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弄情(上) 第十章

“砰!”又一块巨石从山上滚落,轰然一声户响在山间的小径中央,而原本就已经很狭窄的山路,也变得更加窒碍难行.

黎靖和洛弄晴早就画在今天一大清早要上仙山,所以连续两日扎实演练双剑合璧的剑法,就是以图今日能够对付得了仙山二绝,并拿回盘龙剑.

“弄晴,我们先在此歇息.”黎靖自落石堆中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让洛弄晴坐下,自己则到前头清理那些阻碍道路的石块.

“我也来帮──”洛弄晴想起身帮忙黎靖,但是他却摇着手不让她帮忙.

“妳坐下歇着,我弄一会儿就好了.”这种粗重费力的工作,他舍不得让她来做.

“那你小心一点.”

“如果依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说不定在天黑以前我们就能抵达山顶了.”黎靖一面说着,一面击碎过大的石块,以利等会儿他们的通行无碍.

“黎靖,你瞧这山上净是岩石峭壁,连一棵树木也没有,仙山二绝怎么能在这种地方生活?”从他们一上山后,除了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石头之外,洛弄晴没有再看见其有生命的东西在这里出现,于是她问出心中的疑惑.

“传言仙山二绝所住的顶峰,是一高地的草原地带,也能获得平日生活所需的一切.”这些都是雪山童姥和黎靖说过的,就不知道是真的假了.

“我还是想不通,怎么整座山就只有顶峰能住人,其余的地方都是眼前这个样子呢?”

“我听姥姥说过,仙山在百年前的战乱之际,曾经一度是百姓躲避杀戮的一块净土,我猜想,山上的生态可能是被当时过多的人潮所破坏了吧.”

“有这个可能.”童山濯濯岂是一日能形成的光景?洛弄晴摇头晃脑的想了想,也觉得黎靖说的没错.

“差不多了.”击碎最后一块横亘在山路上的大石头,黎靖走回洛弄晴身边坐下.

“天气很热,不会是要下雨了吧?”洛弄晴看黎靖整个后背都已汗湿,再看看天空的颜色,不禁担心了起来.

“暂时应该还不会,不过我们还是先赶一段路再说.”黎靖才坐下,马上又拉着洛弄晴站起来.

“你不累吗?又不是铁打的身子.”洛弄晴不舍地开口.

“妳小心走,我还不累的,别担心我.”黎靖和洛弄晴并肩走着,山中不时传来落石坍崩的声音,让他几乎是以整个身体为凭借,护着娇小的洛弄晴.

“莫怪仙山附近的居民都没有靠它营生,这一片光秃秃的山头,什么也种不了.”洛弄晴踩在崎岖不平的山径上,终于了解为何那几个邻近的城镇居民都往远处经商,而不善力开垦仙山了.

“这座山强然不很高,但是这里的土地太过贫瘠,没有任何的经济利溢,居民怎么也不会想要上来开垦.再说,仙山的落石频仍,山径特别难行,想要上山来瞧瞧,没有功夫在身,也是一桩危险的事.”黎靖补充说道.

一般老百姓只求身家平安,能养家活口就够了,所以即使座落在城镇边缘,仙山还是日益荒凉萧条,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砰!砰!”

前方落石不断殒落,黎靖和洛弄晴站着不敢妄动,没一会儿通路就被石块完全堵住了.

“怎么会这样?”洛弄晴有些傻眼了,他们才没走几步路啊!

黎靖稍微往前探看路况,又踅了回来,“路都被封死了,大概是前些日子下过大雨,所以才让这些石头变得那么容易松动崩落.”

“那可怎么办才好?”如果在天黑以前无法抵达山顶,他们势必得在日落以前折返,否则入夜后山上既寒冷又危险,没个遮蔽的地方,要他们怎么捱到天亮呢?

“没办法了,我们只好走步险棋.”要清除前方的障碍,可能还得浪费好些个时辰,为了节省时间,黎靖不得不冒险了.

“弄晴,把拂染剑给我.”他打量了岩的壁的情况,决定以拂染剑柔软的剑身支撑他们两个越过那一堆落石.

“这样可以吗?”洛弄晴把剑递给黎靖,有些忧心地望着前头堆栈高耸的石块.

“应该没问题,拂染剑的力道用得很巧,那块大岩石一时半刻之间应该不会崩落一下来.”黎靖以剑指了指斜前方,岩壁上一块被镶在中央的大岩石言道.

他以左手牢握住洛弄晴的腰身,却为手下似乎又形纤细的触感皱起了眉头,但他没说什么,只让她更环紧了他,继而直提一口气,施展轻功飞拔而起──

拂染剑的剑尖嵌进岩石的中心点,黎靖迅速地稍一使力,他们两人就顺利越过那一堆殒落的巨石了.

“眶啷!眶啷!轰!”他们的足尖才落地,身后就传出一阵惊天地的巨响──那块大岩石竟崩出一个大窟窿,里头……是中空的!

