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神秘小爱人 第八章

不知过了多久,邱青青嘤咛一声醒来。

好暗,这里是哪里……突然,她想起下午发生的事。

惊喘一声,她连忙从床上跳起。

「哎哟,我的腰!」一下床,她就感到全身酸痛,龇牙咧嘴的叫了起来。

可恶,都是那个臭男人害的!那麽激烈,害得她现在连动一下都觉得好难受。

房里光线十分微弱,她模索着打开灯,将衣服穿好,找到眼镜戴上後,才坐在床沿冷静下来。

他人是不是就在外面的办公室里?如果就这麽出去见他,似乎有点尴尬……

啊!不管了,她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问明白他为什麽要碰她。

哼,如果他是因为想给她个教训,或是基於好玩的心理才要她的话,她肯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做足心理准备,她又深呼吸了几次後,才打开房门。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一个鬼影子也没有。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难不成他下班回家了?

「可恶!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太过分了。」

嘴上不满的叨念了好一会儿,她打开办公室的门。

门外的秘书一见到她,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道:「邱小姐,你醒了?」

这句问话让邱青青粉脸陡地红透了。搞什麽,如果秘书知道她在里面睡觉,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和邵律风的事已经不是个秘密了?

「呃,是啊。」邱青青红着脸,用力的咳了声,故作镇定的问:「邵总裁呢?他下班了?」

「是的,总裁今晚有个应酬。不过,他交代我一定要等到你醒来才能下班。」

「这样啊,真不好意思。现在你可以下班,我也要走了。」

邱青青对秘书点了点头後,便迫不及待的溜之大吉。

到了饭店门口,她才发现钥匙不见了。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走向柜台,打算请饭店的人员帮忙。

柜台小姐一见到她,立刻道:「邱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怎麽了?」她的热络让邱青青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是这样的,这是邵先生特地交代要给你的花和礼物,另外还附上一张卡片,请你收下。」

说着,在其他女性服务人员嫉妒又羡慕的眼神下,柜台小姐拿出一束大得吓人的花及一个精致的小礼盒交到她手上。

抱着香气四溢的花束,邱青青错愕不已。

这个邵律风,他到底在搞什麽鬼?

「对了,你房间的钥匙,邵先生也替你送回来了。」柜台小姐十分热心,「邱小姐,东西这麽多,要不要派人帮你拿上去?」

邱青青一手拿着礼物,一手拿着卡片,手肘上还挂着下午买的新衣服,沉重的花束抱在胸前,她几乎快看不清眼前的路。

但她还是对柜台小姐道:「没关系,谢谢你,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离开柜台,上了电梯,好不容易才进入房间,她将满手的东西放在梳妆台上,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而後坐在床沿,握拳不断捶打着酸痛的手臂。

「老天,这诡异的家伙没事突然对我这麽好,搞这麽一堆骗死人不偿命的把戏,到底想干什麽?」

站起身,她一脸好奇的打开小礼盒,一阵刺眼的光线直射而出,让她一阵眼花。

「这是什麽?」

揉了揉眼睛,她将一条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从盒子里拿出来。

瞪眼看着这颗害她差点瞎掉的大钻石,邱青青没有半丝喜悦,反而心中的质疑更加深了几分。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不安好心!

对了,还有一张卡片,说不定卡片上能够找到他为何这麽做的答案。

她打开卡片,只见上头写着——

亲青吾爱,一次缠绵,足以代表一世情缘,盼再次缠绵,让缘分得以继续,生生世世,永远不灭。

这肉麻兮兮的话让邱青青像是看到什麽恶心的东西,差点吐出来。

这是他亲手写的?

我的妈呀,这和他的形象太不相配了!

