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空降美人窝 第十五章

枕在他温热的怀中,她的心卜通卜通的狂跳不已,脸热得都快冒出烟来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以行动来表达他的温柔及关怀,她实在有些晕陶陶的。

将脸颇依靠在他赤果的胸膛,她壮起胆子伸出手,轻抚他健壮古铜色肌肤。或许她拥有这张脸及华鹰的日子只剩十日,为了保有生命,上帝要她恢复以往那个丑八怪,那么,她何不把握这仅存的十日,好好为自己增添些美丽的记忆?

思走至此,她没有多想即将唇辫印上他的脖子,再轻轻的往上寻找他性感的唇辫。

华鹰从不是柳下惠。算算时间,他也有好几个月没跟女人共赴巫云,何况他对她还存有一份待殊的情愫,她的主动无异是挑动了他深埋在内心的,他的唇舌主动的展开激清的探索,态意的吸吮她唇中的蜜汁。

陈爱芊一声,激清的欲火绕灼了她全身,令她狂野的回应着他的热情。

她的衣服被他一件件的扯下,赤果的身躯闪烁着晶莹剔透的诱人柔光,他眸中再现柔情,以舌唇一一膜拜她美丽的胴体。

这个夜是充满涛旎风光的,而郑王文的身影浮现在卧室内的连身镜中,面露冷笑的凝锑着床上翻云履两的男女。

一旦打开了爱情的魔咒,别说世间男女,即便是仙妖也无法挣月兑它所布下的迷咒,从此无法翻身。

看来再过不久,他便可以再次和仙主相见了。

啾啾的鸟声及刺眼的阳光唤醒了华鹰,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市的即是陈爱芊那双闪烁着满足与喜悦的美眸。

他伸手一揽,将已坐起身的她往自己的怀中带,“你是睡醒了,还是你根本一夜未眠?”

她吐吐舌头,凝锑着他,“答案是第二个。”

“为什么不睡?”

“一是太满足了,二是……”她发亮的神情突地一暗。

“怎么了?”他坐起身,左手塞了个枕头在身后,右手轻抚着她如丝的秀发。

她抿抿唇,神情愈显不安,“我重新想了昨晚的事,那个黑狐精,我确定自己不是在作梦,当时铃档声响起,我就忙着从椅子上起身抱住他,他身穿一套灰白色西装,我记得很清楚,之后我跌坐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违喊叫的声音都出不来,后来你又踩到铃档,我整个人才……”

看见他一副嘲弄的神色她便住了口,但想了一下,她还是继续说:“总之,你是赤果着身子的,而我一开始抱到的男人却是有穿衣服的,这一点绝对错不了。”

看着她认真的神情,华鹰收起好笑的神色,低头亲了她的唇辫一下,“你是精神太紧绷,胡思乱想才会作这么奇怪的梦。”

“才不是呢,是真的有黑狐精,我可以告诉你一整个故事。”她答辫。

他再拥抱她一下,随即起身下来,“不是我不想听,而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力,我相信你也很清楚那是什么事。”

陈爱芊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下床,“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他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套上,转身走到浴室,“你想太多了!”

“明明就是如此!”她低头看看赤果的自己,不悦的拾起地上的衣物回身往隔壁房间走去。真是的,她身上都还清楚的刻划着他爱她的证据呢,结果他的反应竞如此冷淡。

在穿戴好农服也梳洗完毕后,陈爱芊一身白色裤装的再度回到主卧室。

而华鹰也已穿戴整齐,一身黑衣。

“你别再跟我出去了。”

“为什么?”她皱起柳眉,走近他。

他看她一眼,“既然已成为我的女人了,你就该放心我不会扔下你。”

她错愕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来也不担心你会扔下我,更不会因为这个子虚乌有的蠢原因和你发生关系。”

他回过身来,双手轻放在她肩上,“或许我的说法错了,只是你也明白你跟着我,我并不会因此而得到更多的线素,对吧?”

她粉脸丕变,气愤的拨掉他的手,“我知道你嫌我是累赞!”

他叹息一声,“爱芊,别这样,我一向不会为女人牵挂,可是我会想保护你,早点找到林和明好让你免于恐惧,这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希望你也能放手让我去做好吗?”

这一番话快速的熄灭了她的怒火,陈爱芊主动的向前拥抱他,“其实我该让你去做的,毕竞我是不懂你那个世界的人。”

“你明白就好。”华鹰温柔的抚模她的脸颊。

她仰起头凝娣着他,“其实有一段话是早上起床时便要和你说的,结果却想到黑狐精!”她摇摇头,不想再让郑王文破坏遭时的美好感觉。

“我想说的是对男人来说一段激情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女人在感情方面总是比较脆弱和执着的,所以若你不介意,我们就当个十夭的情人如何?”

他挑高浓眉,“为什么只有十天?”

“十天后,我……”她顿了一下,“我可能变成丑八怪,那时候……”

令她意外的,他竞仰头发出大笑声,十分不解,“你笑什么?我是很严肃在谈论这个问题的。”

“对不起,只是……”他笑笑的摇摇头,“我只是不敢相信你竟不担心小命会没了,却担心会被毁容。”

她咽了一下口水,“他们那时候不是只说在我脸上划几刀吗?不会真要我的命吧?”

