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点燃爱火 第八章

“爱爱,你真美。”可玉看呆了。

“咳,简直就像仙女,从天上来的仙女。”维星一双小眼睛,从刚才就睁得滚圆。

唐爱面无表情,她美则美矣,可惜,失了魂的漂亮娃娃,仿佛是冰冷,缺乏生气。

摄影师请俩人摆好姿势,一再强调,要唐爱含着笑容,她的笑,始终僵硬,了无生趣,要不,就是笑不出来。

不得已,摄影师请可玉,维星,帮忙说些笑话,逗唐爱开心,还给五分时间,培养轻松气氛。

一个悲伤的新娘,怎么笑得出来?

唐爱心深处,有个声音这样说。

恍惚中,她总要忆起那对霸气而漂亮的炯然大眼,他,欧阳列就有办法让她笑,但,他在哪,在干什么?

唉,不能想,想到他,我的心,好苦,好苦……

泪,早已流干,以为心也已尘封,不料,对他的记忆,竟历久弥新。

“啪!啪!”摄影师拍着手,“可以开始了吗?试试看,新娘要放轻松,好不好?”

等姿势摆好,摄影师站在镜头后,又钻出来。

“新娘,请注意你的头,稍偏一下,对,露出笑容,再笑……”

当摄影师正要按快门时,门口冲进来一名高颀人影,高喊:“爱爱。”

唐爱转眸,顿然目瞪口呆。

“阿,阿列……”隐蓄已久的泪水,夺眶奔出唐爱双眸。

欧阳列指着唐爱说:

“快脱掉你那身礼服,我不要你嫁给别人。”

唐爱抖簌着下巴,说不出话来。

可玉上前,不悦地说:

“你,欧阳先生,你太没道理了,干什么破坏我们爱爱的婚礼?”

维星脸色阴沉地掏出手机,躲到另一边,低声说着话。

“伯母,我爱她,她也爱我,请不要把爱爱嫁给别人。”

“你,你疯了,你说什么?”

“爱爱。”欧阳列冲近唐爱:“你这么绝情?又不是什么大问题,竟不找我谈,就私下决定?”

眼泪糊掉唐爱的妆,她摇头,说不出话。

“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这一决定,误的不只是你自己,更误了我,是我们俩个呀!”

“放……放开我。”

“不,我要带你走。”欧阳列反而紧拉住唐爱双手。

“不要这样……”唐爱挣扎着,“你还有丽心……”

维星走近前,意图分开他俩人:

“欧阳先生,请不要搅局,否则你会很难看。”

“你走开,你算什么东西?”

“你不怕我叫警察?”

“叫谁都一样,我不会离开爱爱,没人能分得开我俩。”

“阿列,我已经说清楚了,你放开我。”

“不,你什么都不肯说,我却知道了一切。走,我立刻带你去见我妈。”

“不必,没有用!”

这时,门外三个人跨进来,直逼近欧阳列身后。

“来呀!”维星招手,“快把这人带走。”

三个人赫然是泰阳、小黑、阿山。

“蓝维星,是你叫他们三个来的?”唐爱尖声问。

“嗯,我担心有人闹场,事先就约好他们,果然被我料中。”维星一脸得意状。

唐爱一心系念欧阳列的安危,她推他,紧张地说:

“你快走。”

“我,不!”欧阳列坚定地说:“除非你愿意跟我走。”

“那是不可能。”唐爱摇摇头。

看他俩一副卿卿我我的,蓝维星更忿怒了,他厉声喊:

“还不快把他抓出去?”

他声音甫落,泰阳朝欧阳列挥出一拳,欧阳列恐伤及唐爱,轻轻将唐爱一推,同时回身,格开泰阳这一拳,并朝泰阳攻出一拳。

原本就见识过欧阳列的身手,泰阳在心里上已弱了气势,被打一拳,泰阳退了数步。

“小黑、阿山,快上呀!”蓝维星叫嚣着。

小黑和阿山同时期近欧阳列,出手围攻。

欧阳列二话不说,展开敏捷的身手,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不消一会,三个人被打得落花流水,节节败退,落荒而逃。

拍拍手上灰尘,欧阳列沉稳而冷犀的转回身,走近唐爱。

维星让他这气势给折服,虽然满心不甘愿,当欧阳列经过身时,他不知不觉的退开两步。

“爱爱,跟我走!”

