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情圣安东尼 第十三章

事已至此,安案尼决定豁出他这条命也要护卫宋颖芝的安全,深深看她一眼,他多想在这最后一刻好好拥紧她,好感觉她是存在、安好的。

“你让她走,我就告诉你。”安东尼以下巴指指宋颖芝。

“好一个温柔情种,要是我不肯呢?想和我交换条件的人都应该记住一件事,我不接受谈判的。”

“你不接受没关系,顶多将我们杀了,不过,这一来你也拿不到想要的东西。”

“拿不到没关系,将所有知道秘密的人全杀了,秘密就永远是秘密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要不,等我把你们丢到大海里去,再将你家翻个透,东西不就自然落到我手里了?”罗勒一脸的胸有成竹。

安东尼瞠目结舌地,他没想到罗勒是个这么难缠的人,若换个场合,他会佩服罗勒的狠吧?

“东西根本不在我家,我一死自然有人会将它寄给调查局了。”安东尼记得他在一部电影里是这么要胁坏人的。

这话却换来罗勒一阵仰天长笑。“那更省事,你要是将它送到调查局去,我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人。”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调查局里有他的人。

杜慕谦的猜测是正确的。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甚么话好说了,不过,有些事我一直想不通,我的尿液检查结果为甚么是阳性的?”他这话问的是露娜。

关于这点,罗勃也想知道,要不是那两包古柯碱,他也不至于浪费那么多时间,将枪碰了碰露哪的头:“说!”

“我趁安东尼喝了掺有安眠药的咖啡昏迷时,将药注射进他的血管里。”露娜边哭边喊。

“为甚么是马克?”安东尼拚命地想拖延时间,小王和道场的人不知会不会及时赶来?他们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你这小子也真是单纯的离谱,你的单纯害了你,马克早在五年前就和我搭上线了,你竟然一点都不知情,我也太大意了,马克这贼小子接近我也是别有用心,偷走了我藏在保险库里的东西,他要是偷了钻石就算了,竟连最重要的微软片都敢顺手牵手,还妄想拿它来要挟我,不自量力的东西。”

“我只走马克转移你们注意力的棋子而已?”

“没错。”罗勒点了支雪茄。“我收回我原来的话,我也太小觑你了。”

“哦?为甚么?”

“马克死后,唯一的关键人露娜一直没有消息,要不是你利用媒体,我也不可能找到她,真是笨女人。”罗勒啐了口痰,当露娜完全不存在。

“谢谢你的夸奖。”笑著的安东尼不露痕迹地打量所有的人,以及他们所站的位子。

“不客气,要不要来根烟?”

“好啊。”安东尼笑著接受罗勒的好意。

宋颖芝狐疑地看著安东尼,他会抽烟?她怎么不知道?

“你不将我的手松绑,我怎么拿烟?”

“说的也是,我都忘了。”一个眼色,就有人过来替安东手松绑、递上烟,相对的,有更多的枪口对准他。

安东尼无所谓地耸耸肩,和罗勒天南地北地攀谈起来了,谈笑风生的两个人,一点也看不出原是欲拚得你死我活的敌人,气氛诡谲极了。

“烟抽完了,你也一该说了吧?东西藏在哪里?”

“你是哥伦比亚卡罗多的手下吗?微软片里是甚么东西,这么重要?”安东尼捺熄了烟。

他尽量在拖时间。

“你竟然听过卡罗多的大名,这下更留你不得了,不过,怕你死不瞑目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和『莫扎特』是卡罗多的左右手,分别保管不同的机密,而微软片是哥伦比亚境内的毒品提炼厂的分布图,这可是美国的卫星也侦测不到的秘密,花费我多年的心血才布局成功,现在『莫扎特』又失踪了,正是我取卡罗多而代之的好时机,岂能让你们这些人坏了我的好事。”

