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三章

许樱的新家在猫儿眼胡同的中间位置,胡同里居住的人家大多是朝廷中等官宦人家,名声和家风都不错。

新家是一座三进的中等规模宅邸,因为前任主人是位江南的官员,所以将这座宅邸修建得极有江南小桥流水的婉约风情。

而在主人居住的院落一隅,种植着一株西府海棠,如今正值春夏之交,花开正盛,花朵繁茂,红粉相间的花朵犹如少女最绮丽的美梦。

比起摄政王府里那些绚烂纷飞的樱花,许樱更喜欢这株海棠。

邓芝站在不远处,看着在花树下仰头而望的女子,她的身形很纤痩,脸色犹有些苍白,但是这都不足以遮掩她倾城倾国的无上姿容。

这是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女子。

邓芝压下心头的悸动和复杂难言的情绪,缓声说:“小姐,是否把家中的奴仆都叫来认一认?”

许樱回过神来,她刚才想起了前世里和父母一起去赏花的场景,再回头时,已经泪染双眸,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无助,连一向淡漠的邓芝都莫名生出想要上前拥抱她一下的冲动。

不是因为情|欲,只是想安慰她眼中的茫然无依而已。

许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头迅速用手帕拭去眼中的泪,说:“是我一时忘情了。那就把他们都叫来吧。”

新宅里的佣人不算少,前宅里都是男佣,分别为两个护院师父,一个看门人,两个负责洒扫的小厮,一名马夫,以及一位负责采买和一切外出杂务的二管家。

内宅则相对简单些,一位管事刘嬷嬷,两个大丫鬟舜华、舜英,四个小丫鬟,还有两个粗使婆子,以及两位厨娘。

在霍淳的眼里,这些仆佣只是最基本的配置而已,与摄政王府里的仆佣如云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可是前世的简兮只是中等人家的女孩子,家里只有一位帮佣阿姨,现在突然面对这么多的佣人,她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这些人都恭恭敬敬地站在院子里,在邓芝介绍了许樱就是他们未来的女主人之后,一起跪下对许樱磕了一个头。

许樱有点吓了一跳,前世里她只在电影电视中见过这样的镜头,于是不由自主转头去看站在一旁的邓芝,邓芝也正看着她,两人目光相遇,邓芝有些意外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求救目光。

她不像富贵之家出身的千金贵女,反阖更像只迷途的小白兔。

或许因为她被王爷抛弃了,所以才如此慌张害怕?

邓芝轻咳了一声,转身对众人说:“都起来吧。只要大家尽心本分,许小姐不是难伺候的主人,可是如果有谁欺负她是一位弱女子,敢玩什么花样,不用王爷动手,我也有的是法子修理你们。好了,都退了吧。”

众人又磕了一个头之后才起身,逐一离去。

邓芝对许樱说:“我家就在小姐贵宅旁边,北面那家就是,如果小姐有什么事可以派人去找我。”

他伸手将一面烫金的权杖交给采苹,吩咐道:“这是我的信物,以后用它找我更方便些,如果手头上有什么不方便,也可以带着这权杖直接去日升钱庄取钱花用,十万两以下都不用通知我。”

许樱刚从采苹手中接过权杖,一听这话,立刻觉得如同拿了块烫手山芋在手,她一阵头疼,这里的人都这么有钱吗?

还有,这个邓芝不是王爷为她安排的管家吧?哪有这么有钱的管家,而且还另有居所?

那邓芝到底是什么人?

许樱抬起如水的明眸疑惑地看着邓芝,轻声问道:“今日很感谢邓大哥的帮忙,只是……不知我到底该如何称呼邓大哥?”

虽然就许樱的了解,大周朝的女人没有达到完全闭门不出的地步,但是也不会轻易见陌生男子,如果邓芝不是她的管家,那邓芝是以什么身分来照顾她?

在许樱的记忆里,并没有邓芝这样一个亲戚朋友。

邓芝微微低垂下双目,暗自捏了捏掌心,犹豫着要不要说出真相?

可是如果当真说了,会不会更加伤害这个女子?

