昭烈拉住她的手。

“就算隆奇永远醒不过来,我也会永远的等下去。”轻轻放开他的手,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离开隆奇身边。

“公主,别傻了。跟我回长安吧!”

“回长安做什么?这里才是我的家,我爱隆奇。”刘婕直视着昭烈。

昭烈无言的看着刘捷,不知怎地就是无法忘怀她,千辛万苦也想见她一面,没料到却只看见她对隆奇愈来愈浓的爱恋。

刘婕的声音像遥远的呼唤,句句传人隆奇的耳里。

本来混沌的意识,就在嘈杂的声音中渐渐清醒,在听了她的真心表白后,隆奇觉得就算有伤也不觉得疼了。

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婕儿曼妙的身影,他微微一笑地往旁边望去,却看见昭烈,

他顾不得身上的伤,吃力地坐起来。

听见声响,刘婕吃惊的回头。

“你醒了,太好了。”奔到床边扶着他。

“死不了的。”隆奇握着她的手。

“太好了,太好了,我……”她高兴的说不卜去,而隆奇则深情的凝望着她。

幸好甘邪想杀的对象一直没改变,她才能逃过一劫,也幸好伤在他身上而不在刘婕身上,自己爱她有多深,实在超乎自己所想像,他绝不能让昭烈带去她。

隆奇抬起头看昭烈。

穿上军装的昭烈散发一股倔强的英气,但改变不了他那张清秀的小白脸,像女人般的身材,真怪他娘生错了性别。

昭烈瞪着他。他为什么不死?为什么还醒过来破坏他和刘婕,他气愤地倏地扑向隆奇。

“你怎么还不快点死!”

“不行!”刘婕的身体挡在隆奇身前。

见到刘婕乞求的眼光,昭烈停下脚步。

“隆奇刚醒过来,你不能伤害他。”

“公主,你让开。”没揍他一顿,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如果你一定打他,我让你打好了。”刘婕闭上眼,任凭小昭处置了。是自己辜负了小昭,要打要骂都随他。

隆奇震撼的看着她的举动,这代表她的心已经完全属于自己了。

昭烈握紧拳头。

“你想怎样解决?”隆奇知道该和昭烈做个了断,他是不会死心的。

昭烈斜睨着隆奇,他的脸色苍白,根本就是个病夫,还敢向他挑战,昭烈拉开刘婕,奋力往隆奇身上出拳。

“小昭!你要是伤害隆奇,我一辈子都会恨你的。”刘婕激动的说。

隆奇不是没准备,胸口虽疼,还是站了起米,足够避开昭烈的拳头了。

刘婕看见隆奇摇晃的站起来,紧张的问:“胸口会不会疼?”

看着公主心痛的样子,昭烈收回拳头,明白在公主心中,自己永远比不上隆奇重要。早该对公主死心了,为何还不甘心呢?

“念在你曾救过婕儿,你可以走了。”隆奇胸口剧烈痛着,刚醒来就得面对最棘手的情敌,有些吃不消。

发现隆奇脸色不对,刘婕慌乱的问:“伤口又疼了吗?我立刻去叫大夫来。”

“我没事,别忘了昭烈还在这里。”隆奇苦着脸拉住她。

很高兴她终于也有忘了昭烈存在的时候,所以,他愿意放昭烈一马。

经过他的提醒,刘婕才想起来,如果她找来大夫,小昭的行踪就会被发现了,为了隆奇的伤,也为了小昭的安全,小昭必须立刻离开这里,于是她转向昭烈。

“小昭,这里非常危险,你不能留下来,我会把俘虏到的汉军全让你带回去,你快走吧。”

“等等。”隆奇阻止。

他只说了让昭烈回去,可没说让那些汉军回去。

“等我说完,你要说再说。”刘婕打断隆奇的话。

她想证明和亲约定是有用的。

“你回去转告李将军,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一定不让匈奴子民去侵扰边境汉民,也请李将军不要和边境的匈奴起冲突,两方都必须遵守和平约定。”刘婕下定了决心,致力维持双方友好关系。

“公主虽然这么说,但太子未必做得到。”昭烈看着隆奇。

“部落刚经过一场争战,大家需要休养,我相信他们会喜欢过平静的日子。”刘婕看着隆奇。

“只要汉军不来偷袭就行了。”为了不让她为难,隆奇勉为其难的回答。

至于将来的发展,端看边境实际情况作应对了。

“小昭呢?”她再转向昭烈。

“我会向李将军报告,至于李将军怎么决定?

