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夫的宝贝 第一章

星期一大清早,虽然还没到上班时间,然而台北巿的信义计划区里头却已散发出紧张又匆忙的工作气息来。

这地方遍布着各类型的商业公司及高科技公司总部,另外金融集团大厦也是一栋接一栋的聚集着,数家百货公司以及商场饭店亦在此区进驻,以至於竞争与热闹的氛围才会一直充斥在这片精华地段里。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公司就算可以立足於最精华的地段,也未必代表就能够永续长存。二十一世纪可是属於高竞争的时代,再加上商场瞬息万变,若想持续风光样貌,哪怕是高高在上的老板群、又或是领高薪的高阶主管,乃至於一般上班族群们都知道,想要成功、想要生存、想要出人头地,除了基本的用心努力之外,就是要习惯竞争。会登上人上人宝座的强者通通有个特质,那就是很懂得享受挑战的快感。

凌迳悠正是一个习惯竞争也喜欢享受挑战的男人,所以他出色。

这是夏迎回对凌迳悠的观感。

二十七岁的凌迳悠虽然长年在国外游历,也尚未接手其父亲凌巍一手打造出来的事业集团,不过身为凌迳悠挚友的他明白,凌迳悠既然出场了,那麽“凌氏集团”所遭遇到的困难将能迎刃而解。

“凌氏集团”是统称。“凌氏集团”所包含的事业有二十多间大型百货公司商场、十余间六星与五星级的高级饭店、十家物流运输企业,并且建设公司也已成立三家,海外亦有数十家产业。

这些资产都是凌迳悠的父亲凌巍经过三十年的努力奋斗所建立而成的。

然而,今年六十岁的凌巍虽然是富豪,为人却十分低调,商界人士甚至无法评论凌巍的性格、家事或是公司事务,因为数十年来凌家人鲜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也不让媒体报导,当新闻出现凌家人的名号时,通常是公事上已成功开疆辟土的新闻,不过新闻点总是会很快就隐没消失,不让媒体炒热新闻或是对凌家歌功颂德。凌巍和其家人总是很刻意要掩盖自己成功的一面,也保护着家人不曝光,拒绝成为焦点,所以能被凌家当为朋友的对象,也是属於绝不对外宣传跟凌巍夫妻有所交集的守密者。

所以“凌氏集团”虽然规模庞大,但关於凌家人的公务处理又或者私人生活的情况,外界是不清楚的,甚至身为凌家的朋友,也很难探听到最隐密的内幕消息。

不过,夏迎回是个例外。

夏迎回知道凌迳悠本人以及其家人还有“凌氏集团”的一切,哪怕是不好的讯息他也知悉甚详。

因为他是凌迳悠的生死至交。

夏迎回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

他就是凌迳悠,“凌氏集团”总裁的独生爱子。

凌迳悠今年二十七岁,两人相识相交多年,他对这位挚友的评价极高,年轻的他带着一点神秘、一点独特、一点难懂,独特性格让同为男人的他极为欣赏,而且他才华洋溢,是一名强者,再加上一张极出色的容貌,让女人一见就倾心。

多年来他看过许多女孩使用五花八门的纠缠手段要缠黏凌迳悠,但无一人成功,而凌迳悠对不在意的女子只会淡淡看其一眼,至今不曾看见过凌迳悠为哪个女子动心过。

“回,再过两个路口後,右转。”在红灯停车时,凌迳悠将公司方向告知驾驶座上的好朋友夏迎回。

“好。”夏迎回回话的同时,车子里的广播也传送出一首歌曲的前奏,他租来的车子音响设备还不错嘛。

夏迎回只来台湾游玩一个月,所以住饭店、开租赁来的车子。

“前面那一栋雄伟高耸的大楼就是令尊的公司总部?”他其实是第一次载送凌迳悠到“凌氏集团”,凌迳悠已有半年多没回台湾,他则是突然接到凌迳悠要回台湾处理自家公司事务的电话,再加上凌迳悠的父母已经前往美国寻找解决公司问题的办法,於是自告奋勇前去机场接机,并且立刻送他进“凌氏集团”的总部大楼。

人云: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尤其是置身在充满算计与竞争的商场里,每个企业或多或少都会出现经营问题,而“凌氏集团”就是遇上了危机。

由於全球性金融风暴的侵袭,再加上凌总裁一个决策失当,他受骗投资了一项金额庞大的开发案,将“凌氏集团”的大笔现金投入开发案里,然而投入的钜额资金却被卷走移至海外,凌总裁虽然急着追回,但此刻却连人都找不着,就是这笔现金缺口让从不借钱的公司得向银行借贷,再加上经济萧条引发各行各业的业绩减退,结果让“凌氏集团”开始产生了连锁性的财务周转困难危机。

