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冤家~听说爱情不等人 第二十八章

【第十章】

杨若敏站在空无一人的病房内,手中拿着方沛蓝留给她的信。

读着信,泪水迅速的流出来。

若敏:

很抱歉,没有当面与你道别,只留下书信就离去了。因为,在爱情面前不是一人有份,不属自己的就该放手……

车祸前,当我见到你与他站在一起时,那不再旁徨失落的样子,我总算明白,你终于不再迷失方向了……

我冲上去只是想告诉你,勉强在我身边的你,一点都不美丽,而与顾显在一地的你才是最夺目的,也才是当初我所喜欢的那个自信、率直、勇于追求所爱的杨若敏!

面对爱情,我们都应该诚实,我要的不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女人,一如顾显告诉你的,如果你是用爱着别人的心情待在我身边,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污辱,所以,请求你,不要这样对待我……

追求爱情没有错,顾显才是你的梦想所在,请别轻易放弃自己的幸福……无论如何,谢谢你在我生命中停留过。

而此刻,该换我去旅行了。

同样的,请别问我归期,也别问我目的地,更不需要等待我,等时候到了,我会再次出现在你眼前。

真挚祝福你的方沛蓝

看完,她软下身跌坐在地。那天,他听见她与顾显说的话了,他听见了……她泪如雨下,哭成泪人儿。

一阵脚步声急促而来,她泪眼婆娑的仰头看向正急奔向自己的顾显。

她哭着道:“他走了……”

顾显在她面前停下,喘息着点头。“我晓得。”他正开车回台北的途中,接到方沛蓝的电话,方沛蓝告诉自己,他要离开了,请他到若敏身边去,所以他马上转往医院来,一刻不停的奔向她。

“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杨若!方沛蓝留下的信,极度感激,……咽的说。

他来到她面前,将她扶了起来,狠狠地拥进怀里。“他也是我见过最君子的男人!”

方沛蓝是唯一一个真正让他钦佩的人,他爱人时深情无私,不能再继续时也能无怨潇洒的放开对方,他提得起、放得下,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别人,这样的人,令他无法不欣赏。

“我们真的不用去找他,向他当面道歉吗?”她啜泣着问。

“他若需要的是我们的道歉,就不会选择留下书信离去了。”他说。

“可是,让他就这么走了,我无法释怀。”

“我何尝不是,但他在电话中告诉我,要我们不要去找他,他说,让我们欠着他,爱情有点遗憾,才会更懂得珍惜,不完美的爱情才是最完美的,若敏,我们不要辜负他的成全,我们,一定、一定要幸福,否则就太对不起他了!”

她听了泪光闪闪,深深的点头。“好,我们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她哽咽的笑着。

在云端乐园的开募庆祝会上,发生一件让众人极度兴奋的事,小彼先生当着在场的千名员工与宾客面前,突然单膝跪地向杨小姐求婚了!

然而杨小姐不愧是杨小姐,也不矜持一下,连“好”字都来不及说,马上就跳到小彼先生身上,在众目睽睽下主动与小彼先生拥吻起来,两人忘情的吻了几乎一世纪之久,才意犹未尽的结束。

之后小彼先生抱着“热腾腾”的未婚妻,感性的说了一段话。

“过去大家都以为杨若敏爱我多一些,其实,是我不能没有她,若说婚前是她追求我,那么,婚后将是我求她继续爱我,而我会这么做直到她头发白、牙齿落为止,以此证明,我爱死她了!”

小彼先生从来没有说过这么肉麻的话,听得大家鸡皮疙瘩掉满地,小彼先生对杨小姐的感情能不能在白发苍苍后得到证实,众人不得而知,但是,此刻可以确信的是,杨小姐终于、肯定、确实的“把”走了小彼先生!

一个月后,在公司不少女性同仁的心碎下,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顾显牵起穿着饰满水晶婚纱的杨若敏走进礼堂,小海涛则是两人的花童,顾家的大家长顾安生是他们的主婚人,宾客满席,这场婚礼充满欢笑与幸福。

当婚礼快结束前夕,杨若敏附耳向顾显说了一个故事:“曾经,有个女孩向男孩求婚,那男孩要求女孩在大树下等他一百天,他就会娶她,但是那女孩等了九十九天后,就离开没有再等下去了。你知道为什么只剩下一天而已,那女孩却不愿意再等了?”

“因为那人不是我,如果是我,她会继续等下去。”他回答。

“臭屁!”

