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神秘小爱人 第五章

缠绵之後,邱青青便昏睡过去,邵律风心中就算有一百个疑问,也只得暂时放下。

而就在他把熟睡的她抱上楼後,自己也不敌睡魔的侵袭,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清晨的阳光自未拉上窗帘的窗子直射进房里,温暖了一室,也让邵律风因为闷热而醒来。

宿醉的他觉得口乾舌燥,又像有人拿了一把大榔头敲打着他的脑袋似的,头痛欲裂。

该死,自从接掌了亚锋後,他已经很少让自己喝得这麽醉了。

他皱着浓眉自床上爬起,坐在床沿,揉抚着阵阵闷痛太阳穴,突然,像是想起什麽事似的,他猛地转过头来。

床上空无一人。

这是怎麽回事?昨晚他不是和一个女人上了床?难道一切全是梦不成?

不,虽然他无论怎麽想,也拼凑不出她完整的容貌,但她吴侬软语似的、完美无瑕的身段,全都历历在目,这些都不可能是他平空想像得出来的。

但是,她人呢?

难道不留只字片语,就这麽潇洒的走了?

该死!那个让人心痒难耐的小处女,他昨晚实在应该把她摇醒,将所有的疑问全都问清楚才对。

走进浴室,他打开莲蓬头,用最大的水量、烫得足以让人月兑层皮的热水冲刷着自己。

热水虽然冲去他一身的疲惫,却冲不掉在脑海中盘旋不去的身影。

「该死!」

这个可恶的小处女,有本事勾引他,却没胆量留下来面对他!她若是再让他逮到,他肯定不会再这麽轻易的放过她!

刮去胡碴,胡乱的穿上衣服後,他走下楼去,准备替自己泡一杯浓浓的咖啡醒醒脑。

不料,还没走进吧台,只见吧台桌上居然已经摆着早餐,新鲜的柳橙汁旁还压着一张纸条。

这些早餐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但是,为了健康着想,你一定要吃完,不可以剩下。还有,早上别喝咖啡,如果你喝不惯豆浆,那就喝新鲜的果汁吧。

邵律风愣了一下,皱着眉把纸条反覆看了两遍。

就这样?除了关心他早餐吃些什麽外,她没有留下名字,没有提到半句关於昨晚发生的事。

这实在太扯了。

她不是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了他,怎麽还能若无其事的写下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并且一走了之?

「美人,你若是想用这种方式吊尽我的胃口,那麽,你可真是成功了。」邵律风不悦的自言自语。

他将纸条放下,嫌恶的看了果汁一眼,而後走进吧台,准备泡杯每天必喝的浓咖啡。

不料,当他打开柜子,发现里头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条。

我猜得没错,你果然很爱喝咖啡,但是咖啡真的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喝了吧。PS:酒也不要再喝了,伤心又伤肝,一点好处也没有。

「该死,她居然把我所有的咖啡粉和咖啡豆全都带走了!」

邵律风重重的把柜门甩上。

如果可以,她铁定还会将他酒柜里的收藏全部带走。

她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女人?明明打扮时髦,个性却像老妈子,老气横秋又唠叨罗唆,让他想起那个说要嫁给他的眼镜妹……-!他一定是宿醉未醒,才会将两个人联想在一起。

皱眉摇摇头,他拿起柳橙汁一饮而尽,而後才拿起她做的三明治,正想大口啃下,又发现了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这样就对了。这个三明治里本来应该多放点青菜,可是你的冰

箱里什麽也没有,你就暂且将就一点吧。

邵律风皱着眉,一手拿着三明治,一手将她所写的纸条全部搜集起来,又重新看了一遍。

她有做每件事都写张纸条的习惯吗?

