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麻辣千金女 第十章

两年后。

人声沸腾的国际机场,因超级亮眼的俊男出现更形骚动。

“哇,你看他,帅呆了!”出境大厅内,所有女性同胞发出一致赞叹。

男人穿著合身的铁灰色西装,染金短发随性拨弄就很有型,更令女人心小鹿乱撞的是,他如刀刻凿的帅脸上,那抹佣懒却危险的勾魂笑。

“对呀,人长得帅,身材又高大,晚上抱著他睡觉一定很幸福!”某女猛对帅哥流口水,痴心妄想道。

“哇哇哇,他往这边看了耶!”

约莫是察觉到众人暗地里偷瞟的眼光,成为瞩目焦点的男人换了一个姿势站,只手撑在墙壁上,似笑非笑,静静散发著致命吸引力。不多久,马上有几名自认为条件不赖的女人上前搭讪。

“嗨,先生,你等人吗?”

“是的,小姐有事吗?”不等人,难道等你啊?嗟!他在心底犯嘀咕,可脸部表情依旧然是欺世盗名的一派温文样。

“呃……”硬是挤出几朵羞涩的红云,女人咬著贝齿,轻启朱唇,“是这样子的……我家附近有一家咖啡馆新开幕,很乾净也很别致,你有空的话,欢迎来找我-杯咖啡。”说完便把抄著自己电话的纸条递给他。麦逸勋低头一看,小小纸条上有公司的电话、家里的电话、房间的话,还有两只手机号码……哇咧,显然她是怕他找不到她,祖宗十八代的电话都一并奉上了。

“嘿,我家附近还开了间情趣宾馆,有兴趣不妨打这支电话找我哦!”又凭空飞来一张纸条。

唉唉唉,不是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吗?时下的女人倒追男人,没有隔纱,也没有隔山,看对了眼,都是直接脱光了袒裎相对吗?

麦逸勋照单全收,温文的笑始终没变,现场立刻又响起一阵花痴的狂嘘声……半小时以後,几班短程的飞机起落,围绕在他身边吱吱喳喳问个不停的女人,霎时走了大部分,他终於有机会休息——

“嘿,你都没有看见我哦?”提著行李出来,湘晓一身清爽,及肩的长发染回原本的乌黑,多了几分小女人的韵味,小麦色的肌肤也愈晒愈漂亮。

“真想你!”他哇哇叫著,向她讨了一个缠绵热吻,然后像个小表般抱怨:“都是你这么慢,害我差点被一群女人生吞入腹!”

掏出口袋里堆成-座小山的纸条,他好无奈唷!

湘晓用力掐掐他,恶声恶气的说:“好呀,难怪你刚才都没有看见我,忙著打情骂俏嘛!”真是死性不改!

麦逸勋嘻嘻笑著,搂著她的肩朝外走。“天地良心,除了我家这朵香菇,本少爷已经很久不吃外食了。”

她瞅他一眼,似嗔非怨。“谁是『你家』的小香菇啊?”

“呵呵,终於承认自己是小香菇了吧!”行走问,他顺手将那叠纸条揉成一大团丢进垃圾桶,又在她颊上猛偷香。“小香菇,要不要结婚?”湘晓的脚步踉呛了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你说什么!?结婚!?”她震惊的模样让人好挫败!

麦逸勋煞有其事的说:“对啊,普通情侣在一起久了,不是都要结婚嘛!”

她同情的摸摸他的头,只道:“呆瓜,你忘了哦?我们不是『普通』情侣,我这女人对穿白纱也没有特别的幻想,所以罗,我们不结婚。”

“喔。”好吧,他对婚姻的兴趣也远不及对她。

经过两年,他们之间的深厚感情,比恋人更亲,比夫妻更密。最难得的是,在认定彼此为终生伴侣後,他们还能像是很老很老的老朋友,体贴彼此、爱护彼此,也愿意收起不必要的自私想法,给对方最大的空间。也许,这样的感情很难归类到爱情里,但是嘛,他俩都是怪胎一族,怪胎们自有一套定义爱情的方法,世俗眼光如何看待,他们才懒得管!

