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VIP老公 第十章

东京都第一饭店七楼的宴会厅,工作人员忙碌地穿梭来往布置。

一进厅门,长长的桌子摆满左右两边,桌上提供各类餐点,而最前头面对正门的地方,架起了一座舞台;而门外,则立着一张告示牌──京都源氏、东京森山氏,两府联姻宴客会场。

由于联姻的双方各自是不同领域的名门,所以今天来到这里祝贺的人来头也都不小,饭店的服务人员个个战战兢兢,丝毫不敢怠慢。

在众人没注意的时候,新郎已经悄悄来到会场,避进专门用来摄影的瞭望室,居高临下地俯望整个会场。

宴会,实在是一个非常无趣的地方;即使这场宴会是他的对外婚宴,他依然觉得十分无聊。

客人似乎大部分部提早来了,并且三三两两议论纷纷──不知道老夫人和森山家的人发现异样没有?

“就知道你会躲在这里。”源慎一搂着妻子走过来。今天他是男方致词人,所以一身西装毕挺,斯文的气质看似亲切无害,但实际上他纵横商场的时候,可也是狠角色一名。

“亲爱的堂哥,好久不见,堂弟我真是很想念你;而美丽的堂嫂,妳愈来愈漂亮了。”源绪之回过身,笑笑给两位至亲一顿恭维。

“少来了,今天的事如果就是你想念我才搞出来的,那我宁可你不要想念我。”源慎一没好气地应。

毕竟在旅游途中被人给急召回来,回来后又得当工作狂,承接某人丢下的成山工作,这种“想念”,不要也罢。

“好歹为了我的终身大事,你就委屈一点。想当年,为了你和茗双,我也熬了不少夜,当工作铁人耶。”绪之很是无辜地道。

“算了,闲话少说。”想到自己也欠堂弟不少,慎一非常认命。“怎么没看到新娘?”

“她在另一个地方。”绪之神秘地笑了下。“现在有人帮我保护着。”

“谁?”想了下今天在场的大人物,新娘的确需要一点保护。

“川崎企业的总经理和他老婆,还有一个是堂嫂也认识的人──中山亚织。”

“亚织?!”茗双讶圆了眼。

“因为我的新婚妻子和她也是好朋友,所以她义务来帮忙。”亚织说,文攻给他,如果有人想用武吓,就由她来。

总之,亚织是绝对不许别人欺负她朋友的。

“祖母那边,你打算怎么办?”慎一问道。

“不怎么办。”绪之耸耸肩。“我已经准备一个台阶让她下,如果她不肯、硬要控制我的婚姻,那也别怪我这个作小辈的大逆不道了。”

“祖母毕竟年纪大了,别做的太过火。”源慎一提醒道。

“那要看她怎么表示了。”绪之笑得很冷,眼神转回会场。

现在,就等开场了!

十点整,客人自动集中在厅中央,在充满喜气的轻音乐演奏结束时,整个会场也安静下来,源慎一缓缓走上台。

“感谢各位今天在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参加源氏家族的喜事,源慎一谨代表源氏家族以及新娘的家人,再一次致上无限谢意与敬意;现在──”源慎一手臂一扬,喜乐再起,众人的目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我们欢迎新郎──源绪之先生,以及新娘──小泉千秋小姐入场。”

森山和正准备强迫女儿爱子上台的手势一顿,他震惊地望向那对亲密相挽的男女;而爱子也同样震惊。

源绪之一身黑色真丝西装,而千秋一身白色小礼服,她没梳新娘的复杂发式,只将长发挽起,化了淡妆的她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尤其是她脸上那抹幸福的温婉笑意,几乎可以让所有在场的人感觉到她的喜悦。

“等一等,这是怎么回事?”在台下一旁坐着观礼的源老夫人突然站起来,挥手要乐队停止。

现场鸦雀无声,灯光大亮。

会场有两个新娘,一个身穿白色小礼服,站在新郎旁边;而另一个身穿华丽的日本传统新娘服,站在森山和正身边──哪一个才是真的新娘?

“回祖母,如同我介绍的,新郎是绪之,新娘是小泉千秋小姐。”源慎一下台走到祖母身边解释,语气里含着某种提示。

可惜源老夫人根本没注意听。

“不对,新娘是森山和正的女儿,森山爱。”

宾客间又是一阵议论纷纷。他们收到的喜帖,的确如源慎一所言,新郎是源绪之、新娘是小泉千秋──森山和正的养女。

“不,祖母,妳记错了,新娘是森山议员的『养女』,小泉千秋。”源慎一再度提示。

源老夫人震惊地望着自己信任的长孙。

“祖母,新娘是森山议员的养女,小泉千秋没错。”他强调,而后以着只有祖母听得见的声音道:“祖母,所有的喜帖都是这么写,宾客们也这么认为,妳现在若出声反对,源氏家族将信誉扫地。”

“源老夫人……”森山和正阻止妻子发飙,一脸凝重地走过来。

“和正,你有『养女』,应该事先告诉我,害我一直误会。”源老夫人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立刻隐藏住愤怒的情绪,甚至露出笑容,表情一副就像当森山和正是小孩子,而他做错了一件小事那样微不足道。

“这……”森山和正脑筋也动得快,随即配合地笑道:“是我疏忽,才让老夫人一直误会,待会儿吃喜宴的时候,我自罚三杯,向老夫人赔罪。”

现场的宾客一听,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双方家长一直弄错了对象,这也太乌龙了吧,亏两家都还是有名望的人呢!

幸好不是新郎、新娘弄错对象,要不然可就真的错配鸳鸯了!

“才怪,新娘明明是我!”森山爱挣脱父亲派来拉住她的人,提起裙襬冲到众人面前。“要跟源绪之结婚的人明明是我,才不是小泉千秋!”

