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风回雪雩 尾声

半个月后。

蒲阳宫。

雪雩细心地测探千鹫女王的脉搏与呼吸,确定一切没问题后,她才放心地轻轻放下帘帐,走至桌前坐下,缓缓地研磨待会儿要煎的草药。

药方是绝世神医——黄山童姥所精心配置的,自磨研至煎药,雪雩一直亲手包办,并伺候女王服用。

半个月前,女王在冰田外将全身真气输给雪雩后,已是奄奄一息,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迹像了。渡宇和风云蒲轮流以真气护住她的元神,雪雩并火速返回中土,求来当代三大名医——她的师父:仙鹤神姑俏夜叉;师父的好友黄山童姥,以及翦寒姊的生母,拂云手秋忆雨。

三人联力,终于救回千鹫女王的性命,不过,因她耗损的内力过多,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动弹,必须长卧榻上。

雪雩已一天未曾阖眼,但她仍仔仔细细地磨研药草,准备待会儿亲自去煎药。

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放在她肩上。

“渡宇?”雪雩惊醒地回过头,“你下早朝了?”

自女王陷入昏迷后,渡宇便和彦宇共同主持朝政,他明白以母亲虚弱的体力和身体状况,将来绝不可能再临朝,必须细心调养。

所以,他会先留在宫中一段时间,待彦宇完全可独当一面后;他便可放心地携雪雩遨游于五湖四海间,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你又一夜没睡?宫女呢?”渡宇心疼地将外袍卸下为雪雩披上,英挺俊朗的脸上全是浓浓的关怀与不舍。

“是我要宫女先下去的,我来照顾陛下就行了。”雪雩给他一最甜美的笑容。

“雩,”渡宇亦在她身旁坐下,紧握着她的手,深邃的黑眸锁住她。

“自母亲回宫后,你不顾自己初愈的病体,不眠不休,衣不解带地照顾她。你……真的完全不恨娘当年……”

雪雩点住他的唇,摇头微笑:

“我的父亲在云游四海之前,曾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一个人一直活在恨里,他永远无法解脱出来,也无法真正地去爱任何人。”坦白说,当我知道是陛下一手害死我的母亲时,说完全不怪她,恨她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不是她舍命相救,我早就死在寒月山脉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因为爱你,所以我不会去恨她,我不愿看到夹在两难间,痛苦的你。”

“雪雩!”渡宇悸动地紧抱住她,“谢谢你。”

“别这么说,”雪雩将脸贴在他健硕的胸膛上:

“我的母亲在临死前,托宫女冒险将我带出来。她在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她绝不希望长大后的我是个只知记恨却完全没有血性的人,我希望自己能为温柔善良的母亲好好地活下去,勇敢坚强地活下去。”

坐在桌前的两人没有注意到——一行清泪缓缓滚下千惊女王的脸庞,纵然她今生世再也无法自由行动,但在这一刻,她却感觉前所未有的欣慰与满足。

她终于挣脱了,由那黑暗恐怖的心结与自责中悄悄挣脱了……她不敢奢望风云蒲能原谅她。但,至少,在她听完雪雩的一席话后,她已有足够的力量勇敢地走完她的下半辈子。

渡宇强劲的大手紧搂住她,以他粗犷刚猛的气息来包围她,轻抚着她柔细的发丝。

“待母亲的情形再好一些,彦宇也可独当一面并登基为帝后,我便可以带你尽情遨游五湖四海间。从小体弱多病的你一定不知天下山水是如何的宽阔壮丽,我要带你遍览世间美景,第一站,你最想去哪里?”

“最想去的?”雪雩偎在他钢铁般的胸膛内,尽情感受他坚不可摧的密密柔情,皎美的唇逸出一醺然若梦的笑意:

“我好想回仙鹤山一趟,好想念师父和两个师姊,还有疼我的姊夫。”

所有的风浪都已平息了,她好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她最想让一直关心她,疼她的师父、师姊和姊夫们,一起分享她的喜悦甜蜜……她要让他们放心——雪雩不再弱不禁风,不再听任命运的安排。

她已有足够的能力捍卫自己的爱情。

当然,也有一个以性命来爱她,守护她的男人。

“好。”渡宇一口便答应了。

“你是师父养大的,我当然也要郑重地登门拜见她,并请他们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两人紧紧相依,甜蜜地勾画未来的生活……远景是那么地灿烂,那么多彩多姿,充满了希望。

就算未来仍有些挫折在等他们,那又怎么样呢?他们已携手度过最艰难的考验,再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将他们击倒、分开。

正你侬我侬之际,一个怯怯的声音却在门外响起:

“禀告殿下……”听声音是雪雩的贴身宫女珊儿。

“什么事?”渡宇仍紧抱雪雩,火大地怒喝——该死的!这些笨宫女是猪吗?丝毫不懂得察言观色,竟在这气氛正炽热的时候打断……他好想使出“隔门打穴”的绝招,直接将那多嘴的宫女震昏了。

雪雩笑着抓住他的手——她当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嫣然一笑道:

“宇,别这样嘛。也许珊儿有很重要的事。”

珊儿?她叫珊儿是吗?渡宇发誓这是这个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宫中,明天一早他就把她调去洗马房!

“有事快奏!”渡宇大吼,浑厚粗犷的嗓音隐着浓浓火药味。

“是……”叫做珊儿的倒霉宫女结结巴巴地道:

“宫外,突然来了两个骑着马的绝世美女。一个穿紫衣服,一个披蓝纱;她们也不进来,只说要见雪雩小姐。”

啊?雪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交加地大喊:

“是湘语姊和翦寒姊姊!一定是!她们竟大老远地跑来看我,天……渡宇,快来!快来见见最疼我的师姊。”

如只最快乐的云雀,雪雩紧抓着渡宇的手便往外冲。

屋外,是一大片晶灿灿的阳光,照在雪雩漾满幸福的小脸上。是的,属于她的灿烂未来——正要开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