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神秘小爱人 第十章

邱青青并没有回邵律风的住处。

跑出亚锋大楼後,她随即包了部计程车,要司机直接将车子开往高雄。

五、六个小时之後,她便回到家中。

一回到熟悉的地方,她满腹的委屈再也藏不住,在父亲惊讶的问了两句後,她立刻泪眼汪汪的倒在他怀里,哭得无法自己。

「青青,到底是怎样了?你怎麽一直哭?」邱父见女儿连行李都没拿就一声不吭的跑回来,又哭得这麽伤心,不禁慌了手脚,急急的询问。

「爸……」

邱青青为免父亲太过担心,於是避重就轻的说是邵律风嫌她土,其他的事一个字也没提。

「什麽?他嫌你土?」邱父十分不高兴,操着台语骂了邵律风好一会儿後才道:「既然他嫌弃你,前几天阿爸打电话问你情况怎麽样的时候,你怎麽都不说?」

「我……我怕你担心嘛。」邱青青哽咽着。

邱父啐了一声,狠狠的道:「我就不信这些台北人是有多高贵!这个邵律风,以为自己有钱就欺负你!可恶,要是让我看到他,一定替你揍他一顿,帮你出出气!」

「爸……」

「好了,别伤心了。我之前就已经跟你阿姨说过,那种豪门规矩太多,我们可能高攀不上,可是谁教你就是不肯听阿爸的话呢?我是希望你嫁得幸福,可不是要你嫁去受气的。」

邱父自一开始就不太赞成这件事,不过,一方面他有也一点私心,希望女儿嫁得好,另一方面,他一向疼女儿,既然她已经决定自己的未来,他也只好任由她去了。

「爸,我知道我太冲动了。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去台北了,我要留在高雄,一辈子不嫁了啦!」邱青青受伤太重,赌气的发誓道。

「那怎麽行?」邱父有些慌了,「留在高雄当然很好,但不嫁人可不行。不要紧,他嫌弃你是他的损失,阿爸替你作主,另外帮你挑个好婆家,绝对不会比那些台北人差。」

「爸……」趴在父亲胸前,伤心的她庆幸自己总算还有家人可以依靠,否则她要如何撑过这一切?

「好啦,别哭了。你刚回来,去休息一下,阿爸去教人买些菜回来,晚上好好给你补一补。」邱父拍了拍她的背,接着道:「对了,你阿姨打了几通电话来问消息,不管怎样,你还是回个电话给她吧。」

「嗯,我知道了。」邱青青一抹泪,点点头。

邱父又安慰了她两句後,她才哽咽着回房去。

一进房间,想到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她的泪水又忍不住决堤,趴倒在床上,哭得久久不能自已。

好不容易止住了泪,她才拿起电话,打给远在美国的阿姨。

「阿姨……」电话才接通,话都还没有说,邱青青的泪水又掉了下来。

「青青?怎麽了?」阿姨先是愣了一下,而後了然於心的叹了口气道:「唉,是不是受委屈了?」

「阿姨,你都不知道,他这个人真的好恶劣呀!」邱青青抽抽噎噎的道。

「其实他心地真的不坏,只是自尊心比别人强,如果找不到台阶,他也很难向人低头罢了。他对你说了什麽话,让你哭得这麽伤心?」

邱青青忍不住将所有的委屈都向阿姨倾诉,除了同居一事没有提外,包括她刚才没有跟爸爸说的事,一字不漏的全说了。

阿姨在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最後才叹道:「青青,对不起,是阿姨的错。没想到他对我的恨有这麽深,真是委屈你了。」

「阿姨……」

「唉,原谅你邵伯伯。你也知道,他生前就一直非常希望你成为他的媳妇,所以才会希望你去和邵律风见一面,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阿姨代邵伯伯向你道歉。」

「阿姨,你别这麽说,其实……其实我也有不对。」邱青青一抹泪,哽咽道:「是我太天真了,也不秤秤自己的斤两,一心以为自己真的能够改变他,才会……」才会让自己失守,最终全盘皆输。

「青青……」

「阿姨,是我对不起你和邵伯伯,没办法完成邵伯伯的遗愿,无法让他老人家安息。」

「别说傻话,我们都知道错不在你。唉,只是这麽一来,阿姨也不知道手连的这些遗物该不该交给他了。」

「遗物?」

「没错。阿姨本来打算你和他见面後能有好结果,再由你将邵伯伯的遗物交到他手上,也许能够化解他们父子俩这麽多年的心结。如今看来,连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处理了。」

