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一章

“小姐,我们该走了。”

许樱正站在窗前欣赏窗外樱花纷飞的美景,听到丫鬟采苹的声音,回过头来,看见采苹正满是担忧地看着她,不由展颜一笑,说:“既然东西都收拾好了,那就走吧。”

采苹虽然已经跟随许樱几年,但是依然无法不去赞叹小姐的美貌。

这么美的人,如同仙女下了凡尘,理应被珍重呵护,可是她家这么美丽的小姐却命运凄惨,年幼时父母双亡,寄居他人篱下,年少时遇到位高权重的楚亲王,却有情人不能成眷属,还为此差点丢了性命,如今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地活下来,却又被昔日的楚亲王,也就是如今的摄政王抛弃了……

釆苹真想为小姐大哭一场。

只是,许樱自从昏迷三年醒来以后,个性就有些变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忧郁,虽然有时候也会露出不知所措和难过的表情,但是大多数时候她总会以笑容示人。

她的笑容很美,很醉人,却再也留不住摄政王霍淳已经变了的心。

小姐昏睡的三年里,一直居住在这座樱花园里,这里的樱花是小姐住进来以后摄政王命人移植过来的,有专门的园林师照顾,所以这些樱树都长得很好,春天花开时节,樱花开得美不胜收。

只可惜,如今樱花还在盛开,她的小姐却要离开这座专门为她修建的樱花园了。

许樱知道采苹在担忧什么,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忠心的丫鬟,她总不能告诉采苹,她已经不是那位真正的许樱,而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一抹孤魂吧?

现在的“许樱”原名简兮,刚刚才考完了指考,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为了庆祝,父母带她一起去欧洲旅游,结果途中遇到了空难,等她再醒来时,已经物是人非,而她也换了个身子,变成了大周朝的绝色美女许樱。

简兮原本相貌普通,精心打扮之后还算清秀,但素颜时就普通至极,在人群里几乎不怎么辨识得出来。

简兮以前也很羡慕美女。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美女梦吧?

男人渴望自己得到美女,女人渴望自己变成美女。

简兮一直暗恋她的一位学长,那位学长并不算多么英俊,但是很有才华,性格也很温柔,曾经担任过简兮的家教,简兮觉得像学长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太过在乎外表,而应该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孩吧?

结果呢?

当简兮鼓足所有的勇气,写了情书给学长告白,结果却被委婉拒绝,后来简兮才知道学长一直在追求他那一届的校花。

简兮当时真是备受打击,虽然她知道大家都爱美女,可是自己喜欢的男生只喜欢美女而不喜欢她,心里怎么会不难受?

那时简兮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是个绝色美人该有多好?那样会不会天下优秀的男生就任由她挑选了?

如今简兮真的变成了超级大美人,她自己在镜子中看到许樱的容貌时,足足发愣了大半天,她简直无法相信世上真的有这样完美的女子,无论是颦是笑,是嗔是怒,哪怕是像她这样光只是发呆,都美得如同一幅画。

以前各色明星美人看多了,简兮自己都觉得对美人要麻木了,可是真正看到许樱的容颜时,她才明白真正的美,会让人静默,让人沉醉。

但是比这容颜更让简兮无语的,是许樱的遭遇。

或许正应了“红颜祸水”这句话,许樱的容貌太过完美,所以她的人生就注定要有残缺,幼年丧失父母,寄居到舅舅卫如煌家里,舅母卫徐氏是个口甜心恶的女人,暗地里总不免刻薄待她。表姊卫敏聪慧伶俐,但是也难兔嫉妒她的容貌过人,待她也是忽冷忽热,表哥卫敛更是时时垂涎她的美色。

而许樱十五岁的时候遇到了卫敏的姨表兄,当时的楚亲王霍淳,霍淳对许樱极为迷恋,当即表示要迎娶许樱为正妃,只可惜他的贵太妃母亲大徐氏不同意,他的姨母,卫如煌的夫人卫徐氏也不同意,一直暗恋他的表妹卫敏更不同意。

那时候的霍淳也还年轻,以为只凭自己的一腔热情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可事实证明,长辈们的专制与阻扰是不容小看的,蹉跎几年,霍淳最终没能娶到许樱,反而害得许樱差点被她的表兄卫敛强暴。

