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诱婚草莓男 第三章

锐奇数位科技集团,新兴的中小企业,员工和工作内容机动性极高且讲求效率。

因此,路曼舒才刚答应接下新职务,隔天立刻得陪慕康出差去,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而且听说一去就要半个月,她只好加班处理交接的事项,三更半夜才回家疯狂打包。

好不容易沾上枕头,没多久就听见闹钟响,一大早就又起床赶飞机。

慕康开车到她家楼下接她,一看到她,便顺手接过她的行李,塞到后车箱去。

“气色不错嘛!”他好整以暇地打量她,唇角邪邪勾着笑,嘴里还叼了根烟。

“你也是。”路曼舒眼睛眯成一直线,没好气地咕哝。

大熊猫对小熊猫,彼此恭维一番后,便准备上路。清晨的空气特别好,又凉爽,前往机场的路上,她把车窗打开一点点,暖和的阳光射入眼帘。真奇怪,她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兴奋得热血沸腾。

“昨晚睡得好吗?”

“嗯,好像有睡又好像没有,总觉得才躺下来不久,闹钟就响了。”

为了振奋精神,路曼舒伸伸懒腰,孰料,头顶突然降下一只大手——慕康正在搓揉她的短发,赞许有加地冲她笑。

“你干么?我又不是小孩子。”她愣了愣,仿佛回到国小时她接过一百分的考试卷,被老师模模头。

“呃……”慕康尴尬地把手缩回来,改搔自己的头。

他只是……只是突然觉得她没睡饱的样子好可爱,想模模她而已。不过……他总不能直接这么告诉她吧!

没办法了,干脆胡扯一通,“我模你胸部了吗?干么这么大惊小怪,头发借模一下又不会变臭。”他还是比较擅长咆哮。

“噢,拜托——”路曼舒狠狠地拧着眉心,受不了,她转过头,懒得理他。

下飞机后,两人马不停蹄地拜访厂商、参观工厂、吃饭应酬,慕康将她介绍给所有人认识,其实这些人她早就久闻其“声”了,电话接洽时都交谈过,首次正式见面,很快就熟络起来。

晚上一起吃过饭,大伙儿相约打算去放松一下,慕康忽然拉住她的手臂,沉声道:“你先坐出租车回饭店好了,回去早点休息。”

“不要,为什么我要先回去?”路曼舒闻言,忍不住挑高了眉。

慕康为难地横她一眼,“接下来都是应酬而已,你不一定要去。”男人晚上要去的地方,自然都不是什么正经场所,她一个女孩子家……不适合。

“以后跟厂商应酬的人是我,不是吗?”

她噘起嘴,用亮晶晶的大眼直视他阴郁的黑眸。“不就是去酒店、夜总会嘛!我可以和大家唱唱歌什么的,你不用顾虑我,真的!”想要什么女人尽管扑上去吧!反正他在她心目中早就没形象了。

慕康沉下脸色,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岂料——

不远处却传来呼唤声,“慕老板、路协理,这边上车。”

其它人已经叫好出租车了,路曼舒见状,二话不说直接把慕康拖上车,等两人坐妥后,车子便往预定的酒店驶去。

这辆车只有坐他们两个人,慕康双手握成拳,抵在皮椅上,眉宇深陷。

“你会喝酒吗?”他试探性的问,一见她抿起嘴,他立刻明白了。“不会是吧?”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她不会,公司尾牙时,他从没见她沾过半滴酒。

路曼舒有点儿闷闷不乐,不服气地瞪他,“一定要喝吗?”

“你有你的做事风格,谈生意不一定要喝酒,只要把事情做好,喝不喝我没意见。”慕康一脸烦躁地说。

他真不明白林绪尧为什么总认为男人和女人没什么分别,事实上,男人和女人本质就不同,而且是很大的不同——

让路曼舒接协理?是啊,能力上她或许可以,可是她的安全呢?

