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十一章

两个月后。

当时朱时京说要教桃花写字,不过就是想让她待在自己身边,但是桃花真让他另眼相看了。

她很聪明,学东西也快。

教她拿笔,几次纠正就可以端起样子,手势标准,腕部提得很漂亮。

写字也是,永字八诀,练习两三日,永字已经可以唬唬人——虽然离收藏还很远,但侧、勒、努、超、策、掠、啄、磔,都有几分样子。

他每天花一盏茶的时间写给她看,她便在旁边一张一张的练大字,从刚开始的歪歪斜斜,到后来有模有样。

每次“验收时间”,看桃花一脸害羞把字拿给他看,那样子还真是有趣。

“少爷,我写好了。”

“我看看。”以刚刚学字没多久的人来说,真的是很不错了,有些人学了几年都未毖能写得这样好。

他很想说,今天就这样,不过因为知道桃花很喜欢学字,总是十分认真,所以他也就跟着认真了,每一笔都细细看,“这几个字写得不错,但这个努的地方没有拉好,这字的磔处也不够展。”

“那我再重新写过。”

看着桃花在小案上铺纸,提笔——这样聪明,如果是生在富贵人家,从小苞着先生学,应该诗文都不成问题。

看着桃花埋首写字,朱时京忍不住望向一旁案上诗诗的画。

诗诗,有个丫头,没你漂亮,也没你有才气,琴棋书画都不会,可是,这丫头在我身边时,让我这几年来第一次感到平静。

朱时京知道自己大概很难忘记那个从小就喜欢的人,可是他也知道,桃花给他的平静有多难能可贵。

“桃花。”

“嗯。”

“你们家乡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几岁成亲?”

桃花闻言,停笔,表情有些奇怪但还是乖巧的回答,“不一定的。”

“怎么,早成亲跟晚成亲,差很多吗?”

“嗯,有些十三四岁就嫁人,有些十八九岁才嫁人,也有一些是不嫁人,跟着爹娘或兄嫂住。”

“有不嫁人的?”这倒稀奇。

“有的。”说起家乡,平日总是怕失言的桃花就会比较愿意开口,“成亲是一辈子的事情,有人怕嫁不好,干脆留在家中,爹爹跟兄弟,总不会对自己太差。”

“你呢?”

“今年初,有个远房亲戚来说亲——”

什么?

“不过爹爹没笞应。”

还好。

朱时京喝了口茶,缓缓刚刚的惊讶,“怎么不答应,你的年纪,也差不多该订亲了吧。”

“我后来才知道,是太姑婆跟爹爹交代的,说我别成亲,才能平安长命。”

“你爹就信了?”

桃花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嗯。”

“那你自己的意思呢?”

“我不太懂的,可是我想,太姑婆有她的顾虑,既然爹爹都听了,我没道理不听。”

她不成亲,那他要娶谁?

这两个月来,他想得很清楚了,他要留她在身边。

每天早上睁开眼,想着今天要教她什么……只是这样而已,就让他原本以为不会再有其他感觉的人生多了期待的滋味。

是的,期待!

他很久没有这样期待一件事情,明,也很认真,教她写字很快乐。

一个人,或者一段时间的到来……桃花很聪她每次拿字给他批改的样子,有种朴拙的可爱。

他还想教她读书,教她画画,教她弹琴……也或者什么都不做,开了画舫,上吟琴湖钓鱼赏景。

这阵子有她陪伴,他真的快乐多了。

他原先还想着,等她会的东西多一点时,再跟爹娘提——娘是官家小姐,有门户之见,所以他才想让桃花读点书,至少不会没得商量,到时再请能言善道的二嫂去说说,应该就没问题。

可现在听起来,她居然是没那打算。

那个什么太姑婆的,怎么这样跟人说话,桃花才几岁,居然就让她不要嫁。

“女孩子家,还是拢个依靠妥当点。”

“我也不是不成亲,只是太姑婆既然那样说,暂时当然是这样。”

朱时京听出蹊跷,“暂时?”

“我现在虽然没婚配,但以后的事情很难说,太姑婆也是二十几岁才成的亲,听说跟太姑丈是一见钟情,因为太姑丈不是云族人,所以当时受到一些阻挠跟反对,但太姑婆也很倔强,不管一切就是要嫁,闹了一些风波,老一辈的人提起这事都还会笑。”桃花笑了笑,有点害羞的样子,“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当然也没有别的想法,但我虽然才十三四岁,说不定我也会喜欢上一个外族人,然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嫁给他。”

“你现在没喜欢的人?”

“没有。”

“那我呢?”

桃花脸一红,“你是少爷嘛。”

“少爷也是人,怎么少爷就不能被喜欢吗?”

“不一样的嘛。”

来高远府的路上,牙婆便千叮万嘱,主人家是天,好好做事就好了,其他的别想太多,主人家不高兴了,要多注意,如果主人家对你好了,也别得意,小心谨慎,才能长保平安。

进了朱府,服侍三少爷那些丫头的事情多少也听说过,那些喜欢少爷的丫头,让少爷很生气。

虽然桃花不明白,为什么被丫头喜欢会这样让他不开心,但也知道,喜欢少爷是不行的。

“桃花,你每天早上起来,对于要来竹院,是期待还是不期待?”

“期待。”

朱时京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问,“那对于每天都能见到少爷我,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高兴。”

朱时京脸上笑意更明显,“每天酉时过后要回丫头房时,觉得时间过得快还是过得慢?”

“过得快了。”

“所以你期待见到我,高兴见到我,觉得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却不喜欢我?”朱时京难得的坏笑,“不觉得这样说不通?”

面对他的逼问,桃花只小声说,“你是少爷,我是小婢,要有分寸。”

“分寸啊……”朱时京摇了摇头,“别人对我要有分寸,但你不用。”

“不行,万一让人知道要被骂的。”

“我在,谁敢骂你?”

现在朱府里,谁不知道桃花是个例外。

不用打扫,当然也不用洗菜,每天的工作就是进书房读书写字。

那些丫鬟小厮,管事还是嬷嬷,各个都是人精,别说骂,现在见到桃花,至少也都是客气三分。

朱时京走过去,把桃花拉了起来,细细看了她的样子,笑,“听好了,我只说一次。”

桃花紧张了起来——虽然不懂男女之情,但本能的知道,现在的少爷跟之前的少爷不一样。

“我三个月后要跟你成亲。”

咦?嗯?天啊,她刚刚是听到了什么?

“你若愿嫁,明天这时间依然过来习字,若不愿,就别来,一样洗菜打扫,我绝不赶你。”

她好像听见少爷说要和她成亲……一定是最近太热睡不好,所以听错了吧。

成亲……

“懂了吗?”朱时京笑,“粗眉丫头。”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