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世缘今生继 第二十章

“你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去医院。”他作势将她抱起来。

“烈!我现在没有事!我只是未雨绸缪。”她努力装出笑容,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

但是,如果她在生孩子时,灵药没有全,那可就不妙了。

李烈沉默了一会儿。“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要你,不要孩子!”

“答应我!留下孩子。”蓝波儿急急的拉住他。

李烈没回答。

“你好好休息。”李烈轻的为她盖上被子,他的额上深情的一吻,然后起身开车往蓝家的方向去了。

难道她还全她,她今天话让他害怕,他不能失去她。失去她,他就再也不完整了。

半夜,蓝波儿突然感到下肤一阵疼痛。

她才动了一下,李烈马上惊醒。

“怎么啦?”李烈紧张的问。

“我……烈!我有话跟你说。”蓝波儿忍下一阵阵痛,轻皱了下眉。

“你要生了是不是?”李烈的脸色苍白。

“烈!我在就原谅你了。”蓝波儿平静的说。

“你肚子很痛是不是?”李烈的眉毛纠成一团。

“奥!”蓝波儿手按着肚子。

“我马上送你上医院。”他将她抱起来,一时这间慌了手脚。

“如果要选择……选孩子!”

“不!”

“求你!”

“大哥!什么事?”光着脚丫子的李寒睡眼惺松的出现在门口。

“波儿要生了!”李烈对着他吼。

李寒被他这么一喊,马上惊醒。

“阿寒,不要让你大哥开四只脚……不用吃草的马。”当下腹又涌起快速,灼热的痛楚,她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她这一叫,使李烈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于是,冷静的李寒主导了一切。

蓝波儿把握不痛机会,一面发抖,一面告诉李烈,“我口袋里有封信,交给阿公……”一说完,眼前一晃就失去了意识。

“胎位不正,可能必须剖腹。”医生擦着汗说。

“不可以剖腹,千万不可以剖腹。”蓝波儿怪异的叫了出来。

剖腹?千万使不得,这万年赤灵丹有迅速修复伤口的能力,若是开刀,将会是多么惊柿骇俗,刀子一割又马上复原,以科学的眼光,这些走在时代尖端的人是不能接受的。

“不剖腹,那母子两个人都回危险。”训练有素的医生淡淡地说到,也许是看多了生老病死。

李烈痛苦的把手?进手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想起了口袋的信。

“这是波儿要交给您的,救她!一定要救她!不能让她死!千万不能让她死!”他激动而异常的扯着蓝萧的手臂。

“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蓝萧眼眶微红,安慰自己也安慰在场的人,然后恭敬的接过来,看完了信,口中喃喃的说:“至阴至寒的内力?至阴至寒的……内力?”

然后转身问蓝麒,“至阴至寒的内力,谁有?”蓝家的内功心法都是走阳刚派的。

“至阴至寒……”蓝麒忧心的思索着。

“我!”霍威一反平日的面无表情,眼中有着以往没有的担忧。“我有至阴至寒的内力。”他又加了一句。众人先是呆了一下,霍威?

“好极了!”蓝萧惊喜莫名的喊了出来,“快!快!祖奶奶带回家。”

然后不顾一切后果的,一行人打破了产房的门。

“喂!你们做什么?”这个举动惊动了医生,使他脸色大变,不再是无动于衷了。

霍威冷测的目光扫了他一下,他便再也说不出话了。

他们把蓝波儿枪回了家,留下一群满头雾水的医生护士,居然有人在医院枪人。

漫漫常夜终于消逝,繁荣昌盛起的太阳带来了希望……希望真的来临了吗?

所有的人在一阵相当响亮的嘀哭声中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全松弛了。

但是,在房里的男人全都没有声音,没有任何的欢呼声……难道……?

不详的气氛环绕在门口的人身上。

一股寒意从李寒的脚底升起。

“二哥!怎么没有声音?”李婕眼眶红了起来。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李寒不想知道。

林云扭着手十分不安;蓝铃渐渐的抽搐,然后轻轻的哭了起来,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

她这一哭,哭寒了所以人的心。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然后门开了,蓝麒没有任何表情的出来。“妈!准备一些热水,给孩子洗澡。”

那波儿呢?她问不出口。

一会儿,蓝萧被霍威扶了出来,两个人的脸色都相当苍白,紧跟在后的,是表情同样苍白的蓝良。

然后,四个男人全摊在沙发上,虚弱的像打了一场仗。

“到底怎么啦?你们倒是说啊!”林云终于沉不住气。

“孩子没事。”蓝麒全身无力的说。

“孩子没事!那大嫂呢?她怎么啦?”李婕红着眼眶。

“波儿她……她……”蓝麒看看四周的人,气氛似乎变得凝重了。

“她怎么啦?”大家齐声问。

“她……也没事。”

