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空降美人窝 第二章

唐郁曼看了眼陷人沉思的华鹰,耸耸肩,走到椅子旁,将身上的睡衣褪下后,换上一袭性感的红色洋装,她弯下腰将睡衣放人一个纸袋后,即背起皮包,拿起袋子,没有说一声再见,便静悄悄的离开房间。

他们杀手是不习惯说再见的,尤其是对接了任务的人,因为他们的生命都是在风中飘摇,死与生都是一瞬间的事。

听见门被轻轻阉上的声音,华鹰的视线才离开电脑荧幕。

他模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可否认的,他已经厌倦当一名杀手,可是这次的任务却激起他前所未有的挑战感,他没有把握能否杀死林和明,可是他却相当期待和林和明来一次对决。

不管是生是死,这都将是他杀手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

黑狐精郑亚文伫立在长江岸旁,凝望着陈爱芊所居住的两层楼洋房。

他那双出色又魅惑人心的黑眸紧紧的凝锑着雄刻精美的大门。他相信神泉之灵的最后一个有缘人,一定是捞起宫紫鹰碑文的陈爱芊,所以他在这儿守株待兔,决心不再成为夸父追日者。

此时,长江岸边吹起一道沁凉的微风,一个轻柔的声音亦在他耳畔响起。

“你还是没将守护神水蓝转述给你的话想明白。”

他猛然旋身,膛视着滚滚翻流的长江,“神泉?”

“历经宫紫鹰、宋清凉、水篮三名有缘人后,我现在已不须寄居在琥珀玉上,甚至我已有邃明的人形,只是欠你的那份债,得等到我化身为人后才能还清,所以,请你等我接续起陈爱芊的这份情缘后,我再还你。”

郑王文冷酷的眸光在水波上来回扫视着,“我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你想救的人并无生命之虞,何况时机未到,就算你得到我,我们也无法回到古代。”那个声音还是如春风般的轻柔。

“得到你,我自然想得到法子回古代。”他冷凝一笑,目光一闪,“你在哪里?”

“你不会希望看到我的。”突然间,她的声音袭上一层哀感。

郑王文想起他曾在错失神泉对,那一闪而过的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眸,他愣了愣,神情倏地一变,“不,你不可能是她。”

“是不是日后你便会知道,只是请你这段时间别来打扰陈爱芊,她的事愈早了结,我与你的债便能愈早还清。”她的声音幽幽的,似乎就要随风而逝了。

“等等!”他脸色肃然,“若你成具人形,我只能以血祭的方式救我的爱人,那你……”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真是狐狸岛上被我亲刃而死的仙主,我……我不愿再等下去。”

“为什么?”她的声音更加空幽了。

“当年你救了我一命,而我为了得到神泉,恩将仇报的杀了你,我内疚已深,所以我宁可得到目前仅是透明人形的你一起回到古代,而不是在你成具人形时再杀你一次。”他炯炯有神的眸子闪过一道推心的歉然与痛楚。

“你能这样想,我已经很高兴了,只是一事的危机或转机还得成就于时机,夭数已定,谁也改变不了命运。”

从她柔柔的语调间,郑亚文似乎听到了一丝慰藉,他咽下梗在喉间的话,“你真的是仙主?”

风中传来一声幽幽无奈的叹息。

他身子一震,难以置信的回想起妍姿艳质的仙主在与他斗法失败对,她那声懊悔心碎的幽叹声,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语无伦次的喃声道:“怎么可能?为什么?你明明已死在我手中一次,又为什么在神泉之下化身成形?你欠我的债?我已杀你一次了,而你也救了我一次,为什么还要我再杀你一次才能还债?荒谬,这太荒谬了,我怎么可以再杀你……”

长江上,风停了,浪止了,缥缥缈缈、幽幽荡荡,似在亘远之处传来仙主强抑悲楚的轻柔之音,“话伤感,话悲凉,命定了,无处藏,江畔冷,水声响,既为仙,该断倍,与君见,情难却,悠声叹!”声音乍止,却隐隐听到一声难掩的吸泣声,“欠君三生魂,救君一命,倘欠两魂,已坠一魂,如今再生只为死,三魂还毕,与君之绿重入陌生,回忆成白,相聚无期,如何话沧桑?”

闻及这段隆深难却的凄然告白,郑王文俊美的脸上满是错愕,冷峭的目光浮上一层浓浓的悲衰。她的话已经很清楚了,他肯定会再杀她一次的,而这是她欠他的。

可是……他握紧了双手,亿起仙主那张瑰丽的容颜。他下得了手吗?他神情一黯,身形一旋,离开了江畔。

瞪着一室的孤寂,陈爱芊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甚至站也不是的在卧室里转来转去的。

哼,一大队考古的人马都移师到秦皇陵去了,她却只能闷坐在家里。

究其因还不是因为沈金星那个恶劣的大嘴巴,在两人不欢而散后,他竞竭尽所能的加油添醋,到处跟队友提及她在床上吟哦的浪骚样,还说抱着她骨瘦如柴的身子好像在抱一面墙,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因为爱她,他只好委屈自己的去满足她……

什么跟什么嘛!将他自已塑造成苦情男,而她这个丑女倒成了不懂得珍惜的负心女,偏偏她的淡然又为这件事做了另一个“伪证”,以致这三个多星期来她成为众矢之的,一些针对她的容貌、更难以入耳的批评声浪排山倒海的直朝她狂卷而来,逼得她成了缩头乌龟,千脆窝在家里,眼不见、耳不听为净!