此时,门铃响了,邱青青丢下卡片,走去应门。

只见一名服务生拿着一只大大的方形纸盒站在门外。

「邱小姐,这是邵先生给你的,还有,这张卡片请你收下。」

「什麽?还有?」邱青青瞠目结舌,随即咬牙切齿的握拳喃喃自语,「这个家伙到底是何居心?」

「邱小姐?」服务生一脸不解。女人收到礼物不该是开心的?怎麽眼前这位却像是收到炸弹一样,几乎气得头顶冒烟了。

「好,谢谢你了。」

邱青青将纸盒收下,放在床上,打开盒盖,里头是一件价值不菲的礼服。

她拿起礼服一看,这露肩长礼服贴身又轻软,若是穿在身上,肯定曲线毕露,就算将里头附上的丝巾披上,必定也遮不了什麽。

「又有卡片?好,我就看你还能写出什麽东西来。」

她打开卡片,只见上头写着——

亲青吾爱,销魂的午后,虽然抚慰了你我,但是只让我对你的思念加深。浪漫的晚餐之在,衷心愿与你共度。晚上七点半,希望藉着你爱的小手,再次点燃我满腔的热情。顶楼泳池见。

「老天爷,这个邵律风简直是恶心透顶了!」

至此,邱青青再也按捺不住,抓着头发对着天花板狠狠的尖叫一声。

看着这些礼物,她心中烦躁不已。

「他到底想怎样啊?居然把我当小女生一样的哄!他真的当我这麽拜金吗?」

或者,他真的改变了心意,打算正式的追求她?

「-,见鬼!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会想追我。」

没错,这个臭家伙,翻脸跟翻书一样,凶的时候将她贬得一无是处,好的时候又温柔得让她起鸡皮疙瘩,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麽药?

她气呼呼的坐在床沿思索着,但任凭她想破了头还是找不出任何答案,最後,她终於一咬牙站起身。

「好,我就去看看你到底还能玩什麽花样!」

*********

晚上七点半,邱青青准时出现在顶楼的游泳池,不过,她并没有换上那套长礼服。

偌大的游泳池旁,气氛浪漫,但除了英挺帅气的邵律风外,一个人也没有,原因当然是他将整座游泳池包了下来。

满手抱着他送的礼物,邱青青走得气喘吁吁,怒气冲冲。

她将所有的东西丢在他眼前,喘着气,双手擦腰怒问道:「邵律风,你这些到底是什麽意思?」

「怎麽,看你的样子,这些东西你都不喜欢?」

邵律风看起来一派优雅,丝毫没有动怒的样子。

端坐在布置好的餐桌旁,他好整以暇的啜着红酒。「没关系,明天我再教人送别的礼物给你。你喜欢什麽?嗯,你的个性这麽务实,应该是送皮包比较好。」

「不用了!什麽花呀、钻石、皮包,我全都不希罕!」邱青青瞪着他道:

「你到底想怎样,直接明说好了!瞧瞧你写的这些卡片,肉麻当有趣,你不觉得恶心,我都快要吐了,你知不知道?」

「你真的不开心吗?」邵律风假意皱着浓眉,叹口气。「我以为女人都喜欢鲜花礼物、甜言蜜语,原来不是呀。啊,我怎麽老忘记,你特别与众不同的嘛,既然如此,我接下来的苦心安排岂不是又要让你嫌弃了?」

「什麽?」

还有特别的安排?

邱青青有些惊惧的顺着他的眼神往游泳池看去。

只见池中央突然燃起了一阵火焰,七彩的烟火瞬间冲上夜空,噼里啪啦的不断绽放出一朵朵漂亮的烟花,将夜空照耀得光彩夺目。

当烟火燃尽後,游泳池中心出现了两个大大的心型,两颗心被一支箭射穿,串在一起。

邱青青看傻了眼,满脸错愕。

惊喜还没结束,她身後随即传来悠扬的小提琴声,「第六感生死恋」的曲子顿时流泄在整座游泳池旁。

至此,邱青青再也受不了了。

她大喊了一声,「停——」

小提琴声顿时停住。

她头痛万分,用力揉着的额头,转过身对呆愣的小提琴手道:「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和这个男人谈,所以请你先离开好吗?」

