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恋爱生手 第二十章

华灯初上,冷风刺骨,这么冷的天气,就有两个笨蛋情侣有车不搭,偏要手牵手散步,用热情抵挡寒流。

“哈啾!”

结果当然是寒流大胜。

“很冷?”施昱丞听见她打了个喷啑,解下他脖子上的咖啡色羊毛围巾,围在她脖子上,把围巾拉好,包裹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吹到风。

“看吧,跟你说搭计程车就好,你偏要散步,这么冷,你刚才等我等太久,吹了一晚的冷风,笨笨的,不会到大厅等?”施昱丞开始碎碎念,因为关心和担心。

“刚吃饱,走一走嘛,又不会很远……好啦,回去我马上煮姜汤喝嘛,你也一起喝,好不好?”梁心络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会撒娇的女生,但是面对施昱丞,尤其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放软语调,用她原本就娇滴滴的嗓音,说着撒娇的话语。

“你会煮吗?还不如我煮给你喝吧,笨蛋。”捏了捏她的脸,施昱丞觉得自己很没用,拿她的笑脸没辙,对她的撒娇请求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好啊,你对我最好了。”梁心络抱住他手臂猛灌迷汤,两人就这么亲密自然地一同散步回到她住所。

一回到温暖的家,梁心络马上被赶去卸妆洗澡换衣服,而施昱丞则脱下西装外套,在她干净没有生活感,平时只用来煮开水的厨房,煮起姜汤。

“还好上礼拜聚餐有留一点食材下来,要不然……”他摇摇头,动作熟练的将老姜切片,丢进煮滚的热水中,再撒进一大把黑糖搅拌。

梁心络洗完澡,穿着轻便的T恤、短裤走出来,就闻到浓郁的姜汤味,她走向厨房,看见那个在为她煮姜汤的男人。

是她太容易感动吗?还是任何一个女生都像她一样,遇到施昱丞这样的男生都会乱感动一把的?

她不知道,没有可以问的对象,她只想走向他,从他背后抱住他,而她也这么做了。

“昱丞,好香喔……”

“是我很香还是我煮的姜汤很香?”

“嗯,我闻闻看……”她抽动鼻子,作势闻他身上的味道,最后再闻了一下锅中漂散着姜片的姜汤,最后下了结论,“你比较香。”

“错,是你最香。”他转身,伸手搔她腰间,惹得她惊叫连连,她反击搔他痒,两个人在厨房里玩了起来。

“哈哈哈哈……”梁心络抓到他怕痒的弱点,有机会就拼命攻击,用手指轻轻扫过他的腰,施昱丞又气又好笑,叫她不要闹。

“别闹了!”他握住她的双手,以男人天生比女生力气大的优势,将她压制在墙面与他胸膛之间。

这样的距离太近,一个呼吸都是对方的气息,气氛突然变得很亲密。

笑容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紧张,以及胶着的眼神。

施昱丞凝望她的脸良久,他真的看不腻她的脸,无论是化了夸张的浓妆还是素颜,此刻的她清秀得像个学生。

情感来得很突然,他一手托起她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交叠的双唇,传递着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掌心下的肌肤热烫煨人,越来越煽情的吻,眼看就要擦枪走火、一发不可收拾。

施昱丞先结束了这个吻——使尽吃奶的力气来煞车,天知道他多想再继续。

“去坐好,我倒姜汤给你喝。”他喘息,逼自己不去看她迷蒙的双眼,以及被他吻得红艳诱人的唇。不行,再看下去,他真的会变成变态!

把她赶出厨房,自己在厨房里收拾一会儿后,才用马克杯盛起热腾腾的姜汤,捧到她面前来。

“要喝完。”他叮咛,一定要她喝完这一杯姜汤。

“为什么?喝半杯就好了啦。”其实梁心络不爱姜的味道,但因为是他为她煮的,她才乖乖喝。“剩下的你帮我喝。”

“不行,喝光,你生理期快来了,要喝完。”

“喔。”听他这么说,她只能脸红的应一声,乖乖把热烫的姜汤给喝完。

施昱丞的贴心让她感到很意外,比她自己还要留意她的生理期,她对施昱丞真的很没辙。

习惯了每天都看见他,每天都可以说说话,触碰到对方,梁心络突然想到过年的连续假期,她要返乡过年,届时会有很多天不能见面,她该怎么办才好?

“昱丞。”她捧着姜汤,**挪挪挪,挪到他身边,紧捱着他。

“嗯?”

“你……过年有活动吗?”她暗示性地问。

“过年?除夕陪家人,初一跟父母去庙里祈福,至于大年初二嘛——”他把计划说到这边,故意拉长尾音吊人胃口。

“除二怎样?”

