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十九章

柳诗诗要春晓给她下药,为什么?

这药……肚子好疼……

“反正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没失忆,也没发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弄走你。”

“你……你骗了少爷……”

“谁让他不争气呢,时京是挺可爱的,从小一起长大,我也不是不喜欢他,可谁知道他整天只想玩,成亲前一年,我问他,家里的事情,你要怎么办,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家里有二哥在,不用他烦心——他不烦心,我可烦心了,我可不想嫁个丈夫,手无实权,想要大笔一点的金银,还得看嫂子脸色,但婚已经许了,不嫁又不行……别这样看我,我也不是真的很爱钱,我后来跟的男人,可还真的一点钱部没有。”

“你……你不是……”

“当然不是,说来也是命,我要成亲了,大管家把儿子叫回来帮忙,那人几年不见,居然长得十分俊俏,他大江南北的做生意,舌粲莲花,你既然跟时京成亲,自然也知道时京那人其实不太会说话的,这一比,不就比出来了,我当下就想,与其当个没权的金丝雀,不如跟这人走吧,唉,我还以为爹娘当时会让韵音代嫁,没想到居然说我病殁了。”

“那……那你现在为什么又回来……明明,明明不喜欢三少爷……”

“无路可走吧,我后来才知道,那人哄我走,也没安好心,不过就是希望我爹娘软化,让他入赘,做个富贵女婿,过个几年,他发现我爹无论如何都不肯之后,便起了其他念头,有一晚上我发现他想丢下我,自己从客栈跑掉,就在他的茶里放了点东西,然后带着细软,离开了那里。”

“你只是……”

“是,我只是来找个人照顾我,我知道时京喜欢我,也知道他隔了五年才成亲,只要我的遭遇够凄惨,他就不可能丢下我。”柳诗诗微微一笑,“瞧,我这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你赶出去了吗?”

“既然……你只是要赶我出来,目的也达到了……何必还要……”那汤里掺的是什么,她的肚子真的好疼。

“孩子的爹跑了,爹娘也不肯认我,时京是我唯一的浮木,我得好好抓着他,要让他专心对我,只能除掉你了。”

桃花睁大眼睛,肚子很痛,可是,心里更难过。

以后,少爷就要跟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过日子吗?她把少爷当傻瓜一样,又怎么会真心对他……

模模糊糊之际,突然又听见有人冲了进来。

“桃花。”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叫她名字。

是少爷的声音。

她得告诉他,柳诗诗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柳诗诗,她现在心狠手辣,他要水心一点……

她得告诉他才行……

桃花努力睁开眼睛,见朱时京一脸紧张与担忧,“你忍着点,二哥让人去请大夫过来了。”

二哥?

桃花这才发现,她这小宅的客听里,站了好多人,好像还有衙门的人……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她得……

桃花提起气,“少爷,她,她说的那些都是骗你的,你别信她……”

“我知道。”他都知道。

就是知道诗诗心怀不诡,他才赶紧找宅子安顿桃花,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他以前固然喜爱诗诗,但不是傻子,这个诗诗一旦讲起家业,总会出现一点异样,他跟二哥商量后,派人送信到京城,请大哥查查情况。

大哥是官,城中诸多交好之人,问事情自然有门道,小姐跟管家之子私奔的事情即便瞒得紧,但这世上又哪里有不透风的墙?

而那管家之子,也被找到了。

虽然被下了毒,幸运的是客栈里就住着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立即给他诊治开药,但即使如此,也花了两个多月才复原,这下他正抓着柳诗诗的领子大骂,说一定要报官。

这事一旦没处理好,会牵累阿姨一家,所以他除了二哥,也没跟谁说,只想着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再把桃花接回来。

没想到……

“桃花,你要坚持住,你看,那个被下了毒的管家儿子都没事,你也不会有事的。”

桃花想点头,却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鼻子流了出来。

她伸手擦了擦,满手红色。

不一会,嘴角也有什么溢了出来。

朱时京慌了,大夫为什么还没来?

眼见桃花越来越虚弱,忍不住搂紧了她,低声说,“桃花……我们才成亲一年多……”

“少爷……”

“你说过,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别离开我……”

桃花模模糊糊的,只觉得有什么滴在脸上,温温的,有点咸……

少爷,你哭了吗?

因为我而哭了吗?

她好想摸摸少爷的头跟他说,不要哭,可是现在很晕,很痛,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别哭,少爷。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故事,那只鸯鸟,那个丈夫,你知道吗,那都不是传说,是真的。

此刻我真真正正知道那是真的,云族女子可倒转时光,重生之后,趋吉避凶,但那前提是丈夫对妻子情深。

少爷,我当时跟你说,丈夫在谷底留下三千滴眼泪而成三千河,我后来才知道自己记错了,太姑婆说,那是三千多个日子的眼泪……

你惦着柳诗诗五年,那会想我十年吗?

这十年你一定会很辛苦,可是希望你一直想着我,我才能回到你身边。

一年实在太短了,我想跟你养儿育女,白头到老。

桃花闭上眼睛,力气渐渐抽离,隐隐约约,听见远处传来那从小便听熟的定情歌——心爱的人啊,只要真心的想着我,我便回来你身边,时光倒转,让我们再次相遇……

江南,春。

阳光晴好,碧空如洗,吟琴湖上,波光潋滥,少女摇桨采莲,俨然一副太平景致。

码头边,牙婆殷殷叮咛眼前这群丫头,“等一下会有几位大户人家的管家,还有客栈的老板过来挑人,记得要精神点,如果人家问怕不怕辛苦,要说不怕,主人家供吃供住还给月银,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知不知道?”

桃花跟着众丫头回答,“知道。”

在岸上没站多久,很快的,福伯跟婉姐都来了。

当婉姐叫到她的名字时,桃花忍不住想哭。

婉姐笑说,“丫头怎么了,两泡眼泪,是想进朱家,还是不想进朱家?”

一切重演。

她被挑进了朱家,被安排扫地跟洗菜。

桃花没有刻意去记什么,因为她知道,一切有定数。

至于春晓,她并不想埋怨,都是苦命人,春晓也只有一颗药,她哪里又有选择了。

那日跟春晓在洗菜,两人说着什么,她也不太记得,只听得春晓啊的一声,“夫人应该已经用完早茶,我要去收杯子,不然要被张婶骂了。”

没人跟她聊天,她便哼起了歌,唱着唱着,突然听见有人走进来。

“来得及吗?有没有被骂?”

没听见回答,桃花于是抬起头——不是春晓,是个年轻男子。

见到来人样貌的瞬间,桃花低下头,皱眉,忍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那人怒道,“有什么好笑?”

少爷,终于见着你了。

桃花眨眨眼睛——当她从船上被桂儿摇醒时,她就知道自己重生了,带着一年多的记忆,回到了刚刚到达高远府的时候。

少爷真的想了她十年……

这一次,她知道该怎么做。

她会好好守护少爷,好好照顾自己,等将来他们的孩子大了,再把他们这爹娘的故事踉他们说,一代一代传下去。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