女人就是女人,需要小心呵护,而男人就是男人,再怎么进化,骨子里还是头野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最根本的不同。

他会同意升她为协理,是因为他知道所有人都不愿意听他真正的意见,他的想法肯定会招致全体女性员工的挞伐,如果被她知道他因为性别而阻挡她升迁,她肯定会恨死他的。

他不得已只好认了,可那抯挡不了他内心的不安,他没办法时时陪在她身边,她只要一离开他的视线,人不在办公室,他就忍不住开始担心。

“不过,将来如果需要你只身到外地出差,你又完全不会喝酒,我会不放心。”慕康以前所未有的严厉目光注视着她,慢吞吞的说道:“要不要喝、想不想喝是一回事,完全不会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被他难得认真的神情震住,不禁屏住呼吸,挺直腰身。

“我会学的。”她轻声道。

“我只要求你……至少保护好自己。”

他几近恳求的眼神,深深震撼着她。

她没想到……噢,不是这么说,其实慕康正经起来的时候……真的很让人安心,他想保护她的心意,令她深受感动,她已经好久没把自己当女人了,他对她说的话,却让她一时之间变得脆弱,仿佛变身成为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停留在情心坚实的臂弯里……啊呸呸呸呸,她疯了她,他是匹沙漠土狼耶!

迷失短短数秒,她立刻清醒过来。

搞什么鬼,她一点也不适合小鸟依人好吗!

◎◎◎

温香软玉,纸醉金迷。

打扮火辣的年轻美眉轻轻扭动纤腰,美胸贴着慕康的臂膀,坐到他身旁。“慕老板,好久没看到你了,又来出差啊!”

慕康笑了笑,摇晃着酒杯,朝她眨眨眼。

“我身边带了一位女士,得顾一下形象,你就多陪陪其它老板吧!”

“噢……是同事啊?还是女朋友?”美眉略显失望。

“我没关系。”路曼舒低头假装研究歌本,尽量表现得自在一点,一听到他这么说,飞快抬头道:“你不用在意我,真的。”

慕康闻言,倾过身,灼热的气息全拂在她耳畔。

“嘿,当一下挡箭牌好吗?”小声的耳语,只让她听见。

太亲昵了吧!路曼舒不禁浑身打哆嗦,一阵阵战栗蔓延到全身……他在做什么呀!她轻轻推开他,耳朵脖子酥酥麻麻的,好热好热。

“慕老板,别顾着跟路协理卿卿我我,冷落我们美眉啊!”

厂商代表们揶揄着,热情地向路曼舒招手。“路协理,来来来,过来我们一起喝一杯,你要坐在我们这边才对,以后请多多关照啊!”

路曼舒闻言,笑咪咪的起身,果真离开慕康身旁,坐到他们那边去。美眉们也识相的让出位置,其它人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她藉机向厂商老板们请教。这些老板几乎全是中年以上的男子,开口闭口满满的生意经,在美女后辈面前,聊起自己的威风,显得意气风发。

慕康趁乱默默挤到她身边坐下,只要有人向她邀酒,他便立刻抢下酒杯,陪笑说:“她不会喝酒,我来。”

“哎呀,不行不行,那怎么可以——”

“给点面子嘛,黄老板敬的酒耶——”

众人鼓噪起来,没办法,最后还是让她啜了一小口,其它的全进慕康的肚子里。

路曼舒回眸笑着模模慕康的头,仿佛称赞他好乖好棒,真是个懂得保护女下属的好老板。

慕康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接过她手上另一杯酒,干了。

“你们该不会是情侣吧?”黄老板故意摆出不怀好意的样子,来回打量着他们,暧昧地笑问:“什么时候要结婚啊?”

路曼舒连忙摇手,淘气地吐舌大笑,“不是,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怎么可能?黄老板摆明不信,慕康保护她的姿态太明显,从坐下来到现在,视线根本没离开过她,他们又不是瞎子,同是男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慕老板很会照顾人喔,又帅又会赚钱,标准的黄金单身汉耶,嫁给他一定很幸福,你天天跟在他旁,近水楼台,你要好好把握啊!”