“你怎么没有把Monkey带出来?”上了他的车,湘晓问。

“哼哼。”麦逸勋赌气的说:“那色狗,胖得跟猪一样,我才不想带它出来丢人现眼!”她捣唇偷笑,知道实情并非如此。

实情是,两个月的的某一天,他们带著Monkey出门散步,途中雨人赌性大发,决定拿爱狗当赌码,看他们同时往不同的方向跑开,Monkey会选择追谁。

麦逸勋自信跟Monkey的感情哥俩好,说什么也不服输。一赌之下,嘿嘿,身为小鲍狗的Monkey,当然追美眉去了,气得它的男主人牙痒痒,几乎想把它剁来煮狗肉大餐!

“爱生气!”湘晓轻刮他的脸,笑说:“我可要好好感谢Monkey,是它帮我赚到这趟免费的欧洲之旅呢!”

原来他输掉的赌金,正是全程赞助她到欧洲去玩两个月,莫怪麦逸勋恨死了Monkey,输钱事小,最不甘愿的还是让他心爱的小香菇离开他整整六十天……

“哼,你该感谢的是我啦!”他不要脸的邀功。

“好吧,感谢这位金主,我玩得很愉快!”花他的钱,她一点都不手软。

“小香菇,既然你回来了,暂时也不出国,搬来跟我住好不好?”麦逸勋央求道,俊脸上散发期待的光芒。

“不好。”湘晓断然拒绝。“我还是喜欢窝在我的小套房。”怪了,他干嘛突然想住一起啦?这两年,只要他们都在台北,不是他住她家,就是她住他家,只差东西没搬而已呀!

“唉唷,别这样嘛!”他卖力游说。“奸不好?好不好嘛?我不会妨碍你和阿祥他们去飚车、去打球、去为非作歹、去打家劫舍、去杀人放火、去……总之我不妨碍你的生活,可是如果你不小心进了警局,一定要记得叫我去保你。”哪有人自告奋勇做这种事啦!湘晓被他逗笑了。

“好不好嘛?”自从小香菇学了服装设计以後,她每隔一阵子就会出国好久,麦逸勋很开心她找到兴趣所在,但也不禁埋怨起,她总是把他一个人扔在台湾当深宫怨男。

倘若她要自由,没问题,他给她,毕竟他也是自由主义的狂热分子,不过他希望至少她在国内的日子,他能够尽全力照顾到她。住一起是个挺不赖的主意!

“……”湘晓犹豫了。

“答应啦!我都这么诚心邀请你了耶!好不好嘛?”麦逸勋要起无赖,一双电眼毫不节制的乱放电。这男人!认识他愈久,外传的白马王子形象愈模糊……但是又何妨?她喜欢啊!

“好吧,我们住一起!”我们呵,真好,她不是一个人了!

“噢耶!我最爱你了,小香菇!”疯狂男人猛地紧急煞车,乾脆吻个够本再上路!

司徒靖又路过台湾了。

“小爱,叔叔来看你罗!”扬著手中的布娃娃,麦逸勋冲进绝砚家,一出手就跟巴黎抢她的女儿玩。

“滚!”一只铁钳似的大掌打横窜出,拒绝让麦逸勋碰到小宝贝的一根寒毛。

“砚,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只是想抱抱小爱嘛!”绝爱快满两岁了,白嫩漂亮,简直是巴黎小美人儿的翻版,他好喜欢哦!

绝砚没得商量的瞪他。“要抱,去抱你的女人,我绝对不肯让我女儿接近你这只色鬼!”司徒靖、湘晓、巴黎都在一旁偷笑了。

绝爱出生后,霸气绝砚摇身一变成为超级奶爸,保护老婆跟女儿到很变态的地步。

“哇哇哇,小爱,你看你爸爸多不讲理!”麦逸勋不死心的想上前去抢。

“啪!”长鞭猛挥,绝砚祭出拿手绝活,一脸“你要抱可以,先过了我这关”的钢铁表情。

“哼,小气巴拉!”他最讨厌二师兄的鞭子了。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吃饭吧!”按照惯例,司徒靖都会在恰当时机出面主持公道。

五个大人,加上一个憨憨的小萝卜头、一只肥肥的米格鲁,围在圆桌前,等待临时请来的厨子上菜。

“叮叮叮!叮叮叮!”听见很熟悉的音乐声骤响,麦逸勋不假思索的说:“小香菇,你的电话!”