我没办法确定。”昭烈只能这样承诺。公主的心已经留在这里,他无力挽回,倘若能救出汉军是最好不过了,如此不但能将功折罪,或许还能重回军队。

“我写一封信,你带回长安交给父皇。”刘婕飞快拿出笔墨。

李将军做不了主,父皇的话总不会有人敢不听,这次远征失败,汉军损失惨重,父皇生气免不厂,但一定也不希望再起战端。

刘婕将写好了的信交给昭烈。

“小昭,我们也许不会再见面了,你要多保重。”

“公主,我走了。”昭烈伸出双臂欲揽住她。

“你敢碰她,我就剁掉你的双手。”隆奇大喝,一双绿眼快喷出火来了,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

隆奇轻咳了几声,身体摇晃地往前踏出步伐,吓得她慌张不定,赶紧上前阻止。

“小昭,快走。”刘婕手扶着隆奇,眼睛望着昭烈,大喊着。

昭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想起全都是因为自己无法放弃功名前程,对公主的感情迟迟不敢说出,才会导致如今的结果,他能怪谁?他黯然地转身离去。

“小昭。”刘婕突然想到一件事,唤住昭烈。

昭烈停下脚步背对着他们。

“你一定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子。”

仿佛受到刺激,昭烈头也不回的飞奔出去。

又把地形图拿到房里了,小旗分成两种颜色,除了明孤又多了两个人,以前从没见过他们,大家正热烈的讨论著。

听了一会儿,他们还是没打算休息的样子,刘婕干脆将汤药放在地形图上引起他们的注意。

四人全抬起头看她。

“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又想做什么?忘了对我的承诺,想反悔了吗?”别以为说匈奴话她就听不懂,两个月来她努力的学习,一般话已经难不倒她了。

隆奇太专注和他们说话,没注意到她进来。他以眼神示意明孤他们出去,三人收起地形图随即离开。

见到他一双绿眸重新恢复神采,刘婕终于不再担忧了。

“虽然两国和解,但是边防仍然重要。”降奇解释。

“刚才你可不是这样说。”还想骗她,真是改不掉的恶习。

隆奇尴尬的笑了笑。

“这样平静的日子不好吗?我只是不想见到你受伤。”每当想到隆奇昏迷不醒的那几天,刘婕就心有余悸。

隆奇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冷静的开口:“平静的生活确实很好,而且托你的福,汉皇帝派人送来不少谷物丝绸,族人都很感谢,但能维持多久的和平?你我都不能预料。”

虽不主动南侵,也要防御汉军偷袭,一旦起冲突,他们必须有抵抗的力量。

“父皇会永远遵守约定。”刘捷急切的抱住他,把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这次我一定要做好这件事,我让许多族人被杀,还害得你受伤,都是我的错,我不能让这种事再度发生。”

“这些事根本和你没关系,别把错往自己身上揽。”

他不担心边防,以汉朝目前的军力,根本没办法和他们抗衡。

“你答应我,从此不骚扰边境汉民。”

“我说出的话一定做得到,而你必须永远留在我身边,别想回去找姓昭的小子。”

提起这家伙就有气,居然还写信给她,分明不把他放在眼底。

“女人也没你这么会疑心。”刘婕淡淡的笑了,将信拿出来给他看。

小昭突击匈奴部落失败,父皇原本要严惩他,幸好她的信发挥了作用,保住了小昭的性命,并将他调回长安城当差。

“小昭调回长安城当禁卫军了,他只是托人把信给我,告诉我一声而已。”

隆奇承认自己太小题大作了,但一切只因为太在乎她了。

“不提他了。”隆奇环住她的腰,将她抱上床,手不停歇的解着她的外衣。

不一会儿她的衣裳已半退,突觉胸前凉快,她吓了一跳,指着桌上的汤药。

“先喝药。”

“有你就不药而愈了。”隆奇贴近她的脸。

刘婕霎时飞红了双颊。

“你……你的伤没好,不行的。”轻轻推着他。

“在你天天悉心的看护,伤早就好了。”隆奇凝视她。

天天拥着她入眠,却不能碰她,他已经不能再等了。隆奇轻抚她的脸颊,望着她如水双眸,缓缓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太子,车师的公主近日将会来到王城,这事要不要让湖阳公主知道?她是一个大美人呢!看看吧。”明孤拿出图像要给他看。

“叫她回去!”隆奇连看都不看一眼。

婕儿不可能让他接受别的女人,而且,他也不想对其他女人用心了。

“咦?”