小提琴手是拿钱办事的,於是看了看邵律风。邵律风轻拾起手,示意他可以离开,小提琴手才带着满月复的狐疑离去。

游泳池畔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邱青青不断的深呼吸,然後才转过身,眯眼对他道:「邵律风,够了,真的已经够了,你不用再表现出你有多麽爱慕我了,明白、乾脆又清楚的说出你这麽做的目的,快点!」

「我能有什麽目的?我不是说过了,我已经深切的反省过。」

他仍是一派潇洒,交叠起修长的双腿,轻摇着酒杯。

「我明白以前的我太过浪荡,确实有很大的改进空间,而你既然是我今生的新娘,所以,我愿意为我之前对你的一切作为献上最大的歉意。难道你真的不肯原谅我?」

「你骗谁呀!邵律风,你花了这麽多钱,弄出这麽多花招,就是为了说服我相信你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鬼话?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邱青青瞪大了眼,压根不信。

「你当然不是三岁孩子了。亲青吾爱,别忘了,你的热情可是我平生仅见,教人难以忘怀。」

「你……」她羞红了脸,啐声道:「你不用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告诉你,今天下午的事纯粹是意外,你听清楚了没有,是意外!」

「意外?」他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优闲的提醒道:「从你口中逸出的甜美是意外?你的身子完美的配合着我是意外?你的热情为我而燃烧,全身因我而悸颤,难道也是意外?不,亲青吾爱,我可不认为。」

「你……不要再叫我什麽亲青吾爱了,邵律风!」

邱青青的粉脸红透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说的意外,不是指那个过程,而是指事情的开始!你不是一直嫌我土吗?为什麽要碰我?告诉我,你到底有什麽目的?」

「土?嗯,老实说,你是有那麽一点。」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耸肩道:「不过,你说得对,做人真的不能太肤浅,善良的心还是很重要的。还好我听了你的话,给了彼此一个机会,否则,我又怎麽会知道在你平庸的衣着下藏着的竟是这麽一副热情的身躯?」

「你给我闭上嘴啦!」

她实在庆幸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否则这些丢脸的话要是让人听见,她的脸要往哪里摆呀?

「邵律风,算我求你好了,拜托停止这些恶心的甜言蜜语,我真的非常、非常不习惯。」她头痛得快要爆炸了。「你还是骂我好了,恢复你狂傲自负的本性,想怎麽骂就怎麽骂吧!快点,否则我一定会立刻发疯的。」

「我怎麽舍得骂你呢?亲青吾爱。」

看她像只狂躁的小猫般直跳脚,邵律风心中得意极了。这个小家伙,在他玩够这场游戏之前,不可能这麽轻易放过她的。

他亲热的环住她的肩,将浑身僵硬的她带到餐桌旁坐下,体贴的伺候着。

「喏,这桌丰盛的晚餐可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相信经过下午那场激烈的运动後,你一定饿坏了,来,快吃,晚上我还安排了节目。」

「节目?」

「没错。我打算先带你去看看夜景,而後再找处浪漫的地方,和你好好的缠绵。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这麽冲动,我将加倍的温柔,包你会有完全不同的体验。」

「你……」邱青青再也听不下去,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的站起身。「好了!够了!既然你不肯说出你的目的,我也没有耐心再继续陪你耗下去,至於接下来的节目,就留给你众多女人其中之一吧,恕我失陪了。」

说完,她便要离开。

「你真的要回房间?」邵律风来到她身前,好整以暇的问。

「回房间就回房间,难道还会有假?」邱青青瞪着他。「走开,好狗不挡路,你没有听过吗?」

「但我刚刚已经自作主张,将你的房间退了。」他淡淡地道。

「什麽?你……你是我什麽人?凭什麽这麽做?」她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敢这麽做。

「凭我是你的未婚夫啊。」

「你……」

「好了,小亲青,别气了。既然你不满意这里的气氛,那麽乾脆回我家吧,我保证接下来的事一定能让你很……开心。」他故意语带双关的说。

「不要!你这个男人,就算你退了我的房,我就不能再订吗?」她气呼呼的道。

「是可以,不过,我已经教司机将你的行李全都送到我的住处去,里头应该包括你所有的现金和信用卡。」他优雅的点点头。

「你……你居然拿走我的东西?邵律风,你不怕我告你吗?」邱青青快气炸了。可恶的家伙,这麽一来她明天怎麽回高雄呀?

