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恶夫专宠涩娘子 第七章

他满意了,知道她已经完全熟悉了他、接受了他,他开始在她体内倾泄自己所有的欲望。

她尖叫、他低叹,感觉到她的高潮又要来临,他的动作变为忽快忽慢,牵引着她登上欢爱的顶端。

“被我占有真的这么舒服吗?星涵,我是不是很强呢?”

“啊……啊……强……好强……”

“有多强呢?”又一个挺进,他自己也快要到达极限,然而这一点他必须要她明白,要她用自己的身体去记住。

“我……不行了……”她全身无力,瘫软地等待着他的带领。

“我可爱的星涵,你要记住我是很强的,强到足以保护自己,你相信我吗?”

“相信,我相信……给我……”

她切身地体会到他的力量了吗?她还有胆子将他视为一个窝囊废,自己去逞英雄吗?如果她还敢的话,下次就不是只这样就可以让他释怀的了。

“星涵、星涵……”两人一起攀上了那欢愉的顶端,她累得马上睡了过去,而他却是瞧着她的睡脸,一夜无眠。

回到府中时她已是十分疲倦,而且身上还带着伤,在这种情况下他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要了她,就算木已成舟如今在他的心中也是没有半分的犹豫后悔。

他喜欢游走于花丛中,享受着那些花儿们的花脸给他带来的乐趣,并且乐此不疲,就算如此,他也一直坚持着两个原则,一是绝不碰在室的女子;二是绝不动真感情。

如今他碰了她、要了她,毁了自己定下的原则,可心中的坦荡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原则他破得无悔,那么是不是说,另一个原则也发生了什么变化?

他取来药,为熟睡中的朱星涵细细地涂上,在夜火下翻开她的小手,瞧着她手心的皮肤在这段日子里已恢复了从前的细白,那些做过粗活而粗糙的痕迹全都消失不见,他心中敞亮,嘴角有一抹欣慰的笑。

他是如此轻松,如此一来,他更加不会为自己今夜所做后侮。

朱星涵在宇闻府内窜来窜去,这些日子以来一切如常,宇闻青岚仍是有事没事找着机会就拿她寻开心,看着她掉入他设下的圈套他就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而她也总是如他的愿,不争气地一次又一次被他戏弄。

她受够了这端茶倒水的日子,可是一看不到他,她反而觉得古怪,就像是生活中缺少了什么,日子怎么过都不对劲了。

今天宇闻青岚只不过一个白天消失不见而已,她就已经按捺不住,整个宅子的寻他。

平时不管他外出去哪,都一定将她带在身边,今天却是打一清早开始就不见人,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他不在了自己落得一身轻松,可朱星涵待在房里一整天却一点也没觉得轻松,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府中的人全都不用她帮忙,而一闲下来她心里想的全都是宇闻青岚。

想他为什么出门没告诉她一声、想他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想他会不会是遇上了什么危险,会不会又遇上了强盗?

“气死人了,看我为他担心的样子很有趣吗?”她捶了下身边的树干,这难道是他最新想出的戏弄她的方法?手关节处传来的疼痛让她一下醒了头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脱口而出说了什么。

“不是,我才不是为他担心,我怎么会为那种人担心!”她摇着脑袋,想否定自己说过的话。

他去了哪里其实根本没义务让她知道,但她却很有必要知道,因为她要“监视”他,而他还没有告诉她平枫堡的秘密。以前他说的那些都太无关紧要了,如果不逼他说出真正有用的事他就遇上了危险,那这些日子她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对,所以她一定要知道他去了哪里才行,竟然这么晚还不回来,她不止要知道,还要追去看看,倒要看看他在要些什么把戏。

给了自己一个十分正当的理由,朱星涵迫不及待的跑去找周福了,她在周福的口中知道宇闻青岚一早就出去是去会一位朋友,但是什么朋友就不知道了,他没带任何人自己出去的,地点在城中的一家茶馆。

听到他独身出去,见一个神秘人,朱星涵的心沉了下,怕他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她连匹马都没要,就那样直接跑了出去。

“可恶的宇闻青岚,要是让我找着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路跑着,朱星涵的口中碎碎念的骂着,脚下的步子却是越走越急。

一间不算热闹的茶馆里,二楼最大的雅房被宇闻青岚包了下来,而如此大的房中却只坐着两个人,足够供二十人用餐的桌上也只摆着两副碗筷,一桌的美味佳肴也几乎没被动过,已经变成了一桌冷菜。