幸亏多年来凌家人执行着低调原则,庞大资金被卷走之事并未让外界知晓,银行虽然讶异於“凌氏集团”的借贷,但也严守保密协定。银行是为赚取利息,而欺骗凌家的恶棍集团更没有出面宣扬此事,再加上“凌氏集团”旗下各企业体的薪资给付正常,而付予厂商的款项顶多也只延期一个月,就因为还没有被怀疑有问题,所以“凌氏集团”财务出现麻烦的不利消息得以暂时隐藏住,而危机也还未被外界给揭露,既保护了自己不会立刻被敌手发现,直捣要害,凌家也因此可以获得比较长的时间与空间来处理问题。

凌迳悠先是要父母前往美国与合作夥伴见面,并且商量商品展延出货的事情。他则收拾好美国事务,立刻飞回台湾,要协助父母解决所有的麻烦,毕竟父母创立的心血不能毁去,哪怕他尚未进入企业中,但身为凌家之子,这是无法卸除的责任。

只是,他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谁让父亲前些天才告知他,公司最真实的状况。

凌迳悠目光直视前方,看着自家大楼,说道:“前方那一栋高耸的办公大楼是属於凌家所拥有,我会让它继续昂然矗立,不会有颓靡倾倒的时刻。”凌迳悠的磁嗓逸出绝对的信心来。

“我相信你做得到。”夏迎回毫不怀疑他的能耐。

此时,车内喇叭传出了歌声,那是王菲演唱的〈传奇〉——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我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凌迳悠话才落下,却突然住了口,眼神随着车窗外一名从车头前方疾步走过去的年轻女孩子的身影而移动。

女孩匆匆踩过斑马线,朝“凌氏集团”总部的方向而行。

“怎麽了?你认识刚才走过去的女生吗?”多年的默契让夏迎回立刻感受到凌迳悠的异样。

“是,我认识她。”凌迳悠的语调幽渺了。

夏迎回眼一眯。有趣,他从没见过凌迳悠如此诡异的声调,而且是为了一名女子。他似乎对那名女子特别在意。“她是谁?什麽身分?居然让你记住她。”

“萧栩蝶,是个记者。”他回道。

“啥?记者?”夏迎回的笑僵住,惊讶了。旋即回想女孩刚走过去的姿态,她斜背相机,身形轻盈,脚步十足俐落,可惜只看到她的背影以及绑着马尾的头发轻晃着,现在想看个仔细,女孩的身影已消失在人群中了。

“你确定她是记者?”夏迎回再确认一次,觉得怪怪的,凌迳悠怎麽会跟媒体界的女生认识?

“她确实是记者,我没有弄错。”他已查到了她的名片。“是一家叫『官杂志』的财经杂志,但我不清楚这本杂志在台湾的状况,毕竟我很少留在台湾,至於她的身分背景资料,由於时间不够多,我只掌握到一点点,不过不管查到多少,与我的预期相类似。”

“气质实在不太像,虽然我并没有清楚瞧见她的脸蛋,不过她散发出的清纯气息像是刚出社会的学生,不太像是做记者工作的。”

“你若与她面对面,更会对她卸下防心,她一身不染尘世的气质非常清纯可人,无害到你会卸除所有心防。只是一旦跟她交手,就能感受到她骨子里藏着的狡狯与奸诈,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凌迳悠低沈的磁嗓诉说出对她的评价。

“你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他对这女孩的态度真的好奇怪,怪到他觉得不简单。“你认识她多久了?我怎麽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她?”

“两个礼拜前她出现在美国,我跟她有了第一次接触,这才认识的。”他焦距微散开来,想起两个多礼拜前与她的第一次接触,不禁露出一抹浅笑。

“两个礼拜前才见面认识?!”夏迎回有些错愕,他居然对两个礼拜前才认识的女孩释放欣赏之意?

“倒是萧栩蝶竟然能掌握到我回台湾的消息,看来她的背景不容小觑。”不得不佩服她敏锐的嗅觉以及她背後公司老板的能耐,居然可以掌握到他的行踪。

这女孩居然可以掌握到凌迳悠的行踪?那确实高竿,也让夏迎回不免忧心了起来。“看来这位萧小姐似乎不是简单人物,不仅能认出你是『凌氏集团』的接班人身分,还能在美国找到你。要知道,你几乎不曾在媒体前曝光过,她居然有办法锁定你,她可是第一个『追』到你凌迳悠的记者呢!”