这时,他的眼角不经意的看向昨晚两人缠绵的沙发,接着,他迅速放下三明治,走上前去并且翻找起来。

「没有?她都能在吧台连写三张字条了,难道就没有留一张在这里?或者在楼上?」

邵律风快步上楼,差点将整张床翻过来,然而别说纸条了,连一根头发也没有。

「可恶!她真的想就此人间蒸发不成?」

此时,手机正好响起,见是韩定轩打来的,他不耐烦的接听,「什麽事?」

「怎麽,一大早的,心情不好?这也难怪,自从十年前你爸爸离开台湾的那一夜後,我就没见你这麽喝酒了。」韩定轩懒洋洋的在电话那头道。「头痛不痛?威士忌的後劲可是强得很,尤其是灌下整整一瓶,现在还能说话算你厉害了。」

「你是打电话来幸灾乐祸的?」邵律风坐在床沿,没好气的道。

「我是关心你。对了,你昨晚到底有没有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韩定轩仍对她念念不忘。

「哪个女人?」邵律风明知故问。

「少来。昨晚她拒绝我这个大帅哥的邀约,反而追着你这个酒鬼的後头跑,我的心灵已经很受伤了,你还不快从实招来?」

「嗯哼,我若是没碰她呢?」不知为什麽,韩定轩对她的好感让邵律风心里颇不是滋味。

「呵,那还用说!老实说,我对她的印象可是好得不得了,如果你这个家伙不解风情的话,那麽……」

「你死了这条心吧,她已经是我的人了。」邵律风想也没想,立刻断了他的念头。

韩定轩顿了顿,而後才失望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又不是柳下惠,虽然醉得一场胡涂,但总不可能平白放过这麽个绝色佳人。」

「那当然。对了,你知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住哪里?电话呢?」

「哈?这些事你不是应该问清楚了吗?」

「哼,要是知道会有这麽个极品美人出现,我肯定不会把自己灌到头昏脑胀。」邵律风对此十分懊悔。

「听你这麽说,搞了半天,你除了上了人家之外,关於她的底细完全不知?她人呢?走了?」

「她要是没走,我还需要问你吗?」邵律风没好气的说。

韩定轩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而後才突然爆笑出声。

「哈哈哈……邵大少,没想到你终日啄雁,如今却让雁给啄伤,硬生生栽在一个女人手中。」他笑得差点岔了气,「现在,我真搞不清是你玩了人家,还是她耍了你!呵,自诩风流的邵总裁,对於这次阴沟里翻船,你有没有什麽醉後感言?」

「你够了没有?我要不是喝醉了,又怎会让她从我的眼前溜走?」让好友糗成这样,邵律风闷极了。

「少替自己找藉口了。你现在打算怎麽办?真的想找她?人海茫茫,你从何找起?再说这可不像你平日潇洒的作风呢,难道她的表现真的如此……与众不同?」

邵律风沉默了。

她当然是与众不同的,但是,让他最在意的却不是她在床上的表现,而是她是处女这件事。

这让他百思不解。一个处女又怎会决定和男人玩一夜呢?

「怎麽不说话?」

「没什麽。」这种事在电话中也说不清,他决定暂时不提。

「这样啊,不如我提供一点线索给你好了。」韩定轩好心的道。「我有她朋友陈琳的电话,如果你真的想找那个女人,不如从陈琳下手吧。啊,她好像说过她今天会去××饭店找陈琳,你去饭店堵她好了。」

「该死!你怎麽不早说?」

「怎麽,你真想去饭店堵她?」

「闭嘴!」

语毕,不等韩定轩再说话,邵律风迳自挂断手机,抓起西装外套便往外冲去。

这一次,他非得亲自逮住这个小处女不可!

*********

邱青青的心情真是烦透了。

早上离开邵律风的住处後,她步行回到饭店,将身上的衣服还始陈琳,并厚着脸皮向她借了一千元,然後坐计程车前去昨天她报案的警局。

拿了证件遗失的证明,她又招了部计程车,打算回饭店住宿。

只是,这麽一来,难道她真的已经决定要留下来了?

坐在计程车上,邱青青依然犹豫不决。

想起昨晚,她脸颊不禁一阵通红。

唉,她真的好丢脸呀!她又没喝酒,怎麽还是胡里胡涂的和邵律风上床了?这样一来,情况反而更加尴尬。

现在,她到底该大方承认她就是他所嫌弃的那个乡下女孩,还是继续隐瞒实情欺骗他?

但是,要她承认自己的身分,她又有些顾忌。万一他又对她冷言冷语,那麽她岂不是要再受伤一次?

留,还是不留?

