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 尾声

两年后。

游星鹰不再到大楼工作,却天天驾着跑车接送沈静语上下班,游定辰得知消息后,将别墅里原本的研究室扩充,引进当代最新的研究仪器,并聘请未来大嫂加入机构中最保密、最精英的研究团队。

结果,游星鹰依旧每天开着跑车到处跑,唯一的差别是接送点换成自家别墅,为了心底那点私心,他将其他研究员的工作重心放在机构内,唯独她,工作地点永远是他别墅里超先进的研究室。

值得一提的是,尽避亲亲女友不肯说,他最后还是凭着过人的观察及组织能力弄明白她那时不肯说清楚的事是什么了。

钟丽婷虽曾放出与他交往过的风声,又向他告白过无数次,但因为他压根就不在意那个无足轻重的人,别人怎么想他也无所谓,只要能做好研究就好,所以也没纠正或制止过她,直到得知那个女人竟故意说些误导静语的话,害她心里不舒服,他才火冒三丈的打算开除钟丽婷。

虽然后来静语帮她求情,他还是把那个讨人厌的女人调离了他的研究团队,并放话以后他的研究小组不再接受任何女性,永绝后患。

尽避静语笑他小题大作,但她笑眯了的双眼让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同时也警惕自己,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说话行事要更多加注意留心,以免让他心爱的静语受了什么委屈。

“这份数据分析起来不太对劲。”沈静语手里抓着一串长长的数据列表,椅子旋过九十度,倾身靠近他。

“喔。”他显得意兴阑珊地淡淡看了一眼。

“问题在哪里?”她问这句话时,眼睛还紧盯着手中的数据不肯放。

“我们说好今天不谈研究的。”他低沉的嗓音显得怏怏不乐。

“我知道。”她微蹙起眉头,不懂一向也很Enjoy在研究里的他,今天干么突然这么排斥工作。

“你不知道。”他闷着语调开口。

如果她真的记得两人前几天的约定,现在的行为就可以解读成漠视他的存在,或是不在乎两人之间的约定。

“我知道我们今天要讨论婚礼的事情,可是这份数据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今天终于——”她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他俊脸猛然一沉。

“跟我等你的时间比起来,这一点都不算什么。”他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不满他的女人居然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作上。

“所以你现在不肯拨个几秒钟看一下数据?”

“不是。”他摇摇头。“只是我比较想跟你讨论有关婚礼的事情。”

“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你手底下那批天才都搞不定的数据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露出甜蜜的浅笑,接着离开自己的座位,窝进他充满安全感的宽大胸膛。

他永远拒绝不了她任何的请求,现在也是!

游星鹰在心底深深叹口气,接过数据表,瞄了两眼便道:“叫他们把变项三抽掉,直接用变项一、二、四、五、六下去重跑数据。”

“这样就可以了?”她抓起身边的电话,开始拨号。

“不确定,”他眼神犀利,但说话语气透露出一丝浅浅的无奈。“直觉告诉我这样可行。”

他很悲凉地发现,这女人真的比他还投入工作。

“你靠直觉做研究?”她两、三句话快速解决掉电话,丢掉手中的报表,双手改为圈住他的颈项。

“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特异功能,需要大量的经验累积跟一颗好用的脑子。”对于终于获得她所有注意力这一点,游星鹰满意地笑开来。

“既然你可以自己搞定,为什么要先让他们去试,这样不是很浪费时间吗?”她轻声问,原本高度运转的脑子因他充满魅力的男性笑容,顿时化作一摊烂泥,只能傻乎乎地望着他带电的眸子微微发愣。

“怎么会。”

他突然神秘地笑了,令她不禁又是一愣。

“怎么不会?这样一来一往,再加上他们重新思考、讨论、跑数据的时间,如果你愿意一开始就接手做,不是更加事半功倍?”她分析给他听。

“但我短时间之内恐怕没有很多时间去碰研究。”这就是他积极培养人才的主要原因,如果不从他们之中挑个人接手研究计画,他要怎么带她去环游世界、玩遍地球上的几大洲,他可是打定连快要消失的南极洲都不能放过的。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还以为研究是他的最爱。

“从小做研究到大,现在有点腻了。”她的出现改变了他。

“你不喜欢做研究了?”她的表情有些吃惊。

不是,只是他现在的重心是她,不是研究。

游星鹰深情的眸子在她身上打转,“这个我们以后再谈,现在可以讨论婚礼的事了吗?”

“我以为你都安排好了。”比起研究,她显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讨论的。

“我是,但我需要你做最后确认。”他伸手拿过桌面上的一叠资料,把整个婚礼的相关企划拿给她看。

他不想毁了自己的婚礼,在感情的世界里,太过自信与自以为是对感情往往只有扣分效果。

果不其然,她才刚看了几分钟就发出不满的哼声。“这是怎么回事?”

“哪一部分?”他问,同时庆幸自己有先请太座大人过目,成功避免掉一场很有可能发生在婚礼当天的争执。

“礼服。”她抬起脸,充满不解的目光飘向他。

“你不要鹅黄色的礼服吗?”他一项一项求证,严谨的态度跟做研究时的他没两样。

“我要。”她其实有点讶异,他居然记得当年她胡诌的话,而且还付诸行动。

“所以问题出在我这边。”他一脸了然地点点头。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穿什么颜色。”

从这一分钟,辩论赛开始。

“我以前不是跟你解释过,我觉得那样看起来很——”

“蠢。”她立刻接着说了。

“很高兴你还记得。”他对她露出感激的微笑。

“我当然记得你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她也对他笑了笑。

听在他耳里,这句话的威力就像她说“我爱你”差不多,他极为满意地笑开了。

“我也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同样大方展现爱意,并低下头,迅速在她丰嫩的唇上啄走一吻。

甜蜜的氛围顿时包围住两人,浓郁的幸福感将两颗心圈拥得更紧……

“但你是我的新郎。”

她脸上的微笑越来越甜,看在他眼里,却越来越显得危险。

“婚礼当天,除了照镜子的时候,看你最多的人其实是我,不是你自己。”

低头望着她闪闪发亮的杏眸,游星鹰心头突然掠过一阵不好的预感,他有预感自己恐怕赢不了这一回。

“还有,婚礼通常是为了女人而举行,不是男人。”

“这——”他在学术界辩才无碍,却唯独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吃瘪。

见他仍努力试图挣扎,她微笑抛下最后决定关键的一句话,“而且我一点也不觉得白色燕尾服蠢,相反的,我觉得那样的你一定会帅到翻掉!”

游星鹰深情地凝望着她脸上自信十足的笑意,同时看见胜利女神已翩然站到她身边去了。

两个月后,两人在台北举行盛大的婚礼。

婚礼上,沈静语穿上鹅黄色的新娘礼服,至于游星鹰究竟穿了哪一款礼服……那还用问吗?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