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轻仇已过万重山 终曲

“爸,您有没有看到您的宝贝媳妇?”潘宇恒一整天都没瞧见苡芯的踪影,这个小女人,捧着八个月大的肚子还到处乱跑,真教人不放心。

“八成又帮她的死党谢景佑介绍女朋友去了,唉!景佑也真是的,一天看一个小姐,都看了两百个了还在挑,这样的胎教,以后生出来的小伙子对老婆人选一定挑剔得不得了。”徐正摇着头笑着说。

“苡芯就是这样,热心过度,永远把别人的事摆在第一,我很担心小孩出生后,她对安养院的工作还是放不下,家庭与事业难兼顾,说不定又衍生一场家庭悲剧,教出一个问题小孩。”潘宇恒想起自己的童年还心有余悸,他不希望他的小孩也受这种苦。

“你们在讨论什么问题小孩啊?”江苡芯一进门,就听到宇恒跟公公讲到问题小孩,她即将有小孩,对这种问题特别敏感。

“媒人婆总算回来了,手机怎么没开?”潘宇恒走过去拉着苡芯的手。

“忘了!孕妇的记忆力较差,没办法!我们继续你们刚才的话题吧,什么问题小孩?”江苡芯握着宇恒的手,两人一起坐到沙发。

“我们怕小孩出生后你还继续当安养院的义工医师,小孩没人照顾。”潘宇恒搂着苡芯的肩膀说。

“这点你大可放心,以前我凡事一个人做,是因为想帮安养院节省经费,才会那么累;现在,有我老公当幕后金主,以后我只负责发薪水,其它各方面都有更好的专才协助。这几天我已经聘请几位知名权威医师担任安养院的特约医师,以后安养院的一切会更完善。爸,没想到我们当年的梦想真的实现了,这种感觉真好,能实现梦想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江苡芯舒服地窝在沙发一角,回想着当年她与徐医师大谈理想的情形。

“这才是我的好老婆!”

潘宇恒笑着在搜芯脸颊上亲了一下,在他满足的笑容里,再也看不到从前那个郁郁寡欢、终日被新仇旧恨包围的他。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他发现苡芯手里拿了一堆旧杂志。

“喔,这是我同事借我的过期健康杂志,里面有提型一些孕妇、产妇须知,我同事说这些很值得‘先生’参考一我就抱回来啦!”她把手上的杂志顺手丢给宇恒。

潘宇恒一接手,就被杂志封面斗大的标题吓住了“烟酒伤身知多少,影星杨俊伟肝癌病逝。”

江苡芯发现宇恒目光直视杂志标题,一动一也不动,推了推他:“你看得这么入神,你认识杨俊伟吗?”

宇恒没有回答,江苡芯继续说:

“他是我们教授的病人,我三年多前去纽约时,有记者报导,他当时也在美国,应该是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去会会老朋友吧。不过奇怪的是,他是一个很合作的病人,病情原本已经被控制住,却在他回台湾不久后病情突然恶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我回来不久,就听到他去世的消息了。”

潘宇恒终于明白了。杨俊伟是真心爱妍,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利用仅剩的生命与她相聚,却又不忍心拖累她,才忍痛向她撒谎。而杨俊伟病情恶化,该是因为听到妍的死讯,跟妍青梅竹马的他,很清楚妍姨的死是因他而起,失去妍,他也丧失了求生意志,结束了生命。

潘宇恒不禁感叹,多么戏剧化的人生啊!在人间始终无缘结连理的两人,却在另一个世界相逢,妍终于可以在天上与心爱的杨俊伟相会,这也许是她始料未及的结局。

潘宇恒发现苡芯正用关心的眼神看着他,他紧握了握苡芯的手,她是他最钟爱的老婆,他要一辈子握住她的手不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切不如意都过去了,是江苡芯的善良纯真与包容无私影响了满怀仇恨的潘宇恒,谁能怀疑爱情力量的伟大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