噗,她忍笑忍到肚子痛,如果了解慕康在公司里的形象就知道,他哪是什么黄金单身汉,应该是黄金流浪汉吧!这种没人要的货色有什么好把握?不行不行,她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在客户面前把真相说出来,嘻嘻——

“我……从没这样想过。”她眼波流转,笑容异常灿烂。

“哈哈,你唷,都不给自家老板留点面子,好大的胆子。”黄老板拍着大腿,戏谑地冲着慕康直摇头,似乎很同情他的处境。

慕康为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二话不说一干为尽。

太好了,她当众拒绝他,让他成了痴缠女职员的色老板,所有人都默默同情他,而女主角却浑然不觉,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这种情形,还能怪他选择大醉一场吗?

接下来,只要眼前的酒杯一满,他马上喝得一滴不剩,他的酒,路曼舒的酒,一并下肚,喝到两眼惺忪,站都站不稳。闪烁的灯光,美女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一晚到底是怎么度的呢?他全都不记得了,只觉得坐在她身边特别难捱……

他更不知道,回饭店房间的路上,他整个人的重量几乎全压在她身上。

路曼舒气得火冒三丈,半扛半抱,死命拖着慕康回房,沿途不停咒骂,“搞什么鬼,你未免也喝太多了吧!嫌命长啊,每次出差都喝这么多吗?”不知节制的烟鬼加酒鬼,这算哪门子的黄金单身汉啊,王八蛋!

好不容易把他拖回房间,她放开他,转身关门,一回头就发现他整个人就要软倒在地。

“等一下、等一下,到床上去睡!”她紧张得哇哇大叫,双手又环上他的腰,试图将他拖到床上去。“啊啊啊……等等……”没想到这个一百八十几公分,七八十公斤重的庞然怪物突然整个倒下来,将只有一百五十几公分、四十公斤,仅仅只有他一半体重的她完全压在床上。

“慕康!”她放声大叫,臭死了,浑身酒味。“不要压我,滚开!”

慕康动也不动,没多久竟响起微微的鼾声,随着呼吸,结实的胸膛规律的上下起伏。

他的胸膛压着她的柔软,重得让她连呼吸都觉得痛,偏偏她根本没有力气把他挪开。

路曼舒侧着脸,恨恨地瞪着头靠在她肩窝,已经熟睡的男人,无奈且无力地放弃了抵抗。

算了,明天若没被这头怪物压到吐血身亡,她会好好跟他算这笔帐的,现在……呜,一整晚没阖眼,现在她累得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呜,她真的真的好想睡唷!

◎◎◎

翌日清晨。

慕康蠕动着身体,头埋向他身边的大抱枕,双手双脚牢牢抱着它。嗯~好温暖,好柔软、真舒服,这种长抱枕要上哪儿买?

怎知,抱枕却突然开口,“早安,可以放开我了吧?”

慕康猛地睁开眼,难以置信地抬眼“啊”了一声——啧啧,原来刚刚他的头是埋在她的胸部上,难怪……她、她还满大的嘛!

“你怎么在这里?”他满脸惊奇。

“问你啊。”路曼舒冷冰冰的瞪着他。

咦?慕康视线往下一扫。

“你……趁我喝醉爬上我的床?”两人衣着尚称完整,只是有点乱,嗯,还好、还好……

他皱起眉,偷偷甩开心头一丝怅然,他们居然什么也没做?他未免太逊了吧!

“你想有这种可能吗?”她不屑的冷啍,黑眸升起阵阵寒光。他都已经醒来了,还不打算放开她吗?

慕康顽皮地咧嘴一笑。“很难说,饥渴的女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啍,我要爬也会爬总经理的床,爬你的做什么?”总经理才是全公司公认的梦中情人第一名,第一名的床她不爬,却爬最后一名的?她又不是脑袋有问题!

这话太伤人了,尤其是从路曼舒的嘴里说出来。

慕康的心被小小刺痛了一下,仍极力挤出笑脸。

“可事实上……你现在在我床上啊。”

路曼舒忍无可忍的放声咆哮,“那是因为你压着我一个晚上。”整晚牢牢箝制着她,三不五时还动来动去,害她根本没办法好好睡。

“抱歉抱歉,我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慕康柔声哄着她,像哄着任性骄纵的小情般,模模她的头发,又朝她挤眉弄眼,“小乖乖,本大爷现在补偿你唷!”

