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鸭蛋情人 尾声

一片白蒙蒙的雾气遮去人们的视线,大约只有两公尺的距离稍看得清楚,其余一片朦胧,走在羊肠小径上,恰似神仙漫叔叔在云端一般,飘然之感蔓延全身。

粒粒小水珠飘落在王萱妮的发丝、脸庞与衣服上,一点点湿漉的感觉并带引起冰冷,这一片岚气恐怕要近午时才能散去,这是根据她两天以来的观察,正如这个时刻,早该是太阳露脸的时候,却仍是一片白雾蔓延在绿色竹林中,只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水珠微微闪烁着亮光,如此而已。

冷冷的稀薄空气笼罩着忧郁的王萱妮,在山上与一片碧绿的竹子度过心最痛的日子,看着这一片的绿意盎然,不由得心情轻松了不少,尽避古少柏带给她的伤痛仍隐隐作痛着,不过,三天来,大自

然的力量已抚平她激动的情绪,不再动不动就掉眼泪了。

从头过新生活吧!她在心头这么告诉自己。

下了山,回到小木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住的房门前伫立,王萱妮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嗨,好久不见,送你两串香蕉。”王必昕笑着轻晃双手。

“哼!真不枉费你练了多年的‘空手到’啊!”

王萱妮跟着哥哥一起瞎搅和,他们曾经是广告儿童,对电视上的广告标语有浓厚的兴趣,而且常常运用在日常生活的趣事之中。譬如刚刚的对白便是套用多年前高岗屋海苔的一则广告。

“爸爸今天特地放我一天假,要我在七点钟以前将你送到丽晶。”王必昕坦白来意。

“怎么?又有相亲饭可吃了?”

“嗯,老爹说这回的对象真的很不错,所以要你去看看。”王必昕很期待的看着妹妹,巴望着她开口说要整对方,很久没陪着妮妮相亲,当然也很久没机会整人了,唉,沉静已久的脑筋有点蠢蠢欲动了。

“好啊!”

“你不反对吗?不想整整对方吗?”没想到妹妹竟然答应得爽快,害得他的希望落空。

王萱妮摇摇头,解释道:“那些男人已经够惨了,不想再替他们多添一个夥伴。”现在回想起来,她会觉得自己很恶劣。

“真的不要吗?”王必昕仍抱着一线希望。

“不要就是不要,怎么,你玩上瘾了?”想当初,她总是费尽了三十不烂之舌的功夫才说服哥哥一起合作的,怎么这一回反常啦?

“嘿、嘿。”王必昕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的傻笑。

“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们两个狼狈为奸,肯定我们在某个愚人节或者是结婚日有很凄惨的下场,趁着马脚尚未露出来,还是收手吧!”

马脚尚未露出来?才怪,爸爸都看得一清二楚啦!他在心里咕哝。

“应该是干一票大笔再收手,你看如何?”如果妮妮答应了,包准整死古少柏这个为爱疯狂的男

子。

“不要。”王萱妮一口回绝,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拒绝。

“好吧,那就不勉强。”反正连日来,古少柏也已经被爸爸和他好好的整过几回,该满足了。

“我收拾好东西就下山吧!沿路玩回家,如何?”

“好!我难得有机会在非假日的日子出游。”而且,大概再也没有机会在妮妮旅游途中架她回去相亲了。

^^^

有生以来,吃过不下十场相亲饭,但,王萱妮乖乖的穿上裙装,把自己打扮温文娴倒是头一回,此举可震惊了王家的人,深怕她是因为少柏的小误会打击的太深,震坏了脑子。

当王家三口抵达丽晶时,男方的家长与介绍人已经入座。

介绍人礼貌的为双方做初步介绍,王萱妮一听对方姓古,又令她想起了古少,真是凑巧,这回父亲竟安排了同姓之人“真是不好意思,我儿子的公司临时开了个会议,恐怕要晚一点到达,请王先生、王小姐谅解。”古父说道。

“没有关系,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王萱妮温文的说。

古氏夫妇很满意的点点头,并开始聊些基本的话题,“不知道王小姐平时有什么消遣?”

“阅读、画漫画、游泳以及网球。”

“有才气,文武双全呢!”古母微笑的称赞,可不是吗?在他们看过她为儿子书的有趣漫画之后,很难不喜欢这个幽默的女孩。

“哪里,只是兴趣罢了。”王萱妮谦虚的说,不太习惯别人的赞美。

王川也很满意女儿今晚的表现,虽然异常异常得让人以为她已经嗅到不平常的气氛,但笃定她被蒙在鼓里的王川很放心的笑了,相信必昕这小子没有泄漏天机的胆子,何况他也参了一脚呢!

古父看了看手腕的表,已经七点半,仍未见儿子出现,便向在座的人说:“我看我们先点餐好

了,一面吃一面等好了。”

众人皆不反对,因为此时介绍人的肚子很不凑巧的咕噜咕噜叫着,附和了古父的提议,原本沉静的气氛也因此打破了,大家开始有说有笑,似乎是朋友的聚餐而不是相亲。

在侍者送上开胃菜时,一阵熟悉的声音震惊了了萱妮。

“对不起,我来晚了。”古少柏露着笑容出现在王萱妮的相亲会上,而且还自动的坐在她的身边。

王萱妮愣愣的看看父亲,他满脸的笑容似乎在鼓舞她,再看看哥哥,得意两字写在他的笑容中

老天,她被整了。

她转向古少柏,他正以深情的眼神注视她,两人的眼波胶着,为多日来的相思之苦作补偿。

“好久不见。”这是古少柏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王萱妮扑进他的怀里,感觉他的气息,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不是作梦,相思之泪一滴滴的滑落。

“别哭啊,瞧,妆都糊了,有点像小妖精。”他笑擦拭她的泪水。

她破涕为笑,知道过去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

“女儿啊,还满意爸爸替你挑选的人选吧?”