“她没事?”突然间,大伙儿像是虚脱似的,全倒在地板上。

“既然她没事,他们干嘛这种表情?”蓝铃擦干脸上的泪。

蓝麒叹了一口气,“我们是精疲力竭,累死了,谁还笑得出来。”

“我说老婆!我们饿了!”蓝良挨着林云说。

“哦!我去给你们弄吃的去。”林云进厨房大展身手了。

“我们去看孩子。”李婕拖着蓝铃。

“等一下再去。”霍威突然说。

大伙儿望了门口一眼,了然的点点头。

黑暗过去是光明的开始,不是吗?

这个婴儿一出生就充满了桂花香。

这是一个精力十足的婴儿,全身红通通的,相当漂亮,一出生就累倒了五个大男人,的确是不简单,外面倒了四个,而房里也倒了一个。

里头这一个是精神受太大的压力,蓝波儿在阵痛之余,偷点了他的穴道,不然他铁定要崩溃。

蓝波儿一面叹息着,一面又把眼光移向婴儿,他和李烈一摸一样,有坚毅的下巴,然后她转头看真身旁睡着的李烈。生完孩子,精神最好的恐怕是他了,所以的人都倒了。

她解开了他的穴道。

他猛然张开眼睛,如临大敌的望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生了个孩子!”蓝波儿把脸颊靠在李烈的肩膀上。

“你吓死我了。”李烈伸手将她抱得死紧。

“我还要生很多很多的。”波儿无可奈和的抱怨。

“不要生了,不准你生,我没有办法再哭苦一次。”李烈左右摇动着她,用嘴唇**她的头发。

蓝波儿抬头看他,“可是你说要很多很多的孩子的。”接着又说:“不然你找别人生好了,我允许你再娶,一个如果不够,再来两、三个也无妨。”

李烈的脸色一沉,但是,蓝波儿只顾着说也没瞧见。

“不然……”她猛然的抬头,看到他的表情,突然噤声。“其实……我还是可以生的,呃……因为下次不会这样了,如果……”

“现在,闭嘴!没有哪个女人生完孩子还可以这么多话的。”李烈命令她。

“好吧!”蓝波儿沉没了一下,“对了,烈!你觉得……”

李烈呻了一声,不是每个女人刚生完小孩该累得张不开眼睛吧?为什么她的精神可以这么好?“闭嘴!”见她终于闭嘴后,他才缓缓坚定的说:“这一生我只有一个女人,就是你,听清楚没?”食指点着她的嘴唇。

蓝波儿颤抖了一下。

“我改变主意了,我只要一个孩子就够了,其余的让李寒生就好了。”他真的吓坏了。

蓝波儿没有再说什么,他要她闭嘴不是吗?突然看到握拳熟睡的孩子。

蓝波儿微笑着轻扶孩子的手。“烈!你觉得你的儿子怎么样?”

李烈的眼光越过蓝波儿,黑穆注视着黑珠的小儿子,他一语不发,他伸手谨慎的摸着儿子。

“他几乎要了你的命。”他瞪着儿子。

“烈!”蓝波儿惊呼。

“但是,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共同创造的他,我会爱他!”

蓝波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似乎听到父亲的保,他们的儿子哭了。

蓝波儿想他大概是饿了,于是抱起他解开衣扣。“他饿了!”

李烈没说什么他的眼睛盯着她丰满的胸,凝视着吸奶的孩子,似乎想代替他的孩子。

“不可以用牛奶吗?”李烈瞪着他的儿子,他居然在嫉妒他的儿子。

“牛奶?不!我们的孩子一定要吃母奶。现在的孩子就是喝多了牛奶才会个个都是牛脾气。”蓝波儿宠爱的亲亲儿子。

“他霸占了我的位置。”李烈继续瞪他。

蓝波儿楞抬头,原来他……然后,不可思议的大笑起来。

“老天!他是你的儿子。”她大笑不已,结果一不小心,儿子的“早餐”滑了,他们的儿子立刻哭了起来,似乎在向他的老爸示威宣战。

终于,儿子满足的闭上眼睛,李烈发誓,他看到他的儿子的嘴角有一丝十分诡异的笑容。

李烈双手抱住蓝波儿,将她拉近自己,亲密的吻着她。

“波儿!我爱你!”

蓝波儿看看沉睡的儿子,又看看柔情万千的丈夫,她的心里充满光辉。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