“而且她找我的目的似乎是在追查『凌氏集团』的问题,虽然我还没有确定,不过我怀疑她的企图就是如此。”凌迳悠在美国时原本还不了解萧栩蝶跟踪他的原因,後来被他逮到,她虽然说是为了报导富豪第二代子女的秘辛,但那当下他已觉得不对劲,後来父亲对他说出公司出现麻烦,他便推测萧栩蝶“亲近”他的目的大概就是家中财务危机被她这位记者发现了。

“她能找到你,又可能是为了『凌氏集团』的问题而来,看来是个麻烦角色,面对一个有企图的女记者,你要怎麽做?”关於“凌氏集团”的财务问题绝对要保密,不能泄漏一分一毫的相关讯息,否则一旦被敌人或对手掌握到消息,必然会用尽一切手法切断对凌氏的支援,到时候四面楚歌可就难拯救了。

只是凌迳悠对她……

“不该让她知道的事我不会让她越雷池一步。”凌迳悠回道。凌家人严守公司秘密好有时间与空间处理问题,还有为了避免竞争对手发现,更不可能让公司现金不足的事情传扬出去,尤其是泄漏给媒体,哪怕他对萧栩蝶有极浓的好感,但有些话、有些事可还不到立刻摊牌的地步。

“所以你会离她远一点吧?”夏迎回看着他的侧脸,却是感受到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掠夺的气息来。“要知道记者最会纠缠了,你会选择暂时回避她吧?”

“不,如果离她太远,我又要怎麽『应付』她?”凌迳悠也看向他。

“你不赶她走?”言下之意就是他要跟她周旋。

“是不赶她走,我对她另有『打算』。”

夏迎回眼一眯,思忖起来。他一会儿要“应付”她,一会儿又有“打算”,甚至他眼中闪烁的炽热光芒也是他从未见过的。“听你的口气、看你的眼神,你不仅对她有好感,这好感根本像是……”

“爱情。”凌迳悠接下他的话。“我喜欢她,我爱上她了,所以不仅不会驱赶她,还要把她带在身边,这就是我的打算。”清楚扼要的,凌迳悠解除了夏迎回的疑惑。

夏迎回沈默了,他虽然感觉到凌迳悠是喜欢萧栩蝶的,但没想到凌迳悠竟然这麽直接而且夸张地承认爱上了她。“你不是说你们才在美国见过一次面?见一次面你就爱上她,这进展会不会太过快速?”

“一眼,足够了。”酒吧里,人堆中,灯影下,他却一眼就锁定了她,并且没法子驱除她的影像,萧栩蝶已根植在他脑海中。

虽然间隔两个星期没见到面,虽然她还是以记者的身分在调查追踪他,但又如何?他就是喜欢她。

“一眼,足够了……”夏迎回喃念着他的决定,不再惊异了。他了解凌迳悠,他本来就是独特的人,做事向来自我,喜欢就喜欢、爱就爱,而且凌迳悠会这麽快就认定了萧栩蝶,必然是这女孩有某些特质深深吸引了他。

凌迳悠再道:“我是一眼就喜欢上她,就像我会跟你当好朋友一样,也是在一眼瞬间就作了决定,我信任我的直觉。另外,她某些个性跟你很相似,尤其是那一颗狡狯的狐狸心,可谓是女版夏迎回,我既能跟你成为生死至交,那麽我也能跟她成为祸福相倚的亲密伴侣。”

夏迎回翻了记白眼,回道:“可惜我是男人,你不能娶我。幸好这世上出现了一个女版夏迎回让你着迷,你真该谢天的。”他当然懂得物以类聚的道理,一个人所交的朋友与伴侣都会有相似的特点,才有可能聚在一起。

夏迎回踩下油门,朝“凌氏集团”前进。“但她的记者身分呢?你跟女记者交往不会碍到公事处理吗?她的记者身分你要怎麽解决?而且这位『睿智』的女孩知道你在追求她吗?她答应你的追求没有?现在只是你单方面的告白而已吧?我们可还不知道女生的心情。”他想起那女孩可是背着相机朝“凌氏集团”前进,这意味着她还在执行记者的追踪工作。

“她会是我的女人。”凌迳悠简单地说出他的结论。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重复的歌词又一次响起,夏迎回这一次清楚地听进心坎里了,心里扬起一股感觉,一见锺情就是如此吧。

车子驶进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停进了专属车位。

下车时,他眼角余光瞥见也要下车的凌迳悠,亦感受到凌迳悠强大的吸引力量。

凌迳悠像极了暗影中舞动的黑色蝶儿,无时无刻散发出让人屏息的美丽吸引力,那是一股会诱惑人心的魅力攻击,只不过他爱上的女孩也被他称赞是聪颖的,那麽聪颖的萧栩蝶是否会沈沦在他的魅力底下,愿意随他的意念同行呢?这不无疑问呀。