说罢,他便低头吻了她。

路曼舒说不定会气到跳起来赏他一巴掌,或者痛殴他一顿,可他不在乎。

他想吻她,下意识地抱着她一整晚,一睁眼睛就能看见她的滋味实在太美妙了,他宁可永远这样抱着她,和她逗嘴吵架到地老天荒……

可惜他也明白这段清晨时光就要结束了,在此之前,在他恢复成“慕副总”、路曼舒恢复成“路协理”之前,请原谅他,让他偷个短暂的吻吧!

路曼舒睁大眼睛。

她没料到他会吻她,慕康果然是个浑球,她……从没……噢,他的吻……

原来接吻是这种感觉啊!

四片温热的唇瓣贴在一起,湿湿的、麻麻的,慕康大手捧着她后脑,舌尖在她嘴里缓缓玩绕,辗转厮磨,她就……忘了一切,除了他的吻。

只不过一个吻,到底有什么魔力?

她看过很多部连续剧,无数场爱情电影,每到男女主角接吻的那一刻,好像连天地都会变色,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啊?

从未谈过恋爱,她当然也无从尝试,不过现在她却清楚的感觉到,原来……就是这种滋味吗?呼吸不过来,心跳变得很快,体温飙高,失去所有力气……噢,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可是却不想停下来……于是她勾住他的脖子,学他的方式回吻他。

仿佛受到鼓舞,慕康的另一只手滑至她的腰后,大掌她弓起的背脊,她不自觉扭动着腰,闪避让人受不了的,在吻与吻的空隙间,不断发出模糊娇吟。

他的吻很惊人,蛮横地吸吮她口中的蜜津,再用他的舌尖喂养她、挑逗她、诱惑她,她无力招架,只能半眯着迷濛的双眼,完全沉浸在里……

没想到她这么禁不起透惑。

慕康有些讶异,他几乎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她该不会不反抗直接让他做到底吧?可以吗?

他困难地吞咽口水,唾沫滑过太过干涩的喉咙,心脏不寻常的疾速震动,天哪,下月复传来的火烫,让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他迟疑着,大手停在她胸部下缘,手指轻轻摩挲那完美的弧度,兴奋又紧张,让他的指尖微微发颤,额头甚至渗出些许冷汗。

他可以解开她的衣服,她说不定不会反对,可是……

万一她后悔了怎么办?

“怎么样?我接吻的技巧很不赖吧!”突地,他的大手往她胸部重重一捏,唇线往两边拉扯,咧开大大笑容。

这一捏,弄痛了路曼舒,也把她从中唤醒,她圆睁着美眸怒瞪着他,直到两眼发酸,眨了眨眼,原本绯红的俏脸登变得恐怖又苍白。

慕康还是笑,一径的笑,慢慢撑起身体,不自觉拉开两人的距离。

哇,她生起气来好可怕。

他看着她不发一语,推开他的胸膛,跳下床,捡起地上的包包,二话不说就要往房门走去,走没几步,突然又扭过头,笔直朝他而来。

他眼睁睁地她跳上床,雪白纤长的脚趾就在他旁边,接着,她伸脚往他肚子用力一踹,再踹,连续踹了三四下。

痛痛痛……慕康痛苦地双手抱着肚子,蜷缩起身子。

她来真的?下手这么重?

“一点都不好玩!”

路曼舒铁青着脸,居高临下地朝他厉声咆哮,“你再这样,我要跟总经理投诉喔!”发泄完了,跳下床,扭头就走,这回是真的离开了。

慕康苦笑着抱着肚子。

不满足,他一点也不满足

早知道他应该扒开她的衣服,放肆亲吻她才对……噢,痛死了!

