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心不设防的天使 第十章

坐在麦当劳的高脚椅上,面对着一大片落地窗外的街道行人,徐家凯喝着加了两包糖、两颗奶球的冰咖啡,苏子藜则喝着大杯柳橙汁。

打发一个下午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打破沉默。

徐家凯看得出她的明显转变,清爽自信,散发出淡淡女人味,戴着粉蓝小发箍的长发又直又顺,穿着七分袖的白色衬衫和米色七分裤,仍旧不施脂粉,少了以往的粗鲁俗气,现在的她根本是焕然一新。

对于他直率的注视与打量,苏子藜并不打算给他难堪。

“你……似乎过得还不赖。”

“托你的福,我还活得好好的。”

徐家凯会心一笑,他是真的很高兴可以看到她如此健康明朗的样子,而非想像中的憔悴苍桑。

“看来,你已经活出了你自己。是不是和新恋情有关?”

“你这么关心我感情的问题,不觉得很像狗仔队过问明星的个人隐私吗?”她不大客气的反问。

听到她这么回答,他有些自嘲的轻叹口气。

“看来你还是不当我是朋友,唉,也罢,就当我鸡婆、当我爱管闲事好了,毕竟你也曾是我暗恋的对象。”

她胸腔顿时感受到闷然一击,他总爱把话说得不太认真,让她觉得无法信任,但转念一想,他确实无须管她的闲事,除非……

“话说回来,你倒是坚强得多,比起徐耿谅那混蛋,他就没那个能耐承受失去你的痛苦。”

“是吗?”听到他的名字,她只能冷冽一笑。“没有了我,他可以专心当他的孝子,讨个大家都喜欢、大家都满意的媳妇回去。”

“你错了,”虽然不想为徐耿谅说话,但他话里满是无奈。“他根本没办法好好生活,更遑论讨媳妇了。现在的他,比行尸走肉还悲惨、比孤魂野鬼还落魄,什么人劝他振作都没有用,他一心只想把自己的身体搞坏。”

“少来了,徐耿谅怎么可能为我这种残花败柳的女人颓废,别开玩笑了。”苏子藜轻蔑的瞥了他一眼,兀自别开脸望着窗外人群。

“……就当我是开玩笑好了,反正,他的一切也与你毫无关系了。”他摇摇头。“不过,能看到你过得好,我倒是开心得很,毕竟徐耿谅那家伙不值得同情。”

她突然眼神不解的再度转向他。“为什么我值得同情而他不值得?”

“因为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他坦率而热情的微笑着。“只可惜我也没那个福气赢得你的芳心。”

子藜又愣住、呆住了。

怎么?她一下子从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货色变成这么抢手的角色了?

尽避徐家凯总不避讳的说他欣赏她,但她从不当一回事,现在看来,事情可大条了。

“我只能说,你想太多了。”她镇定的扬起脸。

“我想的本来就不少,假如你在和徐耿谅分手时我及时介入,说不定现在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我了。”他不改嘻皮笑脸的本性嘿嘿地摆弄嘴脸。

“你好好的去当兵吧,别作春秋大梦,我可没办法等你两年。”她直截了当的赏他一个白眼。

“既然如此,我可不可以是你的朋友了?”

“再说吧,谁叫你姓徐。”她冷漠的。

“……你会考虑再见徐耿谅一面吗?”

“不会!”她反应激动的立刻打断。

“即使他就这么一路消沉下去,你也铁了心不救他?”

“救他?我能救他什么?他能狠心不要我,我就没有理由去救他。”

“难道你不觉得爱过就值得感激吗?虽然最后分离,可是他带给你的并非只有痛苦,如果你能帮他走出现况,让他知道你已不恨他,你希望他过得好,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那么我想,你们也算不枉深爱过一场。”

“对不起,我没有那么宽大,我做不到!”她无情的拒绝。

“你知道他现在为什么那么痛苦消沉吗?那是因为他活在伤害你、遗弃你的自责铁笼里,他走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罪不可赦,觉得自己该下地狱,没有人同情他,而你也会恨他。”

“我确实是恨他,而且一路恨到底。”

“你如果真的爱过他就不该恨他,我总以为,真心爱一个人就会希望他愈来愈快乐、愈来愈幸福,即使这快乐幸福不是自己给的。”