许樱性烈,被卫敛用强时拚命挣扎,手碰到了做针线活的小翦刀,她念着舅舅和舅母的抚养之情,不忍心伤害他们的独子,就一刀插了自己的心窝。

许樱差点死去,是霍淳请求皇兄请了最好的太医,用了最珍稀的圣药,才让许樱拖延着昏迷了三年。

三年后,一向敬鬼神而远之的霍淳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请了道士作法,为许樱唤魂,奈何初出茅庐的小道士方仲白被美色所迷,误了时辰,没有召回本尊的灵魂,反而招来了遇到空难的简兮。

现在的许樱醒来之后,还记得霍淳大喜过望的神色,可是当他的眼神和她的眼神相遇,她亲眼看到他眼中的惊喜一点一点地消逝,慢慢变成狐疑和沉默。

霍淳或许真的已经爱那位真正的许樱入骨,所以只单单一个眼神就发现了现在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的许樱了。

在那之后的一个月里,许樱慢慢调养身体,期间又见了霍淳三次,三次里霍淳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许樱很害怕。

她的脑海里有一些属于原来许樱的记忆,但就像她以前看电视、电影一样,她可以看到许樱十几年来的生活轨迹,却无法感同身受。她毕竟还是简兮,就算附身到了许樱身上,也无法变成真正的许樱,更无法继承原本属于许樱的感情。

她猜测霍淳知道她是冒牌货,知道她是鸠占鹊巢,她好害怕自己会被当成妖魔鬼怪烧死。

所幸,霍淳只是沉默地观察着她,之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樱花园里众多的仆妇丫鬟依然围绕着打她转,将她伺候得宛如公主。

只是昨天霍淳派人来通知许樱,她已经不适合住在王府里,他已为她另外安排了住处。

这下,樱花园里的丫鬟婢女看待许樱的目光就有点不同了,大家都猜测许樱或许是失宠了。

以前许樱昏迷的时候,霍淳只要有空就会来她的身边守候,怎么她醒了以后,反而一个月里才来见了她三次,这意味着什么?

所以许樱要离开樱花园时,原本安排伺候许樱的众多丫鬟仆妇竟然都不肯跟她走,只有一个许樱母亲生前为她买来的小丫鬟采苹不离不弃地跟着她。

许樱倒不怪这些人势利眼,谁都明白待在王府里能够不愁吃穿,如果跟了她,恐怕以后如何生存都是个大问题。

许樱已不是原来的许樱,其实对她而言,身边没有了这些服侍惯了的人,她反而能松口气。

她心底那个巨大的秘密,真的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如果可能,她连采苹都不想带着,可是采苹对许樱忠心耿耿,她要是真赶她走,也于心不忍。

许樱和采苹主仆俩一路走到门口,那里有一辆青桐马车等着她们。

许樱的行銮很简单,只有几件贴身换洗的衣物,以及霍淳赠予她的百万两银票。

只要她不奢侈浪费,有了这些钱,她这辈子就能不愁吃穿,而且还能小小享受一下富贵安逸的日子。

站到马车前,许樱犹豫了一下,对车夫说:“劳驾您,能否代为通传一声,我想再见一次王爷。”

此时的许樱戴着纱笠,车夫看不清她的容颜,却依然觉得她极美。

她的体态,她的声音,只是她单纯的在那儿一站,似乎周遭的空气都变得与众不同。

车夫有些诚惶诚恐:“不敢不敢,小的这就去。”

一会儿之后,霍淳身边的侍卫来请许樱:“王爷在外书房,请随我来吧。”

许樱虽然好奇古代的摄政王府到底有多华丽,可是一路上她可不敢东看西看,按照记忆中本尊许樱留下的依稀印象,微低着头一直跟着侍卫向前走。

霍淳的外书房是单独的一座五间式大房子,陈列摆设并没有许樱想象中那么奢华,不过无论是几案桌椅,还是其他笔墨纸砚和古玩,应该都是价值不菲的珍贵之物。

霍淳此时正在书案前端坐,见到许樱走进来,下意识地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依然是他熟悉的无双容颜,却再也不能让他为之心动。

那个他心目中独一无二的清灵女子,终究不再了。

他轻轻说了声:“坐吧。”

许樱感觉头皮发麻,备感压力。

她第一次直接面对霍淳这样站在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就算她原来的那个世界提倡人人平等,可是每个小人物见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或者有权人物,不一样会觉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吗?

所以许樱连霍淳到底长得怎样都不敢细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