宇闻青岚与自己招待的人并肩而坐,他已在这里等了那人整整一天,而那人也迟到了整整一天,不过在宇闻青岚的脸上看不出半点不悦,倒是那个迟到的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像是被人欠了几百两银子一样。

两人谁也不理那一桌的酒菜,都明白那些不过是摆设而已。

“我以为你真的狠心不来了。”宇闻青岚举起酒杯,却不理那人,自顾自地品了一口。是知道对方不吃这一套,而他也不用特地的去讨好他。

这个英俊无比又冷酷得可以的男人,是跟平枫堡的五暗侍一起长大的人,他们由同一个师父传授武功,但成长的环境却并不相同。

他是寒天响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就是传闻中已经死在仇家之手的上代平枫堡堡主,佐天涯.

本来是个已经死了的人,早已言明要带着自己的女人一起;永远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而今却叫他这个友人动用宇闻家各路管道给揪了出来,他的脸色怎么会好看呢?他肯来,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佐天涯没有同宇闻青岚叙旧的打算,也并不想在此久留,他直奔主题,“你想找的人一向没有找不到的,我只是不想再被你派出的人缠下去。”

“我之前一直很担心他们打扰了你的新婚生活,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这样看来你的隐居生活过得的确惬意。”以前的佐天涯,是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凡是挡在自己身前的东西一律消灭。

这么看来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宇闻青岚笑了下,他有些明白了那是种什么样的改变。

就算自己的妻子同是平枫堡的五暗侍,佐天涯也并不想在别的男人面前聊自己的女人,他转而问宇闻青岚:“你千方百计找到我,要问的只是那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对我来说却并不是小事。”从朱星涵那里知道她视平枫堡的人为仇人,是源于将她带大的那个大伯。

在她很小的时候,他们所在的村子曾被一伙马贼占领,后来又有一伙人到了那个村子与那伙马贼打杀起来,马贼眼看着实力不及对方,就以全村人的性命作为威胁。他们以为那伙杀马贼的人是来救自己的,但在那个时候,那伙人的首领选择了无视他们全村人的性命,他们只是要杀马贼,所以在那次事情后马贼虽然全被消灭,村里的人也死伤大半。

那批去剿灭马贼的人,说他们是平枫堡的人,马贼很坏,但为消灭自己的敌人就不顾百姓安危的平枫堡还要更加可恶,他们打着保护百姓的名义,实际上只是在满足自己杀戮的心,跟那些马贼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杀人有着一个正当的理由。

朱星涵的大伯将自己村中的那笔血债算在了平枫堡的头上,所以朱星涵才会对与平枫堡有关的人都没好感,天真的以为自己能为她的大伯报仇。

宇闻青岚从她口中听到这些事,他记在心里,不过并未作任何动作,别人的事如何与他无关,朱星涵对他只是一个偶然间遇到的,可以供他消遣的有意思的人,原本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她是个很有意思的女人,他对她却不再是消遣,于是这件在她心中小小的结,也就成了个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当时的事寒天响并不知情,所以他猜测一直跟在当时堡主身边的佐天涯应该多少有些印象,为了这件事而不惜动用人力物力找出佐天涯,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可笑。

佐天涯沉了下,说:“当时与马贼厮杀的那伙人并不是平枫堡的人,他们是与那马贼有私怨,借着平枫堡的名号做事方便而已,后来我爹知道了这件事,早就已经处理了。”

“怎么处理的?”

“杀了。”佐天涯的回答是在意料之中的,有人借着平枫堡的名义杀人,那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村子被毁后朱星涵的大伯就带着她离开那里,想必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人已经全死了也是死无对证。

“为什么想知道那么久以前的事,是什么令你改变了。”佐天涯突然问他。

“改变?我有什么改变吗?”难得佐天涯会说这种话,他顿时很有兴趣。

佐天涯不跟他打哑谜,定定地望着他眼中的笑意,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却很清楚这一切的开端,“是为了女人吗?”