“徐家凯,你没谈过恋爱,而且你是个男人,所以不要拼命跟我讲大道理,因为那对我来说都是狗屁。”子藜听不进他的伟大爱情观,她压根儿不认为那是她该为徐耿谅做的事。

徐家凯没有生气,他知道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如果徐耿谅有那么一点点良心,他该知道这些年来我依赖他而活,我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活,我改变自己、委屈自己,只想让他对我无从挑剔。可是,愈是极端愈是让我反抗,却也让我愈是沦陷,甚至决定走进婚姻的殿堂。怎么知道最后换来的,竟然是结束。”她的眼眶莹然发亮,却又坚定得没有泪光隐现。“我清楚自己的不完美,所以不奢望他回头,但是……从分手至今,他却从没有关心过我的死活,表示他已完全不在乎,既然如此,他是不是行尸走肉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之所以不敢关心你的一切,是因为知道自己还爱着你,只要稍一回头,就没有办法再离开你了。”

“谢谢你这么帮他说话,也让我这个被抛弃的人好过一些,不过为时已晚。”

徐家凯看得出她心意已决,于是也不再强求。

对他这个没谈过半场恋爱的人而言,一段爱情的结束,就是情义的结束,是很难理解的事。

不过既然入伍在即,这些杂事也就不用再多想了吧。

开着一盏小灯,苏子藜手拿一本深奥难懂的文学书翻看着。

已是深夜两点,没有睡意只好借此消磨时间,反正明儿个星期四正好排了休假,就算不睡也没关系。

半小时过去,突然有人轻叩房门,让她颇感怔诧。

“子藜,你还没睡吗?”不用说,这人是秦洛刚。

子藜犹豫一下,走下床去打开了门。

“嗯,你怎么也还没睡?”

秦洛刚的精神似乎也好得很,仿佛他也还没上床睡觉。他抓着头,脸上的表情难得忸怩不安。

“呃……你明天休假不是吗?”

她自然而然的点头。

“那么,想不想一块出去逛逛?”

“你明天不用去车厂吗?”

“这几天来了个新学徒帮忙,而且有峻恩在应该没问题。”

确实,如果他们俩已经是情侣,一块出去散心约会是正常的,但,子藜却从未想过他会为了她特地休平常的日子陪她。

“这样好吗?峻恩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没问题的,就像是他和雨安去度蜜月时,我一个人都撑过来了,所以不用担心,他也不是第一天当家。”

子藜还是不习惯他深邃的目光凝望,会不自主地让她双颊滚烫起来。

“噢,好啊,那你想去哪里?”

“你知不知道IKEA?听说那是一间很大的家具卖场,我还没去逛过。”

IKEA?她蓦然怔忡,有些心虚的摇头。

“那好,正好我想买组沙发,你陪我去挑吧。”他微微一笑。

“嗯。”她慢吞吞的点头。

“记得早点睡,就这样,晚安。”他拘谨的为她关上门。

怎么可能不知道IKEA呢?它就在徐耿谅公司的附近,她已经逛过不下百次了……她黯然垂下眼睫,为自己的谎言感到内疚。

没必要撒这种谎的,即使让他知道她以往常去IKEA是因为徐耿谅的关系,相信他也不会为此耿耿于怀的。

想到此,她突然急急的再打开门喊住了他。

“洛刚,等一下!”

他才刚进到房里,一听到她的声音,于是又探出头来。

“怎么了?”

她鼓起勇气的快步跑到他面前,深吸一口气。

“对不起,我不应该隐瞒的,事实上,我去过好几次IKEA,因为徐耿谅的公司就在附近。”

她突来的坦白让他有些错愕,然而紧接着他就释怀了,伸出手掌,轻轻握住她的双手:

“用不着那么紧张,我不会生气的,我明白你的顾忌,不过你这么快就向我坦白,让我很高兴。”

“真的?你不会觉得我欺骗你?”

“当然不会,因为你只是出于本能反应的想保护自己,”他正色的。“你想得太严重了,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你真是个好人,比起我过去碰到的那些男人,你实在是好得不像话。”她颇有感触的吸吸鼻子。

“傻瓜,你也很好啊,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你了。”他宠溺的再摸摸她的头,她撒娇似的钻进了他的怀里。

“嗯。”

第一次,这是她头一回感受到被人真心疼爱的满足与平静,无须再提心吊胆,也无须再害怕阴暗的过去见光死。

原来爱是可以包容一切污点与缺陷的,以往她总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男人存在,也不信自己遇得上。

现在她碰上了,又怎不心存感激?

“砰”!的挂上电话,忿怒地将桌上文件物品全数扫到地下,徐耿谅的面色铁青、全身颤抖不已。

“什么玩意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神色浮嚣的大声咆哮。“要终止所有合约和计划,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放话!”

