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番外

在教养儿女上,许樱可以说是费尽了心血。

尤其是邓如月。

如月很聪明,从小就学会了读书识字,再长大点,邓芝就教她书法、绘画,她都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而且她非常易感多愁,虽然还不到观花啼哭的地步,但是看到花朵枯落或者小鸟病死,她都会伤心难过许久,不是做作,是真情流露,为自然界的生老病死伤感不已。

琴、棋、书、画、诗、酒、茶,这是一个大家闺秀典型的优雅生活方式,因为不愁吃喝,她可以不问世事艰辛,只在乎自己心情的好坏。

前世的许樱虽然是寄人篱下,但是过的也是这种生活。

可是邓如月的娘,现在的许樱,却认为这样的生活优雅是优雅,但是容易让人陷入情绪里,伤春悲秋,对心理健康不太好啊。

许樱于是下定了决心,要换个方式好好教导自家女儿。

寒冬腊月的一大早,许樱把邓如月从被窝里拉起来,说:“月月,起床跑步了。”

刚五岁的小如月揉着惺忪的睡眼,说:“娘,外面好冷,我不要出去。”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娇惯?你知不知道很多小孩子天还没亮就要起床帮爹娘干活?如果你再这么懒下去,娘也把你丢给坏人。”

邓如月咬着小被子角,问:“是那个凶巴巴的皇帝伯伯吗?”

许樱用力点头。

邓如月无奈地叹口气,认命地起身穿上一身小棉衣,把自己里成一个球,跟着早已在外面等候的邓芝,父女俩认命地去后花园小跑步了。

许樱则继续钻进暖和被窝睡懒觉,以身作则什么的,就让伟大的父亲去承担吧,她只要在旁监督就好了。

花园里,邓如月问邓芝:“爹,我这么听话,娘还会把我送人吗?”

邓芝不禁发愁了,天大地大皇帝最大,他又能怎么办呢?

邓如月眼泪汪汪,说:“那我去赚钱好不好?不要杷我送人啊,咱家里很穷吗?是不是也在等米下锅?”邓芝满脸黑线,许樱到底都教这孩子什么啊?

邓芝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咱家还好,爹爹辛苦赚钱,能养活全家。”

邓如月小大人似地叹口气,说:“我知道你们很辛苦,我决定去卖身赚钱,就像三丫卖给我做小丫鬟,她得到卖身钱去给自己的弟弟治病,娘肚子里现在也有小宝宝了,我要为弟弟赚钱。”

卖、卖身?

如果让皇帝陛下听到这话,这可不得了。

邓芝越听越头大,晚上他决定好好盘间一番自家娘子,这教育实在太不知所谓了。

邓芝沉重地说:“女儿,咱家真不需要你赚钱,你先好好长大吧,好不好?”

谁穷也穷不着你啊,小如月!

没听皇帝陛下说要拿整个皇家私库做聘礼吗?那以后可都是你的压箱钱啊!

邓如月却不太听自家父亲的话,她一向对娘的话言听计从,而且铭记在心。

所以,邓如月很小就有了勤俭持家的认知,这真的是许樱的功劳。

虽然,邓如月的这种认知之后带给皇帝大人很多麻烦,不过,外人谁知道呢,也许他就爱这种麻烦呢?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