他不想吓唬地,只是那特搜小组在黑白两道的评价都很低,不仅不按常理出牌,手段更是凶残,常常有被他们绑架而去的关系人惨死,要不就是奄奄一息、全身伤痕累累的被丢弃在河江或道路旁。

看他神情变得凝重,她的心又沉甸甸了,陈爱芊低声问道:“他们真的会杀了我?”

他定定的注视着她,“事实上,我也不确定他们会怎么对付你,只是就上次你被抓却毫发未伤来判断,他们将林和明的事全押注在我身上,所以不敢对你太过分,但若是期限一到,我这儿仍没有半点进展,而他们仍将希望寄放在我身上,那对你就仅会施予一个小小的警告,然而,若是他们已得到什么有利线素,甚至用不上我出手,你的生命就变得不值了。”

一席话听下来,她惊觉自己真的该好好的考虑,恢复上帝给予自己的那张面孔,否则一旦被杀,就算她拥有再美的记忆也只能到地底下去回忆了。

华鹰拉起她的手,在木椅上坐下来,“总之,我们还有十天的时间,你先别多想,真的无计可施对,我会尽可能的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你安置,再去找他们谈。”

似乎只能如此了。她沮丧的想着。

他倾身亲了她一下,“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她拉住他起身的身子,“真的不让我跟?”

他叹了一声,“爱芊!”

陈爱芊点点头,放开手,“我知道自已一点忙也帮不上,我……好吧!我就待在这里。”

“嗯。”看着她忧心仲忡的脸蛋,他柔声道:“你放心,在期限之前,他们应该不会动你的。

“应该?”她觉得这句话带有语病。

他性感的唇抿成一直线,“他们不是很遵守原则之人,这也是之前不管我在哪里或多晚,我一定会回来这儿一趟的原因。”

“来确定我没有被他们抓走?”闻言,她的心泛起一层柔柔的微风。

他点点头,自我调侃的道:“不然,在我不想让你当跟班的情形下,怎么还会自投罗网的天天回来报到?”

陈爱芊只觉得眼眶一红,脆弱的泪水涌聚眼眶,她便咽一声,“如果我说自己真的好爱你,你会怎么回答我?”

耳闻这句真情告白,他突地感到手足无措,冷面的俊脸上也难得的袭上一抹粉红。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她其实已经很满足了,于是她上前一步,用才的亲吻他一下,“谢谢你。”

“谢我?”他感到自己愈来愈退纯了。

“嗯,不管未来的日子我会变得如何,我都会记得这一刻的感动。”

他!爬刘海,腼蛆的表情显然还不习惯表达自己的感受,只是他相当清楚她有多在手她自己美丽的容颜变了模样,“爱芊,我想有一件事我也得跟你说,我是不会在手你的脸变得如何的。”

“是吗?”她摇摇头。那是他不曾看过她那张谈不上平凡的脸孔,才会如此说。

“你不信?”

陈爱芊再度摇头,轻声道:“其实这里曾经住着一个丑丑的陈爱芊,她是我的好朋友,呢……”她开了这个头,似乎只能照着先前的谎言来解释了,“我们双方的父母是好朋友,父亲又同姓,所以两人取了同样的名字,有了这份特别的缘分,尽管我们一美一丑,但两人还是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她停顿一下,凝锑着他继续道:“所以她的许多心事我都知道,她让我明白了一个貌丑的女人,是很难得到男人的关爱的,我想你也应该曾在先前那些前来邀约的男人,送来的花束卡片中看到上面全注明着“送给美丽的陈爱芊”,他们很怕只署名“陈爱芊”的话,会让那个貌丑的陈爱芊会错意。”

想起那时的一片花海,华鹰确实有注意到卡片上的附注,可是他倒不像她那样多心,因为像这般赞美的形容词是很常见的,只是若是有两名陈爱芊的话,那“美丽”两个字对那名貌丑的陈爱芊就显得刺眼多了。

“可是,我怎么没见过另一名陈爱芊?”

“呢……”她顿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离开了吗?”

“……”她木然的点点头,表情变得伤感起来,声如蚊呐般的低喃着,“拥有一张美丽与丑陋的脸孔,得到的关心与褒贬的批评犹如天壤之别,若没有亲身感受,怎会有水深火热般的深切体悟?”

他拢紧了眉头,“你在说什么?”

“没、没有。”她摇摇头,“没事,真的。”

看她伤心的神情,他猜侧她可能是为了那个貌丑的陈爱芊在伤心,华鹰轻叹一声,再次将她拥抱在怀中,“一个人的容貌并不代表全部,只要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还是会遇到她生命中的真爱。”

她皱起眉头,“真难相信这句话会出自你口中。”

他拧起眉心,对自已会说出那样感性的话同感讶异,于是他在她的额上匆忙的亲吻一下,“别多想。”随即他就转身离开。

陈爱芊没有说再见,因在这段时间和唐郁曼及谢子伟的短暂接触下来,她明白他们是不说再见的。

只是,再来呢?郑圣文来找她却没有跟她要琥珀玉,难道他已经知道神泉之灵不在她这儿?若是如此……那她倒比较放心。

然而妖不抓她,那些黑衣人选是会逮她,真的要放弃这张容颜保命。那华鹰呢?他一定不会相信神泉之灵及黑狐精的故事,更不会相信变成丑八怪的她,就是曾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陈爱芊,也许,他还会逼她说出美丽的陈爱芊的下落……

天!她烦躁的走到连身镜前。她到底该如何做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