这会儿,听到里头发出剧烈声响,急忙跑进来的秘书与其它部门主任都心惊胆跳的聚在门边。

“徐经理,请你务必不要激动。”

“走开!统统不要理我!”徐耿谅脸肌绷胀的沉声叱喝。从情海生变、身体健康亮红灯到工作不顺遂,他的精神状态早已滨临到崩溃边缘。

“可是你这个样子……”

“叫你们滚出去听不懂是不是?我不要任何人管我。”他受不了每个人都用同情怜悯的目光看他,好像他是因为感情上的挫折才变成这副德性,他受不了每个人都觉得他需要安慰。

“和大城谈好的计划失败就算了,用不着这么生气啊!”一个女秘书畏畏缩缩的轻声说。

怎么知道徐耿谅却青筋暴跳的冲到她面前抓起她的手。

“你懂什么?你只是一个秘书,怎么知道一个案子的失败有多么严重?你叫我不要生气,那是因为你不痛不痒,当然觉得没什么啊!”他力竭声嘶的在她脑门边狂吼。

女秘书被他激烈的叫吼给吓得脚软,倒坐在地上发抖,却又抽噎着发出不平之鸣:

“你……你自己过得不如意,牵连到公事上就算了……现在、现在连我一个小小的女秘书都要拿来出气,你又高明到哪去?”

“你说什么?”徐耿谅气愤的逼上前想揍她,却被一旁的男同事急忙抓住。

“算了,徐经理,不要和她计较,她不懂事、不会讲话,你就饶了她吧。”

徐耿谅瞪着红丝满布的瞳孔环视众人一眼,顿时间只感到无比的心痛与绝望,狠狠甩开那人的手,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他像只疯狗,歇斯底里的推开无数阻挡的手,跌跌撞撞的一路奔到人行道上,扯开颈间的领带扔在路边,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感到自己的存在竟是如此可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狼狈与颓废,难道这一切真是因为他铁下心抛弃了子藜吗?

“天哪……这是你给我的惩罚吗?”终于,他崩溃的捧着头跪在地上,一波又一波的痛楚让他无力站起身。

熙来攘往的街道上,路过的人都纳闷着这人怎会跪在这里?亦不清楚这人跪在这里有多久了?

然而随着一个重物掉落地面,徐耿谅的意识猛然回神,松开抱着头的手,恍惚抬起胡髭爬满下巴的脸,看到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什么都停止了,当他再看到她的那一秒钟。

时光猝地飞回三年前,那时,意气风发的他开着车,一不小心撞上要过马路的她,虽然及时煞了车,她也没受到伤害,但她却大骂三字经的踹他车子,要他给她一个交代。

时至今日,她已不是当时那个老被误认为“落翅仔”的小太妹,岁月在她脸上重新雕琢,让她变成现在这样清丽的女子。

“……是、是你吗?……我的子藜?”哑声喊了这么句,他伸出颤抖的手,以为自己在梦中,一伸手她就不见了。

泪眼婆娑中,子藜看着他的视线同样模糊了。

怎么相信再见面的时候,徐耿谅竟是落魄的跪在地上,眼神焕散、精神异常的伸出手,对她喊着——“我的子藜?”——他忘了他们已经分开了吗?

原来,原来他过得比她还惨。

她为他死过一次,他却始终过得生不如死,她该为此心里平衡些吗?

四肢像是石膏一样无法动弹,徐耿谅的手却仍伸得直直的,就差那么几公分就可以碰到她的膝盖。

“你是子藜……你确实是子藜……我……我对不起你,我伤你伤得那么深,你一定不想再理我了对不对?”

“赶快扶他起来吧。”

秦洛刚凝重的一句低语,让子藜仿被针扎般的胸口刺痛,卸下心防急忙扶住了徐耿谅的手,他却宛若溺水之人紧抓着她不放。

“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回到我的身边好吗?”他心慌意乱的喊。“子藜,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你看到的,我不能失去你……”

子藜不说话,她转头看了秦洛刚一眼,他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意思是要她放手去做没关系。

“我送你回家。”她冷静的说了这么句。

“不!我不回家!回家他们又要拆散我和你,我不要回家……”徐耿谅反应激烈的狂叫。

“好,那我送你到小鲍寓。”子藜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拖起来,秦洛刚已替她拦了计程车。

上车前,她回头望了秦洛刚一眼,像在谢谢他为她所做的包容。

却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仍然会受伤,仍然在淌血。

他恐惧着,自己深爱的这个女人将会弃他而去。

回到熟悉的这个套房里,所有旧时记忆一涌而上,将子藜的脑子塞得满满的。她有些喘不过气,逃避是她最做不来的事。

此刻,徐耿谅躺在床上疲惫的睡去,她却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或许是做了恶梦的缘故,徐耿谅睡得极不安稳,额上急促发着冷汗,惊恐的大嚷一声从床上坐起,瞪大眼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他慢慢的移动目光,看着这个他怎么忘也忘不了的女人,他的眼眶红了。

“子藜……”