「什麽遗物这麽重要?」邱青青抹去眼角的泪水,问道。

「唉,罢了。我打算找时间回台湾一趟,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将东西交给他吧。至於你,青青,阿姨还是要再次向你道歉,谢谢你为邵伯伯所做的努力……」说到这里,阿姨也忍不住哽咽,「你邵伯伯真是个好人,只可惜……」

「阿姨,你别哭了。邵伯伯不在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才行啊。」

「阿姨知道你孝顺。好了,有什麽事,等我回去再说吧。」

「好,阿姨再见。」

挂断电话後,邱青青也忍不住为阿姨感叹起来。

为了追求真爱,阿姨一辈子忍受着外界歧视的眼光,而邵伯伯更惨,不但活着的时候父子反目,就连死了都还得不到儿子的谅解。

这麽一想,她不过是让邵律风玩弄了一下感情,比起两位长辈,她所受的伤算是轻微的了。

想到此,邱青青的心情也平静了些。

没错,她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得这麽狼狈。

邵律风想看她凄惨落魄的样子?哼,门都没有!

从今天开始,她会活得更有尊严,让那个臭家伙看看,就算身边没有男人,她一样能过得开心。

*********

隔天,邱青青就回到父亲的建筑公司上班。

由於这栋七层楼高的建筑物是自家产业,邱父便把建筑公司设於一楼。

人家说忙碌是治疗情伤最好的良方,果然没错,累积了半个多月的帐目,邱青青整理得头昏脑胀。

数天来,她连中午都没有休息,拚命的工作,就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帐册整理好。

这天下午,邱青青在办公室里忙碌依旧,突然,某位女职员大喊了声。

「喂,你们大家快看,对面大楼上面那是什麽?」

「什麽?哇!好大的汽球呀!上面装饰得这麽漂亮,是不是什麽广告?」一名女职员自座位上站起,走到窗边抬起头来赞叹着道。

「对啊,真的好漂亮!咦,上头还有一张布条,好像写了字耶!」另一名女职员也走上前去凑热闹。

「真的?写着什麽?」

「等等,我看看。」女职员眯起眼,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亲青吾爱,对不起……哇,是哪个男人呀?怎麽这麽浪漫!」

「对呀!不知道女方是谁,我要是她,一定会感动得哭出来的。」

原本一直低头工作的邱青青,听到女职员们的对话,顿时让口水呛着,忍不住咳了起来。

不会吧!

她惊恐的瞪大眼,刷的一声站起,跟着女职员们一并挤到窗口。

在一栋大楼的顶端,果然有一个被粉红缎带缠着的大汽球,上头所挂的红布条上确实印着道歉的话语。

邱青青已经平复许多的情绪又激动起来。

瞪着眼,紧咬着下唇,她重重的哼了一声,一甩头便回到座位上。

「该死的臭东西,居然来这招?哼,没用的!你当我还是呆瓜吗?我要是再上你的当,头就剁下来给你当球踢!」她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她不可能再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了,永远不可能!

这时,外头的大马路上突然传来电子花车的音乐声。

公司里头的女职员们全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辆辆装饰得美轮美奂的电子花车从路的那头缓缓驶来,并一一停在公司门前。

算一算少说也有十几辆,每一辆花车上都挂着红布条,上头写着「亲青吾爱,对不起」,而车上播放的不是别首歌,正是邱青青最喜欢的那首男女对唱歌曲,「小姐请你给我爱」。

一听到这首曲子,邱青青浑身僵直。

该死的邵律风!他不是嫌她只会唱这首老掉牙的歌?

现在怎样?前一次大费周章、鲜花钻石的诱她同居,这一次昭告天下、敲锣打鼓的就想向她道歉?他真以为她会再次心软?

坐在位子上,她紧抿着唇,连站起身来都没有。

但女职员们可按捺不住了,个个兴奋的看着眼前的阵仗。

「喂,好像是针对我们公司来的耶!」

「对呀,不然怎麽会停在我们公司前面?」

「谁是『亲青吾爱』呀?」

「咱们名字里有『青』字的,就只有……」

说到此,众女职员全都看向坐在位子上不动如山的邱青青,之後尖叫了起来。

「青青,是你男朋友吗?天啊,他好浪漫哟!」

「对呀!你不是才去台北相亲?是不是他追到这里来了?」

面对众人的兴奋,邱青青臭着一张脸,用力翻着帐册,没好气的道:「你们不用管这些了,反正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真的是针对你来的呀?青青,他到底做错了什麽事,要用这种方式来跟你道歉呢?」