“这……”洛弄晴瞠目结舌的盯着那个大洞,庆幸他们的速度够快,否则现在他们身上会多了好几个血口.

“上去瞧瞧!”

“是个天然的石洞!”石洞里比外头温暖多了,而且还有一方泉水从地底下喷洒出来.

“这不是天然的.”黎靖燃起散放在地上的干柴,看清楚石洞里的景况,断然的说.

石洞内不仅散放着许多干柴,还有人工开凿的一张石桌,桌上还留有一些简单的器皿.“这个石洞应该是那些避难人民所开凿的.”黎靖环顾四周,心里有个主意.

“那这里不就是百年前的遣迹了吗?”

“嗯,我们的确是误闯入百年来无人发现的古石洞.”黎靖缓步出石洞,示意洛晴站得远一些.眨眼间,他已运气击落石洞上方的石头,又让石洞恢复原来密闭的样子.

“为什么又把它封起来呢?”洛弄晴不解地问.

“这个石洞恐怕连仙山二绝都没有发现,或许我们用得到它.”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天黑以前我们到不了山顶,就可以暂时待在石洞休息一晚,也不用下山等明天再重新上山啰?”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要下山再重新爬这一段,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山顶呢!

“妳说的没错,我正有此意.”他的弄晴儿愈来愈聪明了.

“继续爬吧!最好能一次解决所有的事情!”洛弄晴巴不得今天就能和仙山二绝对上,然后赶紧取回盘龙剑回家去.

峰回路转,山顶的绿地遥遥在望,黎靖和洛弄晴都加快脚步往上攀爬,两人没有再交谈以节省体力负担,然而他们心里所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希望仙山二绝那一关,他们也能像一路走来那样平安度过!

@@@乌云密布,山巅的顶空一片阴暗,豆大的雨滴猛然落了下来,让人来不及躲避就淋得一身湿.

“弄晴,往回走!”黎靖脱下外衣替洛弄晴遮着头,但滂沱的大雨还是不留情的让他们浑身都湿透了.

“雨太大了,我看不清楚路!”雨水像泼墨般当头浇下,山路泥泞难行,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跟着我走,我们先到石洞避一避.”黎靖走在前头,雨水不断从他的发梢滴落,两人顿时都成了落汤鸡.

雨势持续加大,洛弄晴全身都被雨滴打得好痛!不过幸好他们没有走离石洞太远,不然这下子可就麻烦了.

黎靖让石洞的门露出一小蚌隙缝,两人一进入里头后,他随即又把洞口封住.

“黎靖,好黑!”洛弄晴不敢再往前,她一向怕黑,此刻外面的天色暗若黑夜,石洞里面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别怕,我找柴火点上.”黎靖摸索到地上的柴火,敏捷地点起火把,瞬间小小的石洞充满光亮.

“哈啾!”洛弄晴冷不防地打了个冷颤.

“妳先把湿衣服脱下,我来生火,把衣服烘干.”黎靖估量了一下洞穴内的干柴,应该是可以让他们维持到天亮.

“在这里?”虽然这里是个密闭的空间,可是怎么说也是在屋外啊!

“这儿不会有人闯进来,妳快脱下衣裳,不然会着凉的.”黎靖把枯树枝架起,火花慢慢延伸而上,洞内又更温暖了.

“我在这儿烤火就好了.”洛弄晴靠近火源,就是不敢把衣裳脱掉.

“弄晴,妳再不脱,我就帮妳脱了!”黎靖的上身己然赤luo,精壮结实的胸膛是练武之人才有的好体魄.

“那你背过身去.”虽然两人已有肌肤之亲,但洛弄晴就是拗不过女孩家的矜持.

“该看的我都看了,妳还羞什么?”话虽然这么说,黎靖还是尊重的转过身去.

然而,洛弄晴所不知道的是,她缓缓宽衣解带的动作,在火光的映像之下,全数都投影在石墙上,入了黎靖的眼.

“你别转过来,我一会儿就好.”把湿透了的衣裳拧吧后,洛弄晴将它们挂在黎靖布置好的树枝上,但是贴身的兜衣和亵裤,她怎么也没有那个胆子褪下.

“好了吗?”石墙投出来的婀娜女体,丰富了想象的美感,黎靖的声音有着压抑的粗嘎.

“还不行!不过你可以靠近柴火一点.”不忍心让黎靖坐在离火源那么远的地方,洛弄晴妥协地说.

黎靖背着洛弄晴移近到她身边,心里嘲弄着自己的君子风度.

“还冷吗?”黎靖清清喉咙,打断脑海中那些绮想,出声打破两人之间奇异的沉默.

“不会,这样的温度刚好.”洛弄晴无法直视黎靖肌肉纠结的后背,心跳得好急.

沉默又再度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半湿的柴火烧得剥剥作响,黎靖和洛弄晴却都不知道该跟对方说些什么.

忽然,堵住洞口的石头掉落了一块,阴冷的风吹进石洞,柴火明灭了一下就熄灭了.

“黎靖──”洛弄晴不敢移动,害怕的呼喊黎靖的名字.