思来想去,她脑子就是乱烘烘的,理不出头绪来。

「小姐,到了。」司机将车子停在饭店前。

「喔,谢谢你。」

邱青青付了钱之後便下车。此时,饭店的行李员走上前来,想替她拿行李,她摇头婉拒後,便直接往柜台走去。

她一直低着头想事情,并没有注意周遭的一切。

「小姐,有什麽需要帮忙的?」柜台小姐见到她走来,亲切的询问道。

「我想住宿……」邱青青抬起头来,不经意的往身边一瞄,正巧和往她这里看来的邵律风四目相对。

她惊讶的张大了嘴。

「你怎麽在这里?」

「是你?」一看到她,邵律风忍不住皱了一下浓眉。「怎麽,你还没有回高雄去?」

「我……」邱青青抿起唇,不悦的甩开头,「我高兴回去就回去,高兴留下来就留下来,你管不着。」

这个可恶的臭男人,昨天他明明一副猪哥样,死巴着她不放,今天居然一开口就希望她消失,真是恶劣!

「你想去哪里我是管不着,不过,请记住,别再拿着鸡毛当令箭,我不可能任由人摆布。」他以为她还对他存有一丝妄想,於是出声提醒。

「知道啦!邵总裁,你是人中龙凤,我只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不但配不上你,甚至连替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行了吧?」她心里呕极了,没好气的道。

邵律风皱起浓眉。

这小妞吃错药了吗?莫名其妙的跟他耍什麽脾气?大概是昨天他的话惹恼了她。没想到她看来温和,脾气倒还挺大的。

「何必把话说得这麽酸?你自己也知道,我们生活环境不同,价值观更是差距甚远,若是勉强在一起,只会彼此痛苦,不会有好结果的。」

「这些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吧?」邱青青瞪着他,「邵总裁,你这个人不但个性极差,说话刻薄,还喜欢出入不正当场所找女人,你呀,简直一无是处!如果豪门钜子都像你这样的话,我还真是高攀不上哪!」

「哼,我的个性再差,也比不上你这土样让人倒胃口。」邵律风也不给她留面子,毫不客气的说着。他斜眼睨着她身上和昨天下午一模一样的衣着,摇头道:「邱小姐,拜托你,就算是为了自己,也该好好的打扮一下吧?」

「你……你这个肤浅的男人!眼光短浅,内心邪恶,举止轻浮!你……你没有资格批评我!」她满心不悦,呛了回去。

两人的对话已经引起了旁人的侧目,邵律风见状,只好拾起手来制止道:「好男不跟女斗,随你怎麽说,总之,今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再打着我爸爸的名号来找我,小心,我一样不会给你面子的。」

「你……」

「对了,你不是被人抢了,身上没有半毛钱吗?别说我不近人情,你住宿的费用可以记在我的帐上,另外,这里有一万元,你就拿去吧。」

邵律风从皮夹里拿出所有现金放在柜台上。

「记住,如果玩够了就回高雄去。还有,跟你阿姨说,我爸爸已经死了,她和我们家已经毫无瓜葛,请她别再打扰我的生活。」

「你这个人……对,我阿姨是对不起你,但是她人真的很好,要不然邵伯伯又怎麽会为她抛家弃子呢?」邱青青想替阿姨说几句好话。

她的话反而再次激起邵律风心中不满的情绪。

「哼,你说到重点了!一个好女人会任由自己的男人做出对不起家人的事来?依我看,她必定另有所图。」

「什麽另有所图?你别太过分了。你要知道,就算不靠你们邵家,我阿姨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据我所知,你阿姨在南部是有几块土地,但这并不代表她对我爸爸的财富从没痴心妄想过。」

「你这个人说话真的让人好讨厌!」邱青青鼓着双颊,气得几乎头顶冒烟。

这就是昨晚在她耳边说尽甜言蜜语的那个男人吗?她犹记得,他的抚触是如此的温柔,他的吻是这麽的撼人心弦,在知道她是处女之後,他的体贴更让她感动得想哭。

但是瞧瞧现在的他,盛气凌人,自傲自大,简直和昨天判若两人。

「我再次澄清一点,邵总裁,我之所以答应邵伯伯和阿姨的请求,完全不是想贪图你的钱,更不想攀龙附凤,你可不要搞错了!」

「是吗?」邵律风耸了耸肩。不管如何,这对他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会娶她。

「就是!我告诉你,别以为有钱就可以随便污辱人,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这麽势利的!」邱青青指责道:「你不过是出身稍微好一点而已,有什麽好骄傲的?真正让人尊敬的是那些心地善良的人,不是你们这种每天只知道喝酒、泡夜店、玩女人、撤大把银子的纨绔子弟!」