罗勒大概认为惰势完全在他的控制中,才会毫不在乎地说这么多话。

“浪费的时间也够多了。”罗勒话还没说完,就朝露娜开了一枪,事前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看著倒在血泊中、圆睁双眼的露娜,安东尼愈来愈觉得逃走的希望渺茫;而宋颖芝却只是呆呆看著露娜,心里甚么也不想,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反而镇定异常,心里的懊悔多于恐惧,如果可以,她甚至想以死谢罪。

罗勒让他们两人品尝过恐惧后,再将枪口移向宋颖芝,对著安东尼冷冷地问:“你说不说?”扣著扳机的手慢慢施力。

安东尼闭了闭眼,绝望地--

“东西在厨房的垃圾桶里,你把垃圾袋拿起来就看得到了。”

话还没说完,就有人跑到厨房去了。

“安东尼!”宋颖芝大叫:“你不该为了我妥协的。”

“要死、要活,两个人一起。”简短的话却代表他的决心。

“大哥,找到了。”罗勒的手下乖乖地将东西奉上。

“很好,我先杀哪一个才好?”

这时,门口和窗口却同时响起一连串的枪声,转头一看,房内早已涌进二、三十个人,小王也是其中之一,罗勒的手下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三两下就被摆平了。

“安东尼你们没事吧?”小王大叫。

庆幸救星终于赶到的安东尼,一刻也不敢放松地紧盯罗勒手上的枪。

“别再作因兽之斗了,快放下枪,你还有机会免除一死。”

“我不是跪地求饶的人,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罗勒见势已无法挽回,长啸一声,扣下扳机。

枪口对准的是宋颖芝。

“不!”安东尼大叫。

好不容易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他不能在这节骨眼失去她!绝不!

安东尼扑身替宋颖芝挡下那一颗子弹。

罗勒在慌乱中被乱枪打死了。

“安东尼!”被松绑的宋颖芝冲过去抱著他,她的手上都是血。

“你为甚么这么做?为甚么?”

“我知道我这么做有点多此一举,但,我就是想在你面前逞逞威风嘛,我厌倦了老是躲在你身后,堂堂一个大男人却要你保护,这让我觉得自己很窝囊,更别提满身污秽的我是如何地配不上你。”

“别说了,求求你!你流了好多血。”她哭得肝肠寸断。

“芝芝,你快松手,你不松手我怎么将安东尼送去医院?”小王大叫著想拉开宋颖芝的手,可是任他怎么用力,也拉不开她紧抱著安东尼的手。

“如果,我能活著,你愿原谅我对你做的事吗?让我们一切重头再来?”

“愿意,愿意,一千一万个愿意。”她的心里早已后悔不下千百逼。

“希望到时我能扭转在你心中的坏印象,我实在不是一个好情人。”安东尼已经气若游丝了,还硬挤出心里的话。

就是这样才让宋颖芝觉得他像在交代遗言,尤其是安东尼流出来的血多得已流成一条小河了。

“别这么说,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

可惜,安东尼已经听不到她接下来的话了。

第十四章

事后,宋颖芝了从王为仁的口中听到事情的始末,安东尼为了让她打退堂鼓所做的种种,还有他以自己为诱饵的计划与布局,他们本已等著她离开而做好万全准备,只等幕后主使者乖乖吞饵上钩了,没想到途中却发生两人口角的意外,才让罗勒有机可乘。

宋颖芝听完后,除了后悔自己的莽撞外,不禁怨起安东尼来了,要是他肯好好对她说,她也不会死皮赖脸地赖著不肯走,临了还替他招惹上这么多意料之外的麻烦。

事已至此,多说也无益了。

接下来的日子是令人欣慰的,全美国刮起了“安东尼旋风”,报纸和电视等媒体,清一色全是在报导安东尼的事。

这些一报导都是正面的,不但一洗安东尼之前因召妓所蒙上的不白冤屈,还他一个清白,连召妓一事都被渲染成遭人陷害的无妄之灾,受枪击的事更是媒体报导的焦点,联邦调查局的介入及破获哥伦比亚毒枭大本营也在报导之列,安东尼的英勇事迹每天上演著不同的版本,不但写的人糊涂,就连看的人也不在意真相。

安东尼现在可说是全美上报率最高的超级明星,偶像的地位再创高峰,声势如日中天。

戏剧化的变化原因无它--因为媒体的立场澳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改。

难怪安东尼常说:媒体如水、明星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没办法请到因枪伤住院的安东尼上电视,没关系,整个摄影小组及主持人,扛著器材到病房去,只要有卖点,观众爱看、喜欢看,收视率高,就算是上山下海也得去。

若说在众人吹捧之下的安东尼还有甚么遗憾的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最在乎的那人,一次也没出现在他眼前。

她一定还在生他的气。

那一巴掌现在还痛著呢!