“等等!”黎靖先拿起石头挡住缺口,然后才摸黑来到弄晴身边搂住她,重新把柴火燃起.

石洞内再度大亮,洛弄晴没能逃开黎靖的怀抱,只能浑身发烫的背转过身子,躲避他饱含欲望的眼神.

“弄晴……”她曲线优美的背部,只有一条藕色的细细绳结,松垮的贴着她的肌肤,黎靖的欲望被这幅美景挑逗得骚动不已.

黎靖没有让她转过身,他的吻直接落在她的无瑕洁晢的背上,激起洛弄晴体内一阵颤栗.

“我……”黎靖温热的唇像一条火蛇在她背部漫行,洛弄晴喘息着挪动身子,想要藉此消除体内升起的灼热感.

“唔……”洛弄晴咬紧红唇,黎靖邪魅的唇舌来到她敏感的腰间轻囓啃咬,让她颤抖得不能自己……

洛弄晴被黎靖不断地提起、放落,石洞内充斥着她绵柔的浅吟,以及黎靖粗重的喘息,旖旎的原始韵律配合着石洞外的滴答雨声,整夜未曾停歇……

@@@

烟雾缥缈,山彷佛跟着浮云在移动.“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站在高处俯视低处的感觉,总有那么一点身在红尘外,却探眼芸芸众生的空虚寂寞.

黎靖站在洛弄晴身后,而她向后靠在他的身上,两个人在浓雾中欣赏清晨的美景.

“冷吗?”下了一夜的雨,外头的空气都还饱含湿意.

洛弄晴摇摇头,他的体热熨烫了她的人,也熨烫了她的心.

“好美.”东边的天空渐渐出现了一抹橘红,颜色愈来愈深,范围愈扩愈广,转眼间,整片天空都被那抹橘红所吞没了,而灿红的太阳就大刺刺地弹跳而出,巡视着它所有的子民.

这一路上,洛弄晴的惊叹声从未停过,大自然的造化是如此神奇,她若是没有出这一趟远门,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天地的辽阔、山川的瑰丽.

“我实在不喜欢城镇的生活.”洛弄晴幽柔的说出心里的话.

“我看得出来.”黎靖环抱着她,口气轻暖的彷佛羽毛拂过.

“从前娘还时常说,怕我以后会有出家长伴青灯的念头,就是因为我好喜欢清幽的环境,每每到了一个远离喧嚣的地方,我都嚷着不想回家呢!”

“妳最喜欢到哪儿?”

“很多啊,只要有山、有水、有舒服的风吹,我都很喜欢呀!”她娇笑出声,脑中忽然忆起一个地方.“咱们十洛门附近有个叫『忘忧林』的山谷,那是小时候我最常去的地方.后来因为娘要我学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渐渐地我也就没有时间再去那儿.不过偶尔偷闲的时候,我还是会过去住蚌两、三天啦,机会不多就是了.”她说得很惋惜,那是一个充满很多回忆的地方.

“有机会我可以去看看吗?”她的过去,他来不及参与,但是他愿意用他的心去守护,不让她的梦消失.

“呵,当然可以啊,你会是第一个进入忘忧林的男人.”忘忧林是娘特地送给她的礼物,是她的私人天地,除了几名奴仆看护外,那里不曾有外人踏进一步.

黎靖不是别人,他对她来说是那么的不同;愿意让他到忘忧林去,是因为他早就住在她的心里面了.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自己所深爱的女人心里只有他的存在,一个男人还能要求什么呢?

“要走了吗?”

“不急,我们可以晚点儿上路.”天才刚亮,离山顶也不远了,黎靖不想为了那些纷纷扰扰,破坏此刻的闲适心情.

“黎靖,你想过未来是什么样子?”他总是耐心地听她说,而她从来不知道他的梦想究竟是什么.

“我没有想过这个.”黎靖的眼神放得很远,飘过山、飘过每一幢房舍,回到了终年天寒地冻的雪山上.“姥姥说我的命中有一个大劫数,能不能过得去都不知道,所以我也没让自己去想.”

听到这,洛弄晴担忧地眉头轻蹙.

“现在不同了.”黎靖的表情好温柔,“我现在只盼望能够卸下所有的责任,带着妳踏遍名山大泽、看尽四时美景,然后有一、两个我们的小女娃儿──最好有妳的美貌,让我这个当爹的也沾沾光.”

她的梦,亦是他的;如果说人的一生,必定会有些东西怎么也无法割舍的,他想那就是她吧!

“谢谢你,黎靖.”洛弄晴转身面对着他,脸上的神情是从来未有过的慎重,能够相爱,不只是缘分,她感谢的是他的用心、他对她的真心.

“傻丫头!”黎靖的感动不下于洛弄晴,她的一声谢谢,不只是接受他的爱,更是响应了他所有的倾注.

他们相爱呵!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风徐徐的吹,再冷的山风也无法使相爱的两人感到寒冷,两颗心共同的燃烧,是一种名为永恒的热度!

上集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