「多谢指教,邱小姐。」从未让人骂得狗血淋头,邵律风十分不悦,开口反讽,「既然我对你而言是如此差劲的对象,那麽正好,你不用勉强自己接受我,而我也可以继续过你口中所谓有钱人的奢靡生活,岂不皆大欢喜?」

「你……哼!懒得理你!」邱青青气得转过头去,咬着牙道:「可恶,早知道昨天就不要鸡婆的冲出去找他了,这下可好,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亏大了!可恶的臭男人……」

「你说什麽?」邵律风没有听清楚她的话。

「我说,像你这种男人,应该让你醉死在酒瓶里才对,怎麽可以让你留在世上遗害人间!」她存心以让旁人听见的音调大声的道。

邵律风皱起居,愣了一下。

怎麽她的话充满玄机?难道昨晚的事她全知情?

「你昨天跟踪我?」他愤怒的瞪视着她。该死,这个女人真是死性不改!

「我……哼,就算跟踪你又如何?」邱青青顺着他的话回道。「瞧昨天那个女人,穿得这麽……火辣,妆又浓得不像样,你居然还带她回去!难道你就不怕隔天醒来,发现她和我一样是个丑不拉几的乡巴佬?」

「她就算是个乡巴佬,也比你这个不入流的眼镜妹来得强。」邵律风存心激她,「昨晚那个女人可是个尤物,身材一流不说,皮肤光滑又细致,而你,哪一点能和人家比?」

「什麽嘛,你怎麽知道我的身材不好,皮肤不光滑呢?」她直盯着他,心中五味杂陈。「听你这麽说,你真的认为她很不错?」

「至少比你强一百倍。」想起来此的目的,邵律风不再理会她,转身对柜台小姐道:「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有没有一位叫陈琳的小姐住在这里。」

「好的,请稍等。」柜台小姐见多识广,认出他就是叱咤商界的邵律风。瞄了不断唇枪舌剑的两人一眼後,她才低下头查看顾客住房资料。

听到邵律风想找陈琳,邱青青浑身一僵,「怎麽,你找她做什麽?」

「听你的语气,难道你认识她?」邵律风不解她为何这麽问。

「我不认识她,我只是想知道,你一大早的,又来找女人干什麽?」难道他也想跟陈琳来个一夜?

「我想找哪个女人,所为何事,都不需要向你报备。」他不耐烦的说。

这时,柜台小姐对他摇头道:「邵先生,陈小姐已经在十点左右退房了。」

邵律风一愣,接着诅咒了声,「该死!」没想到他还是晚来了一步。

「怎麽,人家退房了,你很失望吗?」看他这麽沮丧的样子,邱青青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干你的事。」想到断了找人的线索,邵律风没好气地回道。

「你干嘛,人都退房了,你对我生气又有什麽用?」

「是没用!但是,你真是个扫把星,只要碰到你就没有好事!」他将所有的不顺遂都迁怒在她身上。

「喂,是你自己说不干我的事,现在干嘛又说是我害的?」邱青青抗议道。

「好了,我现在没空和你多说,记住,从此刻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都不必往来了,懂吗?」

语毕,也不等她反驳,邵律风边转身离开,边拿起手机打给韩定轩。

「喂,陈琳已经退房了,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什麽?你把输入她电话的那支手机放在家理?那麽晚上见了。」

他没有再理会邱青青,将手机收回口袋後,大步离开饭店。

看着他的背影,她皱了皱鼻子。

他这麽急着找陈琳,似乎真的有事情。如果他不是想跟陈琳来段露水姻缘,那又是为了什麽?

搔搔头,她看着柜台上的一万元。哼,这可是他自愿给她的,不拿白不拿。

想到自己还欠陈琳一千元,邱青青决定乾脆待会儿就把钱拿去还给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