“我……不!”嘴里这么说,其实,唐爱的心中是憾然的。

可玉上前,低声道:

“欧……阳先生,你别……”

“伯母。”欧阳列倏地转向可玉。

可玉吓一跳。

“我和爱爱是真心相爱,我可以发誓。我相信爱爱也是真心爱我,不然,您可以问她。”

泪,恍如奔泉,糊了唐爱脸上的妆。

可玉看了一眼唐爱,所谓,知女莫若母。看唐爱这样,可玉心中了然。

但是……

“欧阳先生,爱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现在,情势造成这样,大家都无可奈何。”

“不!不是什么情势。”欧阳列转望唐爱,“这只是我和爱爱之间,发生了一点小误会。”

视线模糊中,唐爱睁大眼,努力望住欧阳列,心想:“不是小误会,根本是大大的阻隔。”

但是,她说不出话,只让泪奔流着。

“走!”欧阳列霸气的抓住唐爱的小手,“我们一起去解开这个小误会。”

“不!不!”唐爱摇头,退缩着,“那是不可能的。”

“我的眼中,永远没有不可能的事。”欧阳列不耐的皱紧眉心,“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唐爱坚持的摇头。

“好!”

说罢,欧阳列伸长双臂,一把抱起唐爱,往外大步而去。

维星气急败坏的走上前,欲阻止欧阳列,欧阳列炯然大眼看着他,他畏怯的退开了。

等欧阳列走出大门外,维星跳脚,叫道:

“快,快呀!我的新娘被人抢走了。”

婚纱店的摄影师和助理,以及可玉,全都傻眼的呆呆立着。

方才见识过欧阳列的身手,因此,没人敢追上去。

被抱出婚纱店外,唐爱才意识到出了什么状况,她挣扎着,宛如火焰,只是,这次的火焰竟然毫无力量。

“放我下来,阿……阿列,你带我去哪?”

“见我妈。”

“不,不要。”心口突跳,唐爱同时醒悟,她奋力挣扎不已。

“别动,不然,我当街吻你。”

唐爱眨眼,看到周遭所有的路人,纷纷向他俩投来好奇眼光,他要是再吻她,那……

欧阳列的“奔驰”大房车,泊在不远路边,他大步走近,开车门,将唐爱放进去,唐爱再次挣扎,想下车……

“别想逃,”欧阳列沉声道:“你逃不掉的。”

他的话,铿锵有力,唐爱相信他做得到,不再做无谓的反抗,只是,心中却愀然……

“阿列,你何必?”

欧阳列发动车子,握紧方向盘,转眼看唐爱,突然露齿淡笑。

“你笑什么?”

“我抢回一个大花脸新娘子。”

唐爱伸手摸自己脸颊,哭笑不得。

“啊,对了,我得叫丽心一起过来。”

“丽心?”唐爱心口微缩。

“她找到她的另一半,我们该祝福她。”

“这么快?”

“嗯,我慢慢说给你听。”

车子载着俩人,向前奔驰。

子坛丝毫不减雍容,她犀利眼神,逐一看过去,阿列、唐爱、丽心……

“干什么这副嘴脸,来兴师问罪?”子坛将“心虚”藏在心底,描绘精致的脸上,还是威风八面。

“妈,您没做亏心事,哪来‘兴师问罪’?”欧阳列接口。

“丽心,你说,你跟阿列来看我,干嘛又邀她?”子坛脸一扬,说的是唐爱。

“不对,妈,是我和唐爱来看您,邀丽心一块来。”

“昨晚我就清楚告诉过你,唐爱和她未婚夫结婚,是她个人的事……”