夏迎回忍不住开口,他必须再次提醒他。“能被你一眼就喜欢也一眼就锁定的女孩必有过人之处,如果她真如你所形容的,个性像我,那麽她就不是好控制的女孩子,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倘若她并没有喜欢上你,那麽她的智慧会告诉她,要好好利用你对她的爱好达成她的目的。”

凌迳悠笑回道:“如果她能利用我,那我就让她利用,如果我会栽在她手中,那我也认了,这代表她比我厉害,我不会介意。”萧栩蝶是否也跟他抱持同样的态度?她是否也爱他?他现在不知道,也难怪夏迎回一直很不放心。“不过我会让她跟我的结局呈现圆满状态,所以接下来我会对她做的事情就是让她的心向着我,让她眼中只有我。一旦她也爱我,那麽她就会保护着我,跟我同一阵线。”他一边说,一边与他登上总裁专属电梯上楼,进入总裁办公室。现在除了要尽快调查清楚萧栩蝶的一切外,还要让“凌氏集团”度过难关。

夏迎回点头,道:“既然你这麽有把握,我也不必操心,既然你封她是女版夏迎回,那我就大胆推测女版夏迎回会爱上你,跟你站在同一阵线。”他与凌迳悠能成生死至交,那萧栩蝶也可以与凌迳悠在一起。

“在下一次见面时,我就把她已经爱上我的消息告诉你。”他会再找她,再等几天,他会送给她一份惊喜,相信她会喜欢的。

“愿咖啡厅”。

这是一家装潢别致的咖啡馆,自然风的设计能让客人宛如徜徉在悠然气息底下,让客人在品嚐咖啡的同时得以放松工作情绪,暂时驱除烦扰,所以深受欢迎,常是高朋满座的状况。

萧栩蝶是在下午两点多客人较少的时间进入咖啡厅的,因此幸运地得到一个舒适的座位,沙发椅旁有着一大片落地窗可以一览店家特意布置的绿色花园,若想与朋友聚会聊天又或者要独自发呆,气氛都很适宜。

她好累呀,不管是身体或心灵上。

这一切,都是因为要找凌迳悠。

她明明确定凌迳悠回到台湾来了,但不管在凌家住处前又或是总公司、分公司外,就是堵不到人。她明明还瞧见该是属於凌家拥有的座车出入他家里及公司里,但一样找不到人、问不到状况,更遑论跟凌迳悠对上话。结果这追踪游戏她玩了七天七夜,当然累毙了。

凌家人耍神秘以及玩低调的本事还真是强大。

萧栩蝶是不会怀疑老板官桥的消息有误,要知道,她的老板也不是泛泛之辈。

虽然身为记者就是要有着无孔不入的本领,但公司的实力也必须要牢固雄厚才行,她的老板官桥就是一位肯花钱并拨出资源来让旗下记者群做事的好老板,让记者在追查目标的同时不会孤立无援。所以她先前能够掌握到凌迳悠在美国的落脚处,甚至能在酒吧外与凌迳悠做了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全是靠老板买来的消息。

她的老板官桥年纪只比她大五岁,虽然从不提及自己的出身来历,不过他能大手笔地办杂志也显示出他拥有雄厚资金,否则如何投入烧钱的媒体界?

而她从大传系毕业後,就决定在“官杂志”工作,除了训练自己的实务经验外,这两年来工作也非常愉快。她喜欢充满挑战的生活,当然,她所追的新闻是以正义为出发宗旨,她不想让不公义的事情发生在她眼前。

至於她挑选了以神秘低调着称的“凌氏集团”作为追踪重点,那是因为被人仰望的“凌氏集团”似乎有了财务危机。

然而,她却无法大张旗鼓地去追查答案,因为她的消息来源只是在偶然间得到的。

一日,她弟弟的好友在她家里闲聊之际,提到他与“凌氏集团”财务部门经理喝酒聊天,财务部经理因为酒喝多了,脱口说出资金有些难以调度的问题,虽然话一出口後就立即否认此言,而且不断强调自己在胡言乱语,不过已经够让弟弟的好友心生疑惑了。

身为记者的她是敏感的,无风不起浪,这消息也给了她一探究竟的决定。

须知这段日子全世界各个经济大国都被金融风暴扫得东倒西歪,许多国际闻名的企业还中箭落马,宣告破产倒闭者不知凡几,而“凌氏集团”是不是也搭上了危险列车,她当然要追查。