“是啊,而且是个很可爱的女人。”宇闻青岚难得没有兜圈子,跟佐天涯不同,他倒是巴不得将朱星涵的事告诉所有人,只要一想到她,他就不自觉地变得滔滔不绝。

“可爱?在你眼中哪个女人是不可爱的。”

“但只有这个,可爱到让我舍不得放开。”他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不管佐天涯一副很厌恶的样子拼命向他凑过去,“她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女人,明知我在戏弄她却还是每次都上勾;明明说着讨厌我却不顾自己安危去救我。”

“救你?”很意外的,佐天涯笑了,“终于也有个女人肯奋不顾身地站在你的身前了。”这个养尊处优、衣食无缺,却从未体会过被人疼惜滋味的男人,总算是不再以虚假的笑容去充实自己空洞的生活了。

两人离开茶馆,刚踏出门口就定住了脚步。

他们眼神所看的是同一个方向,朱星涵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看样子是一路跑来的,她也是一动不动地,将视线锁在他们身上。

跟宇闻青岚并肩走出的这个人是佐天涯,虽然她因为一路跑得太急,现在脑袋有点昏沉沉的,但绝对清醒,也绝对不会认错人。

她不否认自己跑出来找宇闻青岚时心情是焦急的,不否认在方才见到他的一瞬间心头有种重石落下的轻松,更不否认当她看到与他同在一起的人是佐天涯时,那颗激跳的心霎那间冻结死去,在身体里裂成碎片,那刀割般的疼是多么真实。

他一早出门,要去会一个神秘友人。

“星涵。”宇闻青岚心中一紧,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的名字已经很自然地脱口。

她认识佐天涯,在看到她呆住的表情时,他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如果她真的一直视平枫堡为仇家,不可能不认识执掌平枫堡时间最长的佐天涯,而如今见他与她的仇家走在一起,她心中想的是什么根本不用去猜。

他倒宁可她第一时间冲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地抓着他的衣襟给他几个巴掌,那样的话待她情绪冷静下来,他可以慢慢向她解释,但是已经不能解释了,没有解释的机会了。

因为,她在哭。

就在同他极近的地方,尚在喘着粗气,流着无声的眼泪,要被那泪水吞噬了一般。让他一瞬间涌上一种可怕的预感,他就要失去她了。

他压住心中的不安,挤出了一个跟平常一样的笑容,“星涵,你是来找我的吗?”可是,朱星涵并没有回答他。

她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在哭,比起擦掉眼泪,她的手最先做的动作是亮出了袖中短刀。

“真没想到不止平枫堡的现任堡主是你的朋友,连已经死了的上任堡主也是你的友人,”突然间,拿着刀的朱星涵笑了,“宇闻青岚,你还敢说你与平枫堡的关系只限于金钱吗?”

她已经知道了,她知道了一切,以他最不希望的方式拆穿了这一切。

预想的步调整个被打乱,此时的心已是一片的慌乱,宇闻青岚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原来手足无措是这样的可怕。

“星涵,先跟我回去好不好?”他放软了声音,以一种哄骗的语调,迫切地希望看到她对他点头。

“为什么你还能说出这种话,你觉得我还被戏弄得不够吗?原来平枫堡五暗侍杀人不见血是真的,你一直是以这种手段折磨自己的敌人的?”自己真的被他骗得好惨,只差一点,她就要忘了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生命中的原因了,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是朋友;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宇闻青岚哑口无言,因为她用“敌人”来形容他们的关系,这么快他们就成了敌人,她竟然如此轻易地否定了之前的一切,只将他看作是敌人。

难道说那些事,在她心里真的什么都不算吗,难道只有他一个人一直在认真地思考,只有他一个人在一头热吗?

是可悲,更是恨自己将一切都搞砸了。

“我骗了你,但我们绝不是敌人。”

“是不是马上就会知道了!”

朱星涵握起短刀,泪水顺颊落下,眼中是凌厉的光,她挥动短刀,直指站在宇闻青岚身旁的佐天涯而来。

佐天涯从两人的对话已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对这个女人他不能出手,所以他只是站在那里,眼看着那刀尖一寸一寸地接近自己的喉咙。

一只手在中途窜出,在他的喉咙就要被捅出一个洞时,以双指夹住那来势汹汹的刀尖,反手一转,整把刀脱手飞出,插在了茶馆的墙根底下。

佐天涯面不改色,脚下一寸未动,朱星涵面对他的胸有成竹,更加明白了自己的行动在他们眼中是多么的愚蠢不智。

她又失败了,可这次一点都不觉得丢人,她的脸上扬起了胜利的笑,看的是稳站在佐天涯身前的宇闻青岚。

他空手就胜过了自己的短刀,想这短刀还曾架在他的脖子上,那时他心里该是在如何的嘲笑着自己。

“如此看来,我们不是敌人还能是什么呢?”她不理地上的刀,只为忍住眼中那滴欲流的泪,扭头不顾一切地跑。

“不用管我。”就算不这么说,佐天涯也知道宇闻青岚是不会管他的。

在朱星涵跑掉的下一刻,他这个侍卫已经顾不得主子的安危,追着那姑娘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