“我把爱爱由婚纱店抢回来,想告诉你,我决定娶她。”

子坛一下子白了脸,盛怒地指丽心:

“胡说,你该娶的人,是丽心。”

“妈,丽心已经有要好的男朋友了。”

子坛忿转望丽心,丽心要笑不笑,还带三分羞怯的点点头。

子坛忽升起大势已去之感。然而,向来长袖善舞,叱吒商场数十年的她,绝不肯轻易低头。

沉吟好一会,她坦然盯住欧阳列。

“我们索性敞开来说,是谁告诉你这一切。她吗?”子坛指着唐爱。

“如果爱爱愿意说出来,我又何必受这么多罪?”

“那么是谁?”

丽心动一下嘴,欧阳列接口说:

“妈,现在追究这个,毫无意义。总之,不管先前发生什么事,一切到此为止,求您不要再伤害任何人。”

“住口!你在教训我?”

“孩儿不敢。”

“不敢?听听你这口气,看你的态度,这叫不敢?”子坛胸口剧烈的起伏,“出去,通通出去。”

“不,妈,我今天必须跟您说清楚。”

“没什么好说,我栽培你、造就你,是让你来抗拒我的吗?”

“妈,请不要这么说,我一向遵从您的规定,只是,在选择对象时,我挑了我所爱的人而已。”

“不必多说,”子坛疾声道:“我不想谈。”

“妈,我和爱爱都到了法定年龄,如果,您反对我娶她……”

子纭冷芒犀利的盯住儿子。

欧阳列沉稳而霸气,丝毫不肯让步,坚决地继续:说:“我们就去公证结婚。”

唐爱鼻头乍酸,双眼泛红,对阿列好感动,同时庆幸自己逃婚逃对了。

丽心张着嘴,既羡又骇怕,羡慕阿列的深情,骇怕子坛会有什么反应。

子坛精致的美丽脸庞,扭曲,变形,她咬牙道:“你……敢?”

“所以,我得先向您报备,妈,请……”

唐爱突然跪下去。

丽心讶得掩住嘴,否则她会惊叫出声。

欧阳列差点想伸手扶她,终又作罢。

子坛心里微动,表面依然冷硬地斜睥唐爱。

“你言而无信,违反规定,是个骗子,有什么资格说话?”

“我不是骗子。”

“你骗我解除晶祺、贸字连锁公司的困难后,现在又想骗走阿列。这不是骗子是什么?”

“董事长,在整个事件中,晶祺,贸字连锁公司是无辜的,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困难和危机,不该受牵累。”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害他们还不够,可以再厉害些?”

唐爱摇着头,不敢再接话。

“起来,我无福消受。”

唐爱再摇头。

“这么喜欢跪?你给我跪在马路上,让大家看啊。”子坛皱着眉。

“董事长,我代替阿列,求您原谅,成全我们。”

“哼,冠冕堂皇。我看,是替你自己着想的吧。”

“董事长,就算我是为我自己,那是因为我深爱着阿列。”

“哼。”

“爱爱,起来。”欧阳列拉住唐爱手臂,“妈不肯,我们就去公证结婚。”

“不,阿列。别为了我,惹董事长不高兴,我不能害你们母子不和。”唐爱甩开欧阳列。

“说得好!”子坛接口:“只要你横挡在中间,我们母子就永远不可能和好。”

“妈……”

唐爱惊诧的看住子坛,泪,模糊了她的视线,用力眨眼,眨掉泪,唐爱低声而坚决地说:

“董事长,不管您怎么排斥,我爱阿列的心,生生世世,与天地共存,恒久不变。”

在场的人,俱都心神大震。虽然,唐爱声音不高,却震撼了每个人,丽心悄悄的掉下泪而不自觉……

“你这招更厉害喽。”子坛回过神,冷硬的口气依然不变。

“妈,到时候,您恐怕会失去儿子。”

“呸,威胁我?你俩是套好了来威胁我?”子坛大怒。

“爱爱,起来,妈心肠这么硬,我带你去公证结婚算了。”

“不!董事长不答应,我绝不起来。”

“阿列,你听清楚了,想去公证结婚,就准备好放弃‘万擎’继承人的身份。”

“妈,我昨夜其实已想过了,正好您说出来,我也可以明白回答您。”欧阳列深吸一口气,“为了唐爱,我愿意抛弃继承人身份。”

他这不摆明作对到底吗?子坛胸口快忿胀破了。

“出去,统统出去!”子坛忿然大吼。

欧阳列寒着脸,强行拉起唐爱。

“爱爱,走!”