“他是我自己挑选的。”王萱妮辩解,第一个发现他的人不是老爹,是她。

“胡说,少柏是我打一开始便中意的人,只是向你提起却没有替你们安排机会,没想到少柏倒是自己送上门了,怎么可以说是你自己挑的?”

“我是主角,决定权在我。”

“别争了,我看最大的获得者是少柏。”古父笑着解释,阻止一场家庭纷争,一场为了谁比较有眼光的纷争,他只能说大家有眼光,而捡到好处的是他的儿子,瞧儿子现在正快乐的笑逐颜开呢!

这快乐的开始,也正是王怕昕苦难的开始。见大夥儿笑得开心,他也感染了愉悦的气氛,但一想到老爹下一个对付的目标就是自己,他就开心不起

来了。

心情大大好转的王萱妮见侍着一一送来美味的菜肴之后,突然开了胃口,饥饿的想吃东西。

“我肚子好饿。”她不大好意思的低声对古少柏说。

“想吃什么,我夹给你。”

“可是,你爸妈会不会觉得我太不淑女了?”

“不会,他们反而会认为你不是矫揉造作的好女孩。”他劝她说。

“真的吗?那我吃明虾。”

古少柏马上为她夹来明虾,两人正当开始用餐时,又闹了笑话。

“完了,你们连吃饭都打架,将来两人怎么一起过日子职?”王必昕哈哈大笑的揶揄着。

王萱妮与古少柏相视而笑,她右手拿筷坐在古少柏左侧,但偏偏古少柏是左撇子,距离亲密的两人一动起筷子便互相抵触,而王萱妮的明虾已经飞出碗外,掉在融壁介绍人的碗中,突来的物体降落之后,激起碗中的罗宋汤,把介绍人喷了一脸。介绍人狼狈的擦着脸,倒让一对情侣看得脸红。

“少柏,你和萱妮两人的位置对调不就百年好合了吗?”还是古母懂得礼数,明白在这个欢喜的气氛中多说些吉祥的话。

“对对对!百年好合、百年好合。”王川给了儿子一记狮子的低吼。

两尴尬的交换了位置之后,空闲的手始终紧紧相握,没离开过片刻,直到吃完最好一道甜点。

“请问是王萱妮小姐吗?”当女侍着撤下甜点之后,又送来一盘附盖子的菜。

“甜点都用了,还有菜吗?是不是要再从开胃菜开始,再吃一次呀?”她瞪大着眼问。

大夥儿满头冷汗。

“是呀!我没再叫菜了,况且,甜点也用完了,难不成是老板招待?”王川纳闷的问。

“不是,这一道是古少柏先生特别点的,说是点给他的爱人王萱妮小姐的。”女待者用甜美的声音笑着解释。

“鸳鸯菜呀?”王必昕调的看着古少柏的腼腆。这不是计划内的动作,想必是古少柏要告白

了,他同样以男人的观点来推测,真料不到这未来的妹婿还知道要点花招,赢得美人心哪!

女侍者放下白色瓷盘在王萱妮面前,并卖弄关子的说:“我想,这道菜还是请古少柏先生来为王萱妮小姐开吧!”

王萱妮惊喜的看着古少柏,哦,今晚她得到的SUPRISE已经很多了,没想到还有另一个压轴惊喜。

古少柏牵引着王萱妮的手,握着系有粉红色缎带的钢柄,掀开它。

当大家看清盘中物时,纷纷鼓掌,为他的巧思喝采,也为王萱妮的幸运高兴,找到了这么一个浪漫的如意郎君。

这只白色圆瓷盘中,以鲜红玫瑰摆设了两颗交叠的红心,还有一支爱神的箭,串连起心心相印,在两颗红心的中央,是一只淡蓝色,系着白色小缎带的小盒子,任谁一看到这只淡蓝色的小盒子便猜得出其中是钻戒了。

王萱妮感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为古少柏浪漫的表现感动不已。

“打开来看看。”他鼓吹着。

她拾起小盒子,打开它,一只造型简单的白金钻戒在灯光下绽放晶莹剔透的光芒,而前来祝贺的亲友也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眼前,把原本宽敞的包厢变拥挤了。

“喜欢吗?”

“嗯!”王萱妮将戒子交给他,并伸出手,这就是她的回答。

古少柏心情紧张的颤抖着手,为她戴上戒指。拉炮声、彩带、喝采声顿时包围着他们,但是,男女主角却我眼中只有你,你眼中只有我,压根子没注意到那么多,只觉得空气稀薄些,大概都是被其他人抢光了。

王川欢喜的流下泪,为女儿得到幸福流泪,也为女儿马上就要嫁人,不在身边的感伤落泪。

“爸,我会尽快娶个媳妇进门,好好的孝敬您老人家的。”王必昕也感染了这份喜气,想开了,决定明天就向泰羽旋求婚。

“好、好,嫁的嫁,娶的娶,明年我就等着抱孙了……”王川眉开眼知,暗地里庆贺自己一片苦

心计划的伎俩都成功了。

有情人终有所属,但在这落幕之刻,王川才是最大的赢家!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