“喔,我去接。”湘晓对在座的众人投以抱歉的眼神,匆匆赶到客厅去拿手机。她讲了几句话,电话便挂上了。适逢厨子端来五花八门的精美菜肴。

“谁啊?”麦逸勋凑在她耳边问。

“我妈!”她举起筷子夹块肉,轻轻的说:“她问我好不好、叫我有空回家吃顿饭。”

“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改天我会带你一起回去。”她又夹了一块肉塞进他多话的嘴巴。麦逸勋欣慰的傻笑。

她的好友们毕业后,矮胖去当兵,发誓减肥二十公斤,其他三人都继续攻读研究所。

大波没跟仰慕她四年的肉鸡走在一起,反倒变成了阿祥的管家婆,把机车行打理得妥妥当当,让心花怒放的祥爸,每天嚷著叫阿祥赶快把她娶回家。

大家都过的很幸福、很快乐,因此对於小美的那件憾事,小香菇也越看越淡了。

“咦?雷昊哥哥不是说好要来吗?”巴黎皱著纤细的新月眉问。

“对呀,他说他今天早上会到机场。”司徒靖开口。

“都快一点了……”绝砚伸手抚平小妻子拢起的层心,然後自己拧眉道。

麦逸勋如往常那样闹著玩。“昊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快打开电视看看有没有什么炸弹爆炸的新闻。”湘晓马上照办,一脸的兴致勃勃。另外几人只能无语笑叹他们这对活宝。

“新闻快报、新闻快报!一名男子在中午十二点零五分,於桃园县龙潭乡陆军总部,挟持了陆军总司令,现在去向不明……”画面赫然出现雷昊那张可男可女的美颜。大夥儿的脸色大变。

“据了解,该名男子身上有许多新型炸弹,威力无穷,警方正展开紧锣密鼓的追查行动……”

“昊……挟持陆军总司令干嘛?”麦逸勋一身冷汗。

“我哪知道!”司徒靖的沉稳也吓飞了。

“昊……真的会过来?”绝砚力图镇定。

“嗯,他说他知道来你家的路……”

绝砚下一个反应是抛下碗筷,一手扶著巴黎、一手抱著绝爱,匆匆忙忙的走出大门,钻进轿车,抛下一句:“我要搬家!”

“呃……”司徒靖也悄悄退出席位,说:“难得放假,我还是回大陆去探望师父好了,先走了,再见!”陆军总司令耶!这次他不要帮雷吴收拾烂摊子了。麦逸勋和湘晓面面相觑。上一秒钟热热闹闹,下一秒钟人去楼空,他们……他们会不会太激动啦?望著空荡荡的房子,麦逸勋当机立断地拉起他的小香菇,“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去你爸妈那儿玩个几天吧!”要雷昊不惹事,果然是不可能的任务……想活命的话,最好快快闪人去,省得被流弹波及!

“喂,你神经啊!”跑车如子弹射出,湘晓又笑又骂,觉得雷昊有这三个师兄真悲哀!

“乖,听我的准没错。”他认识雷昊又不是第一天!

“呵呵,等会儿我爸看到你,一定又要骂你。”

麦逸勋瘪瘪嘴,好可怜的说:“没办法,谁叫我把他心爱的女儿拐跑了,他会讨厌我也是情有可原嘛!”她叫辜正郎『爸』呢!好现象!

“三八!”

车子停在红绿灯前,他觑空偷香,揽过她又是一阵忘情的拥吻。“小香菇,你最可爱了……”他好爱好爱她!

如果以前有人跟麦逸勋说,爱情的滋味有多么多么美好,他宁死不信;但自从有了小香菇,他学会心疼,学会吃醋、学会为了她调整自己的脚步……以前在他眼中只是麻烦的一切,都变得妙不可言。小香菇无疑是他今生今世打定主意死不放手的女人!他爱爱爱死她了!

“呵呵。”湘晓回搂他,愉快的弯唇微笑,还给他一记口水多多的热吻。除了麦逸勋,这辈子,她恐怕再也找不到这么适合她的男人了。她知道他爱她,而她,又何尝不是爱他爱到无法自拔呢?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湘晓发誓,她只要他!只要他一个!

“咆呜——”每当这个时候,Monkey感到加倍凄凉……

“绿灯了啦!”她不是很用力的挣扎。

“再一下。”他坚持要吻到过瘾为止。

“咆呜!”一双狗眼看遍爱恨嗔痴……Monkey仰天狂吠,非常体贴地张嘴咬弄湘晓的上衣——他们霎时呆住。无辜狗眼眨了眨。不对吗?通常亲亲这个步骤之後,它的男主人就会脱掉女主人的衣服啊!它是好心帮忙耶!直到麦逸勋跟湘晓意会它的举动,两人同时逸出一串爆笑声!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