「虽然我有很多地方让你不满,但我下午的表现应该也能稍稍弥补了,是不是?再加上我承诺你的美好远景,亲青吾爱,你真的舍得告我?」邵律风俯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你……」邱青青气结,说不出话来。

但他说的没错,现在她只身一人在台北,没钱又没有任何身分证件,不听他的摆布似乎也不行。

瞧他这得意的样子,难道他真是她命中的煞星?

*********

邱青青百般无奈,只好不情愿的跟着邵律风回到他的住处。

才一进门,他就迫不及待的将她抱起,并直接往二楼的主卧室走去。

「喂,你这是干什麽?放我下来!」她踢着腿抗议。

「哎,亲青吾爱,你下午不但辛苦的逛了街,还跟我一起做了场激烈的运动,想必累坏了才对,由我来伺候你,不是挺好的?」

「我才没有累坏!放我下来……」

「你要是没有累坏,怎麽会在我办公室的小房间睡着呢?」抱着她进房後,他没有将她放在床上,反而直往浴室而去。

「喂,你……你带我进浴室做什麽?」邱青青结结巴巴的道,有种不祥的预感。

「帮你放洗澡水,伺候你沐浴,亲青吾爱。」邵律风打开按摩浴缸的开关,而後转过身来,状似体贴的道:「来,我帮你月兑衣服吧。」

「不用!不用你多事了!邵律风,你出去,我可以自己来。」她紧紧抱着自己,一副抵死不从的样子。

但他可不打算如她的意,他扬着邪恶的笑脸,伸出禄山之爪,一把就拉掉她的T恤。

「啊——你干什麽?想非礼我呀!」她尖叫着,想往浴室外头逃去。

「非礼?」

邵律风笑了,伸手抓住她。他一手牢牢的制住她的双臂,另一手则解开她的牛仔裤。

「口是心非的小家伙,如果你不想让我碰,我又如何非礼得了你?既然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回来,我又何必非礼你?你说是不是?」

「你……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是你半强迫的将我带来的……」邱青青一边打着他放肆游移的大手,一边急慌的道。

「随你怎麽说了,亲青吾爱。」

他将全身一丝不挂的她抱进按摩浴缸,而後自己也月兑下衣服,挨着她挤在一块。

「喂,你这是干什麽?不会坐过去一点呀,很挤耶!」她红着脸,小手赶紧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是吗?挤一点好,这样才能显得咱们恩爱呀,是不是?」

邵律风索性将她抱坐在大腿上,让她整个身子紧紧的贴在他胸前,两手则乘机抚遍她身上的每一处。

「你这个……怎麽这麽讨厌呀……」

不知何时,她胸前敏感的花蕾已变得硬挺,代表她的已经被他燃起。紧抵着他温暖的身躯,她觉得浑身都快要失去力气。

他说得没错,哪里需要等他非礼?只消他一根手指头,她就会像着了魔一样:心甘情愿的献上自己的全部。

「嗯,我早说你口是心非了。」

邵律风有些得意。

这不经世事的小家伙怎麽玩得过他?

他的大掌在水中不断探索她的娇躯,从凸起的蓓蕾抚至她平坦的小月复;从修长光滑的大腿一路戏谑的溜到她的双腿之间。

他两指探入,只不过轻捻数下,便立刻令她娇喘连连。在他熟练的挑逗下,她整个人快瘫在水中了。

闭着眼,邱青青不断喘着气。

太恶劣了……

这个男人,除了他的个性外,他几乎是个完美的男人,教人无法抗拒,她到底该怎麽办才好?

