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四章

看着自己手中的半碗凉稀饭,朱时京难得的当了一回好人。

“没人教过你怎么洒扫吗?笔拿起来,擦过桌子,再放下去,怕尘埃染画,每三天用掸子轻轻掸一下就好。”

原以为那丫头会恍然大悟,接着感谢他的指点,没想到她却睁大眼睛,好像他说的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样,“那怎么行。”

朱时京被她的严肃勾起了好奇心,“为什么不行?”

他书房中又没有养咬人的狗。

“婉姐一直跟我说,别惹三少爷生气,也别乱动三少爷东西,我想了一整晚,才想出这个办法,现在一个多月,三少爷完全没有对我发过脾气,所以要继续保持,这样我才可以一直待下去。”

虽然丫头解释得不明不白,但他还是懂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吗?要说他难伺候倒也真冤枉,丫头们老实点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凤凰要是那么容易当,那满街都是了。

那些婢子会那样积极主动,大概也都是知道他尚未娶妻,也无侍妾的关系——娘也总拿这点唠叨他,该娶妻啦,该生子啦,可是,这世上又没有第二个柳诗诗,要他娶谁去?

桃花见他突然低落,以为他是想家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难过的时候,找个地方哭一哭,会好很多。”

哭?笑话,男儿有泪不轻弹……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他堂堂朱家少爷怎么可能为过去那么久的事情哭,何况,他一点也不想哭。

一点也不。

“我的家乡有条河,叫做三千河,不过老一辈的人都说那河叫做千滴泪,传说那条河是先人们的眼泪累积而成。”

“那是故事吧。”

见他直接反驳,桃花也不生气,“我刚来时,也很难过的,每晚都想家,后来我发现,忍着不哭,反而更难受,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顿就轻松了……我不知道江南人是怎么想,可是在我的家乡,男人伤心也是大哭,我离开鸳鸯谷那天,我爹跟两个哥哥都哭得很伤心……就像小时候跌倒吧,记不记得,哭出来感觉就没那样痛了。”

哭出来感觉就没那样痛了……吗?

朱时京突然觉得自己不想再去想这件事情,把碗往地上一放,站了起来,“我要走了。”

“你不是来找赵伯的吗?”她刚刚突然想到,赵伯说过,这两天会有个小子过来帮忙砍柴。

“不是,我不是这个院子的。”

“等等。”

桃花放下手中的筛子,跑进灶房,抓了两个白胖的馒头,用旁边的油纸包了,又跑出来,递给他,“喏,给你。”

“这什么?”

“你刚刚那么饿,一碗冷稀饭应该吃不饱吧,这给你带去自己的院子吃,都是早上才蒸的,就算冷了也很好吃的。”

朱时京拿着馒头,想跟她说自己不爱吃馒头,但见她一脸单纯的关心,眼神真诚,一时之间竟也无法拒绝。

家里的仆人看到他谁不低头喊声“三少爷好”,顶着朱家少爷的招牌出去,又有谁不来打声招呼。

他很久没看到这样单纯的表情了。

就只是担心他可能会饿,没有目的,也没有别的意思。

拿着自己不爱的馒头,他很难得的笑了。

数日后,婉姐让人来丫头房,唤了桃花过去。

桃花一惊,不知道有什么事呢——春晓跟她说过,管事们叫唤,通常没什么好事,皮得绷紧。

于是,桃花就绷着紧紧的,随着来传话的大丫头到了管事房。

朱家有十几个院落,上百奴仆,规定自然是多的,尤其是前院部分,都是一些位阶比较高,也念过几年书,见过世面,伺候比较久的,小丫头通常都是洒扫,帮忙厨房。

也因此,春天入府,直到夏初,桃花才第一次进入位于前院的管事房。

不知道是哪里没做好,希望婉姐别太生气……

桃花忐忐忑忑的跨过门槛,看到婉姐与另一中年妇女在喝茶说话,连忙弯身问好,“婉姐您好。”接着转向那位中年妇女,“您好。”

