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望月 番外篇

番外之——星落篇

那时候以为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什么也不怕。

“你叫什么?”

“星落。”

“星落,哀伤的名字。”美丽的男人轻握起她的手,笑着说,“跟我来吧!”

梦,醒来时夜还很深,总是有月照不到的角落。

“你没爱过吗?”

“爱?”浅浅地笑了,他看着星落的脸,“你还是个孩子啊!”

“孩子能有这样的身体吗?”慌乱地扯着身上的衣服,没有羞耻没有悲愤,她要看这男人的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是不屑还是哀伤。

只是手伸出来,轻轻拥着她的身体。

“我是怪物吗?”

为什么不肯说话?嫌恶了吗?

“你是我要保护的星落。”

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即使我成了族长,即使我有了穿梭丛林的能力,却从不曾忘记,你要保护我,对吗?

天上的月,总是冷冷地看着我的哀伤。忘记了约定吗?

可我不会提醒你,因为我是骄傲的星落。

番外之——星罗篇

那时候总想长大,穿着女人的衣服,待在最最潮湿的角落,看着那些哀伤的脸,这是狄司的命运吗?姐姐被带去了哪里?为什么那么哀伤却不肯哭泣。这样看着我,姐姐,我最最亲爱的姐姐,总有一天,我要得到力量,等我,好吗?

要舍弃姐姐了吗?为了杀死罗新的王。

姐姐眼里的是什么?哀伤吗?

对了,我做了卑鄙的事。

姐姐,我好像忘记了保护你,因为你总是表现得那么坚强。

姐姐,我最最心爱的姐姐,我是否已经变得残忍……

番外之——蓝已篇

美丽的家乡,在心里萦绕,有一丝淡淡的哀伤。

总有一天,王会看到这样的自己,然后对她微笑。

原来她就是那个会在他梦中出现的少女,心,微微痛着,这就是嫉妒?

有谁又来打扰她的哀伤,那张早就厌倦的脸,总是跑来诉说对她的思念,怎么总有无法除去的痴心妄想,这样的男人,真是讨厌。

蓝已,这是家乡的睡莲,你看,它开得多鲜艳。

无语地走开,却在转身时发现他将花一朵朵摆在她的窗前。

深深的夜,淡淡的香气萦绕。无法看住王心爱的女人,会受到在责罚吗?哀伤变得奇怪,无动于衷地推开窗子,夜下的睡莲,花瓣已经枯萎……

如果每一次占卜都灵验,那么对于悲哀的事,是否就只能无动于衷,那样的话还需要什么占卜?

自己的命运又是什么?

王要所有的夫人都离开。

已经不需要依靠她们的力量了,王有了自己的权利。

这样吗?

微微地笑着,那么也不需要她的占卜了。

习惯了,在深深的夜里凝望远方的家乡。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家就要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有那个拿着睡莲等待自己的男人,为什么竟没有哀伤的感觉?已经不再感觉孤单了呢。

这是否就是人们所说的归宿?

不知道,是否需要又一次的占卜,只是如果是悲哀的结局,又该怎么办?收敛了习惯的哀伤,蓝已淡淡地微笑着。注定枯萎的睡莲,要的也不过是一夏的绽放。

【全文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