◎◎◎

身为上司,对下属做出如此卑鄙、无耻、下流、肮脏之事,慕康自知有错,再次见面,便立刻向路曼舒低头认错。

“请你把早上的事忘了吧,我玩笑开过头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我郑重向你道歉——我该死,我是猪狗不如的禽兽,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如果想到什么补偿方式,尽管提出来没关系……呃,除了要我开除我自己,你也知道这比较困难,所以……”

“算了。”路曼舒双手环胸,冷冷地撇了撇嘴。

身为人类,跟禽兽有什么好计较的,慕康本来就是这种倒胃口的家伙嘛!下流归下流,但还称不上是坏人。

何况她都二十七岁了,又不是十七岁,就算初吻被讨厌的男人夺走,也不好意思大发娇嗔,跺脚嚷嚷什么“可恶,人家的梦想被你破坏了”之类的……

欸,年纪大果然有差,她已经做不出小女孩的举动了。

何况……慕康的吻……

啧,其实从刚刚她就忍不住偷偷瞄了他的嘴唇好几眼,还是觉得有点不可置信……好奇妙。既然自己也乐在其中,就很难怪罪别人了,这种事,享受就是调情,不享受就是性骚扰,她的情况算是……被调了一下情?

路曼舒微微皱起秀眉,对自己这种想法感到不大满意,不过发生都发生了,多想无益,她也懒得费心追究。

公事要紧,两人一起到外地共事,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白天行程结束后,慕康刻意推掉了晚上的应酬。

倒不是为了保护佳人,而是他真的很忙,一回到饭店立即打开笔电,只要有网络,能连上MSN,可以收发传真、E-Mail,他随时随地都能办公。

路曼舒也没闲着,回房间换了双拖鞋,就抱着笔电来敲他的房门。

他打开房门,叼着烟,居高临下睨着她,忍不住皱起眉。

“你不必跟着我加班,回去睡饱一点,或去市区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出差归出差,不需要这么卖命……”老天,她还不累吗?

她严肃地摇摇头。“我不喜欢逛街乱花钱,也不习惯这么早睡。”

“那……要不你去酒吧喝一杯,搞不好会遇到帅哥喔!”总之放松一下嘛,难得出国,干么这么紧绷。

“NO。”她又摇头,“我不喜欢异国恋或一夜,也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地方找艳遇,我只喜欢认真交往、负责任、有诚意结婚的对象。”

“喔。”他搔搔头,只好让她进来。

他正在跟几个熟客户谈一笔订单,她坐到他身边,看他和客户用MSN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谈话内容包括最近的价钱、需要的规格、出货量……等等。

接着她打开自己的笔电,把他需要的数据一一调出来,他看到后,便抬头朝她微笑,两片薄唇好看的扬起,她盯着他的唇,不禁失神了一秒钟。

不一会儿,手机响了,慕康伸手接起电话,是另一个客户打来的,她似乎也猜到对方是谁。

只见慕康说着说着便大笑起来,松了松领带,眼睛笑眯成一直线,说:“是喔,我就知道你最有钱了……”而后对方不知说了什么,突然让他笑岔了气,说:“好好好,没问题,感谢老板捧场,谢谢老板赏饭吃!”

路曼舒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拧起秀眉,这是什么啊?

他收起手机,朝她眨眨眼,黑眸闪亮有神。“一亿到手。”

“噢……”她脑袋飞转,点点头,“是捷利的陈老板吗?”她记得他是个爱耍宝的家伙,听他刚说话的口气,还有谈妥的出货量,应该没错吧。

“嗯。”他重新把注意力全放到计算机屏幕上,工作列上MSN的对话框闪烁不停。

认真工作的慕康,最有魅力了。

她怔怔地盯着他,发现自己很难专心听他讲解,都怪那两片唇瓣在她面前一张一阖的,害她老是想起它们有多温热、多野蛮、多……放肆。

“有没有啤酒,帮我看看冰箱好吗?”

她依言起身,替他拿了罐啤酒回来,他接下啤酒,拉开拉环,仰头大口猛灌,喉结随之上下滚动。

路曼舒痴痴望着他凌乱的领口,忽然开口,“慕康,你为什么都没有交女朋友?”

慕康差点没被呛到,拿下啤酒罐,表情像是中了邪。“什……什么?”

“你……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我是说……早、早上……不是啦,算了,没事……”她赶紧低下头,闪避他的目光。

老天爷,干脆杀了她好了,问这什么蠢问题啊!