“不,阿列,别跟董事长这样……”

“爱爱。”欧阳列忿然低吼:“难道你爱的是我继承人的身份吗?”

“你冤枉我,我哪这么想?”

“好啦,现在我不是继承人了,我一文不名,你到底要跟我走?还是跪在这里求她?”欧阳列皱紧双眉,指着子坛。

唐爱无言,跟着欧阳列转身出去。

“董事长,抱歉打扰您。”丽心跟着离开。

“丽心。”子坛忽然出声,“你真的放弃阿列?”

丽心踅回子坛面前,肯定地说:“是的,董事长。”

子坛猛吸口气:“为什么?”

“我和阿列不适合。董事长,说真的,阿列和唐爱很登对呐。而且,唐爱这个人,很善良,我知道她的人……”

“够了。”子坛挥手,“我问你,拓展欧洲市场……”

“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您,昨天,我爸和我谈过,他希望找个时间,和董事长谈谈这件事。”

子坛脸色和缓下来,转望住丽心。

“什么时候?”

“嗯,我爸说。愈快愈好,因为商场讲究的是‘先机’嘛。”

子坛点点头,这刻,她恢复了惯有的女强人架势。

望着丽心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子坛陷入一片沉思。

她想得很多,包括商业上公事,也包括儿子阿列的私事……

欧阳列收拾好一只简单行囊,扛在身上。

“走吧,我东西不多。”

“阿列,都是我害你的。”

“你翘家,我也跟着翘,我们俩是不是很登对呀?”欧阳列露出一口白牙,轻松笑道。

“我们可以到我家。”

“不要!我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养活你。”

唐爱感动的抱住他,献上一个吻,才回到现实,“你打算怎么办?”

“回我大学母校,谋个教职员的缺。一年前,我母校一位教授写信到英国给我,希望我回校教外文。”

“哦,那……我们走了。”

忽然,门铃响了,俩人对望一眼,欧阳列去开门。

“少爷。”是阿凯,他看看欧阳列行囊:“您有一项新任务……”

“阿凯,从现在开始,我不是少爷,看,我只带走我的两件衣服。”

阿凯精明的闪闪眼,自顾地说下去:

“少爷,这项新任务对你是一项大挑战。董事长说,如果你接不下,她就亲自上阵。”

“我接不下?笑话!”欧阳列一挑眉梢:“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

一激果然中计,阿凯心里暗喜,口中说:

“拓展欧洲市场的计划。”

“不是取消了?”

“没有,周董那边等着你跟他接触深谈。你什么时候照会董事长?我回去好交差。”

“这……”分明是子坛软化了、她不肯低头,派阿凯来,欧阳列心知肚明,低眼看腕表,“四点,我去见董事长。晚上,如果周董有空,我立刻去跟他谈。”

“是!小的立刻回报董事长。”阿凯高兴自己完成任务,“少爷、唐小姐,回头见。”

“嗯,回头见。”

阿凯走后,欧阳列丢下行囊,打开它,将里面衣服拿出来。

唐爱满脸狐疑,拉住他的臂膀:

“阿列,现在是什么状况?”

“状况呀,就是……我们恐怕没办法公证结婚了。”

“什么?”唐爱俏脸乍白。

“别急,别急!我还没说完。”欧阳列轻捏唐爱小巧鼻尖。

“你快说!”

“如果我妈主持婚礼的话,可能场面很盛大唷。”

“你是说……董事长肯原谅我?”