「是啊,他愿意花这麽多钱向你道歉,可见他一定很在乎你喔!」

虽然邱青青是老板的女儿,但一向没有派头,大夥的感情也都很好,所以女职员们全都围着她问东问西。

「你们都别问了,总之我不会再理他的。」她根本不想提起邵律风的事。

「可是……」

「好了,我不想谈这个人,你们快回座位上去啦!」

虽然看出邱青青不太开心,但女职员们仍吱吱喳喳,兴奋个没完。

这时,原本在里头办公的邱父也好奇的走出来,「发生什麽事了?」

女职员们还来不及回答,只听见电子花车的音乐声突然停了,接下来,一道声音透过扩音器以台语说着。

「青,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守候,失去了你,世界成了幅没有色彩的画。我知道我曾经重重的伤害了你,但是,请你相信,这一次,我将承诺给你最幸福的未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从头开始,我会向你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

听到此,邱青青头皮一阵发麻,再也忍不住抿着唇忽地自椅子上站起。

搞什麽?邵律风故意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些话,是想丢她的脸,还是想逼她不得不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青青,这些话好像是对你说的。是谁?是不是台北那个臭小子?」邱父不高兴的问。

「爸,你别管他,我来摆平就好。」

邱青青板着脸走出办公室,准备教这些人全部滚蛋。

但她还没走到电子花车旁,扩音器声已经停止,接下来又重复播放着「小姐请你给我爱」这首歌曲。

在热闹的歌声中,邵律风拿着一大把花束从街道的另一头走来。

由於这热闹的戏码早就吸引了一大群路人围观,只见众人对着拿着花束的他不时的指指点点。

邱青青浑身僵硬,面无表情的看着仍是一派潇洒、气宇轩昂的邵律风捧着花直向她走来。

他在她面前站定,扬起嘴角,「怎麽,还是不打算原谅我?」

邱青青瞪着他,抿着唇不发一语。

「我知道我之前的举动伤透了你的心,不过,正如刚才扩音器说的,我想和你从头来过,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邱青青依旧臭着脸没有回话。

「老实说,自从你走後,我仔细思考过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爸爸和你阿姨的事,确实不能牵连到你身上,关於这一点,我道歉。」顿了顿,他继续道:「再者,关於你刻意隐瞒的事,我也站在你的立场想过了,这从来不是你欲擒故纵之计,而是天性使然,你太习惯替他人着想,所以情愿委屈自己,也不想让我误会你是想藉此逼婚。」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邱青青紧咬着下唇。她伤得太重,心情依旧难以平复。「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想通了,总之,有句话你说得没错,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一点也不适合,勉强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你真的这麽认为?」

「不是我想这麽认为,而是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事实已经证明你我确实不合。」她瞳眸中闪着泪光,「你看嘛!你喜欢五光十色、多彩多姿的生活,而我,习惯平平凡凡、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爱西洋音乐,我喜欢听台语老歌;你惯用甜言蜜语哄人,我只想看到男人真诚务实的一面。」

她深吸了口气,逼自己不许掉下眼泪来。

「我也仔细想过了,怪你有什麽用?症结根本在於我们对事情的看法是截然不同的,从生活的态度到对另一半的期许,我们没有任何交集,就算再重来一次,悲剧一样会发生,没用的。」

「你这麽说,是否定你自己,还是想否定我未来可能的努力?」

「你……」

「你听我说。没错,你我一南一北,差距甚大,可是,虽然喜欢的东西不同,观念也不一致,但我相信,我们仍然找得出共同的目标。」

「我们不可能拥有共同的目标。我要的是一个爱我的男人,不是一个有钱风流的男人。你要的是一个漂亮的老婆,不是一个只会在身边唠叨的女人,这一点也早就印证了不是吗?」

「你错了。你要的是一个能带给你幸福及快乐的男人,而我要的,则是一个可以让我拥有爱及家的感觉的女人。」邵律风上前一步,直视她闪着泪光的瞳眸,扬起嘴角道:「而这一点正是你最擅长的。」

「你……你干里迢迢而来,摆出这麽大的阵仗,就为了证明你可以给我幸福?」

「不,我千里迢迢而来,费尽心思准备这一切,除了想告诉你我们很合适之外,还希望得到一个尽责的煮饭婆。你要知道,最近没有人替我张罗三餐、打扫屋子,也没有人守在家里等我下班,我非常不习惯。」邵律风耸着肩道。

「你……你不是最讨厌我这些老妈子的行为?」听到此,邱青青的泪水不断在眼中打转。

「谁说的?我讨厌的是必须自己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他微扬着嘴角,缓缓地道:「老实说,以前我极力排斥婚姻,视婚姻为畏途,是因为从没有像你这麽一个女人出现。如今,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我怎麽可能不想尽办法将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留住?」