“我妈娘家在香港,今年她没要回香港过年,所以那一天我想去你家拜访,方便吗?”

“当然方便!”梁心络爽快的回答。

施昱丞笑出来,原本他还期待她会有一点点小别扭,可以让他逗一逗,结果她一点也不矜持,非常欢迎他的到访。

“这么希望我去你家?”

“因为我过年不能跑啊,回家就要见很多亲戚,可是我会想你嘛,你来最好了,我想把你介绍给我奶奶,还有外婆,她们一定会很喜欢你。”梁心络马上告诉他,她要把他介绍给谁谁谁。

“要见长辈,我开始有压力了——过来。”他伸长手臂,将她再揽近自己一点。“给我一点应付你长辈的力量。”

这个暗示,她懂。

梁心络仰起头,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大大的响吻。

两人亲密的坐在一起,随便聊天,和谐的气氛不觉时间流逝得很快。

“今天陈家明似乎对你有什么误会。”聊着聊着,施昱丞提起傍晚那件事。“他还缠着你?”

“没有啦,就跟你说的一样,他只是误会。”梁心络不想去评论对方什么,想转移话题,“你今天很忙吗?”

“心络……你一点点报复的心态都没有吗?”

老实说,有仇必报是他的座右铭,绝对没有“算了”两个字,他好相处、待人和善,可有人真的犯到他了,他就不会轻易放过。

所以他不能理解心络,她明明可以狠狠的羞辱对方一顿,但她却选择放过,为什么?

难道说……她还在惦念着旧情?

“报复谁?”梁心络不解地问,问完才发现她问了笨问题。“家明吗?有什么好报复的,他对我来说又不重要。”

“可他曾经对你……”

“拜托,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哪有空去想报复他的事情啊!”梁心络很大方自然的告诉他,她现在满心满眼,都只有他一个人。“我忙着想你都不够了!”

她清澈的眼中满是他的倒影。

施昱丞突然觉得,这个像公主般娇滴滴的女生超强的。

一句话,直接又可爱的言语,直接击溃他心中的恶魔,让他忍不住很想变成变态。

再待下去就会变成变态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他起身,拎起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说要告辞。

“不能再待晚一点吗?”梁心络自然舍不得他走。

热恋中的情侣,又是很黏的那一种,时时刻刻都想要对方在身边。

“再晚就没车回去了。”这当然是借口。他把外套摆在手臂上,准备要走。

“那就不要回去了。”梁心络冲动地道。“留下来。”

他们交往一个多月了,每天都见面、每天都如胶似漆,每次见面都会想触碰对方。

施昱丞很绅士,总会在最后一刻踩煞车,梁心络是很感动他的体贴、绅士风度,可久了,她也会觉得自己没有魅力耶!

“唉——”施昱丞听她又说了可爱的话,他撇过头去,唉了很大一声。“你是傻瓜吗?留下来,我可不保证我什么事都不做喔﹗”

他是在保护她啊,笨丫头!

可他想不到,他以为傻傻不懂的笨丫头竟然会回答他——

“如果你留下来却什么事都不做,那你还是回去好了。”她慢条斯理的站起身,在他眼前转了一圈。

她很懂自己的优势,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修长的美腿,加上她现在素颜,没有化妆,又穿着轻便的背心短裤,她现在这模样,是他最爱看的样子。

他说过,她样子清秀得像大学生,但又有一点点性感,她再朝他抛了一记媚眼后,走向她的房间。

到了房间门口,她翩然转身,倚着门,迎上他热烈的视线。

一瞬间她脸红了,想马上回去房间躲起来!别玩他了,但是这怎么行呢?这事关女人的尊严啊!

“你行不行啊?”

施昱丞危险的眯起眼。“你这死丫头!”说完这句话,他迈开步伐走向她,步伐危险又侵略。

梁心络吓到了,原本想撑下去的,但是眼看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啊——我错了,你不要过来!”她尖叫一声,脸红往里躲。

“来不及了!”他一把抓起她,往肩上扛。“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要求了,那么我今晚就留下来过夜吧,你放心,该做的事我绝对会做完。”他拍了一下她,邪恶地道,勾脚关上房门。

房门关上的同时,也掩去了里头的尖叫声。

夜,很漫长。

梁心络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这么幸福,身边有朋友围绕,工作上有贵人提拔,爱情更是让她尝到前所未有的甜蜜。

她没有当女强人的志向,只是想得到成就感、对得起自己,她觉得自己还是一名公主,甚至在男友的宠溺下有一点点的公主病,可她却觉得现在的自己——所向无敌!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