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弃养蜜糖夫 终章

半个小时后,她完成今天的工作进度,他则拨出最后一通电话。

通话结束,他整理好公文包,站起身的走到她身旁、搂住她的腰说︰“走吧,今天是我们的约会日,想去哪里?”

他有强烈的律师性格,做什么都注重条理。

他们家的客厅,在她回家后的第六天,挂上一张行事历,行事历上载明,每个星期五固定是他们的约会日。

李赫说︰“我不允许自己重蹈覆辙,在哪里跌倒,我就要在哪里站起来。”

于是他把过去的错误列成一张表,再规划出行程。

行事历中写着,他们睡前要拨出半个小时聊天。

因为这半个小时,他认识了周用春,知道自己竟然让扬扬孤独到打电话、找陌生人聊天,他恨自己太差劲。也因为这半个小时,他知道过去五个月里,他孤独,她一样寂寞,他想念她,她也一样思念自己,那五个月,两个人都很不好受。

行事历中又规定,他们每天要一起吃晚饭,他做菜时,她要在旁边帮手,她洗碗时,他要擦碗。

她的厨艺因此越来越精进,就算进步得不多,至少能够说一口好菜。听他笑说她以后可以出一本美食书,她认真想了想,还真的评估起这件事的可能性。

行事历中还载明了,他们要一起看电视剧,就算剧情很无聊,也要讨论一下爱情。

所以他们看“长男的媳妇”时,她知道他最痛恨的角色,是那个诱拐人家老婆的帅哥男主角,而她最讨厌的是三心二意的男配角,男人、女人果然大不同呵。

但他也很小心翼翼,行事历上没有排进“**做的事情”,他贴心地给了她空间、时间,不强逼她尽快接受自己。

扬扬每天看着他强自压抑性情,拿着枕头到客厅睡的背影,有点心疼、有几分不舍,冬天那么冷呵……

但她相信,以这种态度经营出来的婚姻,应该不至于再有意外。

“想清楚要去哪里约会了吗?”

“想回家。”扬扬回答。

李赫笑了。他的老婆是不浪费钱、不爱慕虚荣,只会闷着头搞经济,想办法开源节流的能干女人,不找她当经济部长是政府的重大损失。

“好啊,那我们先去买菜。”

她摇头。“我说的不是那个家。”

“妳想去新家?好啊,不过听说这两天在上油漆,味道有点重。”

他从父亲给的几处房产中,挑出一间离事务所较近的公寓,只要走路十分钟就可以到达,那里有将近一百坪,面向太阳,大到可以种草、种疏菜,他最近开始进行装潢,偶尔他们会去新家一逛。

“不是,是去爸妈那边。”

“为什么?”

“因为要巴结妈妈。”

“巴结?什么意思?妈又欺负妳,又对妳说难听话?不行,我先送妳回家,我回去跟妈讲清楚。”

以前他认为亲人毕竟是亲人,无论如何,疼爱儿子的妈妈一定会接纳扬扬,而深爱丈夫的扬扬,也会试图改善两人关系,却没想到这过程很漫长,扬扬竟一次又一次受伤,却还要强装笑脸。

不行,扬扬已经受不了,为此逃过一次,他不让错误的事情再重复。

看他像惊弓之鸟,她不舍,用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继续往下说。

“李赫,我不是纸糊的,妈妈不会那么容易就伤害到我,何况你也亲眼看见,这回妈是真的尽全力想和我好好相处。我说巴结,是因为我要对公妈很好,他们才会帮我带小孩,你也知道带小孩有多辛苦,我又是个不擅长做家事的,再加上,我还真舍不得美女作家这个名号,所以……”

他的注意仍停留在“带小孩”三个字上。

小孩……所以这是某种暗示,暗示他不必再睡沙发、不必进浴室浇冷水,暗示他们终于可以恢复正常的夫妻关系?

呵呵,他忍不住笑出声,嘴巴张大、大又再大……哈哈……他不知道自己笑得很傻……

看着他发傻,她跟着笑,傻老公那么呆,她怎么还欺负得下去?握起他的手,她郑重地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很困惑,收敛了笑容。

“我错怪了你,以为你心里喜欢另一个女人。”

“嗯,这点我很冤枉。”

“可是你真的做了让我不得不怀疑的事。”

“我知道,我快被外面那四只给骂惨了,我不该打破原则接案子、不该去动物园、不该随便心软。曾小妹说,错误的心软不但会造成误会,更会伤害别人。”

“除了那个,我更生气的是,你应该老实告诉我,而不是欺骗我。”

她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轻轻靠进他的怀里,隐约间,她听见他叹了一口满足的大气。

“我是怕妳知道后会生气。”李赫缩紧双臂。办公室恋情的感觉……真不坏。

“但我若从别的地方知道,会气上加气。”

“对不起,以后都不会有这种事了。”

“还有,有一件事我说谎了。”

“哪一件?”

“没有无所谓,有所谓的。我很在乎为什么家里遭小偷时,你不在我身边,为什么等在开刀房外头的人是周用春不是你,我更在乎手术后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竟然不是你。”

“对不起。”

他发誓,不再不接她的电话,那个错误,让他失去孩子也失去她,对他而言,这个教训太大。

“我真的很生气,气到想把你Fire掉,但是你的信让我重新审视自己,我只看见你的错误,却没想过自己也有不对之处,我忘记爱情是由两个人经营,同样的,婚姻也得靠两个人的努力才能维系,所以……对不起,我看见你的努力了,我也会努力改变自己。”

李赫越笑越得意。了不起吧,他的眼光真的很好对不对,虽然他们只认识三个月就结婚,可是他很精准地挑中一个会替人着想,碰到事情时反省自己比反省别人更多的老婆。

低下头,再也忍不住满心欢愉,他覆上她的嘴,封住那令他心心念念的柔嫩。

她的唇和记忆中一样香甜,她的温柔和梦里一样深刻……他亲她、吻她,辗转在她的唇舌间吮取甜美,他放任两人之间的火焰越烧越旺……

突地,他松开她,看着她喘着大气、双颊火红,他一把拉起她的手说︰“走,我们回家。”

她脑子一时转不过来,直到他拿起两人的包包时,她才猛地想起,扯住他的衣袖说︰“不可以直接回家,我们要先去买份礼物给爸妈。”

他一笑,捧起她的脸,二度用力在她的唇边重重吻下。

“我们不回那个家。”

“那……是要去看新装潢吗?”她脸越发红了,那个表情摆明在装傻。

他笑意更深,又是一阵亲亲亲,从额头亲到唇角。

“不是,是要回我们现在住的家。”

“为什么?”

“原因一、我已经快要受不了,我可不想复合后完美的第一次,在这个杀风景的地方完成;二、先有小孩再去巴结带孩子的奶奶比较实际;三、天!我还要讲几个原因,才可以生小孩……”

他哀叫一声,急着跳脚,之后,又火热地吻了她。

敝物,去法国的是她又不是他,他干么学人家的法式热吻。

然而她其实没必要埋怨,因为在她被吻得晕陶陶时,他已经更夸张地一把抱起她,往办公室外跑去。

快点、快点、快点……他不是在赶火车,因为赶火车不会赶出人命,但这档子事……会出人命……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