他把她的心伤的那么重,她怎肯原谅他?他受伤时的话果然是随口说说,安慰他的。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了,可以自由行动后,安东尼却又不敢去找宋颖芝,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无法给她一个安定且美好的未来,等到他将两人的未来都规划好后,他想以重生后的崭新面目去见她。

回来后,宋颖芝老是一个人关在房里,甚么事也不做,不是对著天花板发呆,就是对著报纸出神。

报纸上都是安东尼的消息,她知道安东尼伤势复原良好,而且已经可以出院了,这消息只能稍稍弥平她的愧疚于万一;天知道安东尼住院的时候,她有多想去见他,可是终究没有成行,将他害得那么惨的她实在没脸出现在他面前。

“丫头,你?”宋远鸿担心地看著闷在房里的孙女。

“怎么了?爷爷?说话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我的爷爷,有甚么话你就直说吧,省得我老猜不中。”

“我是想问你,你爸妈到欧洲去玩了,有甚么事告诉爷爷也是一样的,你可以找爷爷商量不必闷在心里。”

宋颖芝嫣然一笑:“没有,芝芝没甚么烦心的事,爷爷不用担心,只是我觉得最近懒懒的,做事提不起劲来罢了。”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宋远鸿叹了口气,他烦心的事才放下一桩,又添上另一件。

恋爱使他最宠爱的孙女变了,变得爱笑、变得可人、变得成熟,也变得多愁善感,她眼底那抹淡淡的哀愁,让他这个爷爷担心得无法成眠,他当初的决定错了吗?他认为让宝贝孙女谈个恋爱无伤大雅,就是算失恋也没关系的想法,错了吗?

从经验中汲取教训,会让一个人成长得快,跌倒了也很快就能爬起来。

可是,从不轻易交心的宋颖芝这次却陷得很深,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是他看错安东尼?还是两人间真的没希望了?

宋颖芝在安东尼住院那一个多月的时间,从没去看过他,连站在病房门口偷瞄也没有过,也不主动探问安东尼的情况,还是王为仁他们多事地将去探望安东尼的事,一五一十地大声说出来,她才能听到他复原的情况,其实,也不必小王多事,报纸上写的还比他说的详细。

女孩子家脸皮薄,不好意思主动表白,宋远鸿认为这还算情有可原,可是安东尼是个男的,不主动积极点,难道不怕宋颖芝跑了?

提起安东尼,宋远鸿就一肚子气,他生病住院没办法到道场来还算有借口、有理由,可是,好不容易等到他出院,却依然杳无音讯,他又不是缺胳膀少腿的,怎可能一次都没出现,连个电话也没有,安东尼要是爱宋颖芝,就算是爬也要爬来。

难道,安东尼竟是那么自私的人?为求自保才对宋颖芝好,对他只是一时权宜之计,利用完了就甩掉?

“有甚么担心的?爷爷你担心的事实在太多了,小心,头发本来就少了,再烦心下去,到时头发掉光可不干我的事。”

“你这丫头,愈来愈油嘴滑舌了,真不知道是谁教的?”

爷爷的话让宋颖芝想起一个常在她面前“油嘴滑舌”的男子,她的改变是受了他的影响吗?