邱青青的泪水落了下来,哽咽着说:「我凭什麽要再相信你的话?万一这又是你另一个报复我和阿姨的诡计,我岂不是又要丢一次脸?」

「我若是想报复,就不可能在这麽多人面前表示歉意了。」

「你……」她拭去溢出眼角的泪水,用力吸着鼻子。「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不嫌我土?不嫌我不够格?」

「你不土,也不可能不够格。」邵律风将那束花交到她手上,「现在,你答应和我一起回台北了?」

邱青青心里好感动。她感觉得到,这一次他是真心诚意的,他在乎她,离不开她,这些全都是真的。

其实,回来高雄後,她也自我反省过。她不该一味坚持己见,很多时候,她也该尊重他的想法和习惯,作些让步才对。

如今,两人可以再次开始,她也好想再和他一起努力看看。

合着泪,她正想点头,背後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该死的臭小子!花言巧语的就想拐走我女儿,看我怎麽修理你!」邱父气冲冲的走来,怒瞪着眼,扬起拳头就要朝邵律风挥去。

「爸——」邱青青眼明手快的立刻丢下花束,紧紧拉住父亲的手,「你干嘛打人?」

「我是为你出气呀,傻女儿!」邱父不悦的直瞪着邵律风,「这臭小子不知道让你在台北受了多少委屈,回来後每天晚上都哭!现在随便请几辆电子花车就想把你骗走?我不答应!」

说毕,他依旧作势要打人。

「爸,我说过这是我的事,你不要管啦!」她仍然死拉着父亲不放。

「什麽不要管!你这个傻瓜,不要因为你阿姨的关系,就被这个臭小子给骗了!你快点放手,让我好好的教训他,让他知道惹我女儿哭的下场是什麽!」

「爸,不要啦!」邱青青急了。她护在邵律风身前,对父亲大声道:「你要是敢碰他,我就离家出走,永远不回来了!」

邱父的拳头顿时停在半空中,瞪大了眼。「你到底是怎样?你不是说他如何对你不好,恨他恨得半死?现在我想替你出气,你这个傻女儿,居然帮着外人,你是真的打算嫁给他了是不是?」

「爸,反正……反正我的事我会处理啦!你不许打人就是了。」邱青青红着脸直跺脚。

邱父有些愣住了。

女儿毕竟是自己的,见她这个样子,分明是已经爱上了人家,想到此,他不高兴的叹了口气,重重将拳头放下。

「人家说女儿养大了就是别人的,我还不信哪,没想到这话一点也不假。」邱父不悦的喃喃念着。

「爸……」

「好了,阿爸都知道了。」邱父摇摇头,然後恶狠狠的对邵律风道:「我告诉你,我可以不打你,但是,你别以为我女儿单纯就好欺负,怎麽样都还有我替她出头,你听懂了没有?」

「爸,你对人家说话好听一点啦!」邱青青责备道。

「你这个傻丫头,都还没嫁人哪,现在就这麽帮他,以後你要是吃亏,看还有谁帮你。」邱父眼见女儿一味的帮着心上人,心里颇不是滋味。

「爸,你话说到哪里去了?」

这时,邵律风忽然开口,以流利的台语对邱父道:「伯父,你放心,这次我把青青带到台北去,一定会好好的待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原来你会说台语。」

这立刻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邱父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他看看女儿,又看看邵律风,用力抓着头,最後无奈的道:「好了,既然我女儿喜欢,我也无话可说,你们年轻人想怎样就怎样,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别让她受委屈,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当然,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她。」握起邱青青的小手,邵律风向邱父保证,也是对她许下诺一言。

邱青青抬头望着他。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好庆幸,幸好自己去了台北,否则,只怕一辈子也遇不到这麽一个让她如此心动的男人。

未来还很漫长,相信仍有许多困难要克服,但是,只要两人同心,加上邵伯伯在天之灵的保佑,她和邵律风一定能幸福的。

邵律风心里也是这麽想。

不管这一切是他老爸的计画,或是上天的安排,此刻的他已欣然接受这样的结局。

也许对於两人之间的相处还有许多必须调适的地方,但只要她愿意守候在他身边,他也愿意为她而改变。

拥有一个真心相爱的女人,一个完整温馨的家,是他一生的期盼。

*********

回台北後,邵律风与邱青青在遗嘱的期限内先去法院公证结婚,婚宴则在两个月後盛大举行。

在结婚之前,他已带着她见过家族中所有的长辈们。

邱青青贤淑的模样让他们满意得不得了,一听说她是南部大地主的女儿,家世足堪与邵家匹配,个个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直说邵律风的父亲安排得太好了,天赐良缘也不过如此。

