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空降美人窝 第二十章

看着愈来愈近的废弃破屋,陈爱芊在唐郁曼尚未将车煞住时,就迫不及待的开门下车,然而,就在她快跑推门而入的那一刻,砰的一声枪声划破了四周的宁静,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在刹那问碎成千片、万片,全身的血液似被人在瞬间全数抽取殆尽,她双脚一软,跪坐在地。

漫流的泪水刺痛了她无神的双眸,“不可能的,不会的!”陈爱芊歇斯底里的发出狂叫。

追了上来的唐郁曼脸色苍白的扶起她,“别这样,爱芊!”

陈爱芊疯狂的捷打她,涕沁纵横的怒道:“是你,都是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我连华鹰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连想跟他说句我爱他的机会都没有!”

“爱芊,你冷静点!”唐郁曼试着抓住她飞舞的双手。

“你教我怎么冷静?”陈爱芊用力的推了唐郁曼一把,反身快步的跑进屋内,而映人眼帝的景象令她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近平躺在地上的华鹰,而蹲在他身旁的谢子伟正拿着手帕擦拭从他太阳穴泉涌而出的鲜林红血。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眼眶仍含着泪水的谢子伟回过头来,在看到陈爱芊那惨白无血色的脸孔时,他愣了一下,又看了她身后的唐郁曼一眼,“你怎么将她带来?”

陈爱芊突然目露凶光的瞪着谢子伟,快步冲向他,扬起手用力的捆了他一巴掌,“你怎能如此自私?又怎能如此无情?眼睁睁的看着他在你的眼前自尽,你不是他的好朋友吗?”

“我……”抚着发疼的左脸,谢子伟悲哀的摇摇头。他的心不苦吗?可是总有一人得为这桩买卖柄牲,不是爱芊就是华鹰。

陈爱芊在华鹰的身侧跪坐下来,凝锑着他平静的脸鹿,她的怒火消了,美丽却苍白的脸蛋浮上一层浓浓的悲哀,喃喃的道:“这是你的抉择吗?所以你的脸上没有一丝怨念?”

“果然是个信守承诺的汉子,就这么死了确实有些可惜。”一个冷凝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在屋内响起。

陈爱芊、谢子伟和唐郁曼齐将目光转向门口。

在惊见那张魅惑的英俊脸孔时,陈爱芊色如灰土,“郑王文,怎么会是你?”

“爱芊,你认得他?”唐郁曼讶异的转头看她,“他就是前来委托任务的那个人,你……”

“是他?”陈爱芊当下一窒,难以置信的瞅着他,“为什么?华鹰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他死?”

郑王文耸耸肩,“我从来没要他死,是他自己选择的。”

“那是因为你要杀的人是我!”哀莫大于心死,陈爱芊面对这只黑狐精除了熊熊翻腾的怒涛外,已经没有害怕,她站起身,一步一步走近他,“为什么要我死?你要的不是神泉之灵吗?它并没有在我身上,更没有在华鹰身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冷笑一声,“去问神泉之灵吧。”

“神泉之灵?我哪知道它在哪里?”她双手握拳,一脸悲愤。

“你从一个丑八怪变成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不是神泉之灵赐给你的?”他嘲讽笑道。

“这……”她语塞。

听及这一大串的对话,唐郁曼和谢子伟是愈听愈迷糊,根本像是坠入丑里云雾中。

郑王文直直的锑视她一眼,再走到华鹰的身旁,嘴角微扬的道:“只要神泉之灵愿意跟我面对面,我就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那又如何?华鹰已经死了,我有它赐予的美貌又如何?我连这条命都不想要了。”陈爱芊回以他一个伤心的冷笑。

“神泉之灵是希望之泉,而你是她最后一个有缘人,你可以向她要求让他起死回生,当然你得放弃你的愿望,神泉之灵才会将你的愿望转化到他身上。”他低头瞥了华鹰一眼,“不过,她必须来找我,否则就算她让他活了,我也会再让他死一次。”

语毕,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郑王文就消失不见了。

“这、这……”唐郁曼和谢子伟惊异的看着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不禁怀疑起自已是否眼花了,于是他们将目光移向陈爱芊,却见她一脸沉思。

郑王文给了她一个明示,她可以要求神泉之灵让华鹰复活,可是她却必须放弃这张绝色的脸孔。想到这里,一个念头快速闪过陈爱芊的脑海。先前神泉之灵曾纽说过她会主动放弃这张脸,而回归上帝给予的那张丑脸,难道,它早就预知了今天的事?

思定至此,她虔诚的跪在地上,喃声的念道:“神泉之灵,请你帮帮我,我不要美貌,我只要华鹰活过来,求求你。”

瞬问,华鹰的身上被一道琥珀光紧紧的围绕着,谢子伟和唐郁曼虽然还不是很清楚陈爱芊所经历的事,可是他们知道眼前有一项奇迹即将发生,而这世界是无奇不有,冥冥之中也有科学难以验证的神奇力量。

看着那道琥珀光,陈爱芊喜悦的泪水泛流而下。她知道神泉之灵来了,华鹰将会活过来,虽然、虽然她会变丑,也会从此失去他的爱,可是至少他活了……

就在华鹰的脸孔渐有血色的刹那,在屋内的三人也同时听到一个忧若天籁的柔美嗓音,“陈爱芊,我必须收回给你的美貌了,因为你已另有所求,而郑王文的这件事我虽预知但却无力阻止,因为这是命定之事,不过,我会去见他跟他了断我们之间的恩怨,所以你们以后的安全无忧。而我想说的是美貌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若华鹰对你的爱是真心的,他不会在手你的容貌的。”