“应该说,她肯接纳你,你又没做错,干什么要原谅你?”

“啊,真是太好了。”唐爱跳了起来,“阿列,我必须打个电话,告诉我爸妈。”

“不急,让我陪你回家当面说明,不是更好?”

“阿列,你真好。”

唐爱兴奋得紧紧抱住欧阳列,欧阳列趁机啄一下她芳香小嘴。

“来,欧阳夫人,先把我这两件衣服收进去吧。”

唐爱才收好,门铃急遽地响起。

“嘿,今天客人真多。”欧阳列说着,准备去开门,唐爱却一马当先,抢着去开门。

是周丽心。

“耶,你们干嘛,准备搬家?”

“有这个打算。请!请进。”欧阳列说。

“我带了位不速之客。”丽心道。

“真的?是谁?”

“我的男朋友。”

欧阳列和唐爱大怔表情,欧阳列忙道:

“快请进来坐呀!”

丽心含笑跨进来,她身后出现一个令欧阳列、唐爱吃惊的人物——

“泰阳!”欧阳列大叫。

“泰阳?”唐爱同声叫罢,突如其来的冲上前,一拳捣向泰阳胸口。

泰阳闷哼一声,弯下腰。

“我这一拳代替阿列讨回来。”唐爱忿道。

丽心仓惶扶住泰阳,急急说:

“泰阳来陪罪的,你就原谅他,好吗?”

“陪罪?他也晓得要陪罪?”唐爱想再补他一拳,却被欧阳列抓住。

“我们事先都不知道,他告诉我,蓝维星出钱,请他们三个人当保镳。”丽心忙解释着:“我和他谈开来,才知道他不该赚这笔保镳费。”

“哼!”

“爱爱,算了。”欧阳列说。

“像他们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做朋友,见利忘义。”唐爱说。

“哪有?”泰阳露出手臂上的伤,苦着脸:“我不但没赚到钱,还倒贴一笔疗伤费。”

“活该!好在阿列身手好,不然……”

“爱爱,算了。我不是没事吗?”

“阿列,你肯原谅我?下次不敢了。”泰阳道。

“来,丽心,随便坐。”欧阳列颔首。

三人分别坐定,泰阳搔搔后脑说:

“爱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嘛,我和阿山、小黑都是笨蛋、混蛋,好不好?

如果你还没消气,改天,我叫阿山、小黑站着让你打。”

“这叫什么?是你的错,又不是他们。”

“这叫做‘不打不相识’。”

丽心、阿列全都笑了。丽心道:

“对了,阿列,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们婚礼订在什么时候?”

“还没决定。”欧阳列看一眼唐爱,“怎么?”

唐爱娃娃脸刹时红扑扑地。

“我想,我们要不要一起办……”丽心微现腼腆。

“好啊,我们也一起渡蜜月。”

丽心开心地笑道:

“好主意,泰阳,你说呢?”

泰阳扫过众人,迟疑着。

“干嘛,不要就算了。”丽心道。

“我怎会反对?我想……我们要不要……带小黑和阿山一起去?”

“这……”丽心犹豫了。

“有什么不好?这一来,大家更热闹子。阿列,对不对?”唐爱接口。

泰阳露出白牙,笑了。

“是没什么不好……”丽心徐徐道:“我担心的是……爱爱,我们到哪里找两个女孩子陪他们俩?”

“呃,这倒不劳费心,他俩可以玩在一起。”

“呀?”丽心目瞪口呆,“难道他俩……是……同志?”

“哪是,你别乱猜。”泰阳忙更正。

欧阳列和唐爱微笑不语,这一来,泰阳急着搔后脑,没有办法的样子。

“对了,丽心,我晚上可能要跟令尊谈拓展欧洲市场的事。”

“那好,我顺便让我爸见见泰阳,”丽心转向唐爱说:“我看你也一起来。”

就这样,四个人将话题导入未来。

未来,将有一场盛大的婚礼。

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