照这麽下去,难道她真要违背自己的决定,留下来和他同居?

「喂,你先等一下,这次你不把话说情楚,我不会议你碰我的……」她抬起头,努力试着找回一丝理智。

「是吗?」邵律风收回手,但大掌仍不安分的溜下她的小腿,开始点数起她的脚指头。

「当然是的……」邱青青边喘边问道:「告诉我,你突然改变心意追求我的原因究竟是什麽?难道真的是因为邵伯伯的遗嘱,想在一个月内找人结婚这麽简单?」

「如果不是,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他抬起她完美的小腿,赞赏的点着头。想不到她的腿居然这麽美,这又是另一项惊喜。

「你别骗我了!凭你的身价,别说一个月,就算你想在一个小时後结婚,都会有一堆女人送上门来,这对你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说得好。没错,这确实是理由之一。」邵律风抚模着她的小腿,仔细的欣赏着。

「之一?」

「没错,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这个秘密,让我决定非得将你追求到手不可。」他将脸凑上前去,轻吻她的脚指头,而後忽然将大拇指吮入口

邱青青浑身像被电流击中一般,战栗不止。「你这是干什麽?很脏的耶……」

「是吗?我倒不觉得。」

他意犹未尽的不断挑逗,直到她连声嘤咛,他才放过她饱受折磨的脚指头。

将虚软的她转了半圈,他胯下雄风紧紧抵着她的幽密处,缓慢又沉重的将自己送入她体内,随即深深浅浅的律动起来。

一波波的快感持续而来,邱青青的脑中几乎一片空白。

「喂……你先等一下……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麽要追我?你到底发现了什麽秘密……」她一字一喘,难以成句。

「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才对。」邵律风紧抵着她,将嘴附在她耳边,沙哑的说道:「我的神秘女郎,你就是那晚那个小处女,是不是?」

「你……」她陡然睁开眼,惊讶的喘息着。「你怎麽知道……是陈琳告诉你的?但你又没有她新的电话,怎麽可能知道这件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亲青吾爱,既然知道你就是那个把清白送给我的女人,我又怎麽可以不负责任?是不是?」邵律风微微抽出自己,而後再次律动起来。

邱青青不禁打了个颤。「你……你是因为我是第一次,所以想对我负责?」

「当然不止如此。老实说,我找陈琳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也就是说,经过那晚之後,我对你一直念念不忘。」

「你对我念念不忘?」她有点受宠若惊,毕竟他对她不友善的一切举动全都历历在目。

「当然。而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女人後,我感到很後悔。仔细想想,我真的太过分了。」

「你……你真的这麽想?」

「要不,我又怎麽可能花这麽多心思追求你?亲青吾爱,答应我,咱们先同居让彼此再熟悉一些,而後才结婚。我这麽做也许唐突了点,但你应该能接受吧?」

「那……我阿姨呢?你不是一直不谅解她?」

「那些是长辈的事,我不打算再管了。」

邵律风低哑的说完後,身下的律动更为剧烈。

这一次,她喘得再也无法出声。

原来如此!知道事情的真相後,他不但没有怀疑她是想藉机逼婚,反而觉得愧疚,所以决定追求她,好弥补以前的过错。

看他如此诚恳,她似乎真的错怪他了。

知过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他都知道错了,也肯原谅她阿姨,她又怎麽可以小鼻子、小眼睛的怀疑他呢?

排山倒海的情潮汹涌而至,将她席卷至一个又一个高高的浪头上。她就像坐在快要翻覆的小舟中,只能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再也无法说话。

她喘息着想,没错,反正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不如再给彼此一个机会,相信以她的努力,两人一定可以拥有未来的。

很快的,热情再次爆发开来,狂野的激情淹没了彼此,两人一同坠入最销魂的世界,再也难以自拔。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