看到她落寞的表情,宋远鸿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饱,他到底哪根筋不对,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多事,更恨不得海扁安东尼一顿,好出心中这口恶气。

“丫头,有人找你。”宋远鸿在外面大喊。

“好,我马上就出去。”宋颖芝将安东尼的剪报和录影带小心收好,才站起身准备到接待室去。

一转身就被自己所看到的给吓得张大了嘴。

倚在门上的安东尼一脸的笑,手上还拿著一大束的红玫瑰。

“安东尼!你怎么?”

“送你的。”轻轻将花放到她手中:“以前就答应过你的。”

“谢谢。”接过花来轻轻嗅了下:“好香。”她将花插在瓶子里,轻轻抚弄那柔软的红色花瓣,讷讷地间:“你今天来找我有甚么事?”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挤眉弄眼的。

天,他的个性还是没改,又开始油嘴滑舌了。

而她,还是没变,一遇到他就没辙。

“不,我是说……这个……”她开始语无伦次了。

“我是来听你还没说完的话,那时不知道是我痛得昏了过去,还是你说不下去,总之,在我丧失意识前最后的一句话是你说『我永远是你心目中』,心目中的甚么?”

别看安东尼装的一脸酷样,其实心里紧张得要死,握紧的手心里直冒著冷汗。

“你大老远地跑来这里就为了听这一句话?”宋颖芝的话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

“不止如此,我也来谢谢你,谢谢你这些日子来的照顾。”

听到这,宋颖芝的心情更差了。

本以为安东尼是来找她的,告诉她,澄清她心里的疑问,没想到,他却是来说谢谢的。

“不用谢我了,这只是我分内应该做的事,谈不上甚么照头,况且我是一个失职的保镖,不但没帮上忙,还让你舍身救我,差点让你连命都丢了。”

反正他现在好手好脚的,她也不需要浪费自己的关心。

这话却让安东尼的心吓得羞点停了。

糟了,她为甚么突然对他这么冷淡?

是他哪里说错话了?还是她到现在仍在生他的气?

“能救你是我这一生做过最值得我骄傲的事,还有,认识你也是。”

说穿了,她只是他值得骄傲的朋友而已,宋颖芝的心都凉了。

“我知道了,如果你没甚么事的话,请你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忙。”下完逐客令的她,根本没看安东尼,转身就走。

安东尼急得拉住她的手:“等一下!”

他不能再让她从他生命中逃开。

“你做甚么?”那口气好冲,凶巴巴的眼神直瞪看他拉著她的那只手看。

吓得安东尼急忙放手:“没甚么。”

糟了,他到底哪边弄砸了?事情的发展怎么和他的想像完全不一样?

其实自从他遇上宋颖芝开始,事情的发展从不在他的“计划”中,可是安东尼到现在还是没“记取教训”,还是学不乖。

“我曾说过,这辈子不想求任何人,不愿再尝丧失耸严的滋味。”说完单膝跪地。

“安东尼你这是干甚么?快起来。”宋颖芝拚命拉著安东尼要他站起来,可他还是文风未动。

“幼稚的我终于发现,执著于看不见的自尊,只会让我错失一辈子的幸福,今天,下定决心的我来到你面前,现在,我请求你,求你嫁给我。”

“好。”

安东尼像没听到她的回答,自顾自地接著说:“我知道在感情这方面,我实在是前科累累,我的表现也让你完全失去信心,不过,千万不要拒绝我,给我缓刑的机会……等一等,你刚刚说甚么?”安东尼整个人站了起来。

“我说好。”她大笑。

“我一直认为你不会那么快答应我的求婚,为了这一刻,我早在心里不知沙盘推演过几千几万通了,万一你拒绝我的话,我该怎么回答,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的答案竟然会是『好』,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他还是一脸不信,幸福来得太轻易了,让他感觉不像是真的。

“这样不好吗?”她笑著眯眼看他。

“好是好啦,可是……”安东尼搔搔头,欲言又止似的在考虑要不要问:“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甚么问题?”宋颖芝叹了口气,她该知道安东尼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我知道我这个人花心,而且脾气坏、独断独行,做事前不考虑你的感受,爱漂亮……”

“你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缺点就好。”

“我这是谦虚,也只有你才当真。”安东尼不服地嚷著。

宋颖芝对空翻个大白眼,才刚赞他,他又不自知地自夸自赞起来了,这种厚脸皮也不知他打哪练来的。

“好啦,好啦,你有甚么话快说,有甚么问题快问吧?”