“你瘦了好多。”不让深埋在心底的感情重新浮现在脸上,她用朋友的语气淡然说。

“你一定很恨我吧?即使看着我,你都可以表现出毫无瓜葛的神情。”

“在你离开我之后,我从没停止过恨你,但是当我发现恨你不会让自己的人生好起来以后,我就努力的试着摆脱你所加诸在我身上的阴影。”

“我……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即使……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回来我身边了。”

她摇摇头,有些讽刺的耸肩笑了笑。

“何必自欺欺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我们两个的缘分已尽,就算你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失去我,我也没有办法再接受你的感情。”

“……因为你已经有了新对象?那个叫秦洛刚的男人?”徐耿谅颤抖而受伤的问。

“和他比起来,我觉得你能为我做到的实在很少,一样是爱,三年和三个月却没有差别,他愿意接受我的过去,包容我的个性,甚至是毫无条件的为我付出;而你,却无法原谅我的污点。”

“是,我是没有他伟大,但你不能否认,那全是我太爱你的缘故。”话到激动处,他的情绪又有些失控,紧握拳头额上冒着青筋。

“所以,你以前做不到的,以后也做不到。”她还是沉静得面不改色。“而且你父母也不会允许的,我累了,不想再为这种种问题劳心伤神。”

“是吗?我不相信那个秦洛刚会比较值得你去爱!”

“就像当初的你,不认为我这样的女人值得你再爱下去,不是吗?”她冷冷一笑。“我谢谢你占据过我的生命,也同样谢谢你退出了我的生命,让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更辽阔。”

“难道你不再爱我了吗?”徐耿谅怎能再次接受这样的打击,他喃喃自语。

“不管爱不爱,都不会再爱下去,可是如果你真的爱过我,”她认真的握住他握成拳头的手。“答应我,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要让爱过的一切面目全非,让我知道我们爱得有意义,而不是造成你往后生命的荒芜。”

这怎么会是由子藜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徐耿谅心碎着也震愕着。

“我诚心希望你过得好,就像我现在过得好,说不定当你碰到下一段爱情时,你会庆幸没有选择我。”

徐耿谅痛苦的闭了闭眼,但也唯有在这一刻,他才真正了解爱是什么。

是的,他不该糟蹋那爱过的美好,他要好好的振作起来。

“我知道了,我……我会努力过得好的,就、就像你一样……”他哭了,像个孩子般的哭了。

苏子藜何尝眼中无泪,只是她的泪往心底流,她绝对不要再哭了。

“那么你……你爱他吗?”泪眼中,他忍不住问。

她好用力、好肯定的点头,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的,我非常爱他。”

因为确定了对他的深爱,所以在回家的路上,苏子藜几乎只能用“飞奔”两字来形容她的心急如焚。

大步大步的跨着两层阶梯来到顶楼,她一边喘一边冲进厅里,左右张望,心想他一定在自己房间内。

她放慢脚步,不想发出声音,轻轻扭动他房门的门把,知道他没锁门而感到心安。

悄悄推开门,他趴在床上闭着眼,眉头紧蹙,两手紧捏抓皱了枕头。

不知怎地,心情无比轻松与愉快,在他尚未在意的时候,偷偷从床沿爬上他的背,给他脸颊一个大大的吻。

秦洛刚在惊吓中睁大眼,想翻身已是不及,她靠着他的颈边,让他可以清楚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你……”

“我以为你会偷偷为我掉眼泪。”

分不清是惊喜还是感动,他紧蹙的眉头松了。

“对不起,我的泪腺没那么发达。”

“你以为我会就此回徐耿谅身边?”她故意不爽的拷问。

“只要你过得好,我都祝福你。”

“像你这么优秀的好男人,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她摇头。

秦洛刚移转力量反将她压制在身体底下,她低叫一声被他困住。

“嘿……”

“我是你最后的选择?”他的表情变得冷酷,再承受不了她会从自己身旁离去。

“嘘……”知道他为她受了苦,她决定给他深深一吻予以补偿。

她的熟练让他险些招架不住,但她内心的纯真却让他无庸置疑,这个令他莫名爱上的女人,竟有着如此大的魔力。

“我爱你!”她突然用着清脆响亮的嗓音大喊,似乎在昭告世人知道。“我爱你!我爱你!”

秦洛刚急忙捂住她的口。“好了,说一次就够了。”

“那么你知道我爱你了吗?”她皱着鼻子问。

“知道了。”她可爱的模样让他忍不住的笑了。“那么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什么?我不知道唉!”她故作天真的将身子缩成一团小虾米。

“没关系,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轻吻她额头。

拉起被子,银铃般的笑语散布了整间房里。

温度一点一点的上升,爱情一点一点的升华。

这儿是他们的舞台,从此以后,上演或下档都不再被干扰-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