“爱子,别胡闹。”森山和正低喝。

“我才没有胡闹!”顶着一张白白的新娘脸,森山爱又走到千秋面前;跟她清淡雅致的淡妆一比,自己倒像画了个大花脸,这让森山爱更加生气。“要跟他结婚的人是我,妳不过是个来历不明、我们家收养的孤女,根本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更没有资格站在源绪之身边!”

没错,森山爱是不打算顺从父亲的命令嫁人,但是一看到千秋幸福的笑脸,她就立刻决定要嫁给源绪之。就算是她不要的东西,她也不许小泉千秋来捡,更不能见到小泉千秋过的幸福快乐!

她不过是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女,根本不配得到比她更好的幸福!

一听到她的话,千秋脸上的笑意顿失,神情变得冷漠,咬住下唇,她感觉到腰上

的手臂搂了搂她。

她一抬眼,就看见绪之胸有成竹的表情,接收到他的眼神,她的心立刻定了下来。

全场就见森山爱毫无家敦、如泼妇般地叫嚣完,新娘苍白了脸,而新郎铁青了脸,搂了新娘走到源老夫人面前。

“祖母,这是我的妻子千秋,也是妳的孙媳妇。”源绪之字字清楚、句句明白地说:“在这样的场合下,有人来吵闹、更羞辱妳的孙媳妇,祖母若不以源氏家族的长辈说句公道话,往后我们源氏如何有面目见人?”

外人听起来,只充分感觉到源绪之对祖母的敬意、与保护妻子的深切情义;面对攻击,源氏家族绝对一致炮口对外,绝无内哄之理。

但是源老夫人知道,她中计了。

此刻她若出声,就等于正式承认小泉千秋是她源氏的孙媳;但若不出声、任人羞辱,源氏家族颜面何存?

“祖母,请为我们作主。”源绪之挽着千秋,低着头站在源老夫人面前。

源老夫人瞪着绪之,久久,才再看向新娘。

“和正。”最后,她终于出声。

“老夫人。”森山和正立刻响应。

“这是什么意思?”她沉了声,一脸威仪。“千秋虽然是你的养女,但嫁到我源家就是我源家的人,就算是你,也不许再任意谩骂;但是今天令嫒的表现,你怎么对我交代?”

“是和正管教不严,和正在此向老夫人道歉。”森山和正朝身后做了个手势,助理立刻将森山爱带离现场;接着,他转向众宾客,“让大家见笑了,请各位忘记刚才的小意外,为我的女儿千秋、和女婿绪之庆祝,祝福他们百年好合、白首偕老。”

“恭禧、恭禧!”现场再度响起如雷的掌声,众人恢复谈笑、享受美食,而新郎、新娘则幸福地相拥,接受全场人的祝贺。

这回合,源绪之、小泉千秋安全上垒!

“好小子,祖母这次可栽的够彻底了!”源慎一笑道。

婚宴结束后,源慎一夫妇、龙泽星夫妇、高桥隆之助、中山亚织,移师到源绪之在奈良的住处,继续聚会。

“三分自助、四分人助、三分天助啰!”源绪之谦逊地道。

“想不到你会用这招偷天换日。”龙泽星也不得不佩服绪之的巧思。

源老夫人将婚礼细节交给源慎一打理,而源绪之就利用这一点,顺利进行喜帖改造计画。

“这得感谢慎一堂哥的帮忙。”绪之归功给亲爱的堂哥。

“不过,最后那幕请源老夫人主持公道的计策,会不会太冒险了?”高桥隆之助问。源老夫人也可以不出声的。

“不见得。”源绪之笑了笑。“在这种场合发生那样的事,祖母身为源氏家族最德高望重的长辈,绝对不会坐视;而我赌,她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替我说话。”

“为什么?”亚织也凑一脚,好奇地问。

“因为,祖母一生最重视家族名誉、最好面子。”回答的人是源慎一。“在见到森山爱的举止后,祖母绝对不会再想要有这种媳妇;相较之下,身为养女的千秋反而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她若出声,不但可以保住源氏家族的体面,同时也搏得一个爱护孙媳的美名;而丑名,当然就顺理成章由森山家承受了。”

喝!好深奥又好奸诈的心思!在场四个女子纷纷对源绪之投以敬畏又惊讶的眼神。

“千秋,经过今天的事,妳应该明白绪之有多爱护妳。”源慎一以着长兄的口吻道。“如同我方才所说,祖母是个好面子的人,同时她也很固执,她会替绪之安排对象,表示她很重视门当户对。但是绪之却利用今天的情况,让祖母承认妳在源氏家族里的身分与地位,这就表示,妳在他心中比他个人的荣辱更重要。”

就这一点,他也输给绪之,因为他始终无法让祖母接纳茗双。

慎一歉然地望向茗双,但茗双却回给他一个毫不介意的笑容。光一个眼神交换,夫妻俩的恩爱不言自明。

“我知道。”千秋回道,然后望向绪之。“谢谢。”多么幸运,她遇上了他,而他爱她!

绪之笑着搂了搂她。

“来,我们举杯,祝绪之和千秋新婚快乐。”源慎一先举杯,所有人立刻跟进。

“新婚快乐!”众人齐声道,干杯。

男人们开始互相灌酒。

“不醉不归哦!”有人这么说。

“拜托,如果醉了,你怎么回去?!”有人没好气地回道。

“没关系,绪之这里有现成的房间,喝醉了,大家就在这里住一晚吧!”

“那我最可怜,你们喝醉了还有老婆照顾,我只有自立自强的份……”语气无比哀怨。

“去求亚织照顾你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