“你不就等了我一百天?”他不知死活的说。

她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我是等了你一百天没错,但是往后的一千天、一万天,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他莫名背脊发凉了起来。

“想过那女孩站在树下苦等的每一天,若换算成未来的一万天,那男孩要付出多少的『成本』,才能换回女孩失去的自尊?”

“换回失去的自尊?”

“是啊,人家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更何况我不是君子,是女人,也是小人,更是最会记恨、记仇的恶人,所以往后的一万天,嘿嘿,你说会怎么样呢?”

“你……你这是恐吓?”

“是恐吓没错,但是你想因此毁婚吗?”她有恃无恐。

“我……”哪里敢……

她越笑越阴险。“呵呵,其实我很好奇,你能不能撑到一万天完成任务呢?”

一万天换算下来超过二十七年,而这已经够她折磨他了。

“老婆,这样好了,为了弥补你失去的尊严,我将财产都交给你如何?这样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他打算像以前一样用金钱攻势。

“这样啊,可是爷爷说,做了顾家的媳妇后,你的钱本来就是我的,你给不给我,好像都没有差别耶。”

“那……那……你想怎么样?”他冒着冷汗。

她奸险的看着他。“不如我告诉你那个离开大树下的女孩后来怎么了,那男孩回过头来追她,答应奉上所有财产,最后……”

他全身的神经都被牵动起来,耳朵竖得老高,积极想知道男孩最后的下场。瞧他心惊肉跳的样子,她抿嘴一笑。“嘿嘿,不要紧张,最后结局是,那男孩与女孩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而且女孩还有身孕了……”

“你怀孕了!”他惊喜的大喊。

所有人立刻转头看向她的肚子,露出吃惊的表情。

她难为情的忙捂住他的嘴。“你小声点!”

顾显拉下她的手。“小声什么?爷爷、妈、大妈、顾杰、小璐、小海涛,所有的人,我老婆怀孕了,我老婆刚刚告诉我,她怀孕了!”他兴奋的大喊大叫,立刻受到众人如雷的道贺掌声。

“顾显你疯了吗?”杨若敏快找地洞钻下去了。这个疯子!“啊!”她发出尖叫,因为这个疯子竟然把她抱起来,冲上台去,当众得意的再度将她吻得喘不过气来。

家中有喜事,两个孙子都顺利和心中所爱的人结婚了,照理说,顾家应该会一切顺利圆满,但是顾安生却有了新的烦恼……

“我们云端将设立新的事业,要朝CE市场进攻,必须有人先到德国去做技术考察,顾杰和顾显,你们谁愿意去?”假日时,在顾家老爷子的书房里,他找来顾杰与顾显召开小型会议。

“真是不巧,我答应今年暑假要带小璐和小海涛去非洲渡假,看动物大迁徙的过程,得请假两个月,避免担误公司的业务,还是顾显去吧!”顾杰毫不客气把工作推给了弟弟。

顾显瞪了一眼没道义的顾杰。“很抱歉,我也不能去,我老婆刚生产,我正好要请育婴假,两个月内大概也没办法上班了,这个案子,交给别人吧!”他也不愿意接。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以前云端只要有新案子推出来,两人为求表现,几乎抢着要接,但是现在工作摆在眼前,却没人想做。

顾安生一个头两个大。“你们两个给我听着,如果谁能让云端顺利打入全球的CE市场,我就提早交棒,谁就是下任的云端总裁!”

他以为说出这话会让两人激动起来,谁知道两个孙子仍然面无表情,一点兴致也没有。

顾安生傻眼了。“你们……过去争得头破血流的,不就是为了这个位子吗?现在怎么回事?都不想要了?”

顾杰懒洋洋的看着顾显。“你要你拿去,我要陪老婆逛街,教小孩做功课,忙得很,没时间管那么多杂事。”他把总裁的工作当成杂活看待。

“你有老婆小孩,我就没有吗?我女儿刚出生,我不想错过她的成长期,我现在每天要帮她换尿布,哪有时间做什么云端总裁!”顾显也不屑的回应。

既然大家都没兴趣,两人只好一同耸肩看向顾安生。“爷爷,我看你就自己多辛苦几年,我们两个很忙的,你还是别指望了。”

“你们!”顾安生不禁气结。人人羡慕的云端总裁,在他们看来好像烫手山芋一样,两人抢着丢,居然没人要,这太离谱了吧?

两人一脸的无所谓,不再多说,站起来就要出去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