她低低的诅咒一声,站在连身镜前,双手擦腰的打量着自己,“要严以律已、宽以待人,是吗?可是如果我再不善待自己些,我可能会杀了自己!”她念念有词的道。

重重的拍了额头一记,她翻翻白眼,将连身镜一翻至背面,那面连身镜马上成为一个雄刻精美的山水屏风。

整拣洋房上下只有这一面镜子,这原因当然是多照镜子她只会多分衰怨而已。

陈爱芊走回衣柜前,拖出一只行李箱,“此处不留我,自有留人处,还是回纽约那个老地方去吧?”她又摇摇头,“不好,骆束蔷他们的贵族颓废号已经在台湾停泊了,她回纽约干么?还是到台湾去,为了郑王文的千万寻玉,害他们三个人差点被他杀害的事情叩头请罪?”

她打开皮箱,又摇摇头,“他们肯定不会鸟我的。唉,事情都过了快一年了,还那么小气!何况坠入断崖的宋清凉不是已经在南极找着了,这帮人还不理她。”

她边说边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塞在行李箱里。去哪儿好呢?原本以为参加冷冰冰的考古后,她也可以冷冰冰的看待众人对她这张丑不拉几的脸的批评,没想到在众人围攻之下,她还是无法释然……

整理好行李,陈爱芊抿抿唇辫,反身走向落地门,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阳台,面对滔滔不绝的长江水流。

她凝娣着深不可见底的长江。宫紫鹰的碑文便是沉睡于此的,只是神泉之灵究竟有没有落人郑亚文的手中,恐怕也只有天知道吧。

“唉!”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神泉之灵真是希望之泉吗?若真的是,请将我变成一个倾倒众生、婀娜多姿的天仙美女吧!呢,最好再有一个外表冷冰冰,但内心火热的大帅哥对我付予真心,那我陈爱芊此生就无复何求了。”

语毕,她自嘲的笑了笑,再拨拨乌黑的发丝,“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作白日梦?”

虽然从小女孩对便意识到自己长相丑陋,但她总希望自已一觉苏醒过来对。她就能变美了,只是日复一日,那个美梦却从来也没成真过。

她吐吐舌头,“还是接受事实吧!”

就在反身走回房间的刹那,一个重物突然从空而降,重重的落在她的身上,陈爱芊只觉得背一痛、头一晕,便昏厥过去了。

此时琥珀色光尝乍现,仙主那隐约可见的身影出现在陈爱芊的身旁,对她微微一笑,施展仙术,她的脸及身体便缓缓的起了变化……

在微风轻拂面颊下,中了一枪,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的华鹰终于一声,清醒过来。

他这次出任务根本是着了林和明的道,他甚至怀疑委任任务的人根本就是林和明本人。

在得知林和明将前往中共国防部窃取情报对,他便偷偷替入国防部埋伙,可没想到迎接他的竟然是一大群武装的共军,而林和明早偷取到情报走人了,随后而来的他却成了林和明的代罪羔羊,差点就被打成蜂窝。

华鹰呼了一口气,看着云淡风轻的天空。幸好他在国防部顶楼早准备好逃生用的超迷你滑翔翼,才能顺利的逃月兑,否则这对的他恐怕早被共军抓去严刑拷打了。

宕臂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离开了思绪,神情一凝。虽被打中宕臂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这伤口得做些处理,要不然他如何找林和明算这笔帐?

他挣扎的欲坐起身来,这才发觉压在身后的“软垫”还挺舒服的。

他略微柳动一子,挣月兑紧卡在身侧显然已经成了一堆废铁的滑翔翼再移开身子后,这才看清楚被他压在身下的不是什么软垫,而是一个芙蓉如面、风姿绰约的大美人。

探探她的鼻息,他松了一口气。被他这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体重近七十的壮汉压着,可不是件小事,瞧这美人身村虽娉婷,但除了那隐约可见的浑圆胸脯外,其他地方好像没什么肉了。

他抚着宕臂站起身来。总之没被他压死就好了。他巡视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大阳台上,他忍着痛楚一步一步的走入房间。他得找个东西把子弹挖出来。

他勉强走了两步,身后即传来几声虚弱的声。

陈爱芊吃力地睁开眼睛。天,是什么鬼东西撞上她?害她痛晕了过去?

她挣扎地坐起身,甩甩还浑沌不明的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奇怪?她低头面带困惑的看着她胸前那两个颇有重量的波。

她眼花了吗?怎么她的胸部变大了?她伸出手模了一下。是真的!她杏眼圆睁的频摇头。难不成是被撞肿的?

她拧了一下眉头,揉揉手臂也揉揉腰,这才瞧见了显然是被扔到墙角的一堆怪怪的东西。

她走近它,看着这堆奇形怪状的废铁,她实在猜不出它是什么。

“你没事吧?”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陈爱芊咽了一口口水,缓缓的转身过来,在见到站在落地门前的华鹰时,她屏住气息的凝娣着这略显苍白但却是百分百的超级帅哥,更令人赞叹的是他一身紧身的黑色衣裤将他全身上下的每个肌肉线条全刻画出来,面对这超性感的冷冰冰型的大帅哥,她不由得怀疑起这是否是一场白日梦,一个她“肖想”太久而产生的梦幻。

在她昏睡时,华鹰就知道她是个美人,但在惊见她那双恰似霄水秋波的璀璨明眸时,他还是有一会儿的恍惚。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