“嗯?”他深深凝视她,黑眸变得浑浊。

早上?床上那个吻吗?咳——

气氛突然变得好奇怪,血液无法克制的疾速奔流,慕康忍不住也脸红了。

“因……因为你看起来很饥渴,我就……”等等,他咽咽口水,有点儿头昏脑胀,他……他刚刚说了什么?曼舒很饥渴?

……他这只猪,神智不清的猪。

她眼里果然已经升起杀气,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扁着嘴,不发一语。

“干嘛?我已经道过歉了,你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慕康可怜兮兮地伸出食指,轻轻碰触她的膝盖,像个小男生在求老师的原谅。

“没事。”

她懊恼地垂下肩膀,这次不能怪他,因为话题是她先开启的。

“其实我……我有喜欢的人了,只是有点好奇而已。算了,没什么,是我不对,我太冒失了,不应该问那些跟公事无关的……

“你好奇什么?”他也很好奇,他倾过身,拉近和她的距离,双眼直瞅着她,黑眸笼罩着一层迷幻的浓雾。

早上那个吻困扰着她吗?她到底有什么疑惑?

“你可以问啊!什么都可以问我。”抑不住奔腾的心跳,他真的很好奇,她对他的吻有感觉吗?

她被他近乎侵略的眼神搞得坐立难安,直觉想往后退,他却拉住她的椅子不让她动。

“不……不用了,我……我自己会想办法。”

“我不介意。”他的视线落在她红女敕的嘴唇上,呼吸变得沉缓。

“嗯?”她被他看得全身无力,不禁仰起脸,唇微掀,轻轻吐了口气。

顿时酥胸起伏,惹得慕康分了心。

“你到底想问什么?”他凑向她,嘴唇压上她的,轻触一下就退开。“是这个吗?”只退开短短一寸,等她的反应。

曼舒傻了,睁着黑白分明的美眸,三秒钟、四秒钟、五秒钟……

不说话?没反应?

那就对了。

慕康重新吻上她,好整以暇地吻着,先让她适应唇与唇接触的感觉,再伸舌撬开她的嘴,逐渐加重力道,一边带领她的舌尖与他嬉戏,一边教她掌握节奏,又深又浅地来回吮吻着,还不能忘记呼吸……

光是吻,不够刺激吧?

他将她扯入怀里,让她坐在他大腿上,一手绕过她的肩,一手捧住她颈项。

离开她甜美的唇后,他的唇辗转来到她耳畔,轻轻吐息,缓慢啃咬,沿着她的耳骨一直吻到她的白晰的脖颈,甚至还空出一只手,把食指粗鲁地探进她口中。

她立刻着咬住他,吮着他的指头,随着他食指翻搅,她学会迎合他,舌忝舐他,含住他深深吸吮,叹息夹杂着娇喘。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今晚非吃了她不可。不可以——他用坚忍不拔的毅力停止一切挑逗行为,抬起头,双手规规矩矩地按在扶手上。

不,他不想利用她的好奇无知,一逞自己的欲念,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止如此,她值得更好的对待——至少也要在五星级饭店的总统套房,先开一瓶香槟……

呃,而且一定要你情我愿,彼此情投意合才可以。

他一停止动作,她便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费了一番功夫才冷静下来。

“你没有接过吻吗?”慕康忽然升起一丝怀疑。

二十七岁还没接过吻,有点晚熟喔!

“是不是……不管跟谁在一起,都会这样啊?”路曼舒虚软的喘着气,悠荡的黑眸宛如迷途羔羊。

不!当然不是!

她迷惑的模样,立刻让他身体涌起一阵强烈的“悸动”,双腿间的男性特征正蓄势待发……够了,该死的禽兽!

他咬牙隐忍着,勉强回答,“不一定,那要看人。”

“难怪我姐姐那么喜欢谈恋爱。”

“你喜欢的人是谁?”