想到她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大病初愈,不堪受挫,他勉强压下心头的酸涩。说:“我曾受王爷的知过之恩,如今只是受他所托,照顾一下许小姐。我本是一介商贾,地位车微,如果小姐嫌弃,我日后就不会再出现在小姐面前。”

商人……

原来是她误会了,邓芝并非王爷指派给她的总管啊。

许樱眨了眨眼睛,其实她对邓芝的印象不错,这个男人细心体贴,能观察到她的每一分不安,并及时照应,让她面对新家和众多仆佣的茫然和无措感都缓解了许多。

同时她也不得不承认,拥有一副出色相貌的人,确实比一般人更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包括她自己,也难免喜欢看到邓芝这样容貌俊美的人。

而且,她原本就来自一个商业发达的世界,商业大亨甚至可以轻易操纵国会,她怎么会看不起商人?

她也记得以前曾听自己父妾说过,在古代那种农耕为本、贬低商贸的社会里,还能够挣脱种种限制,成为大商贾大富豪的人,通常都有着过人才能,是真正的精英。

所以她回答:“邓大哥太客气了。我本是无依无靠,面对新生活更是诚惶诚恐,多亏了邓大哥出手相助,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邓大哥碍眼?大恩难以言谢,日后或许还会有劳烦邓大哥的时候,还请你不要嫌弃我才是。”

许樱说这样的话并非客套,她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子尽避离开了男人也可以活得自由自在,但如果没有一个顶门立户的男人做家主,还是会有诸般不易,她可能以后真的会有麻烦到邓芝的地方。

不知为何,她面对邓芝时,比面对霍淳要感觉舒服许多,虽然她也能明显感受到邓芝对她虽温柔客气,实则带着三分疏离,但她宁愿面对邓芝,也不想再去麻烦霍大王爷。

邓芝自然能察觉到许樱话中的真诚,所以他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松缓了一些。

这个美若仙子的女子并不像其他一些出身贵族的女子那样鄙视商贾,他脸上的微笑不由更加真诚了一些,他点点头,说:“以后有事尽避找我,我必会尽心尽力。”

时辰已近中午,邓芝也不方便在此久留,毕竟两人也算是孤男寡女,还是避嫌为好,所以他又客套了几句,便告辞离去了。

许樱也累了,她现在这个身体还很虚弱,搬家就算不用她动手,她依然有些撑不住,她回屋在榻上躺下,不知怎么又想起了邓芝,想起他和“许樱”有几分相似的容颜,心里有点复杂。

“许樱”是霍淳的真爱,他又对与“许樱”有着几分相似的邓芝有知过之恩,或许是出于爱屋及乌的缘故?

也或许,“许樱”和邓芝这种槙样就是霍淳的偏爱,所以不管男女都给予照护。

还好霍淳不是那种纵欲的人,不然来个男女通吃什么的……许樱光是想想就一阵恶寒……

她赶紧抱起一个绣枕,蒙住自己的脸。

停!停!停!

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

邓芝回到家,面对的却是自家妹妹邓芫气呼呼的小脸。

邓芝叹口气,坐到椅子上,先喝了几口丫鬟送上来的茶水,才面无表情地问:“还在生气?”

邓芫虽然早就知道了自家兄长人前笑意迎人,回家就面无表情,但体谅他为了兄妹二人的生活在外面辛苦周旋,以前并不介意他回家之后就变脸,可是此时看到他这张臭脸,忍不住就想冒火。

她虽然聪明早慧,毕竟修养不够,努力捏了几回自己的手帕,最终还是忍不住寒着小脸问:“你真的答应了王爷,要娶那个女人为妻?”

邓芝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瞥了一眼气呼呼的妹妹,沉吟了良久,才说:“许小姐是个好女孩,你以后不要那样的称呼她。”

这下子邓芫更怒了,她恨不得冲到哥哥面前,用力摇醒他那个木头脑袋,说:“哥哥,你才见了她一面,就被美色所迷了吗?明明你之前也不是很乐意的啊!”

邓芝瞪她一眼,“你也知道她是王爷托付给我的人,我就算为了报恩,也要照顾好她,你到底是在胡闹什么?”

“你说我胡闹什么?!”邓芫此时也顾不得兄长为尊,急得快要跳脚,大喊:“是!我知道我们当初被三个嫡兄赶出家门,生活落魄潦倒,如果不是遇到王爷伸出援手,也不会这么快就过上如此富裕安闲的日子,可是报恩有很多方式,值得你用终身大事去交换?那个女人……哼,那个许小姐谁不知道她是王爷的女人,现在王爷不想要了,就随手扔给你,难道你是捡破烂的……啊!”

“啪”的一声脆响,邓芫被一记凌厉的耳光打得身子晃了几下,差点摔倒,她愣住了,良久才抬起手,摸着自己火辣辣作痛的脸颊,不敢置信地看着邓芝。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