陈爱芊凄凉一笑,“谢谢你的安慰,不过我知道没有一个男人会接受以前那个丑丑的我。”

神泉之灵没有回话,但下一秒,陈爱芊只觉得全身被琥珀光罩住,一会儿,琥珀光消逝,在这同时,她看到华鹰面露疑惑的坐起身来,她想都没想的就冲向前去紧紧的抱住他,喜极而泣的道:“太好了,你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华鹰那张俊脸上满是不解,尤其在这名实在称不上美丽的女子就这样冲过来抱住他时,他本想推开她,但突然觉得这个拥抱是如此熟悉与温暖,一时之间,他竟不由自主的任由她抱着。

谢子伟和唐郁曼此时是呆若木鸡,眼珠子快弹出来木说,嘴巴更是大到可以塞下一颗鸡蛋。

因为他们目皓了两件匪夷所思的事—华鹰死而复活,水当当的陈爱芊更是在他们的面前变成一个小眼、塌鼻、大嘴巴的丑女,令他们真的看呆了。

华鹰低着头看着紧抱着他痛哭失声却又笑中带泪的丑女,忧惚间,他竟有一丝错觉。她给他的感觉好像是他的爱人陈爱芊,这……

他纳闷的摇摇头,看了看站在距离他几步逮却膛目绪舌的两人,“子伟、郁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还有她……”他低头看了还抱着他不放的女人一眼,“她又是谁?”

这句话将陈爱芊从华鹰重生的喜悦中震醒过来,她惶恐的放开他,双手摸索着自己的脸。眼睛小了、鼻子塌了、嘴巴大了,还有不再是鹅蛋形的脸、那四方的类骨……

她飞快的将目光投向华鹰,惊见他眼中的陌生与困惑,她还来不及咽下到口的悲泣,吗咽一声,慌忙的转身飞奔。

唐郁曼此时没有多想,便一把拉住她,将她推到错愕难解的华鹰面前,“不管你相不相信,她就是你深爱的陈爱芊,她为了你柄牲了美貌,所以你绝不可以嫌弃她。”

“对对对!”终于回过神的谢子伟也凑向前去,“我知道这事情很不可思议,可是我和郁曼全看到了,就你来说吧,你明明举枪自尽了,可是却活过来了,光凭这一点,你能不信吗?”

“这究竞是怎么一回事?你是陈爱芊?”华鹰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面露不安的陈爱芊,而令他讶异的是,他竟在她的眸中看到沉痛的悲衰与浓郁的深情。

“说啊,爱芊,将所有的故事都说出来,尤其是那什么神泉之灵还有郑亚文的,华鹰明白了以后还是会爱你的,他从来不是个以貌取人的人。”唐郁曼在她身后催促着。

“这、我可是我现在……”

“如果你真的是陈爱芊,我还是会爱你的,因为我爱的不是陈爱芊的美貌,而是她对我的那份真心真情,所以只要陈爱芊的心没有变,我的爱就不会变。”华鹰真诚的道,事实上,就这短短几分钟下来,他愈看她愈顺眼,并不觉得她是名丑女。

闻言,陈爱芊的心不由得一动。可能吗?他还会爱她?

“爱芊,你就说了吧,否则我真的会被好奇的细胞给逼疯了。”谢子伟实在是好奇得不得了。

她瞅了眼面露期许的华鹰后,再看向眸光中同样有着真诚鼓励的谢子伟和唐郁曼,才终于凝聚了些许勇气,娓娓道来神泉之灵的故事及发生在宋清凉由女变男再变女和发生在她身上的点滴。

众人听了,莫不征愕无言。

华鹰是从极度错愕中第一个恢复过来的人。就算这个故事有太多的惊叹号,但还不及爱芊为他牺牲绝美容貌来得感人!

他情深款款的走向陈爱芊,“这么说来根本没有两个陈爱芊,你就是谁一仅有的陈爱芊?”

她原以为在他的眼中会看到厌恶之光,但令她讶异的是他的眸中竟闪动着柔情,而那是在她仍拥有美丽脸孔时他所闪现的柔光,可是她现在已经不是美丽的陈爱芊了。

“你、你不觉得我现在很丑,根本配不上你?”她吞吞吐吐的道。

“我说过我在手的只是你的心有没有变?”

“当然没有!”她想都没想的回答。

“那还有什么问题?”他嘴角微扬,眸中全是笑意。

“可是,这、你、我……”她还是感到有些无措。

“外表不是永远,有一天我也会变老、变丑,头发秃了、牙齿没了,你还会认为我英俊吗?”他紧紧扣住她的目光。

“我会,因为在我的心中你永远是最帅的。”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因为在我心中你也是最美的。”他莞尔一笑,俊逸的脸上布满柔情。

陈爱芊无言了,欣喜的面容将那张不怎么出色的脸孔映得晶亮,脸上闪烁的感动与深情是华鹰今生所见过最美的容颜。

两人深情相拥、含情脉脉,眸中全是无尽的欣喜与倾心。

唐郁曼拉了拉看得目瞪口呆的谢子伟,“你不觉得你在这儿很碍眼?”

他点点头,跟着她走出门外,“真美的结局,只是不知道那个黑狐精和神泉之灵的恩怨会如何解决?真想看看。”

她白他一记,“他们一妖一仙,我看绝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的。”

真是如此吗?——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