照理说,这不是老板应该过问的事,他原本也不想问,但,既然现在都抱在一起,也吻成这个样子了,他应该有资格问一下吧。

江城浩?还是吕定棋?是他们两个其中一个吧

她抿着嘴,半天没应声。

“不能说吗?”他紧盯着她。

“不要再问了。”她安抚的模模他的脸,从他大腿上起身,拉拉衣服整理一下,坐回原本的位子上。

她说她有喜欢的人,只是骗他的。

其实……她只是对接吻感到好奇。

早上那个吻,的确让她很困扰,她根本无法自制,一整天都在偷看他的嘴。

是的,没错,她真的太饥渴了。

二十七岁还没谈过恋爱,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偶尔会在捷运站里看到情侣吻得难分难舍,她并不觉得厌恶或肉麻,只是感到不可思议,爱情电影、言情小说里那种像魔法般的吻……她很想体验看看。

慕康的吻严重影响了她,害她心神不宁。

她不讨厌他的吻,将来如果有机会,她还想再试试……别人的。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不是十七岁,只要把避孕措施做好,她真的很想试试禁忌滋味。这年头,像她这种陈年处女,已经没什么价值可言了吧!

慕康把剩下的啤酒喝完后,狠狠地将罐身捏扁,使劲抛进垃圾桶里。

她沉默不语,几乎逼得他抓狂——

她到底把他当成什么了?性教育的实习老师吗?

摆明了心思不在他身上,却拿他来进行“人体实验”,呿!他一辈子没这么窝囊过,这种鸟事要是传扬出去,教他以后怎么做人啊!

慕康深吸了口气,再次把视线回到笔电上,下定决心不再去想她的事。

算了算了,这个迟钝的笨女人早晚会把他逼疯,他要努力忘了她,尽可能把感情收回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浪费力气在这种女人身上,她根本没把他当男人,利用完就一脚把他踢开,他还留恋什么!

咦?他生气了?

路曼舒迷迷糊糊地咬着唇,就因为她不肯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谁,他就生气了?天啊,这家伙的肚量未免也太小了吧!

想不到他这么八卦,她喜欢谁关他屁事!

◎◎◎

要忽略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女人真的很难。

慕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衣衫凌乱地跟在路曼舒身后,自始至终都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以免不小心伸出来,会想一把掐死她。

终于捱到出差的最后一天了,万岁。

想想这段日子以来,折磨比享受多太多了,她的神经比大象还大条,他被各家厂商取笑调侃,但她却不点知觉也没有。

她会不会以为他是Gay,所以不把他放在眼里?

路曼舒把一件衬衫摊开来看,并要求慕康转身。“拜托借我比一下。”

“要送人?”

“是啊,第一次出国出差,总要带点小礼物回去嘛!”

“喔。”闻言,他不禁皱眉。可是……办公室里多半是女人,干么逛男装部?衬衫算小礼物吗?在百货公司买,价钱都不便宜吧!

“这么多领带要给谁?”

“总经理、林副总和……几个同事喽。”她神秘地绽开一抹微笑。

慕康翻翻白眼,顿时耐性尽失,“我饿了,你自己慢慢挑。”语毕,掉头就走人,完全不给她说话的余地。

“喂喂——”任凭她再怎么喊也没用。

没耐性、坏脾气的家伙,亏她还特地买了要送给他的领带夹和袖扣呢!

她皱着眉,瞪着他的背影,这浑蛋越来越难相处了,身上像绑了炸药似的,动不动就发火,而且老是一副想要掐死她的模样,真奇怪,她又没做什么,他到底在不爽什么。

等她买齐了所有礼物,才到美食街找他,好不容易在某家餐厅里找到他,怎知他却理都不理她。

“吃饱了吗?”她试着陪笑脸,在他身边坐下。“在吃什么?味道还可以吧?”

“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他抬起头,大手忽然攫住她后颈,像抓小猫似的把她拉近自己,顺势把嘴里的汤汁喂郅她嘴里。

她大惊失色的挣月兑,跳起来大骂:“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啊——”

“哦?那回饭店就可以喽?”慕康冷笑的揶揄道。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请你自重。”路曼舒真的动怒了,冷着俏脸,厉声警告。

三秒钟、四秒钟、五秒钟……

他深深吸了口气,终于起身向她道歉,“我是浑蛋,对不起。”

他好像快崩溃了。

她忽然觉得他的神情似乎不大对劲……

可是,明明生意就谈得很顺利啊!

慕康到底怎么了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