安东尼横了她一眼,他精心策划的求婚记,她非得将这一切浪漫破坏的荡然无存才甘心?

“我还是不懂,你到底喜欢上我哪一点?”

“喜欢上你哪一点?”宋颖芝偏著头想。“我实在想不出来。”才不想这么快称了他的心。

“算了,反正我也不期望听到你的回答,搞不好答案还会令我气得吐血,只要你迷迷糊糊被我『拐』过来就好了,为了怕你反悔--”他抓著她的手,将一枚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这算是我俩的订情戒,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可不许你反悔。”之前他已经得到宋爷爷的首肯,不然,他哪可能“完好如初”地来到她身边。

宋颖芝呆呆瞪著手上的钻石戒指,这重量、这一切的感觉是那么的真,戴上它,刚才的誓言全化为真实。

不过,这钻石实在是太大颗、太耀眼了点。

“安东尼,你花了多少钱买这个戒指?一定很贵吧?你发了甚么疯,将自己好不容易赚来的钱这般挥霍?”宋颖芝急得想将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你的心我知道,只要是你送的,就算是破铜烂铁我也会很珍惜的,实在不必要花这些冤枉钱,快点,现在拿回去退还来得及。”

“芝芝,芝芝,别激动,听我说。”安东尼紧紧握住她的手,绝不让她将他好不容易哄她戴上的戒指摘下来。“这钻石不用钱。”

“咦?”这怎么可能?“你又在骗我了,我真的不需要大颗的钻石炫耀,我只要你的真心就够了。”

“这戒指真的没有多少钱,我只出镶钻石的白金和设计费用而已,算算还不到五千美元。”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钻石不用钱?”不管安东尼如何安抚,她就是不信。

“还记得那一包钻石吗?”他早知道她追根究底的个性,可是,他准备的惊喜又泡汤了。

安东尼幽幽叹了口气,可曾看过,被求婚的准新娘还会一直追问钻石的来源吗?高兴都来不及了,哪想得到其它?

可是宋颖芝却偏不,非得要给她一个交代不可,要是他回答不当,她会不会不愿接受这“来路不明”的戒指?

“咦?不是被罗勒搜走了吗?虽说当时紊乱的没特别注意,不过它现在应该是连同成为证物的微软片一起,安稳地躺在调查局才对。”

“告诉你一个秘密,之前我早将钻石分成两包分别藏好,那时,给罗勒的是有微软片的那一包,事件解决后,所有的相关人物全死了,死无对证,除了我们两人之外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钻石,剩下的自然就落到我的口袋里了。”

“呀,你这行为摆明了是偷嘛。”

“钻石那么多,没有人会注意少一、两颗的。”

“说,你到底拿了多少?”宋颖芝笑著追问,以她对安东尼的了解,他太过“谦虚”了。

“一半吧?不拿白不事,反正没人会发现的,被马克和罗勒害得那么惨,我好歹也要拿点医药费吧!”安东尼是一点羞愧心都没有,反倒觉得拿得理所当然。

宋颖芝觉得不著痕迹地摆了调查局和罗勒一道的安东尼,实在太让人崇拜了,可是她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夸他,怕他太过得意以致忘形了。

“真服了你,这件事算是我们两人间的秘密,你可不能到处说嘴,免得调查局找上门来。”她的叮咛是为了保护他。

“知道啦,你还没告诉我,在我昏迷前你要告诉我的话是甚么?”安东尼急了,他只想亲耳听到她说爱他,这点要求难道过分?

“我要说的是不管你是任性、自大、蛮横、不讲理、占有欲强、做事独断独行,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或者,我的身旁出现了长相、条件、柔情皆不逊于你、让人怦然心动的男子……”

“喂!喂!喂!”他抗议了。

“你永远是我最完美的情人。”她柔柔地献上自己的吻。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