婉姐笑笑,“秦姨,这就是桃花了,桃花,秦姨是三少爷院落的管事,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桃花原本就在紧张,这下一听,更紧张。

名叫秦姨的女子见她整个肩膀都拱起来,笑道,“别怕,不是要骂你。”阿婉说的还真没错,这丫头看起来真……

明明是山谷里长大的粗丫头,但那双眼睛也不知怎么的,特别有灵气,如果不是有牌的牙婆带来的,一看还会以为是哪家读书人的孩子。

阿婉说,当时那群孩子,她可是第一限就看中她。

她跟其他的孩子完全不同。

至于哪里不同,阿婉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都三十多岁的人,在朱府这样多年,来来去去见过那么多人,很少有人让她第一眼就喜欢,甚至觉得可以把事情交代下去的。

事实证明,她没看错。

这个叫做桃花的小婢女,的确把朱府的棘手工作做得很好——虽然方法有点笨,但不要紧,润儿那些女孩儿就是太聪明了,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想来,也都听过汪家的事吧。

汪家就一个单传少爷,十五岁成了亲,妻妾数人,但不知怎么着,一连生了十来个女儿,就是生不出儿子,眼见年纪都过三十了,原本就很老的汪老爷,这下为了烦恼香火的事情更显老态,想着要不要再给儿子娶几个妾,没想到这时候汪少爷却带了一个女人跟一个小儿回家,说儿子早几年就有了,不过儿子的娘是画舫的陪酒姑娘,怕爹娘不接受所以养在外头,如果早几年,汪老爷当然是万万不肯的,但现在……当然是肯了。

难听的猜测自然是有,不过在看到孩子后通通都闭了嘴,那孩子长得跟汪家少爷一模一样。

此后三年,那陪酒姑娘又生了两个儿子,这下真的母凭子贵了,那干读书识字的小妾谁不来讨好一番——大家生的都是女儿,将来可都是要嫁人的,得罪了这陪酒姑娘,可就得罪了未来当家,即便是出身名门的汪夫人,也是妹妹长妹妹短的,亲热得很。

这未来主母给出身寒微的人立下新的目标,润儿刚来时挺老实,后来肯定也是听了汪家的事才会做出那等事情……

秦姨定了定神。

这丫头干干净净,老老实宾,看着就舒服。

“三少爷吩咐——”

桃花深吸一口气。

“以后打扫,改成酉时过去。”

桃花紧绷着,等“然后”出现。

秦姨跟婉姐看桃花那模样,都笑了。

“就这样。”秦姨说。

桃花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就改时间去打扫?就这样?吓死她了。

她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损坏了什么东西,三少爷不高兴了,要换人,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再待在朱府了。

朱府的待遇很好,只要她乖乖的,两年就能回家。

大前日,厨房大娘放她跟春晓半天假,让她们去市集逛逛,透透气,春晓家就在高远府周围,因此回家了一趟,桃花则去兰草设籍的绣纺,兰草说,她一个月的月银是一两。

桃花大惊,刚好是她的一半,后来说起月菊,月菊在客栈帮忙,月银比起兰草好一些,但还是比不上朱家。

她们总共有七人设籍在高远府,说来说去,桃花的运气最好,看兰草一脸羡慕,桃花答应她,如果有缺人,再帮她问问。

在朱家,她两年就能回鸳鸯谷,月菊要两年半,兰草则要四年。

她不是怕苦,只是四年真的太久……

原来三少爷不是嫌她手脚不利落,真是吓死她。

秦姨看着眼前十三岁的丫头,一脸惊吓后又一脸放心,忍不住又笑了。

虽然不知道三少爷怎么知道这丫头,不过大概明白为什么会特别吩咐了,丫头讨人喜欢。

现在刚立夏,天气还好,等到端阳过后,午时可是热得不行,别说做事,就算有人帮忙揭扇子,有时都还会热出一身汗,那时候要干活,肯定辛苦,换到酉时,那可凉爽得多。

“就这件事。”

“是,那我明日起改成酉时去打扫。”

桃花又给两人鞠了躬,“秦姨,婉姐,那我回厨院去做事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