“让车师国王的嫡长子过来。”这次只要人质不要和亲公主。

“真的要这样做吗?车师公主真的很美。”明孤惋惜的说。

“如果你要娶她,我就考虑让她来。”隆奇挑眉看他。

“别开玩笑了,既然太子已经决定,我会转告车师使者。”明孤微笑着回答。

隆奇近日内就会继任单于,现在匈奴的所有事几乎都由他决定。

城外左方处搭了一个露天的书院,刘婕用士块当字板,树枝当笔,教孩子们写字,而那些孩子看起来也很认真。

隆奇和明孤来到这座简单的书院,看见刘婕精神奕奕的朗赞着。

“呼梨,该你了。”

呼梨站起来朗声念着。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然后呢?”刘婕问。

“相亲相爱之,四海之内皆兄弟乎。”呼梨吐吐舌,因为没背熟,所以套用前几句的之乎者也。

刘婕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呼梨没背熟喔,不过说得很好,不罚你了。”

“谢谢师傅。”呼梨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坐了下来。

小孩子一个个的站起来背书,并拿出所写的字,刘婕一一的看着,小翠在一旁帮忙看习作。

“湖阳公上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和亲公主,小孩们只要提到相亲相爱或和平的字眼,公主就会很开心。”明孤称赞一番,然后放做忧愁,“太子有公主陪伴,以后我大概没事干了,干脆辞了侍卫的工作去放羊好了”。

隆奇瞥了明孤一眼,他知道明孤的意思,他是军人,如果长久处于太平时代,岂不是没发挥的余地了。

最近边境没什么纠纷,族人似乎也很高兴,而他已经答应遵守和平约定,既然如此,没必要刻意挑起战争。

但是,过于安乐容易使人堕落,总该让族人有忧患意识才行。隆奇缓缓走向刘婕?

“你忙完了吗?找我有什么事?”难得今天隆奇有空闲,想陪在他身边,但课正上到一半,如果停下来又觉得对不起孩子们。

“今天就上到这里,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隆奇宣布,但小孩们觉得纳闷,不敢先行离开。

“才上半个时辰而已,这样会乱了作息。”她感到些许困扰。

“改天再补回来,今天有新师傅——明孤,他会教你们防身术。”隆奇转向明孤。

咦?明孤在一旁愣住,怎突然由侍卫变成师傅了。

小孩们一听有新师傅立刻蜂拥而上,围住明孤。

“太子,我是开玩笑的!没有真的要辞掉侍卫的工作。”明孤见到一群小孩便手忙脚乱了。

“明师傅,防身术是打架吗?要学多久才会?”呼梨发问。

男孩们则是兴高采烈的称好。

“练什么防身术,不能教小孩打架,不行!不行!”一听到跟打架有关系,她立刻立刻反对。

“明孤,这里就交给你了,记得教他们骑马和射箭。”隆奇说完,拉着刘捷就走。

“太子!”他哪应付得了这些小孩,隆奇给他一警告的眼光,意思好似在警告谁敢妨碍他和公主相处,就让谁好看。明孤只好硬着头皮陪这些小孩子玩了。

“不行啊!”实在放心不下,刘捷频频回头。

“放心好了,经过你的调教,他们个个都是知书达礼的好孩子,防身术和射箭都是族人必备的能力,并不是打架才用得到。”隆奇将她的心思拉回来。

没想到走了一个昭烈,却冒出上百个学生来和他抢老婆。

远离他们一段距离后,隆奇用力抱住她亲吻着。

她快喘不过气来了,赶忙伸出双手将两人拉开一些距离后,才让他松了口。

她又气又羞的看着他。“这里是外面,让人看了怎得了?”

“谁管得着我们夫妻的事。”隆寄低头又想吻她了,刘捷推拒着。

“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去教他们读书写字。”说完就转身跑开。

隆奇一把将她抱起来。

“你哪儿都不能去,好好待在我身边,今天你是属于我的,谁都别想抢走你。”在继任单于之前的日子都非常忙碌,难得休息时间,怎能将她让给那群孩子。

听他说得霸气,若不跟他回去,他大概会把学堂给拆了。

刘婕只得柔和的笑着。“不只今天属于你,永远都属于你。”

(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