要知道,没道德的商人俯拾皆是,很多不负责任以及没道德的公司遇事後会故意让公司倒闭,却又让会计设法将公司资产挪移至私人名下,把债务留给公司员工以及厂商,负责人则逍遥自在去。

而神秘的“凌氏集团”的主事者是否也是金玉其外的败类呢?她现在无法论断,因为“凌氏集团”一直以来都很低调,而且也没有其他媒体或是业界风闻到这个讯息。她很担心“凌氏集团”会利用自己的低调神秘骗倒数万名员工以及其家庭,万一凌氏真有问题,而凌氏的总裁又不负责任的话,到时候损及员工和厂商的利益就来不及了。

她就是无法坐视“惨况”发生。

只是她手中又没有证据可以证实“凌氏集团”有问题,也无法确定凌氏总裁是否有弃守员工不顾的前兆,更麻烦的是,她不能轻易报导这条没有证据的新闻,连影射都不能有,否则一旦消息错误,不仅伤了“凌氏集团”的声誉,造成“凌氏集团”的损伤,最惨的是她的东家“官杂志”可是会遭到索赔的“横祸”。

萧栩蝶很清楚“凌氏集团”对於媒体新闻向来是采取最严肃的谨慎态度,多年来若有出现不利“凌氏集团”的消息,哪怕是风吹草动,“凌氏”立刻会跳出来处理,算一算曾有十则对“凌氏集团”不利或诬蔑的报导,最後走上法院,但通通被判报导不实,结果媒体方面皆赔了大把钞票,甚至还有媒体因此倒闭。

所以倘若错报,怕是“官杂志”要被告倒了。

而且,她又不能出卖告诉她这个讯息的弟弟好友。

这也是她投鼠忌器,不敢没证据就在自家杂志乱开炮的主因。

为今之计只有取得证据或线索,於是她选择盯上凌迳悠。

凌迳悠是“凌氏集团”总裁的独生爱子,虽然凌迳悠尚未接掌自家事业,但倘若公司真有问题,两老在焦头烂额之际必会找儿子回来帮忙,所以凌迳悠若回到“凌氏集团”,她再查凌迳悠所去的地方、所接触的对象,以及他进行的动作,一定可以从中找到蛛丝马迹来证明“凌氏集团”是有财务问题的。

不过,把重点放在凌迳悠身上的结果却是快累死了。

“愈了解你愈觉得你是可怕而且有才干的,我都快被你折磨死了。”她跟踪七天却无一丝进展或线索,还累到快崩溃。她工作两年从无遇上这种对手,搞得她开始心浮气躁起来。

“累啊……”萧栩蝶喃着,撑住眼皮直视着平板电脑,萤幕上凌迳悠的照片是先前偷拍的,刚好可以拿来提神。

他真帅呀,只是侧脸而已,跟雕像相似的俊美线条却带着惊人的魅惑力量,光看照片就让人沦陷失心。

思绪悠悠飘回过往,回到在美国见到他本人的一刹那间,当下心跳速度快得像要迸出来似的,第一次没来由地为了个陌生男子而怦动,还产生天雷勾动地火般的情绪,烧得她忘情地直接扑进他怀里,向来理智的她竟然会对一个陌生男人有着巨大的遐思,可见他的魅力多麽惊人。

但心的一角倒也提醒她,喜欢凌迳悠只能默默地想,不能表现出来,要知道凌迳悠的为人她还没弄清楚,“凌氏集团”怎麽回事她也还搞不清楚状况,倘若凌家一切安好没问题,凌家也不可能接受她,她只是一般普通百姓,而凌迳悠是有钱有权有势的少爷身分,他的生活与世界和她大不相同,她不能期待这样的男人会爱上她。

“对,别妄想他会爱上你啦,真是的,居然莫名其妙对凌迳悠心动,还挡不住,真成了小花痴啊……”她自语着,这段日子她常常耍花痴,老是想起凌迳悠的俊脸,还有凌迳悠说过回台湾後会来找她的允诺……

结果并没有。

“呿……”她又喝了口咖啡,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形。不过即使在美国,情况也不允许她强留住他。

她关掉萤幕,得要再思考下一步该怎麽行动才行,总得跟凌迳悠碰上面,她才能去追查“凌氏集团”的问题啊!

愈想思绪却愈混乱,眼皮也愈来愈沈重。拜托,不能睡呀,她还得工作,她得想一想怎麽找到凌迳悠,又或者叫他依约来见她。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她一定可以想出找到他的法子,可以的,她一定可以的……呜……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