婚宴过後,雨人便飞到马尔地夫,打算优闲的过上一个月。

碧海蓝天,纯白的沙滩,摇曳的椰子树,让人暂时忘却俗世的尘嚣。

「喂,你搞什麽?喝完饮料杯子要洗乾净放好呀。还有,你昨天穿的海滩裤不见了,你是不是又乱丢?」

在租下的一间小岛别墅里,邱青青一边收拾着,一边对正在躺椅上享受日光浴的邵律风叨念。

「你这个人哟,跟你讲过的话老是忘记,真是的。」

「嗯哼,有你替我记着,我还需要这麽麻烦做什麽?」他闭着眼懒洋洋的道。

「少来,真当我是老妈子呀。我告诉你,自从我加入慈善基金会当义工後,那些资深的贵妇们给了我不少意见。她们说,我不能老让你呼来喝去,替你做这做那,万一真的变成黄脸婆,迟早会被你休了。」

「早知道那些女人这麽八卦,我就不让你跟她们在一起了。」邵律风皱起眉,有些不满的道:「瞧你,自从加入慈善基金会後,三天两头不见人影,真不晓得你们忙些什麽。」

「我们做的事情可多了,你这个只知道赚钱的大老板怎麽可能了解呢?」

邱青青走上前去,坐在躺椅的一角。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道:「律风,阿姨特地从美国寄了一盒东西来这里给我,说要转交给你。」

他睁开眼,缓缓地问:「东西在哪?」

「这里。」

她将盒子拿过来,并打开盒盖。里头是一封封为数不少、没有打开过的信,有些信封已经泛黄,看得出来年代久远。

邵律风皱起了浓眉,「这些是什麽?」

「不知道,不过,听说是邵伯伯留给你的遗物。你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他迟疑着坐起身,按着信上的编号,打开最旧的那一封。

吾儿律风,今天是你出生的日子,我这个做谷爸的没能陪在你妈妈身边,看你出生,心里对你感到万分歉疚。大人的事,你还太小,无法理解,但是,爸爸还是想跟你说一声,孩子,爸爸爱你,希望你能平安长大。

邵律风心中一紧,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紧绷。

抿着唇,他再打开第二封信。

吾儿律风,今天是你一岁生日。我托人送了礼物给你,但是,想必应该被你妈妈挡下了。你妈妈不许我见你,我可以明白她为什麽这麽做,毕竟是我亏久她,更亏欠了你。希望有朝一日,等你长大了,能够明白身为男人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邵律风紧握着信纸,指尖都泛白了。

之後,他一封接一封的打开来看,每一封信都写满了一个父亲对儿子最深的爱意及歉意。

邵律风纵使铁石心肠,也忍不住情绪激动,眼眶泛红。

至此,他终於明白,他父亲不是不关心他,而是因为母亲刻意的阻挡,才造成父子俩这几十年的遗憾。

邱青青也一封封的看着那些信,眼泪早就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她哽咽着道:「你看嘛,我就跟你说过了,你爸爸人很好的,你就不信……我真不懂你们男人,明明这麽在乎对方,偏偏为了面子而造成遗憾。」

邵律风紧抿着唇,站起身。面对蔚蓝的海岸,突然间,他心中最後的一块大石也放下了。

他和父亲的遗憾已经无可挽救,但幸好父亲最後还是送给了他一份珍贵的礼物。

邱青青收拾好这些信件,走到他身边,轻轻依偎着他。

他伸手环住她,沙哑的道:「我们该找时间去看看你阿姨了。」

「你……真的?你真的想见她?」

邱青青感动不已。她和邵律风的婚礼并没有邀请阿姨出席,原因当然是顾忌邵律风及他母亲这方亲戚们的感受。

「没错。」他低下头来,在她的唇瓣印上一吻。「我总得谢谢她不断劝你一定要来找我,不然我怎麽可能娶到这麽好的老婆?当然,更得感谢她这几十年来无怨无悔的照顾我爸爸,是不是?」

「你这个人……老是喜欢给人惊喜,让人措手不及。」

邱青青眼中含着泪,开心的看着他,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

一阵凉爽的海风吹来,让人心胸豁然开朗。

人生难免有不圆满之处,生活中也总有许多摩擦,但是,只要能和心爱的人携手前行,未来还是有无限的可能。

而这个可能,邵律风只愿和邱青青一同创造。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